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1989年六月三日晚,張艷秋和她的丈夫王志英從張艷秋母親在北京宣武區的家中回家,他們騎著車從胡同口出來,發現當時大街上的人特別多,到他們差不多到達自己家的時候,突然從遠處傳出槍聲。當初他們都不以為然,但是在不久就傳出很多人的喊聲,他們叫著"開槍了,開槍了",情況開始混亂起來。街道上的人開始亂跑,張艷秋和王志英就只好跑到一架面包車後躲避。他們看到戒嚴部隊從南往北,一邊走一邊開槍,躲在面包車的王志英不幸中彈倒地。

當時張艷秋還搞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扶著王志英,只覺得自己的身体開始發熱,原來中彈的王志英的血流到了她的身上,血從王志英的前面噴出來,把張艷秋嚇呆了,她不停地叫,救命啊,救命啊。

據張艷秋所描述當時的情況,槍聲非常大,將她的聲音都淹蓋下去,根本沒有人能聽見她的聲音。每個人都看著戒嚴隊伍,她不停地叫,王志英的血繼續地流,把整片地都染紅了。張艷秋眼見隊伍已經离去,又大聲地叫喊,在旁的人便把王志英抬上一架平板車,送到了一個前門小醫院。但是醫院表示,王志英傷得太嚴重,要送大醫院去,於是他們又馬上從小醫院里面赶出來,叫了一架面包車,准備送王志英到其他醫院。

張艷秋說,當時一些好心的人拉著她,叫她不要去,因為他們可能知道王志英已經死了。

車子一直走到同仁醫院,當時醫院情況非常混亂,一些在醫院的人詫异地表示"共產黨怎麼能開槍?"不過,不久就有一位姓趙的醫生走到張艷秋前面跟她說,王志英是送到同仁醫院里的第一個死者。張艷秋聽到消息後,已經不能再發一言,需要靠旁邊的人替她和醫生對話。醫生表示,他們已經用了很多方法救他,但是都沒有用。當時張艷秋情緒非常激動,她跪在地上,請求醫生再試試救她的丈夫,她說他們有一個七歲的女儿。

几分鐘前還是在她身邊的親人轉眼間就死去了,這實在是一個無法能夠接受的事實。張艷秋說,當時在醫院她自己好像瘋了一樣,不停地叫喊,把在旁的大學生也嚇坏了。後來醫生給她注射鎮定劑。很多旁人見到她這樣也不禁流下眼淚。

對於一個連張艷秋自己都不能夠接受的事實,她又怎麼可以告訴她當時只有七歲的女儿。她一直只同女儿說她父親在醫院醫病,直至一個星期後,王志英的遺体被拉到八寶山火葬場火葬的時候,張艷秋才告訴她女儿有關她父親的离去。她女儿看到父親的遺体後,就不停地大哭,因為她知道永遠也見不到她的父親了。

後來女儿的教師亦曾經找過張艷秋,告訴她,她女儿因為父親的离去整日發呆,然後就流眼淚,希望她不要讓孩子太刺激,因為她太小了。

張艷秋表示,他們一家只是普通的百姓,並不是政府所講的那些暴徒。王志英是在街上被戒嚴部隊亂發的子彈打中。但是政府卻不理不管,只把他按正常死亡來處理,發給張艷秋一千元。張艷秋沒有拿這些錢,這是用她丈夫的生命換來的,他的生命怎麼只值一千元。每一次提到丈夫被槍打死的事實,張艷秋就非常激動,淚水也禁不住往下流。

在這失去丈夫後的15年里,她一個人帶著女儿,靠單位偶而的補助,靠親戚們的幫助,辛辛苦苦地堅持著。因為這次的經歷,她覺得人是真的不能夠白死,就算這麼多年都過去了,當局仍然不能夠對死者和其家屬作一個交代,真是太不公平。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dajiyuan.com)

 

意見 :     分享     
Tags : 天安門母親 | 木樨地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