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上個世紀末,退休在家的鄧小平離家出走,邊走邊說,說出了一個“不爭論”的著名觀點。面對當時姓社姓資的爭論,鄧說,不爭論。這個不爭論,是鄧小平理論的著名三論——貓論、摸論、辯論的大集成,這個集成,把“摸到石頭過河”,變成了“閉著眼睛過河”。
“不爭”論是公共議程設置中,關門模式和動員模式的集合體,它甚至排除了任何民眾參與的可能性。“不爭”論只用一句話就推動了持續十五年的經濟大躍進,可謂政治上的極低成本。在這個“不爭”論的號令下,中國開始了向經濟領域的新長征,空前規模地征服了中國的山山水水,把它們幾乎全部兌現成了經濟利益。現在來看,這十五年的高增長帶來的資源透支和環境破壞,不知道要用多少個十五年,才能彌補。也不知道,這個生態環境的巨大成本,究竟應該由誰來攤銷?不爭論,看起來是在決策和執行上節約成本,其實是成本的轉嫁――把較小的行政成本,轉嫁成為巨大的社會成本和環境成本,把公共決策成本的加減法,做成了社會攤銷成本的乘除法。
在“不爭”論帶來的經濟狂熱中,有個張姓青年提出了中國可以說“不”的著名觀點,用經濟和軍事的方法,而非政治和文化的觀念,把世界友好環境,設定成為中國國家的假想敵。這套假設,旨在假借外敵來忽悠人民,壓制異議,強化集權專制主義。
在“不爭”論導致的文化偏執中,麥天樞提出大國崛起的戰略構想。然而面對短缺的資源,透支的環境,人口的壓力,中國究竟應該軟著陸休生養息,還是硬起飛死充胖子,其實真該好好爭論爭論了。
在“不爭”論造成的社會混亂面前,胡錦濤提出了新的科學發展觀念:以人為本,執政為民,科學發展,可持續發展,試圖重新整合執政觀念,探索一條新的發展模式。然而仍然沒有解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核心問題和具體發展中的路徑問題。
在“不爭”論引起的前瞻危機面前,俞可平提出了民主不是西方專利,民主是個好東西的觀點。然而馬上有人認為,北歐模式,不適合中國國情。中國國情這個筐,看來真是什麼都可以裝。
在高速的經濟發展中,“不爭”論積澱下來的社會問題越來越多,一時間爭也爭不清楚。所以,利益當前,無暇它顧,人們都懷揣著最後的發財夢想,追趕末班車,先上車,後買票,不怕拿不到,就怕不准靠,一旦靠上去,嘿!上下其手,以錢為綱,大把撈鈔票!在這種未世瘋狂氛圍中,資源被惡性透支、環境被加倍欠帳,還有誰會認真想過“欠帳還帳”的問題?。這正如一個“賬多不愁,蝨子多了不咬”的老賴,乾脆欠帳不還了:我欠帳,我大爺!短短十多年,中華民族賴以發展的自然資源和中國人民賴以生存的生態環境,被加速度地透支、淪陷、衰敗、崩潰……潘嶽有句話震動朝野:現在的問題不是為子孫後代造福的問題,而是這一代人能不能安全度過的問題。話是重了些,卻是站得住腳的真道理。出自一個中國高官的真誠,難能可貴。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普裡高津說:非平衡是有序之源。同理,沒有爭論,就沒有真理;沒有戰爭,就沒有和平;沒有破壞,就沒有秩序。在十多年的志願者體驗中,我認識到了一個基本事實:有的建設是破壞;而有的破壞,是建設。比如,一些毫不尊重公眾意見和公民權利的公共工程建設,不僅破壞了自然生態環境,同時也破壞了社會生態環境和文明社會的基本秩序。反之,環保NGO對這類公共決策和公共工程的反對和抵制,雖然可能“破壞”了業主的短期利益,卻維護了公共的長期利益,同時建設了公民維權的法治環境,建設了更加全面更加公正的文明社會新格局。
所以我們說,要講環境權利,必須講表達權力;有了表達權力;必定發生爭論。有了這些爭論,事物的表像與本質,形式與內容,前因與後果,才能得到真實的反映。也只有看到事物的全貌,才有資格作出決策。同時,有了這些爭論,就會促進公共議程設置的改進,促進意見整合機制形成,這就是我們說的現代民主制度。
