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改正選址錯誤,才有友好環境
關於問題工程的問題
——從成都彭州石化工程說起
 
問題工程,顧名思義,就是在工程項目中存在著不確定、不可靠、不可行、不安全因素,將會產生負面問題和不良後果的建設工程。
 
在公共建設領域,問題工程的建設實施將會產生不良的社會影響,有的負面影響,甚至超過了工程正面價值,使建設工程成為危害四方的有害工程。1958年因瓦斯突出事故而被迫停工的紫坪鋪水庫工程,1959年因當年水毀而被迫放棄的都江堰魚咀電站工程,1960年盲目上馬的三門峽大壩工程,就是這類工程的典型例證。
 
無數事實證明:問題工程,往往是需要返工的遺憾工程,或者是帶病運行的病害工程,或者是無法完工的爛尾工程,還有一些,則因存在不可克服的問題或不可抗力,成為此利彼害、損人利己、禍國殃民的公害工程。在大多數情況下,工程問題和環境問題,不能變成政治問題。也不可能因為政治經濟形勢的臨時需要(比如當前保增長拉動內需),而使其固有問題合理化、合法化或正確化。恰恰相反,在不當決策下產生的問題工程,不僅不能使工程問題合理化,反而會因其固有問題而帶來的負面效應而惡化形勢,並讓全社會為其代繳“學費”,讓全社會為一個錯誤決策,攤銷高昻的成本。
 
在沒有切實可行的社會性糾錯機制的現行體制下,問題工程將使歷史教訓和現實錯誤被多次重複,並以睜著眼晴跳岩的姿態,使本可避免也應該避免的方案錯誤變成決策錯誤和工程錯誤,變成無法逃避的現實災難,最終可能變成體制缺陷和歷史罪錯的物質證據。
 
目前,在“拉動內需”的口號下,一些擱置多年的問題工程開始摩拳擦掌,準備登堂入室。正在建設施工的成都彭州石化工程,具有上述問題工程的顯著特徵,因此極有可能因其固有的“問題效應”,而產生嚴重的社會性的問題,成為成都市21世紀的公害工程。
 
在此,我們從公民監督和公共參與的立場出發,對彭州石化基地建設專案作出專案不可行性初步分析和爭議問題梳理。本分析根據觀察法和經驗法,採用論而不證和以論求證的方法,抛磚引玉,揭示問題,徵求解答,提出建議,旨在使該項建設工程在政府資訊公開的大背景下,回到公共決策的正確軌道上來,真正造福而不是危害全社會。
 
初步研究證實,在專業技術領域內和社會認知層面上,爭議頗大的成都彭州石化基地工程,具有以下主要問題。
 
一、彭州石化基地選址不當
 
當初,成都彭州石化工程的建設目的,決策各方各有不同,專案動機並不統一。中央決策部門側重於國防戰略考慮和國內產業佈局的平衡;地方決策部門看中的是專案引進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以及對四川經濟發展的強大的助推作用;而專案業主即行業決策部門,卻更多地出於對本部門本行業和所屬企業發展有利的戰略性考慮。這三種不同的決策思維,沒有經過有機整合並得到有效協調,因此,產生了成都彭州石化工程建設的首要問題:專案選址不當的問題。
 
1988年,四川省委政府作出了引油入川的戰略決策,是有遠見的,是符合四川發展利益的。然而當時的化工部、石油部,後來的能源部,以及改制後仍然政企不分、權責不明的中石油和中石化,卻有自己的不同考慮。以雄踞中國北方的中石油而言,出於企業利益的考慮是越過長城南下,進軍中石化把持的南方市場,並在南方建設自己的石化基地,以提升企業在南中國爭奪成品油市場的競爭能力。同時,在南中國發展石化下游產業,全面提升企業的綜合競爭能力。在這兩個戰略考慮之下,還埋伏著一個秘而不宣的企業目的——以專案落戶為條件,以項目換土地,以產業換環境,在中國南方選擇具有居住環境優勢的某地,建設中石油系統的國內生活基地,以逐步實現原料基地與生產基地相分離,生產基地與生活基地相分離的戰略格局調整,進一步改善企業生存大環境。
 
按理說,中石油的這些戰略考慮沒有什麼不正常或不正當之處,中央應該支持,地方應該歡迎。即使中石油總部舉家遷入川西平原,成都也應該舉手歡迎。然而,中國特色式的部門資源壟斷及權力資本經營,卻使這件好事變了味,變成了專案業主即資源持有者的“皇帝選妃”。這種單向選擇,很容易選出問題。
 
