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6月9日上午十時,原《中國安全生產報社》山東記者站記者、副主任、原《法制早報》山東發行部主任齊崇懷被控敲詐勒索罪、職務侵佔罪案,在山東省滕州市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原定開庭時間是九時,後拖到十時才開庭,法官稱從監獄提罪犯手續很麻煩。

之所以稱齊崇懷是新聞界“李莊”,是因為他如律師界被判罪的李莊一樣,在原罪刑期即將期滿之時,又遭到了漏罪的指控。

2007年6月下旬,公安機關以齊崇懷、賀彥傑涉嫌招搖撞騙罪被刑事拘留,檢察院以他們犯敲詐勒索罪和詐騙罪起訴,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齊崇懷有期徒刑四年,賀彥傑有期徒刑二年,詐騙罪沒有被認定。

齊崇懷的四年刑期,在今年6月25日期滿。讓他沒想到的是,今年3月26日又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遭到敲詐勒索罪和職務侵佔罪指控。

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以前指控過但沒被認定的“敲詐勒索”行為,司法機關僅是找了幾個新證人,再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以職務侵佔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兩罪刑期與原案四年有期徒刑,實行數罪並罰,總和刑期十三年,合併執行十二年。

齊崇懷原刑期快滿四年了,依照法律規定應當減去。按此方法來計算,如二審維持原判,他還得在監獄裡呆八年時間。

這次的起訴,除了重複指控外,還有一個很大問題是,從案卷證據材料中,找不到“被害人”,即被敲詐勒索人出具的證明材料。按起訴書指控,齊崇懷敲詐勒索了被採訪單位。可這些單位竟然不敢出具證明材料,只是由單位工作人員出了人證。但這些人是屬於證人,而不是本案的被害人。

按照《刑法》規定,敲詐勒索犯罪一定有“被害人”。這個“被害人”,要麼是自然人,要麼是單位。

這次司法機關的判決,如果實體沒有問題的話,仍然涉嫌對齊崇懷進行“報復性”執法。為什麼這樣說?因為這次指控的三起敲詐勒索犯罪行為,原案(2007年敲詐勒索案)被告人賀彥傑全部參與了,中央級黨報某記者也參與其中一起。這有公安機關訊問筆錄為證,在原案中賀彥傑也全部承認。

在原案中賀彥傑被判了二年有期徒刑,為何這次就不追究他的漏罪了?中央級黨報某記者,在原案中沒有被追究,這次起訴仍然放過了他,難道這不是選擇性執法嗎?但是,賀彥傑只是一個普通公民,不再追究他的漏罪,與他和馬士平事件無牽連有關。

之所以抓住齊崇懷的“漏罪”不放,有人認為,這可能與他支持馬士平有關。2007年時,馬士平曝光滕州市政府豪華辦公大樓後被抓,為了救這個“線人”,他在網路上發了不少帖子。

案件從上午十時開始,到下午二時二十分,已走完庭審程式。我以為,法官宣佈休庭時,會說擇日作出宣判。但審判長只宣佈,休庭一個小時,下午三時二十分繼續開庭。此時,我已預感到再開庭就是作宣判。果真,恢復庭審後,立即作了宣判。休庭僅一個小時,還要去吃中飯,看來結果是早就搞好了,庭審無非是走一個過場。聽到判決結果,齊崇懷氣得一句話也沒說。

齊崇懷妻子焦霞沒有隨我們進法庭聽宣判,有記者走出法庭後,把判決結果告訴了。我出來見到她時,她在嚎啕大哭。突然,她橫突大街跑到對面,攔著一輛計程車就走了。

過了五分鐘,我收到她發來短信“謝謝您的幫助,下輩子我在(再)回報您,願好人平安吧!”。看到短信,我擔心她會去尋短見,趕緊打她的電話,但沒有人接聽。過了十五分鐘,記者打通了她電話,接電話的是一個陌生人,他說這個女人要跳河自殺,已經被攔下了。我們問她在哪裡,陌生人說現在一個商場附近。我們趕緊打車去找,因記者沒聽清楚具體位置,計程車轉了幾圈沒有找到,我們只好不停地給她發短信和打電話。後來,終於聯繫上了她,她說被人送到了信訪局。

我們打車到了信訪局,看見焦霞還在哭泣。信訪局官員出面接待了她。官員告訴我們,保安發現焦霞要跳河攔下了她,就把她送到了信訪局,不然會出大事的。官員勸她,隨我們回去,並表示會向有關部門反映。

刑事案件很少會當庭宣判的,但齊崇懷“漏罪”案成了例外,不僅這次是當庭宣判,07年案件也是當庭宣判。齊崇懷的“漏罪”案遭重判,我是沒有預料到的。

但我知道,滕州市出過一些離奇案。如六旬老太太潘月美“敲詐勒索”滕州市人民法院案件。潘老太太因不服滕州市人民法院作出的案件判決,一直在上訪申訴要求改判。後滕州市人民法院向公安機關報了敲詐勒索和詐騙案,案件經過公安機關的刑事偵查和檢察院的審查起訴階段後,竟然起訴到了滕州市人民法院來審理。案件已經定好了開庭時間,我寫了博客文章質疑管轄權問題。在引起媒體關注後,案件才移送給台兒莊法院管轄。否則,滕州市人民法院就要創造出司法史上的一個奇跡,即由“被受害人”來審判被告人。

昨天參加旁聽人員有二十多人,絕大多數是公檢法人員。齊崇懷妻子焦霞,參加了法院旁聽。她在旁聽席上質問了公訴方,審判長予以制止,後被幾個法警強行拉出法庭。

昨天庭審現場,有兩架攝像機,不知是當地媒體,還是法院內部攝像?

憑我的感覺,出庭支持公訴的三個年輕人,專業水準還是不錯的。我也感覺到了他們的無奈。這是當地一起敏感案件,他們也只能聽命而行了。司法不獨立,司法難公正。

http://liu6465.fyfz.cn/art/1000815.htm

意見 :     分享     
Tags : 劉曉原 | 焦霞 | 反腐記者 | 敲詐勒索和職務侵佔罪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