民主制度,不是姓東還是姓西的什麼“東西”,而是人類文明共同的偉大成果和發展方向,誰也把它推不出去,繞不過去,拖不下去。在民主制度下,那些拍腦袋決策,拍胸脯造假,拍屁股走人的“三拍幹部”,接不起人民的招,就不配管理人民――請你走人。而那些只要紅花不要綠葉的色盲色弱患者;那些只聽單聲道,反對多聲道,壓制身歷聲的音盲製造者,那些把專制主義當成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聰明人,也請你們走人――離開公共權力,各自謀生去。
至於那些鼓吹掙錢才是大道理,羅蔔快了不洗泥的現實主義者,請你們在忙於安排自己子女的前途時,想想中國3.67億未成年人——你們拿走了羅蔔,留給下一代的,全是泥。你們破壞自然生態平衡、社會生態平衡的同時,也在破壞人類的代際平衡。你們說救不了黨,也不救國,但是必須救自己,救子女;那麼請你們也從公共權力部門中退出去,因為公共權力,不能用來幹這個事情。
當一些人為臺灣民主初期出現大吵大鬧甚至大打出手而幸災樂禍時,有位朋友寫了篇文章,題目叫《人大人大,你為什麼不打架》。這位朋友說,臺灣人素質真高——政黨吵架,人民和諧;政黨一團和氣,人民苦不堪言。無數事實證明:通過人大吵架,人民看戲評戲,當裁判,確實可以換來社會和諧。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說過一句話,大意是,美國最大的成就,不是登陸月球,不是經濟成就,而是美國人民,把政府關進了籠子裡。作為一個總統,把公權力約束在人民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並視為文明的成就,這種價值觀,無論東方西方中國外國,都是可以接受的。
當然,中國人也有自己的價值觀。古人言,君子群而不黨,和而不同,這是一種東方人生觀。以民為本,民貴君輕,這是一種東方社會觀。天人合一,道法自然,這是一種東方生態觀。而建設和諧社會的執政理念,則把中國傳統文化中最本質性的東西,與現代人類文明成果結合起來,極具現實意義。
“和諧”的字面解讀,是“配合得適當和勻稱”。要達到這一點,“度”的重要性遠遠大於“量”。就是說,要實現和諧,尺度的把握優先於數量的追求。當然,這個“度”泛指政府行為的正確度和公共決策的準確度,而不是那個嚴防死守老百姓嘴巴的言論尺度。這一點,不知道我們拉動經濟發展的官員和推動經濟發展的企業,聽懂沒有?可不可以轉換一下觀念?但願你們在發展中,把數量轉型為品質,把速度改變成風度,追求一點品味,追求一點優雅和高貴。
和諧二字,還有一種來自造字法和結構法的民間解讀,即:“和”為人人有口飯吃,“諧”為人人皆可發言。能夠吃飽,可以說話,這是中國老百姓最基本的要求。我認為,這個解讀,深刻地反映了中國的真實國情。正如古希臘哲學家普魯泰古拉所言:人是萬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只有人本主義的社會,才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原因和目的。
有人說,目前是中國歷史發展最好的時期,但必須回避二個字:環境;也有人說,目前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最好時期,也必須回避兩個字:和諧;還有人說,目前是中國知識份子與掌權者關係最好的時期,還是要回避二個字:羞恥。
