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高瑜:陳希同與八九民運的對視(上)

【阿波羅新聞網2012-06-04訊】作者:高瑜

內容摘要:六四北京市長陳希同是雙料人物,既是鎮壓八九學生運動的高官,又是高層權鬥的犧牲品,他為自己兩段歷史辯誣,究竟能夠呈現出多少歷史真相呢?

北京觀察

六四北京市長陳希同是雙料人物,既是鎮壓八九學生運動的高官,又是高層權鬥的犧牲品,他為自己兩段歷史辯誣,究竟能夠呈現出多少歷史真相呢?

(德國之聲中文網)血腥的紀念日越來越近,今年發生兩件大事。一是“天安門母親”群體73歲的成員軋偉林,22歲的小兒子軋愛國,1989年6月3日晚10點至11點,在公主墳一帶被戒嚴部隊射中頭部,慘死在301醫院。軋偉林為死難者奔走呼號23年,終感疲憊和絕望,留有“以死抗爭”的遺書,於5月25日自縊身亡。“天安門母親”群體第一次這樣失去一位成員;二是八九年的北京市長,現在淪為中共“階下囚”的陳希同,28日出版了對他的訪談錄《陳希同親述--眾口鑠金難鑠真》(以下簡稱《親述》),他為撇清六四責任進行了自辯。

如此強烈的對比和反差,23年僅有。很像西方電影鏡頭,一個前黨衛軍高官與一大群猶太人難屬的對視。

陳希同接受訪談目的明確

陳希同的這本書,縱觀十篇(章),是他接受學者姚監復的十份訪談錄,從2011年1月6日至2012年5月6日,時間跨度一年四個月。所談內容主要兩點,一,不是“北京戒嚴指揮部的正指揮”;二,不是“貪污犯”。這兩個問題第一篇訪談已經談得很全面,以後談話多有重復,陳希同還讓姚監復就這兩個問題單獨寫成文章發表。說明澄清這兩點,是陳希同的目的。

陳希同是“北京戒嚴指揮部的正指揮”,僅見於李鵬《關鍵時刻--李鵬日記》5月18日提及一次,再無旁征。陳希同是不是那麼個“正指揮”,與八九年血洗天安門和長安街關係不大,誰擔任這個職務也得聽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另外,陳希同是不是那麼個“正指揮”,與陳希同89年鎮壓北京民主運動中的的所作所為關係也不大,就是被《李鵬日記》5月21日確認的兩個指揮:“城區戒嚴部隊由北京軍區司令員周依冰指揮,整個進城戒嚴部隊由總參謀長遲浩田指揮”,民憤也沒有陳希同大。陳希同是處於李鵬之下,千夫所指的何東昌、李錫銘、袁木一流的人物。因此,陳希同抓住是不是“北京戒嚴指揮部的正指揮”,扯了半本書,這叫扯淡。

陳希同另一個要澄清的問題“是他沒有貪污一分錢”,不是貪污犯。

87年秋天,我在中新社,被攝影部記者拉到北京農林局在東三環新開的漁陽飯莊採訪,這里以日本料理為主,我們去的是三樓最大的合資餐廳。餐廳日方經理介紹過經營情況之後,招待我們品嘗特色菜,一隻一尺長的小木船擺放着生魚片和各種海鮮,精美無比。主菜是鐵板燒。正用餐,經理又來了,說太難得了,今天你們有機會看看我們的“特號船”了。他帶我們去一個單間,推開兩扇高大的門,餐廳有一百平方米,只有一張餐桌,一桌人,迎面坐着的正是陳希同,餐桌上擺着一艘1米半長,7、80公分高的的多層木船,這條船時價是兩千元。我當時的感覺很受侮辱,如果知道是到別人餐桌上看,我不會去,立刻就退出門外。陳希同這桌宴席,現在可能不算回事,當時確是豪宴。

陳希同說“王寶森案件、還有挪用公款,都是假的,正像‘豪華別墅’一樣是沒有的事。”他稱他是“文革後最大的冤案。”;“最荒唐的錯案。”;“最不得人心的假案;最不人道的大案”。這都是令讀者難辨真假的問題。政治局一級的政務何時公開過?“財產公開”吵了幾十年,好像越來越公開不了了。按說陳希同應該詳細講述被撤職,被判刑內幕。可是他的辯解沒有超過判決書的內容。倒是姚監復不停地把聽到的內幕反饋給他。

陳希同把自己打扮成被冤屈的“書獃子”。“我這個人受劉少奇《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的教育影響很深,又有孔孟之道的影響,認為做人要光明磊落,絕不幹那種寫黑信、告黑狀的事。”陳希同一再說他沒有寫信告過江澤民的狀,沒有反對江澤民。對他的專案組組長,當時的中紀委書記、北京市委書記尉健行倒是進行了痛斥,但是對降旨把他打入十八層地獄的江澤民,從他口中沒有說一個“不”字。他揭露鄧小平在南巡講話里,點名批評了與他“長期不和”的李錫銘,李錫銘晚年向他道歉。他又借李錫銘之口,幾次大罵“江澤民是一個大政治騙子、投機分子。”罵“李鵬是一個大混蛋。”

陳希同城府之深,李鵬如何是個兒?

