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第十九章

“六四”十五週年祭

5月16日下午6點,約40位在京的“天安門母親”成員,為紀念1989年“六四”大屠殺中的死難者,在難友張先玲女士家裡舉行了隆重的追思祭奠儀式。

按原來的安排,這次祭奠儀式是要在4月4日清明節那一天舉行的;但在這之前,中國政府當局突然把丁子霖、張先玲、黃金平等三位“天安門母親”成員抓走,預定的祭奠儀式不得不推遲舉行。為了避免與警方衝突,為了讓難友們不受干擾地用心來紀念死去的親人,祭奠儀式不得不安排在室內舉行。

在祭奠大廳的上方,懸掛着“六四十五週年祭”的大字橫幅;兩邊是“天安門母親”群體為紀念“六四”十五週年提出的口號:“說出真相拒絕遺忘”、“尋求正義呼喚良知”。在靈堂的中央,懸掛着36位“六四”死難者的遺像;在遺像下方的祭壇上,則擺放了六束紅玫瑰、四束白玫瑰,以像徵“六四”這個永遠無法忘懷的日子。

追思祭奠儀式由張先玲女士主持。在《安魂曲》的悲愴、凝重的樂聲中,在難友們點燃的上百支蠟燭的燭光中,難友們為死去的親人、為“六四”的英烈們肅立默哀。

接着,由丁子霖女士代表難屬群體宣讀了十五週年祭文。丁在祭文中說:

“……回想起十五年前,你們都擁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你們都有深愛着自己的父母或兒女,都有相濡以沫的妻子或丈夫;甚至,你新婚的妻子才剛剛卸下婚紗,你妻子所孕育的新的生命才呱呱墜地。然而,在頃刻之間,所有這一切美好皆毀於一旦;而你們的親人也從此開始了苦難的歷程。

“十五年過去了,這世界已變得面目全非。……今天,作為你們的父母和親人,惟有在送走了白天的喧囂回到夜晚的寂靜時,才會在夢境中重現昔日的溫馨與愛憐。

……

“十五年過去了,我們的路途依然佈滿着荊棘和陷阱,我們的路程依然是那樣的遙遠。但是,我們不想中途止步。這是一場弱者對強者的抗爭,這是一場道義對權力的較量。我們遭受過一次又一次的挫折,我們也許看不到最終的勝利。但是,我們堅信一條,這個世界不可能永遠由權力和金錢來主宰,自由、正義的曙光終將照射到我們這塊愚昧、冷漠的國土上。

“作為你們的親人,今天我們還不能讓你們在九泉之下安息。我們聚集在一起,給你們點上一支蠟燭,一炷清香,只是讓你們的靈魂能得到些許的慰藉。”

最後,在古琴曲《憶故人》的深沉、悠長的旋律中,難友們一個個上前向各自的親人灑酒致哀。

難友們被長久壓抑的感情再也無法控制,哀傷、悲憤、刻骨銘心的思念,在會場裡匯成了一片哭泣。一些年邁、體弱的父母,由親屬和難友們攙扶着,跪伏倒地,聲淚俱下。一些已步入中年的遺孀,面對親人的遺像,想起十五年來的艱辛,泣不成聲。身臨此情此景,連一些壯年男子,也不禁潸然淚下。

5月25日上午9點,北京安全局兩名官員來到丁蔣家裡,拿出刊登有“六四”十五週年祭典儀式及照片的香港《蘋果日報》質問丁蔣說:是誰捅到香港報紙上去的?你們這比記者的採訪還詳細!接着向丁蔣傳達了所謂上級的通知:自即日起,北京國家安全局將對你們的小區實行管制。你們不可以出入小區的南門和西門,出入只可以走東門;而且只允許做三件事:看病、買菜、去銀行取錢。外出時由他們“隨行”。除子女外,外人不准來訪,尤其是“敵對分子”和外國記者。

來人並表示:現政權不可能解決“六四”問題。談話中丁蔣提到難屬群體將於近日去高檢送信(指催促高檢答覆1999年控告李鵬一案的結果)的事,對方明確表示:丁絕對不能去,其他難屬也不能去。還威脅說,如果有人去,他們有辦法對付。

