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魏忠平,男,1963年2月11日出生,現年50歲,湖北省孝感市人,系新餘市新鋼集團公司新華金屬製品有限責任公司現職員工。住新余市渝水區。
2009年,因勞動爭議官司與劉萍相識,並代理劉萍起訴新餘市勞動監察部門行政違法,與李學梅等其他職工共同推動廢除了新鋼集團違法的退養制度。
2013年4月28日,魏忠平李思華因涉嫌與劉萍等一起在劉萍家樓下舉牌要求釋放“丁家喜”等因主張官員財產公開而被抓的公民,被新餘警方以涉嫌山巔罪立案,並被檢方以非法集會罪批捕。
 

江西新余魏忠平
http://t.vmeti.com/index.php?m=ta&id=72391381
 

劉金濱:如果魏忠平們有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5b66da0101jux1.html
 
 
 
劉萍魏忠平李思華,均住江西新余, 龐琨律師稱其為“新餘三傑”,王成律師稱其為“財產公示五君子”(另兩人為鄒桂芹、李學梅)。
 
2006年,劉萍魏忠平主動作為獨立參選人參與過人大代表選舉。
 
2011年,三人均在各自選區作為獨立參選人參加了人大代表選舉,因他們在當地多次幫助本廠職工或弱勢群體維權,有一定的影響,他們的參選,獲得許多人簽名支持。
 
劉萍,女, 1964年12月2日出生,現年49歲,江蘇省常州市人,系新餘市新鋼集團公司材料部退養員工。住新余市渝水區。
 
2009年,劉萍曾擺地攤賣東西,因其弟弟擺攤被打上訪過。
 
2010年,劉萍因公司退養制度問題向新餘市勞動監察部門舉報新鋼集團公司違法,勞動監察部門不受理,進而到法院起訴,法院不受理,到北京上訪,被拘留,之後,新鋼集團退養制度進行了改革,工人們認為是劉萍的行為推動廢除了新鋼集團退養制度,幫到了他們。之後,許多有勞動爭議糾紛的工人會來找劉萍尋求維權。
2013年4月28日,劉萍因在自家樓下與他人一起舉牌要求釋放“丁家喜”等因主張官員財產公開而被抓的公民,被新餘警方以涉嫌山巔罪立案,並被檢方以非法集會罪批捕。
 
魏忠平,男,1963年2月11日出生,現年50歲,湖北省孝感市人,系新餘市新鋼集團公司新華金屬製品有限責任公司現職員工。住新余市渝水區。
 
2009年,因勞動爭議官司與劉萍相識,並代理劉萍起訴新餘市勞動監察部門行政違法,與李學梅等其他職工共同推動廢除了新鋼集團違法的退養制度。
 
魏忠平曾就新鋼集團公司帶薪休假制度的違法性向新餘市勞動監察部門舉報,得到落實;
 
魏忠平曾就新鋼集團新華公司的婚假產假制度到新鋼集團上訪和新余市計生部門舉報,得到落實。
 
魏忠平曾就加班工資制度的不合理性與單位溝通,後該制度修改。
 
魏忠平曾就新鋼公園北村修路的事情,因其施工方案的不合理性到新餘市信訪局信訪,後得到落實。
 
魏忠平曾就仙女湖釣魚票價上漲的事情與他人一起上訪 ,後市政府組織聽證,票價降低。
 
魏忠平多次進行信訪維權,故有附近的居民經常叫他一起去信訪。魏認為這是他們的共同利益,而且大家信任他,他就積極地去了。
 
魏忠平說,我懂法律,敢站出來說話,好多人利益受損,不敢做聲,我覺得利益受損就要站出來,就要敢於維護。所以我願意帶頭,代表大家說話,我願意拿自己的身份證登記,做代表,我願意做主心骨,做發言人,願意為他們說話,與政府談。
 
魏忠平說:我覺得我在追求法律賦予我的尊嚴,我可以摸著良心說我在為我們工人說話,為弱勢群體在說話,我覺得我做得都是維護公平正義的事情,我的圈子裡的人都是在維護法律的。
 
就2011年參加人大代表選舉問題,魏忠平在回答參選原因時說:我認為人大代表有參政議政的權利,有罷免不作為官員的權利,在工廠可以參與分配制度的制定和監督。魏忠平說,競選的目的是為了宣傳,讓更多的選民能夠瞭解憲法,選舉法賦予我們的權利。
 
魏忠平認為,國家現在的狀態是公權力掌握在少數人手裡,現在的制度沒有按照我國憲法實施,不贊成現在的執政方式。從其切身體驗講起,其訴訟不被受理,自己被人打傷了(2012年被打斷三根肋骨)報警沒有人管,政府機關少數人說了算,不是依照法律來執政,不公開,不透明,不作為,不民主,使得其不信任政府。
 
魏忠平說,其目標就是要實現依法治國,就是要實現憲政治國,讓中國更民主法治。
魏忠平從看守所寄給律師的信中寫道:我雖然暫時失去了自由,不能與朋友和家人在一起,但是我不後悔,因為我心中有理想和信念。還有那麼多朋友在支持我。
 
