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一個龐大的石油化工專案將在川震極重災區的成都彭州啟動,它建在離彭州市區五公里、成都市區三十六公里的龍門山地震斷裂帶上,一旦建成,除潛在地震威脅,廢水排放將進一步惡化沱江污染,廢氣則直接進入成都盆地,「中國最宜居城市」將淪為危險的化工城。當地政府不顧川震前數百市民上街和平抗議,在川震後重啟專案,譚作人等民間維權人士再次發起和平保城行動,越來越多成都市民加入到保衛家園的公民環保運動。 
 
  -------------------------------------------------- ------------------------------ 
 
  四川初冬,五十四歲的譚作人手拿一張白紙,站在鐵絲網攔起的彭州石化廠區外時,表情很肅穆。生長在成都,幾乎從未離開過這個舒適地方的他,零六年聽公務員朋友講起成都轄區內的縣級市彭州要建一個千萬噸的石化項目,立刻心頭一涼。 
 
  「我做了許多年環保,也做過成都市政府裡的一些規劃,一看彭州石化的選址就知道糟糕了。」譚作人說:「成都的上風上水,再加上地震帶,怎?能建這種巨型石化工程呢?」 
 
  他向成都市政府、環保局諮詢、反映過無數次,得到的回答卻都無法讓他滿意。「這是彭州,川西扇形沖積平原的扇頂,四川最好的一塊地,最大的蔬菜基地。旁邊就是水源地沱江,地底是彭縣—大邑—名山隱伏斷裂帶,距離四川大地震震中映秀和最宜居城市成都,都只有三十公里!」巨大的石化項目選址這裡,甚至只對彭州人做短短十天的公示,成都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就開始施工,這讓譚作人覺得荒唐又無奈。 
 
  「這是他們的行事邏輯,從沒改變。但我們要表達,如果不便示威,那就示弱。」譚作人舉起手裡的白紙,折幾下後展開,就是兩道隱藏卻深刻的「叉」。他號召成都市民和他一樣,用「白色」來表達反對黑箱操作,白紙、白衣、白花、白面具、白口罩,都可以。他說,要「用消極行為來主張積極權利」,「不為什?,因為像門那樣『散步』,對成都來說太敏感。我們已經付出過代價了」。 
 
  他說的是五月四日,成都曾發生反對彭州石化的幾百人和平「散步」事件,後來警方強勢壓制,數人被拘,對話空間反而更小。 
 
  「我反對。」譚作人舉著有打叉痕跡的白紙站在廠區前,表情肅穆。這個看上去很「行為藝術」的行動倡議,背後,是一如往常強勢的利益集團和弱勢的普通民眾;但兩者之間的關係,卻如同這張傳達無數意義的白紙,正開始緩慢地重新定位。 
 
  彭州石化是中石油在西南佈局的重點工程之一。它位於成都彭州市軍樂鎮與隆豐鎮之間的四川石化基地,包括八十萬噸\年乙烯工程和一千萬噸\年煉油工程,總占地面積六千畝(四平方公里),總投資約人民幣三百八十億元(約合五十五點六億美元)。項目業主是中石油和四川省合資組建的中國石油四川石化有限責任公司,其中中石油占股份百分之七十五,成都石化占百分之二十五。預期專案二零一零年全部投產後,可實現年銷售收入五百四十六億元,實現利稅近一百億元。 
 
  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北京釣魚臺國賓館,中石油總經理蔣潔敏和四川省長蔣巨峰在基地合作協定上簽了字。零七年八月,成達設計公司(原化工部第八設計院)完成的四川石化基地規劃環評獲國家環保總局審批。最終,彭州石化在國家發改委的核准下一錘定音。 
 
  這是四川工業史上單個投資規模最大的專案,在戰略上,它被定位為「中國實施重要能源戰略佈局和西部開發的標誌性專案」。從成彭(成都—彭州)高速公路下來,六車道、六十米寬、八公里長的「石油大道」已經顯示巨型工程的派頭。譚作人介紹說,這是二零零六年在基地還未通過發改委審批時,就已經投資一點二億興建的「迎賓」用路。「專案獲批前,先搞前期工程,幾個億下去,先花錢,後辦事,不辦也得辦,就是一套釣魚模式!」令他憤懣的是,這套模式似乎屢試不爽。 
 
  零八年四月,隨著專案最終確立,民間的焦慮蔓延開來。彭州石化基地所在地處於沱江上游的支流湔江流域,距離彭州市區約五公里,距離成都市三十六點七公里,距離北川—映秀斷裂帶約二十五公里,距江油—都江堰斷裂帶約十公里。 
 