5月27日,難友張先玲、尹敏前往最高人民檢察院向檢察長賈春旺遞交有126名難屬簽名的信件,催辦1999年遞交的《控告李鵬起訴狀》。這是自1999年以來第五次寫信催辦。這次因丁被軟禁在家,改由張、尹前往,但張、尹兩人又均被公安當局禁止離家,於是不得不把此信改為郵寄並上網公佈。

天安門母親《告海內外同胞書》

5月30日,發表題為《為了生者與死者的尊嚴》的《“六四”十五週年中國天安門母親告海內外同胞書》,以重申“六四”受難者及受難親屬的理念和訴求。此文件在起草過程中經過難友們的反覆商議和修改,最後以中、英兩種文本在海外多種媒體及互聯網上公佈。

《告同胞書》公佈了截至當時已經收集到的共182位死難者的數字,並通過一系列典型的案例來見證當年那場大屠殺的殘忍和慘烈。它向海內外同胞發出呼籲:“讓我們記住這恐怖、這殘忍、這慘烈吧!……我們應該記住:我們置身於其中的這個制度是多麼野蠻,多麼沒有人性,又多麼虛偽。如今,共產黨的權力核心已經從第二代過渡到第三代,又從第三代過渡到了第四代。但是,這個制度的基本職能卻始終沒有改變,那就是扼殺‘自由’、扼殺‘民主’,撲滅任何來自文明世界的火種,無情地鎮壓一切向這個制度說‘不’的挑戰者。”

《告同胞書》駁斥了中共當局在為當年那場大屠殺作辯護時提出的種種所謂“理由”,指出他們的那些辯辭無異於告訴國人:“死人不要緊,人命不值錢;為了‘穩住大局’,什麼事都可以做,什麼都可以在所不惜。”《告同胞書》質問當今的國家領導人:難道不殺人就沒有今天的政治穩定;不殺人就沒有今天的經濟奇蹟;不殺人就沒有今天和明天的強國地位!?

《告同胞書》警告當今的執政者:“請不要再欺騙、愚弄善良老百姓了!他們已被欺騙、愚弄了半個多世紀,這難道還不夠嗎?”《告同胞書》表示:“今天的中國領導人需要用行動來證明自己已擺脫了中世紀的野蠻與愚昧,更需要用行動來證明自己已放棄了曾經在半個多世紀裡肆虐於整個中華大地、令千百萬生靈塗炭的‘中國特色’共產極權主義,而不是搞那些蒼白無力的“親民”形象工程。他們需要有一種勇氣,一種敢於與傳統專制制度及其意識形態決裂的勇氣,一種敢於拋棄偽善和謊言轉而追求真誠、真實的勇氣,一種敢於直面歷史罪惡、作出良心懺悔的勇氣。”

《告同胞書》指出: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遭到鎮壓的一個最直接的災難性後果,就是在全社會造成了對於自由和尊嚴的畏怯與逃避。從此,中國再一次躑躅於世界文明圈之外,整個社會被一種到處瀰漫着的晦暗、冷漠、絕望、墮落所籠罩,沒有公平、沒有正義,沒有誠信,沒有羞恥,沒有敬畏,沒有懺悔,沒有寬容,沒有責任,沒有同情,沒有愛……。但是,這不是民眾的選擇,而是專制者的選擇。因為,這一切恰恰是專制制度賴以生存的土壤。

《告同胞書》最後向海內外同胞發出呼籲:“讓我們一起來推動時代的變革、民族的新生吧!不要做怨天尤人的旁觀者,更不要做舊制度的維護者。”“一個靠謊言和欺騙來維持的制度是該詛咒的,但要改變它則需要有一種持久的理性。面對這樣一個制度,一個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說出真相”。‘真相’是一種力量,‘說出真相’是無權者的權力。沒有真相,就沒有歷史的記憶,也就沒有正義與良知。我們熱切地希望所有海內外同胞都能自豪地生活在真話和真實之中。這將使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公正的對待,使所有人的自由與尊嚴都能得到平等的尊重──無論是活着的還是死去的。”