自九十年代中期始,各級黨委政府率先完成了從官場到市場的蛻變,以市場管理員的身份,完成了身兼營業員+管理員二職的“二員”轉型,以權力+資本的形式,成為只贏不輸的賭場莊家和市場冠軍。這個時代背景下,曾被各省拒之門外的石化基地專案,突然成了香饃饃,各地紛紛修編規劃,進京“跑部”,年年送禮,開門迎客。以至於後來四川得標後,落選者悻悻然,說是四川名酒立了頭功……。
 
人情往來,本也正常。光有好酒,也不成席。自1995年始,成都市使出了吸引石化基地落戶成都的關鍵措施——編制成都市1995~2020年城市發展總規,並把彭州規劃為城市化工基地。人們無法用現在的理念去苟求歷史;因為歷史有歷史原因,而現實無回溯力。不可否認的是,成都市通過修編規劃,拿出最好的土地來釣金龜婿,無疑增加了招贅的魅力。成都平原獨特的人居環境優勢,粘住了石油人尋找南方家園的目光,堅定了石油人定都成都的決策決心。
 
彭州市專案區地處龍門山脈東南邊緣,湔江沖積扇上部,位於成都平原岷江、湔江、石亭江三大沖積扇的中央部位,是天府之國的核心地區。這種優質的環境魅力,即使與石化人首先青睞的海南三亞PK,都有得一比。因此,當石化首選基地海南三亞被中央和地方聯手拒絕後,四川成都自然成了首選地。四川二十年的盼望,終於如願以償。成都,還在猶豫不決地權衡利弊得失。而亟盼西進南下的中石油企業,成功地實現了“用利益選擇環境,用項目置換土地”的戰略目的。成都茫然若失。
 
問題工程的“問題”,由此而起——這就是成都平原生態環境容量問題及環境保護問題,主城區城市安全問題,成都適宜經濟類型問題,城市合理產業結構問題,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問題,宜居城市環境問題和良好城市形象問題。這些問題,無論在專業技術領域還是社會公共領域,至今沒有引起廣泛重視,沒有得到多邊型的公開公正的有效討論,致使專案建設,埋伏著一定的環境風險和公共危機。
 
二、彭州石化基地的主要問題
 
在此,我們不妨把這些存在問題排排隊,把決策過程梳梳理,為成都市政府和四川省政府的最後決策或者決策調整,提些有益建議;為成都市民瞭解自己的生存環境和環境權利,增加一些認識;同時也為成都石化企業抓住最後機會,改正錯誤選址,修正決策失誤,提高決策品質,作些建設性的分析和建議。
 
1、四川省引進石化基地專案的利弊得失
 
2008年10月30日,我在送交成都市人民政府的《關於成都彭州石化專案的公民意見建議書》中,已經指出了四川引進該專案的合理性和可行性:西部產業要升級,引油入川是好事,成都應該支持,四川應該歡迎,在此不贅。
 
2、成都市引進石化基地專案的利弊得失
 
作為中國西部特大中心城市,正在實施經濟轉型、產業升級換代的經濟中心城市,成都市引進新型石化基地,總體而言是利大於弊。關鍵在於,如何通過正確選址及專案實施,最大限度地趨利避弊、興利除弊。其中關鍵的關鍵,是專案選址定點落戶,不能有誤。否則,如果企業與城市的關係擺不正,導致一業興旺百業衰,名城變成化工城的“虧本生意”出現,好事就辦成了壞事。
 
3、彭州市引進石化基地專案的利弊得失
 
由於彭州市引進該項目的地方利益所在,該專案在同類項目中的技術先進性和項目優勢,已經在主流媒體上用報喜不報憂多報喜少報憂的主流宣傳手法,選擇性地導向宣傳過很多了。在此,我不浪費。
 
我想重點闡述的是,該專案落戶彭州後,對彭州市,對成都市,對川西平原,包括對企業產生的負面影響和不利因素,即,問題工程之中,包含的“問題”。主要的問題,是項目環境影響的問題。
 
問題一:區域環境容量不能相容
 
無論是地處湔江沖積扇扇頂的項目區,鄰近岷江沖積扇邊緣的彭州市,以及地處岷江沖積扇中心的成都市區,都沒有建設大型石化基地所需的足夠的生態環境容量。表現在:
 
