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第十八章

“文化衫事件”

3月28日,兩代會開過不久,北京和無錫兩地國安當局分別羈押了丁子霖、張先玲和黃金平三人。這就是曾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的所謂“文化衫事件”。

這個事件的經過是這樣的:3月28日上午10點至11點,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便衣警察突然闖進“六四”難屬張先玲女士和黃金平女士的住家,抓走了張、黃二人,並抄了家;而幾乎在同一時間,無錫市國家安全局的便衣警察則帶走了當時正逗留在南方家裡的丁子霖女士,隨後也抄了家。這次拘捕行動的起因就是所謂的“文化衫事件”。事情的原由是上一年的8月,丁子霖和張先玲等難友經商議,決定接受由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代為製作並贈送的一批文化衫(詳情請參閱上一年度的“紀略”),準備在“六四”十五週年的時候分發給難屬留作紀念。結果,這批文化衫於3月28日從香港寄達北京張先玲和黃金平女士家時,被隨後跟進的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便衣警察作為“罪證”當場“截獲”,並隨即對兩位當事人實施了所謂“刑事拘留”。而在南方,則對丁子霖實施了所謂的“強制性監視居住”,理由是她涉嫌參與了張、黃的所謂“違法活動”。

當局指控三人的“罪名”是:“與境外組織相互勾結,共同策劃,採取報假貨名、偽造發貨人姓名等欺騙手段,從境外寄送違法物品,逃避海關監管。”具體地說,就是從香港寄給張、黃兩人的包裹單上寫的是毛巾、嬰兒用品,而實際寄的物品是文化衫,而且寄件人用的是化名。另外,他們指控50件文化衫的數量超過了自用品的數量規定,因此違反了海關法。

很顯然,所控這一切“罪名”並不能成立;而且,即使成立,也與收件人無關。

從法律上說,國內難屬接受來自香港方面的郵件這件事情本身完全屬正常交往,並不構成違法,更談不上“互相勾結,共同策劃”。他們作出此項指控的一個重要依據是說難屬們準備在“六四”十五週年的時候穿着郵寄來的文化衫上街示威。然而,這純粹是無中生有的誣陷,他們根本拿不出所謂難屬們要上街示威的證據。另外,他們指控這次郵寄在手續上違反了所謂“海關法”。然而,按職權範圍,郵件入關時究竟是否違法這應該由海關來判斷、處理,不應由國安部門越俎代苞;而且,所寄物品的數量即使違反了海關法的有關規定,也與收件人無關。

由此可見,這次由國安部門一手製造的所謂“文化衫事件”,僅僅是一個藉口;當局的真正目的,是要在“六四”十五週年之際一舉摧垮被當局視為“不安定因素”的“天安門母親”群體。

事後,當局為了欺騙輿論,通過官方的“中新社”發布英文稿“消息”稱:在審查過程中,丁子霖等人交代了與境外組織相互勾結,共同策劃了種種“非法活動”,“警方依法對其進行刑事拘留並教育訓誡,她們對自己的違法行為表示悔過”云云,則完全是為了掩蓋其任意羈押的非法行為,並以此來敗壞受害人的名譽。

此次非法拘捕事件在媒體曝光後,遭到國內外輿論的同聲譴責。海外的人權組織和留學生團體、國內的民間人士、在京的80多位“六四”難屬紛紛向政府有關當局提出強烈抗議。香港同胞為營救三位“天安門母親”舉行了抗議示威。世界各地七十一位研究中國問題的著名學者聯名致函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中國政府逮捕了六四死難者家屬丁子霖等三人表示震驚。在這封信件中說:“我們敦促您調查這些案子,根據中國憲法確保這些中國公民的權利得到充分尊重。如果有證據證明她們違法了法律,我們敦促您確保她們立即送到法庭依法處置。如果經過調查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她們涉嫌任何刑事犯罪,我們敦促您確保她們立即獲得釋放。”另外,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艾瑞裡在一份聲明中敦促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三名“八九”天安門事件的死難者家屬;並指出:“中國政府拘留三名“天安門母親”運動的代表,並且拒絕重新評價當年天安門的鎮壓以及繼續關押敢於表達公民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政治犯和宗教犯,這些都讓人質疑中國所稱人權狀況正在改善的說法。”

在國內國際各方的呼籲和施壓下,國安當局不得不於3月31日和4月2日先後釋放了黃金平、張先玲和丁子霖。丁於4月6日從無錫返京後,立即約見了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有關官員,就此次無理羈押及抄家事件提出了強烈抗議。同時,丁還向他們提出了歸還查抄物品的要求。然而,幾天後他們只歸還了從張先玲、黃金平家裡抄走的部分物品,他們推託說丁的物品不在他們手裡。

此次所謂的“文化衫事件”,至此算是有了一個了斷。

4月中旬,丁蔣應邀去蔣彥永醫生家裡做客,這是丁獲釋後第一次與蔣醫生見面。大家自然談起因“文化衫事件”引發的那一場無妄之災。同時,丁蔣也很為蔣醫生的處境擔憂,因當時他的“正名”建議書正受到海內外輿論的高度關注,根據以往的經驗,當局會找茬秋後算賬。但蔣醫生對此十分坦然,他說他是按正常渠道遞交給中央的,沒有理由問罪於他。然而,事情卻不出丁蔣所料,時隔不久,蔣醫生突然“失踪”了。

5月2日,丁子霖在香港《蘋果日報》上發表專文《母親節的夢》。文中說:“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又將來臨了。就我的理解,母親節是一個具有濃郁家庭、人倫氣息的節日。在這個節日裡,子女們以孝道來回報母親的養育之恩;而為母者,則不僅盡情享受着親情之溫馨與甜美,而且還品味着由生命之延續得來的喜悅與歡樂。

“我,作為一個養育過兒女的母親,也曾體驗過這樣的幸福。記得在1986年隆冬的一天,正值我五十歲生日,全家高高興興地為我祝壽。正當要切開生日蛋糕的時候,連兒突然叫停。他搬來了一把我平時坐的大椅子,座北朝南,端端正正放到了屋子的中央。然後把我按到了椅子上,一本正經地朝我跪拜叩頭。此時連兒的身高已經有一米七八了,看着他高大的身軀匍匐在地上,一付虔誠的樣子,我心裡覺得好笑,卻也令我陶醉。

“此情此景,我永生難忘。

“然而,那種令人陶醉的日子並不長,僅僅過了不到三年,一場血腥的屠殺就奪走了連兒年輕的生命,也終止了我此生的幸福。”

她說:“在這個節日裡,我首先要說的是:讓我們一起來保護所有的孩子們。這是我們作為一個母親的天職。我們在1989年的時候沒有保護好他們,這已經鑄成了無可挽回的大錯。我們決不能再疏忽大意了。我們要向那些殺子弒母者說‘不!’我們要請他們放下手裡的屠刀!人類已經進入了21世紀,這種在中國已延續了數千年的蒙昧和野蠻難道還能讓它繼續下去嗎!”

最後她表示:願意與香港的母親們和姐妹們站在一起。為了孩子們的健康成長,也為了我們自身的尊嚴和安寧,讓我們攜起手來吧!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iananmenMother/mother1518.htm

 


上篇:第十七章

下篇:第十九章

返回目錄

意見 :     分享     
Tags : 四川好人 | | 汶川地震 | 中國良心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