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眼前群山沒能把你圍住/懸崖乾脆斷了你的退路,
你是一條站立的河/站立在無路之處。
 
以上這首詩,是“瘋癡詩人”孫建軍送給海洋詩人孫敬軒的禮贊。後者曾經準確地指出:“那人宣佈誰誰誰誰從此站起來了——其實,是他自己站起來了”。
中國人民究竟是站起來了,還是又趴下了,這不是本文的話題。本文的話題是:近年來,就在中國人民眼前,在無數大壩後面,中國河流全都站立起來了——站在無數大壩的堆砌之處,立在天然河流的無路之處,唱出天鵝之歌,跳起鐐銬之舞。
昨天(4•22)是第37個地球日,因水而興的天府之國四川,獻給地球母親的生日禮物是什麼呢?是謀殺。這一次,不是岷江河谷15道捆綁出來的15個高峽平湖,不是貢嘎山的命脈仁宗海和高山湖泊群的“放水調峰”,不是瀑布溝電站的“主民”要掠奪民主和民生,甚至不是正在被成都市極力抵制的毗河引水工程。這一次,是在成都平原之上,在總長僅43.86KM總落差僅150M的柏條河內,有人要修建總共15級的低水頭小發電量高投資大工程量的“梯式電站”和渠式河流。
柏條河是成都府河的上游,自蒲柏閘至石堤堰全長不足50公里,為都江堰內江四大幹渠之一。柏條河及徐堰河又是三個主要城市水廠(六廠、五廠、二廠)的水源之地,因此可稱為成都市的頸動脈。四川省有關部門未經公開論證,未經社會聽證,在此河段實施“四段15級”水電開發,直接違反了《成都市飲用水水源保護條例》。僅此一條,該項工程就是一項違法工程。都江堰水利產業集團及四川鴻能水務公司試圖明火執仗地掠奪公眾之河流,是誰給他們的權利?是誰的利益在驅動?究竟有什麼政治背景?難道因為省管河道就可以謀害成都的生命之河­——僅僅為了部門利益?從紫坪鋪到楊柳湖,從毗河到關口,這次,是柏條河。四川省掌控著成都市的水龍頭,究竟想幹什麼?
成都市城市河流研究會的專家群體,四川省綠色江河環保促進會的志願者團隊,成都各高校大學生環保團體,正在密切關注,堅決抵制這一違法工程。川大專家艾南山,梁川,中科院專家鄧偉、程根偉、陳國階、陳慶恒,水務局專家陳渭忠、曾家和等具有社會責任心的知識份子正在緊急結集,研究對策,撰寫論文,陳述意見,上書省政府,希望能夠挽救這條無辜的河流。
21世紀,世界已經普遍承認美國科學家大衛斯的理論:河流是有生命的。河流的生命是地球生態系統中最重要的一個關鍵環節,沒有健康的河流,就不可能有安全的地球。印第安部落酋長西雅圖更對河流充滿深情,他說:大河小溪中閃閃發光的不僅僅是水,那也是我們祖先的血液;那涓涓的流水聲,便是祖先親切呼喚的聲音。
而現在,卻有人對我們祖先粗暴吆喝:站起來!為我出力!吆喝及鞭打聲中,在混凝土大壩的逼迫之下,中國出現了萬萬千千條站立的河——甚至連柏條河這樣的平原小河也不放過!面對一些人自鳴得意的“水上長城”,不知有沒有人想過長城的作用與命運?有沒有人想過長城與北方荒漠化的關係?