A水環境容量:彭州石化基地地處沱江三大支流之一的湔江上游,僅靠湔江上游徑流水量及現狀水質,無法完全保障基地生產生活用水,需要另辟水源。如果採用跨流域調水工程及上游水體淨化工程,勢必增加企業用水成本,在整體上降低專案優勢。
 
石化基地納污水體為沱江。沱江現狀是Ⅴ類劣Ⅴ類水體為主,COD及NH3-N嚴重超標,已經沒有足夠的環境容量的重度污染河。石化基地環評報告(2000年版)也認為:受納水體的環境容量將制約基地的發展。在沱江全流域關停並轉中小化工企業,仍然不能有效改善水體水質,騰不出河流環境容量的情況下,再上石化基地工程,致使大量含硫含油廢水排放(每天超過12萬噸),將加重沱江幹流污染特別是重金屬污染,在沱江幹流形成一條“化工河”,在中下游造成水源型的“癌症村”和水質型的“缺水城”。所以,“犧牲沱江換經濟發展”的思路,不宜作為石化基地選址的決策依據。因為,這種“經濟發展”的代價,是沱江兩岸人民的健康和生命。
 
B空氣環境容量:石化練油廢氣是無法徹底進行無害化處理的有害氣體,其廢氣團將對靜風和北東風為主導風向的彭州市、都江堰市、成都市主城區及溫江城區產生嚴重的污染影響。在川西盆地,有害廢氣容易進來聚集滯留,不容易出去擴散稀釋,不能實現即時有效的自然降解,因而可能隨大氣降水而下降地面累積蓄積,污染大氣環境及生態環境。2006版石化基地環評報告,卻將此環境風險淡化為“由於平均風速較低,基地大氣環境容量有限”。
 
可以預料,來自海拔高於成都市區,源於城市上風僅30公里處的石化廢氣,將對上述區域內的大氣環境及飲用水源造成污染,對城市居民健康構成威脅性影響。然而,專案業主在城市上風上水建設大型污染型企業,卻在公示程式上刻意繞開其影響範圍內利益相關的成都居民。這種作法,已經涉嫌侵害了成都居民的知情權和環境權利。
 
C地質環境容量:石化基地地處龍門山地震帶邊緣,距龍門山主中央北川/映秀斷裂25KM,距龍門前山江油/都江堰斷裂約8KM,項目區內及附近為彭州/大邑/名山隱伏斷裂,具有6.0~6.5級強震的構造背景,不適宜作為大型工業基地尤其是化工基地的建設場址。
 
5•12龍門山大地震,致使極震區和重災區內多處化工企業發生爆炸起火,洩漏污染。筆者親見石亭江上游化工產業帶發生洩漏事故,造成區域內救援困難,增加了人員傷亡損失。大地震致使全省215個化工企業發生洩漏事故,也使正在建設中的石化基地行政樓受到嚴重破壞,導致牆體開裂(有圖為證)。大地震後,中石油自組專家組,重作地震安全性評價,並由公正性和公信力已經十分可疑的某地震中心和專業委員會評審覆核。該地震安全性評價報告雖然要求石化基地建設適當提高地震動參數,卻不能因此而回避因專案區地處地震多發地區,存在地質環境風險,可能威脅城市安全的重大問題。
 
D區域環境容量:石化基地地處龍門山脈與成都市區之間,其縱軸(北南向)僅有約50KM的環境區域空間,專案區如果上靠龍門山,有地質環境安全問題;如果下靠成都市,有城市環境安全問題。在該區域內,產業發展空間尤其是中下游產業的發展空間,十分有限。
 
彭州石化基地一期工程,包括80萬噸乙烯(YX),65萬噸對二甲苯(PX),30萬噸聚丙烯(PP),37萬噸苯,360萬噸柴油和200萬噸汽油。如果將來在石化基地繼續發展規劃中的二期工程2200萬噸練油專案,以及石化中下游產品加工專案(雙百乙烯/芳烴等),項目區將無可避免地直抵成都市主城區並與彭州城區接界,其預留防護空間可能只有3公里的所謂“衛生防護距離”,而沒有足夠的環境安全距離,這與現代大型城市環境保護的要求相衝突。
 
