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5月13日,記者就汶川地震和彭州石化項目采訪了成都的環保人士譚作人,在撥打了多遍之後,譚先生的手機終於接通了。
 
《參與》記者:譚先生,您好!您現在還在室外麼?
 
譚作人:沒有,我已經回家了。
 
《參與》記者:5月13日,成都又感受到明顯餘震,現在市民反應如何?您對這次地震沒有任何預警怎麼看?
 
譚作人:可以說有幾個階段吧,開始比較驚慌、害怕,因為地震發生的很突然,人們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特別是餘震的感覺還比較明顯,現在已經比較適應了,多數人已經回到家裡,昨天晚上都在外面露營。在地震發生約兩個小時後,成都發出了市政府的第一號通告,說明震中在汶川,震級為7.8級。第二號通告通知了餘震可能出現的時間。應該說地震發生後政府啟動的應急程式還算比較好,盡管還有一些不太成熟的地方,但我覺的好的地方應該鼓勵。現在大家意見比較大的是,有關專家說這次地震不可預測,實際上預測和預報是兩種權力,預測是地震局等職能部門的權力,而預報則是政府部門的權力,這次就出現了不能銜接的地方,我無法相信這次地震是沒有預測的地震,但是我相信它是沒有預報的地震。地震局長期監測,除了中長期預報,還會有震前、臨震預報,這項工作是一個有很多環節的鏈條,不可能一個環節都不做,至少會有中長期的分析。5月初陸續出現一些對地震的猜測、觀察,有關部門為什麼不對此進行追蹤、調查,而只是辟謠,應該用事實判斷,而不是簡單地用價值判斷。關於地震的預測應該及時報告給社會公眾,中國只是把西藏問題、奧運問題放在第一位,這種做法偏離了本來的地震預報的意義。中國對地震的測報水準、經驗水準在世界上屬於先進地位,這次問題出在預報機制上,職能部門稱他們沒有權力發布地震資訊。如果一個國家真的是以人為本,至少應該做到臨震預報,盡量避免人員傷亡,由於這次各方面事前都沒有準備,因此地震造成的損失會相當於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如果有完善的預警機制,採取了必要的緊急警戒,就不會出現恐慌和混亂,而且把損失降到最低,而當局總是習慣於採取一個最簡單也可能是成本最高的一個辦法,那就是壓制。
 
《參與》記者:請您談談彭州化工項目暴露出的政府資訊公開方面問題。
 
譚作人:中國的事情是一個壓倒一個,現在是地震壓倒一切。可以說這次地震讓彭州化工項目絕處逢生,借著地震可以不用去管公眾到底贊成還是不贊成,成都媒體已經報道,彭州化工不僅要上,而且要快上。在這次地震中,什邡市兩個化工廠數百人被埋,80餘噸液氨洩漏,其造成的污染顯而易見,而彭州化工項目的建成將直接污染水源。5.4成都散步後,有關部門非但沒有接受公眾的意見,而且對參加散步的有關人士不斷施加壓力。中國的政府資訊公開缺少具體的執行機制,比如《環境法》鼓勵公眾參與,但怎麼參與缺少具體機制,這樣也就成了一句空話。現在的幹部很多都是“三拍”幹部,即拍腦袋決策,拍胸脯造假,拍屁股走人,一個地方政府做的事影響到的是全社會的利益,為了一個局部利益可以妨害整個公共利益,為了短期利益可以損害中長期的利益,這是很不正常的,專家學者對此講了很多,但政府從來沒有採用。法制健全的國家,政府資訊應該公開,政府也應該向社會承擔一定的責任,象地震這樣的事情,受到損害的人是可以要求政府擔責的。
 
《參與》記者:您認為怎樣才能保證項目環評的社會公信力?
 