  知情者透露,幾年前,國家環保部的官員一看到這個項目的選址就笑了,伸出巴掌,展開手指向前,彭州的地理位置就好像是在手腕處,下游是眾多支流河流與沖積平原。「怎?會選在這種地方?」 
 
  在成都,眾多學者與知識份子擔心的也正是三樣:空氣、水、地震。當然,還有他們最珍愛的家鄉,那個被稱為「中國最宜居城市」的成都。 
 
  空氣污染威脅成都盆地 
 
  「你在這裡待幾天就知道,成都盆地,風是靜風,常年風向是偏北,廢氣進來容易出去難,彭州恰恰就在成都以北,上風的地方。」四川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研究所所長艾南山解釋。彭州北部有海拔四千米的龍門山脈主峰九峰山的阻隔,成都常年風向為東北、偏北風。 
 
  四川地質學者範曉同意這個看法:「在常年靜風的情況下,彭州石化產生的廢氣極易在成都平原盆地的上空聚集,在有風的情況下,由於成都主城區位於彭州石化的下風方向,也極易受到大氣污染的影響。」 
 
  針對輿論擔心,石化基地的專家曾作出公開解釋:「成都市常年主導風向為北北東向,該專案所在地不處於成都市的正上風方向。」在彭州政府網站上公佈的一千萬噸煉油項目環評報告簡本中也提到:採用「CALPUFF模式」計算,結論是該項目排放的廢氣不會對成都造成大的影響。 
 
  但長期從事地質與環境科學研究,曾在政府石油部門任職工程師十年的自由學者陳文輝認為,關於北北東風向的解釋過於避重就輕、以偏概全,「即便是這個風向,廢氣也是直接吹向與成都市區連成一片的溫江城區,仍是大成都;何況五一二大地震後,風向已經不僅如此了,地質活動可能對氣候有控制性影響。」 
 
  陳文輝在詳細閱讀、分析了政府公佈的專案環評簡本後,寫就三萬六千多字的《四川彭州石化項目的科學與社會問題和風險研究》,仔細指出了環評報告中的每一點漏洞與科學問題。在空氣污染這個問題上,他認為環評報告所使用的分析方法,事實上並不適用於成都盆地,「成都靜風頻率高,低空擴散條件較差」,並不符合「CALPUFF模式」所假設的「非定常、非穩態」氣象條件,所以計算結果是「出乎常理」的。 
 
  劣五類沱江再添重負    
 
  而在水污染方面,引起的擔憂更多。 
 
  彭州石化基地位元於沱江上游的平原區,基地規劃環評報告描述了整個工程的污染程度:「以當前國內排水先進水準估算,初估建成後每天排放廢水約十二萬噸,因此要求廢水排放的受納水體要有較大的稀釋和自淨能力。」 
 
  然而,接受彭州石化全部污水排放的,是四川省目前污染最嚴重的河流:沱江。 
 
  沱江是長江的重要支流,是沿岸十幾個城市的重要水源地,而如今,已經因為沿岸大大小小化工廠的污染,水質被列為「劣五類」的極限,生態幾近崩潰。 
 
  且不論國家《水法》和《水污染防治法》規定,水源地禁止建設任何工業企業——利益集團對法律法規的視若無睹,從今天中國的嚴重污染現狀就可看出。單是奄奄一息的沱江水,還能否具有自淨能力,去消化每天十幾萬噸的廢水?範曉對此表示不可想像:「沱江本身已經面臨嚴重的減排任務,彭州石化位於沱江上游的支流湔江流域,它的廢水排放,將使沱江的水污染狀況進一步加劇,甚至會污染相鄰幾個流域的地下水。」
 
  事實上,環評報告本身也承認:「納污水體均為沱江,沱江目前已無環境承載力。要全面落實《沱江水污染防治規劃》,沱江金堂段的環境承載力可得到滿足。」陳文輝說:「這說明專案上馬的先決條件是彭州石化專案和沱江污染治理專案必須同時進行,可是沱江尚未恢復環境承載力,石化專案已經在建設了。那?這個報告的結論就無效,因為先決條件根本不成立。」 
 
  然而對眾多持有疑慮、卻並沒有專業知識的成都市民,基地專家在《成都日報》作出的公開解釋完全回避了重點:「專案選址處於沱江水系,與成都所處的岷江水系分屬不同水系,因此不會對成都的水環境造成影響。」 
 
  在政府能源部門工作了十年,陳文輝深知他們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方法」,「就像這個環評報告的簡本,你去解讀它在技術背後的邏輯,本身就很有意思。它把重要的假設分散在整個內容文字中,儘量減少人們對各種假設的注意,把各種風險儘量遮掩起來,或乾脆答非所問」。 
 