雖然,我並不是象有些學者那樣,認為知識份子就應該是天然的反對黨。我沒有那麼絕對。但我認為,作為知識份子,還是應該有價值立場的。知識份子如果沒有獨立的價值判斷和公共的道德考量,只有事實判斷能力和會計能力,就不能稱為知識份子,只能被稱為知道分子、經濟分子,或者直接叫貨幣單位(比如五毛、萬元、億萬等)。相對於體制內一些人悄悄傳遞的“你腐敗,我放心”的價值共識,對公共知識份子,我的理性判斷是“你爭論,我放心”;我的價值認同是“你獨立,我親近”。
解放60年來,中國前三十年是政治家的天下,後三十年是企業家的舞臺。最近十多年來,又成了經濟學家的實驗場。在建設發展中,國家忘記了一個客觀的存在:社會。社會的存在和發展被人忽略了。沒有社會的客觀存在,一切政治業績經濟成就意識形態,都是過眼雲煙。這是因為,政權是一些時候的一些人的;而社會,是所有的時候的所有人的――國家有限,社會永恆。沒有健康社會的存在,所有的經濟發展目標,都會失去根和本。
沒有公民社會的社會,是殘缺而萬惡的舊社會,不配享有二十一世紀的地球戶口。中國NGO特別是環保NGO,正在兢兢業業克勤克儉地拓荒播種,試圖開創、建設中國公民社會,為大中國報戶口,讓中國和平長入二十一世紀的友好環境。但願中國主流社會(不是主要的流x社會),也給中國NGO一個寬鬆的生長環境。
綜合起來看,胡錦濤總書記提出的一整套以人為本的執政理論,是合乎實際的,是得人心的。然而現實中國,似乎正與這個執政觀念南轅北轍,反向而行,而且越走越遠。一段時間以來,社會和諧被人片面曲解成為社會穩定,並以穩定之名,消滅不同的聲音,埋下新的不穩定。當人與事對抗,事與情分離,人與物易位,物與理相背的時侯,這條路到不了和諧社會。所以,如果讓利益集團繼續堅持固守錯誤的發展模式,中國究竟要到哪裡去,已經成為一個問題。
中國是一個現實的國家,面對經濟前進、政治倒退所帶來的時空反差、社會問題和生態環境問題,怎樣走出困局?我認為,應該換換思路了。當真真假假的政治學救不了世,虛虛實實的經濟學補不了天的時侯,不妨看看先進國家在怎麼做。特別是,中國人具有整體思維傳統,具有辨證思維的哲學觀,這時應該重視講求整體性系統性的社會學和生態學了。再不講,就晚了。可以這麼說,如果現在不把整體綜合平衡放在首位,如果現在不放慢速度來調整平衡,如果中國社會學和中國生態學不能成為轉型期的中國顯學,中國問題,將難以得到妥善解決,並將發展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嚴重問題。
美國社會學家米德爾用社會學觀點,總結出三種社會發展形態,一種是過去決定現在,一種是現在決定現在,一種是將來決定現在。當下中國,要用什麼來決定現在?中國之路怎麼走?能走多遠?硬崛起還是軟著陸?消耗型還是節約型?制造型還是創造型?威權型還是民主型?是應該全面考慮全面規劃的時候了。
現在回到本題,和諧社會。一個和諧的社會,應該有一個意味深長的複雜表情,那就是以合法的表達,合理的爭論,和善的願望,和平的抗爭,通過意見溝通和利益平衡,使公共決策回歸人心,回歸人性,回歸人道主義。只有這樣,中國才能實現人與社會的和衷共濟。
當然,最終的平衡,不只是利益的平衡,更是文化的多元化帶來的人心的平衡,人心的祥和和人心的高貴,這才是真正的平衡。在這裡,和諧的表情不是奸笑假笑,而是發自內心的微笑。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要說,和諧,你的名字叫爭論。
 
注:本文摘自2008年4月12日,在青年志願者座談會上的主題發言《和諧社會的表情:表達+爭論+平衡》中的第五、第六小節。
 
全文見本人的和訊博客、天益社區《講壇》、天涯社區《作人的麥克》。
2008年4月12日。成都

意見 :     分享     
Tags : 歷史證詞 | 四川地震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