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廣東連州人范舜輝,青年時代被以走私罪名判處重刑。出獄後正逢家鄉人民為地下河土地權益問題維權,他積極參與其中。今年他和廣州活躍人士多次參與廣州和外地的舉牌行動,下圖為他參與推動官員財產公開行動的照片。春節期間,他返回家鄉推動地下河土地維權被當局抓捕後悍然判處7年徒刑,案件尚在二審中,期待各界人士援助。(唐荆陵)

 
黃老邪Repost: || 唐荊陵MZ律師後: 這些人如此殘酷鎮壓維權民眾,是在上帝面前積攢憤怒|| 廣州李小玲: 今天上午,連州村長范水河被判2年6個月,范瞬輝范萬成均判7年,連州法院真是瘋狂到極了
廣州李小玲: 一場惡鬥再打:連州市東陂鎮大洞村長范水河,村民范舜輝、范萬成因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一案,5月28日開庭,對一個非重罪案,村長村民手銬加腳鐐,因律師強烈反對而休庭!20日再次開庭,是否手銬加腳鐐?劉志軍等高官不帶刑具審理,而百姓卻用重刑!為村長村民呐喊!維權無罪!
19 Jun. 23:28 

 


三位農民維權領袖案連州法院庭審紀實

隋牧青
2013-06-06
范舜輝、范萬成、范水河】三位農民維權領袖被控以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該案的辯護律師隋牧青詳述了法庭在審理該案中的違法違規行為。
 
連州案第一次開庭紀實——律師團的抗爭
 
接連州市法院通知,范舜輝、范萬成、范水河涉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一案,5月28日早九點半開庭。作為其三人辯護律師,劉正清、劉浩(范舜輝辯護人)、聞宇、葛永喜(范萬成辯護人)、龐錕、隋牧青(范水河辯護人)共六位律師將出庭為之辯護,還有後援律師陳科雲也同赴連州(另一位後援律師吳魁明因事無暇分身)。連州地屬清遠,距廣州需三、四個小時的車程,我們6位律師(龐錕律師自行乘車從深圳出發)與知名網友江湖秀才等三位網友開兩部車,於27日上午開赴連州。
 
七位律師在連州匯合後,當天進行了案情研討,一致認為:此案系權貴勢力構陷三位元當事人所致,目的在於通過打擊農民維權帶頭人,震懾大洞村民,以達致順利侵吞大洞村民合法權益的目的,律師團應進行無罪辯護。
 
第二天早上9時許,部分大洞村民聞訊趕來旁聽。6位律師進入法庭後,發現這是一個可容納近百人旁聽的大法庭,但辯護席卻只有三套桌椅,便要求法庭再增加三套桌椅。起初法庭推託,我找到一位法官交涉,旁邊卻上來一位法警蠻橫地插話說無法安排,我聞言不悅,訓斥他多嘴,告訴他這裡輪不到法警發話。我欠周詳的率性之言就此得罪了這位法警。
 
經一番交涉,法庭為我們增加了三套桌椅。
 
這時我發現三位當事人范舜輝、范萬成、范水河出現在法庭旁的邊羈押室,均身穿囚服,枷戴手銬、腳鐐。我和龐錕律師的委託人范水河已年近七旬,因曾遭酷刑,瘦小、佝僂的身軀枷戴著手銬、腳鐐顯得格外刺眼。根據無罪推定原則和最高法院的相關規定,嫌疑人上庭受審不應枷戴戒具,何況此三人被控罪名均為輕罪,從現實防範角度出發也無需枷戴戒具。不但身穿囚服,還加戴手銬、腳鐐於輕罪嫌疑人,明顯有懲罰示眾的違法之嫌,尤其對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也施以如此戒具,不但違法,更是人倫盡喪,令人憤慨!
 
雖然我國法治不彰,但在我印象中,即使如殺人重罪嫌疑人,紮腳鐐上庭的現象也極其罕見。薄谷開來和王立軍作為殺人、叛國等重罪嫌疑人,上庭受審時均無需穿囚服、戴戒具,難道法律在公侯、庶民之間就不能平等適用嗎?
 