目前國內現代大型石化基地,必須達到3000萬噸練油能力,並形成練化一體化的化工產業帶,才能形成市場競爭優勢(如天津石化等)。這種產業規模,要求專案區地勢寬廣,遠離人口中心,具有足夠的區域環境容量和產業發展空間,才能選址定點建設實施。
 
彭州石化基地在各方反對下,項目區規劃歷經多次修改,一期工程用地從原來16K㎡改為現在4K㎡,已不可能再建生活基地:項目投資從700億元減為380億元,已與高利潤回報的下游產業發生剝離。調整修改後的規劃,為了暫時回避基地與城市的環境衝突矛盾,局限了原有的產業規模,降低了計畫的產品競爭優勢,削弱了項目自身的練化一體化優勢和石化產業帶的規模優勢。而在此改變了的專案規模和規劃條件下,項目技術經濟指標改變,項目環評基數也隨之改變,中石油自己做的規劃環評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己經成為問題。
 
綜上,彭州石化基地區域空間狹小,合併水環境,空氣環境,地質環境的容量局限,致使專案規模受限,產業鏈不能有效形成,項目競爭能力大打折扣。因此,在該區域內不適宜建設大型石化基地。請投資各方和決策各級慎重考慮,以免出現既污染了區域環境,危害了中心城市,又影響了產業發展,還虧損了企業利益的多輸格局。
 
目前,正在形成的“彭州練油,新津加工”(即4K㎡+13K㎡)的修改調整規劃,將使練油龍頭飲水在沱江上游分水處,石化加工擺尾在岷江中游匯流處,產品物料長距離搬運輸送,難以安全密封,增加運輸成本,必將產生一系列未經論證的新的環境問題、經濟問題和社會問題。該修改規劃及專案可研需要深入研究,謹慎決策,並請廣泛徵求專業建議和社會意見。
 
越大的建設工程項目,越具有社會性。所以,大型工程建設專案,必須對全社會負責。請中石油各級負責人,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從決策程式上做起,從社會公正上做起,從環境友好上做起。
 
問題二、基地建設程式有問題
 
A不正常的專案實施程式
 
從2006年2月石化基地週邊工程開工,到2008年4月石化專案審核立項,專案實施程式十分不正常,出現了混亂程式,倒裝程式和逃避程式現象。所謂“先立項再貸款”、“先花錢再辦事”和“先開工再補手續”的多層次擦邊球方法,在三年來石化基地建設過程中都有所體現。這些現象的出現,似乎是為了繞開正在漸次出臺的國家環境法規和環保政策,為了儘快製造既成事實,促進有關領導的決策決心。這種公共決策模式,應該不是中國特色,而是中國幣病。利用這些幣病來損害公共利益以肥私的人,就是中國病人。
 
B不符合國家環境政策
 
近二十年的經濟改革極大程度上解放了社會生產力,同時,也史無前例地透支了環境資源,極大程度地破壞了生態環境。由於環境資源的日益枯竭和生態環境的日益惡化,國家開始出臺一些對工業發展的限制性政策和對生態環境的保護性政策。這意味著資源型企業和污染型產業將不得不在越來越嚴的政策環境中運行,並承擔相應的環境責任和社會責任。隨著國家環境法規的完善和國民環境意識的提高,一些可能產生環境隱患的企業,將跨不過正在形成的“綠色門檻”。
 
遺憾的是,彭州石化基地為了繞開綠色門檻,採用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規避策略,先花錢後辦事的釣魚策略,先開工後報批的搶跑策略,與地方財政利益相捆綁的利誘策略,以及政治公關策略、區域局限策略和社會回避策略。這些規避動作證明,項目業主試圖躲在過去的舊規則後面“合法犯規”,“小步搶跑”,以便儘快固化已有成果,錯失掉改正選址錯誤的機會。這種作法,將把錯誤決策及其後果,強加給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和1000萬成都人民。
 
所謂“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創業精神,如果用錯了地方,用在沒有環境條件,而不是沒有政策條件的地方,後果將十分嚴重——因為,政策條件可以創造,而環境條件卻無法編造。
 
C不符合公共決策程式
 
彭州石化基地選址依據之一,是已經公示並具有法定效力的《成都市1995~2020年城市發展總規》。公示總規中彭州規劃為“化學工業基地”,而不是“石油化學工業基地”。公示之後,化學變石化,一字之差,差別大矣!也許正因為此,後來石化基地把主要的選址規劃依據修改成為它量身定做的彭州市城市發展規劃。在需要公示的時間段內,也只在有財政利益的彭州市公示,儘量避開成都市。專案公示在人選、範圍、程式、方法等方面,採用暗箱操作,自我掌控,模糊公示,利用主導輿論來製造虛假民意,已經具有作幣的嫌疑。
 