淪為“階下囚”,與六四責任之間模糊掉什麼?

百度的陳希同百科詞條,從“1991年4月,任申辦2000年奧運會主任委員”,直接就過渡到“1995年陳希同因王寶森案件引咎辭職。”有意模糊掉陳希同六四鎮壓之後被高升為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的事實。這和陳希同本人《親述》頗相吻合。

陳希同說:“作為北京市長,沒有簽發向中央上報關於學生運動的簡報,這一類政治思潮方面的簡報,是由北京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李錫銘簽發上報的。”

“作為北京市長,盡了最大努力,負起責任,保證北京市水電氣的穩定供應,一天到晚抓這些事,沒有亂,包括各大使館:保證社在社會不安定時期,北京肉菜蛋奶等副食品的供應是正常的。”

僅依靠這些,六四之後陳希同能被鄧小平選中頂替李錫銘,升入政治局嗎?

事實證明,鄧小平對待八九民運,確定了兩條不可以逾越的界限,一是根據他的4·25講話,幾乎一字不改出籠的“4·26社論”,二是軍隊進城實行戒嚴。陳希同在這兩點上緊緊追隨鄧小平,為鎮壓學潮身先士卒,北京市委和北京市的言論和行動,都加劇了學潮的激化。

吳國光為《親述》所作的導言,引述張萬舒在新華社所聽傳達,4月24日晚,李鵬主持的政治局常委會,“陳希同代表北京市委和市政府作了主題匯報。”這與《李鵬日記》,有出入,李鵬記載北京市參加匯報的是李錫銘。

我於89學潮中以《李錫銘4·24請戰報告》為題,詳細報道4月24日北京市委向中共中央送上一份經過李錫銘修改的《請戰報告》。其內容是有選擇地在學生大字報中、標語口號上做文章,並利用3月份以來跟蹤、偷拍、竊聽、誘導、編造的一些人、事、言論,說明學潮實際是經過兩年醞釀、准備、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動亂。該報告提出:“要求重新評價耀邦同志,不就是肯定耀邦同志,否定小平同志嗎?”“只要中央給政策,我們是有辦法解決的。”24日晚8點,政治局常會擴大會議,討論了北京市委的《請戰報告》。

《李鵬日記》記述在24日晚8點常委碰頭會上,“李錫銘表示,只要中央態度明朗,北京市委有把握把群眾發動起來,挽回局勢。”李鵬提出,人民日報發一篇有分量的社論傳達今天常委碰頭會議定精神。(會議中,李鵬接到王瑞林電話,鄧小平約明天上午十點,李鵬、尚昆去家談話。)這便是“4·26社論”的未雨綢繆。

陳希同作為北京市長,國務委員,可以不知道常委碰頭會的情況,但不可能不知道北京市委這份《請戰報告》,因為他也是市委的重要成員,否則就是瀆職。

在支持鄧小平強硬的鎮壓路線上,陳希同與李錫銘是一致的,陳明顯獲得更多的信任,鄧小平南巡之後選擇陳希同陪同視察首鋼,讓給朱鎔基、李鵬帶話。正是這種信任,才潛伏下權鬥的殺機,陳希同才有資本成為一個落馬的政治局委。如果他還是一名中央委員,那是夠不到江澤民的,更不需要與常委尉健行結仇。

姚監復:對你判刑.鄧小平知道嗎?他為什麼沒有為你說話?

陳希同:當時,鄧小平還在世,但是,病重了,幾乎是植物人了,那是1995年。

姚監復:有人認為如鄧小平能幹事,你不至於判刑。

陳希同:事情應當是逐步積累,才發展成最後結果的。……

以上一段對話,可以選做全書的代表性問答。閃電般地推心置腹,一旦進一步單刀直入,立即嚴守底線。下邊的話,實際大可不必再費筆墨有聞必錄了。

http://tw.aboluowang.com/comment/p23726.html

 


高瑜:陳希同與八九民運的對視(下)

www.64wiki.com/info/eventinfo.php?pid=1257&cat=

 

意見 :     分享     
Tags : 四川好人 | | 汶川地震 | 中國良心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