我們立即向一位法官指出,當事人在法庭宣佈罪名成立之前只是嫌疑人,不是罪犯,不應枷戴戒具。該法官卻回答說要按照法警的規定來辦。“法庭上,法官最大,法警應聽從法官指揮,法官怎麼會遵從法警的規定?”面對我們的質問,該法官不置可否。
 
初次交涉無果,律師團準備等開庭再正式提出要求。私下裡,律師團還是樂觀地認為,法院會接受我們的要求,因為無論是根據法律、現實還是文明潮流,我們的要求都是合理、適宜的。
 
連州法院的開庭儀式頗有講究,書記員要求律師先從法庭退出,然後宣佈律師入庭,再宣佈全體起立,合議庭三位法官入庭後宣佈落坐,然後帶三位當事人入庭。開庭不久,劉浩律師率先發言要求審判長下令解除當事人的手銬、腳鐐,沒想到審判長與先前那位法官是一樣的回答:要遵守法警的規定,不能解除戒具。瞬間沉默之後,又有律師大聲要求審判長回避本案審理,同時質問審判長:你是法官還是法盲?法庭頓時出現小小騷動。審判長可能沒想到律師們敢於如此與之抗爭,愣怔了一下,宣佈暫時休庭。
 
休庭僅幾分鐘,審判長率兩位法官返回法庭。我們以為他會宣佈駁回律師的申請,因為這是目前多數法院的慣常做法。沒想到審判長宣佈:按照上級領導指示,中止庭審,下次開庭時間另行通知。不依法宣佈本院院長是否接納審判長回避的申請及理由,卻根據所謂上級領導指示宣佈中止庭審,那麼這個上級領導是指院長還是行政當局首長呢?審判長不回答任何質問,逕自率審判員走出法庭。我們明白,中止庭審是報復、懲罰律師團,增大我們的時間和費用成本。不過對此我們早有心理準備,這種與地方當局直接衝突的案件必定一波三折,除非律師在法盲官面前唯唯諾諾、低眉順眼。任何一位律師都不願增大辦案的時間和費用成本,但是,法官們怎會讓我們如意嗎?
 
合議庭法官退庭後,我們6位出庭律師收拾案卷電腦間隙,一個便裝紅衣男子手持攝像機在遠處對著我們拍錄,我發現後馬上要求法警制止,法警置之不理。而葛永喜律師把我們身後風扇挪動一下,便馬上招來那位曾被我訓斥過的法警的呵斥,命令他不許動風扇,很明顯是在找茬挑釁。我斥責他幾句,他竟然幾番躍躍欲試想向我撲來,嘴裡還不停的大聲嚷嚷:法警怎麼了?律師算什麼東西,法警就不能教訓你?
 
這位法警曾被我訓斥,肯定一直心裡搓火,之前已經時時尋機挑釁了。我內心略微感慨:這樣一個粗鄙之人,只因身穿警服,不知平日在連州這個小地方該有多麼威風!今天被一個在他眼裡沒什麼社會地位的律師訓斥,那顆蒙昧的脆弱心靈如何能夠承受?如果不尋機報復,也許他會抑鬱成疾的。
 
一番爭吵後,一位法警(估計是法警負責人)出面打圓場,結束了爭吵。走出法庭,我們7位律師準備在法庭前合影留念,那位打圓場的法警跑出來干涉,不許我們拍照。我們又走出法院大門,準備在“連州市人民法院”牌匾前合影,再次遭到干預。圍觀眾人笑嚷道:人民法院,不許人民拍照。這位法警請我們理解:上頭有命,他必須執行。雖然對方要求無理,但我們無意為拍照留念這種小事再起衝突,耗費精力、時間,於是拍照作罷,啟程返穗。
 
一個號稱“人民民主”的國家,人民卻毫無地位;標語、檔中“人民”字樣頻頻出現,現實中卻只有長官意志,這是多麼大的諷刺啊!一個法紀蕩然、唯余長官意志的地方,會出現公正的司法判決嗎?
 
此次連州之行,再次領教了某些公權機構之顢頇、蠻橫。當地已拍錄了我們律師團,是否在做威脅、報復律師團的準備?最近,據知情人私下透露,作為農民維權代表,我們的三位當事人之所以受到權貴勢力處心積慮的迫害,且其能量之大可以從清遠一直延伸到廣州,是因為本案背後牽涉數位高官的巨大個人利益。下次連州之行,等待律師團的或將是嚴峻的考驗!
 