  彭州石化可能帶來的空氣污染、水污染是四月至五月,成都線民熱烈討論的重點。更令他們擔心的是,以閒適生活著稱的成都,很可能會因為千萬噸的石化項目,以及隨之而來更龐大的各種下游產業,整個城市的性質都會扭轉,「宜居城市」變成「化工城」。 
   
  「原先彭州石化的專案規劃裡是有三期工程的,總投資七百億。第三期工程就是中下游產品生產專案。這一塊在有環評壓力時被砍掉了,但產能在那裡擺著,等乙烯和煉油項目完工,下游產業一定還會起來。」專家介紹說。 
 
  陳文輝曾在美國下海經商,最終仍然選擇回到成都。「就是留戀這裡的生活方式、文化」,他說:「成都要沒有這些了,還有什?可吸引人的。」 
 
  成都人的焦慮感隨著討論逐級提升,到五月四日,數百名市民上街「散步」,溫和抗議。 
 
  和二零零七年通過理性抗爭贏得中國環保史上少見的雙贏局面的門PX事件類似,部分成都市民也效仿門市民,發手機短信呼籲大家抵制,聯絡大家去「散步」。 
 
  一條廣泛傳播的短資訊是這樣寫的:「成都,我為你呼吸!我們有選擇的權利,我們有和平而理性的表述方式:五月四日下午十五時至十七時,九眼橋與望江樓之間散步。無標語,無口號,不集會,不示威。一邊呼吸成都的清淨空氣,一邊真誠地祈禱:不要失去她,不要成為遺憾的回憶。」 
 
  散步人數並不多,只有數百人,而且以本地文化人、知識份子為多。但小規模的事件仍受到成都警方強硬對待。五月十日,成都警方召開新聞發佈會稱,對無視國家有關法律法規的言行,特別是利用四川石化專案編造、散佈、炒作各種謠言的個別人予以處罰。其中,一人行政拘留十日;兩人行政拘留五日;兩人被處治安警告;另有涉及其他事務的異見者陳道軍因「借四川石化專案之名,製造各種謠言,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刑事拘留。 
 
  許多成都人都說,若不是地震到來,事情很可能還要鬧大。「當時抓人了,大家心裡都挺悲壯的,還準備繼續抗爭。」一個「五四散步」的參與者說。 
 
  這時,以映秀為震中,四川發生八點一級強震,艱難的抗震救災打斷了人們質疑彭州石化的聲音。而親見地震帶來的劇烈破壞,也在他們心裡增添了最重的一道疑慮。 
 
  「是的,地震。」作為綠色江河NGO的創始人之一,譚作人帶著志願者在災區一線來往無數次,親眼見到彭州、什邡等地化工廠洩漏的嚴重情況,「專案鄰區的什邡鎣華鎮的宏達、銀峰兩大化工企業不僅遭受重創,而且產生了嚴重的化學品洩漏,給周圍環境帶來嚴重危害與威脅」。這加劇了他對彭州石化的擔心。 
 
  地震發生後,根據四川省經委披露的資料,全省二百一十五家化工企業受到重創。五月二十三日,國家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公開表示,有關部門已派專家到現場考察,重新評估備受關注的彭州石化專案,「如果評估結果認為彭州廠址的地質條件在特大地震後發生了重大變化,我部將根據專業評估結果和其他相關資訊對彭州石化專案提出環保部門具體的要求」。 
 
  中石油總經理蔣潔敏隨後也表示:如果最終評估下來存在不可抗力,中石油將放棄這個項目。 
 
  隨後,根據媒體報導,來自中石油內部的專家小組對彭州石化項目進行覆核。 
 
  七月三十日,蔣潔敏在臨時股東大會透露,該公司位於四川境內在建的彭州煉油廠並未受到五月份當地七點九級地震的影響。 
 
  八月十日國家地震安全性評定委員會評審通過了地震安全性評價覆核報告書,認為在專案區域和近場區無活動斷裂帶,在適當提高地震動參數的情況下,可以開展專案建設。 
 
  這樣的結論,讓半年前就因彭州石化存在而焦慮的成都人更加難以接受。 
 
  譚作人在十月底上交給成都市人民政府、人大、政協的《公民意見書》中寫道:「成都彭州石化項目區附近是彭州—大邑—名山隱伏斷裂,具有六點零—六點五級強震的構造背景。因此,該專案選址,必須具有公正可信的專案區地震構造環境評價,工程場地地震條件評價,地震安全性評估。這些評估,不僅需要五一二龍門山大地震之前的可靠資料,更需要對五一二震後地質變化及環境容量進行重新勘測調查,並由中立機構論證評估。」 
 