譚作人:如果政府有這個雅量的話,就應該把社會各方面的意見,特別是反對意見召集在一起,大家在一起進行一些探討,這是最基本的做法。因為恰恰是反對意見,尤其是最尖銳的意見才是最有價值的意見。讓大家來談體制上有何不足,機制上哪些需要調整,然後落實到具體項目上。比如說規劃環評定的再好,也需要項目環評來落實,而項目環評該由誰來做、怎麼做也應該徵求公眾的意見。
 
《參與》記者:您對成都人再次散步這個提議怎麼看?地震會對此事造成什麼影響呢?
 
譚作人:我懷疑散步的作用,但作為成都市民我會參加、會表達。我認為在彭州這個項目上,老天爺又一次害了老百姓,幫了當官的。中國人一向有大局觀,現在國難當頭,大家自然會認為先把反對的聲音收起來吧,因此所有分歧意見都不存在了,企業就利用地震這個形勢去推項目,所以連員警也不需要動用了。民間環保組織的意見並不是反對這個項目,而僅僅是反對它的選址,當然選址的問題也反映出公共程式的問題。但關于彭州化工項目的弊端,政府並沒有認真探討過。我有個良好的願望,希望政府特別是中央政府能通過這次地震預測預報上的失誤,好好反思一下應該做哪些改變,完善政府資訊公開體制、公民參與機制、公民社會建設,彭州項目也許會通過建立科學的發展觀得到進一步的分析。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集中精力、抗震救災,而中國政府在亡羊補牢這方面一向做得很好。
 
《參與》記者:剛才您的手機打了幾遍才打通,不知成都現在的通訊、水、電、交通是否正常?
 
譚作人:通訊還不太正常,電信公司解釋說是容量有限導致的。水、電、交通都還能夠保障,總體來講沒有什麼大問題。
 
《參與》記者:好的,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請您多保重!
 
譚作人:謝謝!再見。
http://www.canyu.org/n1999c6.aspx
 
資料A:人禍,還是天災?
http://blog.daum.net/hana6872/12425220
 
 
來自民間生態環境科學觀察家的警示
[日期:2008-05-17]來源:參與 作者:譚作人
 
昨天下午,如同兩個月前的那個日子,我一直坐在螢屏前流淚不止。5.12,3.14,中國永遠的痛苦和羞恥!心中全然沒了敘事和表達的願望,只有絕望透頂。這時,遠在甘孜作野外考察的民間科學家、探險家楊勇兩次發來短信,以務實的態度,負責任的精神,對汶川大地震後應該給予特別注意的事情,提出了他的獨到觀察和特別警示。
 
短信抄錄如下:
 
(1)。2008.5.13.17:27。作人:情況怎樣?要密切注意水庫安全和堵江災害,防止二次災難。我在甘孜。楊勇。
 
(2)。2008.5.14.9:53。災區有60%~80%的人群居住在偏辟惡劣的高山農村山寨,但是目前的報導中看不到這大人群的狀況,這對國內外對整個災情的瞭解是很不全面的,對救災也會喪失時機,。因為這是一個數百萬的人群,建議:媒體報導更加深入,災害公示更加全面,政府視角更加廣泛。楊勇。
 
楊勇雖身在野外,仍在心系苦難之中的災民,令人感佩!聯想到四川地質學家范曉先生一直在關心水庫安全,大聲呼籲水電節制,最近特別提出震後水庫安全和堰塞湖問題,由此心生安慰――中國知識份子的良知和形象,還是有人在堅守的。但願這個世界,學會傾聽,尤其應該學會傾聽反對者的聲音。因為他們拋開利益得失,冒著各種風險,只是為了讓中國更加美麗,自己能做一個美麗的中國人。
 
況且,汶川大地震,本來就與在龍門山斷裂構造帶盲目進行岷江水電大開發,脫不了干係!自然災害的為害,往往有人為因素。
 
2005.5.14.成都。悲憤中。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08/05/200805171203.shtml

意見 :     分享     
Tags : 歷史證詞 | 四川地震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