隋牧青律師2013/6/6于廣州
郵箱:suimuqing1@gmail.com
電話:13711124956
http://www.hrichina.org/cn/content/6813
 

隋牧青律師:連州會見被逮捕村長范水河行紀

授權“維權網”發佈
 
2013年3月9日
 
昨天(2013年3月8日)早上9時許,我和吳魁明律師、劉正清律師、聞宇律師及坐在輪椅上的著名維權人士肖青山一行五人,從廣州驅車奔赴連州,去會見因土地維權而被連州當局以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逮捕、刑拘的農民范水河(大洞村村長,逮捕)、范舜輝(村民代表,逮捕)、范萬成(村民代表,刑拘)。
 
此前一天,我在新浪微博上發佈消息,宣佈在接受其家屬委託後,我們已正式成立連州案件刑辯律師團,由隋牧青、吳魁明、劉正清、聞宇、藺其磊、梁小軍六位律師組成(其中前四位是廣州律師,後兩位是北京律師),法律後援團在組建中。
 
當日,歷時三個半小時、車行兩百餘公里,我們來到連州時已是午餐時間。找了一家餐館落座,等候前來接應我們的大洞村民范業平。在確認範很快就會到達餐館後,稍過片刻,我們又再次撥打範業平手機,卻發現對方已關機,我們反復再撥,直到我們離開餐館,還是無法取得聯繫,至此,我們判斷范業平已被當地黑惡勢力控制。據肖青山介紹,如今大洞村民已被當局嚴加看管,離村者很容易被抓,然後被迫簽訂一份不得上訪的保證書,頗有些臨沂東師古村的意思。所以范業平的突然失蹤看似意外,實在情理之中。為了扼殺可能的維權新萌芽,當地黑惡勢力看來是不擇手段的。
 
由熟悉連州的肖青山帶路,我們順利到達連州看守所辦理了會見手續,分別由我會見范水河,劉正清會見范舜輝,聞宇會見范萬成,吳魁明律師和肖青山留在所外等候。
 
很快,一位腰彎背駝的老人蹣跚走進會見室,他就是我的當事人,已68歲的范水河。簡單自我介紹後,范水河講述了被捕經過及案件背景,我做了筆錄。老人完全否認控罪,稱自己和範瞬輝、范萬成是在大年正月初三赴京上訪的路上被抓,同范舜輝、范萬成一樣,既沒參與村民去年10月2日和10月3日的堵路,更沒煽動、組織村民堵路,甚至因為勸阻村民堵路被個別村民辱駡。連州當局是為了非法侵佔大洞村617畝土地(已被廣東省政府確認為非法征地)及侵吞大洞村民應得的旅遊收益部分、阻止村民上訪揭黑,而一手炮製了這起冤案。
 
我詢問老人審訊經歷和在看守所的狀況,老人告訴我,剛進來就被施以酷刑——腳上戴著用於死囚的沉重鐐銬,嚴冬裡被銬在冰冷的鐵椅子上三天三夜,無法睡覺。以致如今過了二十幾天,雖經家人送藥治療,仍行走困難,無法挺直腰身。
 
會見結束後,與劉正清律師、聞宇律師交談,兩位律師提到范瞬輝、范萬成均遭受了同樣酷刑,其中聞宇律師的委託人范萬成還不時被潑冷水!
 
三位農民被分別關押、會見,卻不約而同講述了幾乎同樣的酷刑遭遇,焉能不信?這不僅構成犯罪行徑,而且,對一個年近古稀之人施以如此酷刑,人性、良知蕩然無存,天理難容!
 
在看守所門口,坐輪椅的肖青山拉出“司法迫害訪民有罪”橫幅,向路人做了展示。隨後我們來到大洞村,在詢問、記錄了一些必要情況後不久,遭到尾隨而至的當地鎮政府一眾小吏的騷擾,他們公然宣稱律師造謠惑眾。見暮色將臨,我們已達到進村目的,於是辭別村民,驅車返回廣州,我踏進家門時已近夜間十一點鐘。
 
連州之行,再次感受底層民眾尤其是農民維權之多艱,感歎某些官商黑惡集團掠奪農民土地權益之猖獗,已懶得掩飾!但,法律,不僅現在的法律,而且將來的法律,會給他們應有的交代。
 
隋牧青律師電話:13711124956,郵箱:suimuqing1@gmail.com
http://www.weiquanwang.org/?p=33474

廣東維權村長遭刑訊逼供 當局阻律師調查
【大紀元2013年03月12日訊】
(自由亞洲)廣東省連州市東陂鎮村民去年曾因土地糾紛堵路抗議,維權村長范水河等共三位村民在中共「兩會」前突遭刑事拘留。上週五律師前往看守所會見范水河時,得知被捕村民遭到刑訊逼供,有的被反銬在鐵椅子上三天三夜。此外,東陂鎮政府派人阻止律師進村查案。
 