目前,在公共決策領域,壟斷型國企常常採用政企合一,非市場化的蝙蝠模式,以國家之名,行自利之實,挾持地方政府財政利益,拒絕社會監督和公眾參與。這種騎牆式的蝙蝠型決策模式,在企業利益與公共利益發生衝突時,往往能夠確保企業身份模糊,亦鳥亦獸,有鳥食則鳥,有鼠糧則鼠,始終首鼠兩端,不輸只贏,贏家通吃。
 
石化基地業主中石油公司,是一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世界級的上市公司,全世界1000個華商企業的亞軍(<亞州週刊>榜)。當彭州石化基地與一個特大中心城市發生環境衝突時,中石油公司如果放任下屬企業堅持錯誤作業,以損害公共利益而獲利並拒絕社會溝通和良性互動,這種作法,與一個負責任的大公司形象,相去甚遠。
 
石化基地不當決策程式證明,在公共決策上,採用政企不分、以資源壟斷企業和政府職能部門的利益平衡為價值取向,將使政府行為與企業行為混淆不清,導致公共決策和企業決策的巨大矛盾衝突。這種決策模式及價值取向,必將對立於全社會的核心價值和整體利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核心價值是應該“人民共和”,而不是權力資本,這一點己經被忘記很多年了),從而危及社會穩定。
 
D專案缺乏可靠的技術保障
 
由於彭州石化基地堅持黑箱操作,防範、排斥並壓制提出不同意見的專家學者,使該項目技術經濟的不可行性以及不可靠性,特別是自然生態環境和社會人文環境的不相容性,長期得不到系統研究,致使專案環境風險問題一直存在,並被錯誤的導向宣傳人為地掩蓋起來,而得不到有效解決。
 
項目業主在項目技術保障上採用選擇性策略,依靠本企業專家、排斥外企業專家,選用拿紅包專家,壓制反對派專家(有單位的單位談話,無單位的員警談話),棄用中立客觀的專家,因而使正常的技術爭論無法進行,技術論證會只能變成舉手通過會。比如,四川大學環境專家艾南山教授,四川省地礦局專家范曉,以及一大批對石化基地建設持有不同意見的本地專家學者,包括環保NGO,長期被排斥在項目論證評估的專家團隊之外,使有價值的觀點和建設性的意見,得不到正常的反映。成都市科委、市科協擬辦相關環境論壇,討論成都平原的發展戰略,也因領導不支持而被迫放棄。
 
當技術問題被政治化之後,技術責任卻不會被轉變成政治責任。這種把政治博弈模式、政府決策模式和企業行為模式照搬到技術論證領域去搞專案論證評估的模式,將使技術二字,大打折扣;使論證二字,需要引號。而以業主利益為最高訴求,無視社會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的象徵性的論證模式,只通得過開會,通不過社會。
 
出身石化系統的海歸學者陳文輝先生,根據石化公示資料,自費作出了近4萬字的技術分析。初步研究成果己經表明,由於石化基地選址失誤,將給投資者帶來經營風險,給成都市帶來環境風險。建議政府決策部門引起重視,深入研究,糾正失誤,把好事辦好。
 
問題三、城市環境相容性問題(略)
 
三、問題工程只能產生問題,不能拉動內需(此章省略)
  
 
四、我們的建議
 
1、建議重作專案可行性研究
 
與20年前相比,目前我國經濟發展條件、模式、思路,都有了很大的進步,科學發展觀已經深入人心。在經濟一體化的國際環境下,原來出於計劃經濟的一些觀念和作法,應該適時調整修正,不能將錯就錯,以免為過去的失誤,付出今天的代價,被迫接受將來的改正。
 
因此建議,在社會監督之下制定切實可行的程式和方法,重新組織確有代表性的專家隊伍,對成都彭州石化基地建設專案,重作項目可行性研究,重作專案環評、規劃環評和戰略環評。
 
2、建議調整規劃,重新選址
 
一著不慎,滿盤不順。目前彭州石化爭議最大的問題,是選址不當問題。建議石化基地從海拔高於成都市的彭州市,遷往海拔相對較低的彭山/眉山一帶;從沱江上游分水處,遷往岷江中游匯流處;從相對局限的沖積扇頂,遷往地域廣闊的沖積扇緣;從緊鄰龍門山地震構造帶,遷往地震構造背景僅為5.0級的新津/蒲江一帶。
 