  艾南山教授也對彭州石化繼續動工的決定連連歎氣:「環保部副部長潘岳曾經多次提到,災區重建時,地震帶上不宜規劃高危產業。彭州本身就是這次地震的二十個極重災區之一。爭取國家補助的時候,就是極重災區,要上項目又不叫了。」 
 
  在媒體眼睛都投向四川災民過冬問題時,彭州石化靜悄悄地重新開工,令持續關注它的專家和民間學者憂心忡忡。 
 
  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譚作人以一個普通公民的身份,再次發起「和平保城」行動。 
 
  他的做法,就是相當特別的「白色」號召。「你可以邀約白色傳遞鏈條的三位朋友上街去,每人只帶一張A4的白紙。當你看到滿街白面具、白帽子、白口罩、白胸花、白人鏈,一定也會激發你的創意。露白露出的,是你的愛鄉之情。」 
 
  「在成都市民的環境權利受到威脅,知情權、表達權受到選擇性宣傳導向的侵害,反對意見被壓制,散步被處置,至今仍然缺乏與專案業主和地方政府意見溝通平臺的情況下,讓我們拿出成都創意,創造成都模式,彰顯成都智慧。用全體示弱來代替集體示威, 用消極行為來主張積極權利。用白色表達來反對黑色操作,用有序漸進來學習民主程序。」 
 
  譚作人再三強調的是總原則:「既要表明態度,又要維護穩定。」 
 
  「維護穩定」這一個有中國特色的詞彙,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明白個中含義。 
 
  譚作人當然明白。「和平保城」行動書一發出,成都市公安局「國保處」和「維穩處」的人就找到他了。這是公安系統裡專管國家安全與穩定的機構,也是異議人士最常打交道的地方。 
 
  「他們第一次來了八個人,穿制服的。他們跟我說,這一次我們叫你譚先生,下一次就不一定了。」譚作人笑著說:「我很冷靜地跟他們溝通,告訴他們我的底線,我說我要用一個比寫文章更有力量的辦法,但也不是散步這樣的方式。他們也告訴我,他們的底線。結果下一次,他們來找我,就叫我譚老師了。」 
 
  溝通儘管順暢進行,但在這樣嚴密的壓力下,「和平保城」胎死腹中。幾乎每一個可能發聲的專家、學者,甚至只是非專業的知識份子,都接到過政府的「招呼」。「打招呼的方式很簡單,只要你有單位,通過單位領導,單獨找到你,跟你談話,通常就不敢說話了。」譚作人說。 
 
  門模式能否複製 
 
  二零零七年,門市民通過一輪接一輪的理性表達、和平聽證、與政府良性互動,最終迫使距離居民區僅三公里的海滄區PX化工專案遷址,被視作中國環保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很自然地,門模式也成為許多同樣面臨著家門口邊建污染廠的公民效仿的榜樣。
 
  自廈門之後,彭州石化項目、廣州南沙石化項目、青島大煉油專案、南京和台州PX項目也陸續遭遇到當地市民的異議。這看來是一個完美的互動模式,民間維護了權益,政府贏得了聲譽。然而在彭州石化項目上,看來難以複製。 
 
  一位不肯具名的社會運動研究者說,廈門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歸因於利益集團之間的互相衝突,「海滄區房地產開發商與海滄PX之間的矛盾,比民間呼聲,更足以迫使專案最終遷址。但在中石油和地方政府共同持股的彭州石化,我們看不到這樣內在衝突的力量」。 
 
  艾南山認為:「我們把廈門事件稱為雙贏。但政府未必這麼看,事實上,他們可能把廈門看作他們的失敗。他們會汲取教訓。」 
 
  成都作家冉雲飛的博客「匪話連篇」入選「德國之聲」最佳中文博客提名。在四、五月全城熱議彭州石化期間,他曾試圖在博客裡扮演網路推手的角色。但缺乏本地權威的化工專家發聲,讓他感覺無力。他曾在博客上發帖求助。還來不及進一步努力,他也受到了來自警方的壓力,博客無法繼續。 
 
  如今,他仍然在持續關注彭州石化事件。冉雲飛認為,「我們需要的就是知情權,你不光要告訴我們這個項目會帶來多少就業,會給四川帶來多少產能,也要告訴我們有哪些風險,最壞的結果是什??環評報告,需要根據最壞的結果來做。」 
   
  廈門PX公民環保運動所創造的公眾與政府良性互動模式,能否在成都市民保衛自己城市的公民環保運動中取得成功,將考驗中國政府維護公眾利益的決心。■ 
 
2010/9/16 

意見 :     分享     
Tags : 歷史證詞 | 四川地震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