本台曾報導連州市東陂鎮大洞村村民因土地糾紛,去年10月2日堵塞通往風景區大口巖溶洞的道路,抗議當局未經村民大會同意,私賣土地開放地下河風景區,當地出動兩百多名防暴公安,抓走15位村民,打傷四人。維權村長範長河,村民范舜輝等人先後被拘留約一個月獲釋。時隔數月,獲釋的維權村民在兩會前,再次被拘,罪名仍是擾亂交通秩序,不同的是,拘留轉為逮捕。該村一位李姓村民告訴本台:「上個月的12號抓的,以逮捕的形式把村長和村民代表兩個抓走,前幾天律師去會見的時候知道,在裡邊他們被打了,刑訊逼供,范水河都戴著手鐐腳鐐,銬在凳子上三天三夜,他本身是有病的,也68歲了,身體也不好,沒怎麼打他。但是一個叫範舜徽的也是戴著手鐐腳鐐四天三夜,把他打得最後送到看守所的時候差點暈倒了」。
維權村長範長河的妻子對記者說,當時來了約十名公安抓人:「有十個八個,(抓了)三個,有范舜輝,有個范水河,還有個範。。。」。
記者:聽說他在裡面被銬起來?
回答:對,是啊。
記者:他現在身體狀況如何?
回答:身體不好,他腰痛、眼睛痛。他說他攔路。
反銬鐵凳三晝夜不給吃喝
被關在連州市看守所的範長河、范萬成及范舜輝,都曾接受過本台採訪,范舜輝去年10月24日在廣州一位親戚家時,被連州警方追到廣州抓走,拘留28天。李女士說,這次公安抓他,可能會被判刑:「抓他去的時候還給他戴著頭套,是刑偵大隊的一個詹隊長帶著便衣去抓他的,抓到刑偵大隊的提審室,用鐵籠罩住他,反銬在鐵凳子上,說他是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范舜輝說沒有,他(公安)說,你有。就不給他吃、不給他喝,又說是他自己不吃不喝」。
村民介紹,大口巖溶洞內的「地下河」是村民們八十年初開發的旅遊景點,卻被市政府據為己有,並將經營權出售給一家旅遊公司,還以欺騙方式,強行徵用村民的土地。本台記者曾就此致電被指偽造證據的連州市國土局法律股股長王國政詢問。對方回應說市政府有專門小組在負責,拒絕披露相關資訊。
李女士說,三位村民聘請了由六位律師組成的律師團,范舜輝聘請的律師上週五見到當事人:「一個是范水河、一個是范舜輝、一個是范萬成,抓范萬成甚麼手續都沒有。星期五(3月)8號,是一個叫劉正清的律師去的,他是范舜輝的代理律師,那天去了四個律師」。
廣州律師劉正清告訴記者,上週在看守所見到范舜輝:「上週五,他說他被四天三夜綁在鐵凳子上,他就說他沒有參與(堵路),他當時在北京,不在當地,具體案情因為畢竟我們律師團的規矩,案子還沒有了結(結案),我們知道的不太多」。
記者:他們被抓的是不是一共三人?
回答:抓了三個人,我們律師團準備組織六個律師,四個廣州的,兩個北京的。
對於公安去年已將他們釋放,為何再次抓捕並打算檢控,劉律師說:「以前是以非法擾亂交通秩序罪名義抓他的,根據法律規定後來取保候審,如果再次抓進去,從法律角度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他肯定是帶有報復性,如果范舜輝按照他們的要求做,他們可能不會抓他了,這點他們也是打法律擦邊球。還在公安偵查階段」。
鎮政府派人阻律師進村查案
村民李女士說,上週五,一位叫范葉平的村民,準備接律師團進村,被公安扣留,直到律師離去:「8號晚上七點多才把他放出來,不讓他去見律師,律師見完他們(當事人)想到村裡來瞭解情況,鎮政府就派了十幾個人不給他們律師去瞭解情況」。
http://www.epochtimes.com/b5/13/3/12/n3820487.htm
 

關注廣東連州維權勇士范舜輝

http://hankengt.blogspot.hk/2013/04/blog-post.html

廣東連州大洞村維權農民代表范舜輝,是一個屢被警方“關照”的公民,他瘦弱的身體蘊藏著驚人的正能量。在南周現場聲援的幾天,一直照顧著行動不變的肖青山,1月10號,被國寶驅趕,離開廣州。在2月12日(大年初三),被員警黑布蒙住他們的眼睛帶走,第二天家屬收到通知說已經被逮捕。3月7號,律師在廣東連州看守所見到他們,得知他們腳上戴著沉重的腳鐐,嚴冬裡被銬在冰冷的鐵椅子上三天三夜,無法睡覺,還不時被潑冷水。如今已經過了快一個月,他目前的狀況,無人知道。請大家關注!
 

意見 :     分享     
Tags : 天安門母親 | 丁子霖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