建議石化基地從沱江上游遷往岷江中游,具有現實好處如下:
 
①化解環境衝突:可以有效地回避石化基地與中心城市的環境衝突。如果石化基地建設在城市南方水口及下風處,並向南發展,可以確保成都市作為石化基地的後勤基地具有良好的生態環境,有利於實現雙贏,有利於區域可持續發展。
 
②保護區域環境:可以有效地保護區域自然生態環境。較之湔江上游,岷江中游區域廣闊,河流眾多,地形豐富,地貌多樣,具有較好的環境容量。其岷江寬穀、沖積平原及丘陵農業區,能夠有效降解石化產業走廊帶來的環境污染。
 
③支持產業發展:可以有效保障石化基地的產業發展空間。岷江中游的寬域環境和足夠的環境容量,有利於大型石化基地建設及石化產業鏈的形成,使其在同業競爭中保有規模優勢,集中優勢,產能優勢,區位優勢及其它經濟優勢。
 
④交通區位優勢:擬選石化基地位於成樂城市群之間,北距成都鐵運處50公里,南距樂山水運處100公里,地處成樂、成雅高速公路及川中、川南物流中心樞紐,快速交通網絡密佈,水陸運輸便捷交匯,具有發展大型工業基地尤其是大宗粒料散料運輸為主的石化工業基地的良好交通區位優勢。
 
⑤可靠清潔水源:岷江上游水量水質均優於湔江上游,新津西河水質為Ⅲ類~Ⅳ類。如果採用資陽黃躍華先生的管道運輸方案,利用自然落差從紫坪鋪取水,架設都彭(都江堰—彭山)重力輸水管線,可得優質水源(Ⅱ類),充分保障石化走廊(包括石化生產基地和生活基地—石化城)生產生活用水。
 
⑥污染集中治理:較之沱江上游分流處的水體污染及污染擴散,岷江中游匯流區河流幹流的水體污染更加便於集中控制,統一治理。建議在石化基地排水口及石化走廊下游建設多處大型汙水處理廠,集中治理污染,並在岷江中游河道規劃建設大型氧化塘和大面積河灘型自然生態濕地,改善出境水質及出川水質,為長江上游建設生態屏障。大面積河谷型生態濕地,既是生物多樣化的起點和溫床,又是優質旅遊資源。
 
⑦地質環境安全:較之龍門山斷裂帶,岷江中游河谷的地質環境,無疑更為安全。項目區西側蒲江及北側新津雖為地震Ⅶ度設防區,但只有5.0級地震的構造背景,歷史地震最高記錄為5.0級(蒲江1734年),彭山基地只要切實做到建築Ⅶ度設防,即可保障安全;而在彭州基地,建築設防需要超過Ⅷ度。
 
⑧大氣環境保護:新津/彭山處於成都平原南緣匯流區,常年主導風向為北東風和北南風,風力大,風速快,降水多,不容易造成污染空氣的區域滯留。岷江中游寬穀河谷及沖積平原,更是地勢寬闊,地形豐富,植被茂盛,生態環境良好,對石化污染空氣的自然降解,十分有利。
 
⑨改善企業形象:中國企業形象,往往過於自私而且強硬,不利於社會和諧。企業如果能夠從善如流,綜合平衡各方利益,共用社會進步成果,無疑可以改善企業形象,使企業從強行進入、不受歡迎的不友好環境,改變成為受到歡迎的友好環境,符合企業發展的長遠利益。
 
⑩改善決策模式:求快發展的模式,需要依賴行政權力集中,武斷決策;求好發展的模式,需要全社會的共同進步。前一種模式沒有監督機制和糾錯機制,通常由當時個別行政領導拍板決策,即使拍錯了,也無人敢於糾正,事後往往給企業和社會造成不應有的損失。我們希望中石油決策層走出歷史原因造成的決策怪圈,糾正錯誤選址決策,為中外大型企業,樹立一代愛國愛家、高風亮節的現代企業典範。
 
⑪綜合優勢述評:(略)。
 
3、其它政策建議:(暫缺)
 
2009年1月20日。成都。
 

意見 :     分享     
Tags : 歷史證詞 | 四川地震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