 
李思華,男,1957年5月13日出生,現年56歲,江西省新餘市人,住新余市渝水區。原系黨校教師。2002年,其前妻公司收購新餘新亞新商城,後因虛報註冊資本罪、虛假出資罪、行賄罪於2003年6月10日被渝水區法院判刑8年。其認為系被構陷。2013年3月底剛剛刑滿釋放。
 
2013年4月28日,魏忠平李思華因涉嫌與劉萍等一起在劉萍家樓下舉牌要求釋放“丁家喜”等因主張官員財產公開而被抓的公民,被新餘警方以涉嫌山巔罪立案,並被檢方以非法集會罪批捕。
 
 
縱觀魏忠平們的所作所為,其依照《勞動法》、《行政訴訟法》、《信訪條例》、《憲法》、《選舉法》的規定維護自己的權利,維護公眾基本利益,是在履行和落實憲法和法律賦予其的基本權利,不但沒有超越法律規定,還促進了廣大職工權利依法得到改善,糾正了違法行為,他們為憲法和法律的正確實施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他們不是權錢社會的奴才,他們是真正的,站直了的人。相反,那些唯權、唯上、唯錢者,依靠納稅人的錢生活的公務人員,對社會進步的貢獻卻與之無法相比。在魏忠平們面前,他們應感到羞愧,而不應認為自己佔有法律和道德的高地而可以視他們為囚犯。
 
魏忠平們,這些努力用自己微薄之力推動國家和社會進步的,敢於擔當的人卻被當作罪犯抓捕了,我們只能痛心和遺憾這個社會掌控國家機器的一些個體正在急劇地墮落。
 
但更可怕的是,他們不知道他們正在扼殺的力量,正是這個國家和社會的良心,也是在為他們的家人和後代能安全地、有尊嚴地生存而戰鬥的人。相反,他們可能還在為自己能夠對這些人施以制裁獲得獎賞而努力和竊喜。
 
不知道他們還能否醒來,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能夠醒來。希望這個轉變不會太久。
 
魏忠平們依據憲法第41條之規定,批評政府部門的不作為,不民主,不透明,要求釋放“丁家喜”們,是為了監督和促進政府改進工作,更好地履行為人民服務的職責,促進依法行政,促進依法治國。政府應善意地理解他們的立場和表達,並檢討自身的政策和工作,而不應對此予以壓制。
 
懷疑和辯論才能推動社會進步,如果社會只有一種聲音,一個尺規,那麼這個社會就愚昧不前。如果政府聽不得不同聲音,聽不得批評,政府就會越來越遠離民眾,貫徹群眾路線就是假話。
 
如果一邊說要聽得進尖銳的批評,一邊卻收拾那些說真話批評他們和試圖批評他們的人,這與當年聲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反過來卻“引蛇出洞 ”,對敢於直言的人進行迫害打擊又有何不同呢?如果地方當局一定要打擊魏忠平們,那無疑是在與習近平主席“要容得下尖銳批評”的主張唱反調。
 
 
他們共同舉牌表達對北京警方抓捕要求財產公開人士的不滿,並要求釋放他們,這是憲法第35條賦予的言論自由表達權。因為他們集體舉牌表達意見和不滿而抓捕他們,反憲法,反人道,反社會,反歷史潮流。
 
從檢方文革般文風的起訴書可以看出,他們的思維,顯得陳舊和離奇,與時代格格不入,與世界潮流格格不入。所以,這是一場困難的交流。
 
 “劉萍由上訪專業戶變成獨立競選人,這是一個偉大的進步。這個意義,只有當年小崗村分田可以媲美。那個是爭經濟權利,這個是爭政治權力。不知道當世有沒有鄧小平,出來肯定並支持劉萍的這一舉動,這或許會引起改革開放後三十年的更大輝煌,而這個輝煌,可以幫助中國永遠走出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歷史怪圈”。( 張之儉新浪微博 )
 
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今年在江西新余給官員們講課時曾經說:劉萍是你們逼出來的英雄。
 
劉萍魏忠平們的行為昭示著公民權利意識在覺醒,並且開始主動以有效的符合法律的方式維權,這是巨大的進步。
 
這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而是一件對時代有影響的案件,所以,尊敬的檢察官們,希望你們尊重事實,尊重歷史,尊重那些試圖用自己的力量一點一點推動國家和社會進步的人們,尊重憲法和法律,從歷史的角度來審視本案,或許,才能找到處理本案的最好方式。
 
    
如果檢方不糾正錯誤繼續將其入罪起訴,將可能犯下歷史性錯誤,被永久地釘在恥辱柱上。
 
再次聲明:魏忠平們的行為沒有任何違法之處,不符合非法集會罪的犯罪構成。
 
如果魏忠平們有罪,他們的罪名也應該是 “維護憲法罪”。
 
如果他們有罪,那些對他們施以制裁的人都涉嫌破壞憲法和法律實施罪,反人類罪,反社會罪。
 
劉金濱 
2013年7月28日
 
 
 
 

 

意見 :     分享     
Tags : 六四良心 | 人道援救 | 良心犯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