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023 吳國鋒,Wu Guofeng,男,遇難時21歲,四川新津縣人。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86級學生,89學運期間曾為校學生自治會籌委會成員。89.6.3.夜,攜像機騎自行車離校,後腦中彈,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倒地後,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長的刀口,雙手手心留有明顯刀痕。當時由一老人送郵電醫院,吳向老人說完他所在的學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蔣培坤在尋找其子屍體時,於郵電醫院發現吳的死亡名單,受醫院委託將名單帶回學校,屍體火化後骨灰由其父母領回,現存放家裡。吳生前曾參加過天安門絕食行動,一連五個晝夜。


口述歷史(之十):六四遇難者吳國鋒Testimony


遇難者吳國鋒的父母  吳定富、宋秀玲的證辭

吳國鋒,男,出生於1968年7月3日,遇難時不滿21歲﹔生前為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管理系86級學生﹔89年6月4日淩晨遇難,遇難地點不詳,在北京郵電醫院找到屍體﹔現骨灰一直存放在四川家中。

我們遠在四川成都新津縣,89年6月8日上午10點,鎮政府派人通知我去談話,到了鎮政府,當官的告訴我;你兒子吳國鋒在北京遇難了,詳情不知。當官的要我們到北京去料理後事,說由白副書記陪同一起去。我聽到這個消息後真是晴天霹靂,不知所措,由政府官員扶持,跌跌撞撞回了家。到家後我只有哭,國鋒母親問我為何要哭﹖在再三追問下,我祇得如實相告。國鋒媽媽當即大叫一聲,從凳子上昏倒在地,一直到傍晚才醒過來,以後就不吃不喝。

6月9日,我們從成都乘火車上北京,兩天一夜國鋒媽媽未沾一點飯食,只喝了一點水。到了北京,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的一位姓張的副書記,是個女的,她到車站把我們接到學校招待所,要我們先休息,第二天談事情。

第二天,系主任和張副書記向我們通報了“六四”前學校和國鋒的情況,問我們有什麼要求﹖我們要求把國鋒的遺體運回四川。答覆說不行,中央命令就地火化。我們說,國鋒上有爺爺、奶奶,不能把遺體運回去,也要讓我們照幾張相片帶回去,好向老人家交代。他們答覆說,可以,但要嚴守秘密。6月13日,我們在西單郵電醫院為國鋒舉行了告別儀式,國鋒在北京的同學都到了,學校其他系的學生被勸阻沒有參加告別儀式。儀式結束後,我們將國鋒的遺體送到了八寶山公墓火化,當天下午取回了骨灰。

國鋒死得好慘啊﹗他後腦一槍,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肚臍右下有7至8公分的刺刀創傷。可以斷定,當時他連中幾彈後還沒有死,後來又用刺刀把他捅死的,他的兩個手心裡還有很深的刺刀痕,他一定是去奪刺刀時劃傷的。我們見到他的遺體上半身血糊糊的,真是慘不忍睹。

國鋒於1986年7月以每門課程平均90分以上的成績考入中國人民大學,遇難時差一個月才滿21歲。他本來是我們全家的希望!國鋒遇難給我們全家帶來了極大災難;爺爺奶奶想念孫子變成了半瘋狀態,常年生病,生活不能自理﹔父親經不起這麼大的打擊,肢體麻木,不能走路,失去了工作能力,每月只靠100多元病退的生活費度日﹔母親因得知兒子遇難後跌倒在地,頭部留下嚴重創傷,落下腦痛後遺症,一想起兒子就頭痛,一見到國鋒的同學就哭,引起視力嚴重下降,也已失去勞動能力。

吳定富、宋秀玲

1999年1月24日

來源:中國人權 http://www.hrichina.org/hk/content/4186


吳定富、宋秀玲:悲痛的二十年 

2009年是我的愛子慘死二十年的紀念日,也是父母親難忘的二十年。

我的兒子叫吳國鋒,生於1968年7月3日,生前是中國人民大學工經系三年級的學生,于“89,6,4”遇害:當地鎮政府告知我們“你兒子是暴徒已死于北京”,我立即回答:我兒子是成都市“三好”學生,根本不是“暴徒”是愛國學生。他們要求和我一起到北京處理後事,但臨行前卻推脫去不了!我和老伴于89年6月9日晚到達了使我們最悲痛的地方——北京。

89年6月11日我們在西單郵電醫院見到了我兒子的遺體,我兒子渾身是血,尤其頭部基本上是被血漿裹住了,臉部全是血,眼睛睜著,真是死不瞑目。再往下看:在肚臍下7-8公分處有5公分左右一道傷口,顯然是刺刀刺的,兩手緊握,手心已被利刃割開,肩上、腰上有子彈擊中的痕跡,腦後有彈孔,血就是從這四個傷口流出來的,真是慘不忍睹,使我和老伴當時就昏了過去。老師和同學在醫院舉行告別儀式。

6月18日我們捧著兒子的骨灰回到了家鄉,四川省成都市新津縣五津鎮正東街,設了靈堂,親友、同學、朋友、路人一一來悼念,由母校已退休的老教師給國鋒送來了一副挽聯:愛國求學不幸身亡??橫批:慟其不壽

三天后由於看悼念的人太多,鎮政府書記出面了,要求將靈堂撤了,我不同意,經協商由街面轉到家裡擺設,但仍然是很多人來悼念和看望我們。

縣上派了人來要我們將國鋒的骨灰盒安埋了,我堅決不同意,來人只得作罷。但市面上謠言很多,反革命暴亂分子等等,但是我堅信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同時我也在尋求北京的丁子霖老師的幫助,因為我在收音機聽丁子霖的事情,但又苦於無門找到尊敬的丁子霖老師,因為只有她能帶領我們難屬向當局討說法。

1996年的一天,郵遞員送來了一封信,名字不對,地址也不對,但送信人說估計就是你了,真是鬼使神差,我拆開一看,真是盼了幾年的事今天盼來了。就這樣與丁老師聯繫上了。知道了難屬群體,並參加了難屬群體,知道了很多很多事情,而且由以前憂傷、痛苦變得腰硬了。

國鋒的爺爺奶奶因思念長孫國鋒由硬朗的身體變得十分虛弱,一天不如一天,氣死了,兩位老人終年九十歲、八十六歲。弟弟國賓與國鋒兄弟情深,因勞累過度患了尿毒癥,在難屬群體及國外友人的幫助下,多活了半年,於2001年7月去世了,留下了一女兒叫吳佳慧,現年九歲,讀小學4年級,由於家庭困難,做爺爺奶奶只能盡最大努力來供養她。

國賓的老婆已組家庭,已無來往,她個人能力有限,小孫女的一切費用均由我和老伴承擔。

以上是我們的悲痛的二十年。

吳定富

宋秀玲

2008年9月25日

天安門母親網站》首發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iananmenmother/20%20years/m090404001.htm

意見 :     分享     
Tags : 六四亡靈 | 天安門母親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