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一位母親 『天安門母親』 丁子霖 

 
二十年前的6月3日,『天安門母親』 丁子霖痛失愛兒。這位『天安門母親』如何在傷痛中走過這二十年的時光?如何與其他難屬­互相扶持?如何協助遺孤上學、年老難屬生活補助?如何堅持向中共提出『真相、賠償、問­責』的訴求?
 
丁子霖接受訪問,細訴她二十年來的經歷和感受。
 
丁子霖(1936年12月20日-),生於上海,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1],­天安門母親運動組織發起人。其丈夫蔣培坤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二伯父為丁文江。
 
丁子霖1947年考進景海女子師範大學附屬中學,1956年考進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1995年丁子霖60岁前退休,現居北京。
 
1989年春北京发生以悼念胡耀邦、反官倒反腐败为主要诉求的游行,进而发展为绝食抗­议运动。一部分学生留滞天安门广场。5月19日,为控制局势,中国政府颁布戒严令。6­月3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决定要强行清场,部队在向天安门广场进军的过程中,遭到抗议­人民的阻挠.军队开枪射击以强行推进,遂造成流血事件,后称六四事件。丁子霖表示她1­7歲未成年兒子蔣捷連跳窗離家經木樨地去天安門廣場,在復外大街29樓前長花壇後被子­弹击中丧生。丁子霖极其悲痛,聯合其他死難者的家長,要求政府还其公道,并搜集到一个­经过核实的六四死難者名單。[2]中国政府则认定她为美国反华组织工作,并接受非法资­助,因此对她进行了严密监控。
 
2004年3月28日丁子霖、张先玲(失去了19岁的儿子)和黄金平(失去了30岁的­丈夫)被拘捕[3]。当局最初否认此事,但之后表示她们「参与了外国势力支持的非法活­动」。她们在那星期末获释放,但直到天安门事件15周年前夕都受到严密监视。她们的支­持者称她们遭到了软禁。她们的电话被监听,还被要求不得与其他活跃分子、外地传媒和人­权组织通话。
 
2006年11月7日,美国《時代》雜誌亞洲版選出「60年來的60名亞洲英雄」丁子­霖榜上有列,對她的頒獎詞為「一位心碎的母亲为揭露天安门屠杀的真相而战斗」。[4]
 
2009年4月六四20周年前夕,丁子霖在北京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誰也不想顛覆共­產黨的政權,但是這個問題要解決。在他們不認錯的情況下,我絕對不寬恕他們。」[5]
 
她與被指為六四幕後黑手之一的鮑彤在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表示:「到現在為止,國際社會仍­然對中國政府採取姑息政策。他們對這次暴行寬大仁慈。」鮑彤則補充說國際社會不願意冒­犯中國。[6]
 

意見 :     分享     
Tags : 天安門母親 | 六四亡靈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