有位水電部專家曾說:“都江古堰從水利學角度來看並不經濟”。筆者回答:當然,也許正因為古人在技術上只能做到“四六分成”,才使都江古堰能夠造福千年。如果流域開發都像黃河幹流工程,對水力資源實行竭澤而漁的全面開發,吃幹打盡,也許只能惠及一小批人,但卻損害了公共利益,損害了自然河流的健康和安全,使它甚至不能保障一代人的生存。
目前,在全世界的反壩聲浪中,中國正逆水而行。中國擁有全世界大型水壩49697座的52%,達25800座(其中高於90M的大型水壩超過60座),各類中小型水壩8.6萬座,已建水庫8.48萬座,水庫總庫容4583億M3,占全國地表水總量17%。而在1949年以前,中國建成並運行的水利設施僅23座。這些水電站究竟是建設的成就還是發展的代價,究竟是經濟餡餅,還是生態陷井,確實應該進行認真的探討,而不是以政治宣傳代替科學研究,敷衍社會,匆忙應對。
千河之省四川在GDP主義的鞭策下,正向“水電王國”邁進。四川今年計畫開工五大水電站,總裝機容量1276萬千瓦,總投資逾700億元,全是曠古未聞的大手筆。與柏條河低水頭梯級電站的荒誕性可以妣美的是,今年已經進入前期準備的毗河引水工程。該項工程計畫投資108億元,計畫引水9.73億M3,計畫增灌面積314萬畝。“計畫”看起來前景“堂皇”,背景卻是荒唐——毗河工程實施後,對常年斷流6~8個月的金馬河無忌於釜底抽薪;對於枯水期零流量,每年冬季要投放100萬元生物降解劑C—M的府南河(錦江),更是雪上加霜。社會公眾不明白的是,這些出自利益部門的規劃和決策,與出自不同部門的規劃比如“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建設規劃,比如“生態四川”規劃大綱,比如兩江污染治理規劃,究竟有何關係?這些規劃如何銜接?孰虛孰實?誰真誰假?要知道,國家職能部門中,唯一長期不能完成任務的,只有環保部門。這個弱勢部門的工作指標,25年來沒有“及格”!這在其它經濟部門,尤其是“水頭木頭”部門及“金橋銀路銅管線鐵房子”等與環境安全密切相關的部門中,是不可想像的。
2005年,四川省環保局發佈《環境藍皮書》指出:四川省環境保護的最大問題是境內河流的生態安全問題。號稱千河之省的四川原有1340條河流,現有1100多條河流,其中880條(約80%)受到程度不同的污染。比如“兩江”污染問題,長年監測表明:岷江中游大部分河段為V類及劣V類水質,個別為Ⅵ類水質;沱江幹流大部分河段為Ⅳ類~V類水質。成都市內“二江”錦江和沙河基本為劣V類水質。同時,四川土壤侵蝕總量高達10億噸/年,占長江上游侵蝕總量42%,每年向長江輸沙達3億噸。千河之省四川的水生態環境惡化,包括地下水污染、缺水的危機(全省人均水資源低於全國平均水準,有21個城市低於國際緊張線)。這究竟是GDP主義的後果,還是實施水電大開發戰略的原因,我們希望有關部門能有科學的、客觀的認真研究,並將成果告知公眾。
河流被迫站起來了,站成一道道水上長城。在混凝土陰謀之下,河流在病痛之中跌落,在跌落之中向人類躹躬。被稱為中國水電基地的西南地區,正在無河不壩,無水不電。比如四川,規劃梯級開發的河流已經全面開工,包括岷江(15級),嘉陵江(17級),雅礱江(21級)。不包括馬邊河(9級)及芙蓉江(10級),僅三大江幹流大壩將達53座(級)。“千河之省”正在變成“萬壩之省”。鄰省雲南更不甘落後,已經規劃開工金沙江(12級),瀾滄江(14級),怒江(13級)共39級河流臺階。真可謂“高處水壩一時起,低處生態從此無”(作人)。似乎河流一斷,從此可以高枕無憂:“責令李白改詩句,黃河之水手中來”(賀敬之)。如今即將死亡的黃河,正在以傷心之旅和傷殘之軀,為詩中的豪情壯志作證。
一個承認人民主權的國家,在不危害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可以合理地實現個人價值最大化最優化。而在中國,手握公共權力的有些人卻總是捷足先登,先富起來,受害者正是人民主權和公共利益。並且,眼前利益正在吞噬長遠利益,局部利益正在盜竊整體利益,能源對策的權宜之計,已經侵害了全社會的根本利益。正因為此,關於發展的“硬道理”與軟實力應該並存,不可偏廢。
筆者認為,中國水電工程的論證和評估,要擺脫單純工程技術或經濟效益的計較,要提高認識,放寬視野,把歷史文化、社會管理、以及“三個文明”考慮進去。因此,應該考慮創新一種跨行政區劃的流域管理體制,以及跨業務部門的環境決策機制。在體制和機制創立之前,被暫停的不應該是河流,而應該是切斷河流的工程,以免造成無法修復的破壞。
我們耽心,正如實施文化名城戰略,已經使文化名城有名無實;實施熊貓經濟戰略,即將使熊貓王國提前消失;實施政治體育戰略,徹底毀了體育精神;如果實施“水電王國”戰略,是不是會讓千河之省提前乾涸?我們更加耽心,柏條河工程被杯葛之後,會不會有人“拋小磚而爭大玉”,聲東擊西,舍卒保車,以便無序上馬大型水電工程?
我們希望有人能看著公眾的眼睛,如實回答這個問題。(2006.4.23)

意見 :     分享     
Tags : 歷史證詞 | 四川地震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