6月2日,美國國會民主、共和兩黨領袖聯合向國會提交了一份有關“六四”問題的提案,此提案於6月3日在眾議院以多數票獲得通過。

該決議草案呼籲中共:一、重估六四事件的判決;二、成立六四事件獨立調查委員會;三、釋放所有良心犯;四、立即釋放楊建利及其它所有因言論、結社、宗教而被逮捕或監禁的人士。

在6月3日的聽證會上,“中國人權”組織的代表宣讀了〈“六四十五週年中國天安門母親告海內外同胞書〉英文文本。

6月4日,按多年來的慣例,在京的約7、8家“六四“難屬都會聚集在京郊萬安公墓死難者袁力墓前,為死難的親人獻花、灑酒,舉行祭奠儀式,但是,這一年的集體祭奠活動卻遭到了公安和安全部門的騷擾和阻攔。他們採取分割手段,不讓幾家難屬同時進入墓區。張先玲女士只被允許當天下午去公墓,段昌隆的母親周淑莊女士因患腦血栓多年靠輪椅行動,也被告知只能在他們指定的時間前往墓地。但儘管如此,難友們還是據理力爭、衝破阻力,在警察的嚴密監控下分別完成了祭奠儀式。

呼籲釋放蔣彥永醫生

6月1日,蔣彥永醫生突然“失踪”。後來知道,他和他夫人一起被關押在一個秘密的處所;又後來,獲悉他和他夫人先後回到了自己家裡,但不能外出,也不能接待來訪者。從此,他失去了自由。

為此,丁子霖代表在京難友於6月6日致函國家主席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要求他們關注蔣彥永醫生被強迫失踪這一嚴重的事態。

信中說:“最近以來,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多次申明中國已經是一個法制國家,一切都要依法辦事。那麼,我們有理由要求政府檢察部門按憲法和法律的規定,確保蔣醫生的公民權利得到充分的尊重。”

丁在信中呼籲國家和政府領導人立即責成有關部門恢復蔣醫生的自由。她說:“一位敢於說真話的醫生居然被無端地剝奪了說真話的權利,這對於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究竟意味着什麼?難道作為一個國家領導人,還需要由別人來告訴你們嗎?

“我今天之所以不得不寫這封信,是因為實在再無法容忍下去了。做什麼事都不能過分,過分了就會激起天怒人怨。我想,這一點同樣是無需由別人來告訴你們的。因此,我希望你們作為一個國家的首腦和行政首長,責成有關部門立即恢復蔣醫生夫婦的人身自由,徹底查處這種任意剝奪神聖公民權利的違法行為,讓剛剛載入憲法的人權條款得到真正的落實。”

6月28日,美國國會二十名議員致函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呼籲中國政府立即採取行動,釋放蔣彥永醫生。信中說:

“蔣醫生是受人尊敬和愛戴的醫療專家,他為中國和世界的安寧做出過巨大貢獻。他在警醒世界,使其關注“薩斯”疫情蔓延中所起的作用是眾所周知的。沒有他的英勇行為,疫情的規模很可能會更大,使無數中國人的生命受到威脅,還可能讓疫情擴散到全世界。

“蔣醫生於今年二月給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寫信,呼籲重新評定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鎮壓事件。如果蔣醫生因行使他最基本的言論自由的權利而受到拘留,我們認為這是不可接受的。相反,對蔣醫生不屈不撓的精神,對他這樣一位關心時事的公民和醫療專業人士多年的服務,應當予以讚揚。”

7月1日,丁就此事再次發表公開信,表示贊同並支持美國20位國會議員給國家主席胡錦濤的信;並再次敦促政府有關當局,立即恢復蔣彥永醫生的人身自由。

(待續)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iananmenMother/mother1519.htm

 


上篇:第十八章

返回目錄

意見 :     分享     
Tags : 四川好人 | | 汶川地震 | 中國良心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