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四 維 基
當年今日 六四人物誌 事發現場/地方誌 專題聚焦 全部資料 媒 體

 

在89年那場大屠殺中遇難的中年人,除配偶外,一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身後留下三代遺屬。

劉鳳根,遇難時40歲,技術工人,生前工作出色,為人俠義。89年6月3日夜10點鐘左右,離家去了西單一帶。他是聽說戒嚴部隊開槍死了許多人,隨同民眾一起趕赴現場搶救傷患的。據他生前的朋友說,劉很勇敢,在長安大街上不時能夠見到他的身影,他冒著槍林彈雨來回奔跑,經他手送走的傷患不計其數。然而,最後一次,他中彈了,而且連中三彈,背部、胳膊,最後一彈從左臂處斜穿過心臟。他倒下了,為了那些在血腥屠殺中倒下的同胞們。劉鳳根的死,給當時醫院的搶救大夫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說劉曾幾度抬著傷患出入此家醫院,但最後他自己也被活著的同胞抬進了這同一家醫院。那是一家根本不具備搶救條件的街道小醫院,由於流血過多,醫務人員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血流盡而身亡。待他的妻子趕到時,他已停止了呼吸。那些不相識的民眾一直守候在他身旁,向他妻子訴說他生命最後一刻的情況。人們離開醫院時留給他妻子一句話:“他是好樣的!”

劉鳳根原來一家四口,老父親89年前已去世,現在劉也從這個家庭消失了,只剩下了妻子、女兒和老母親。遺孀小李是一家商場的售貨員,女兒剛上小學,婆婆已步入暮年。劉死後,小李把丈夫的遺骨存放在京郊某處骨灰堂。不想三年以後,說是上級有指示,凡“六四”遇難者的骨灰不再辦理續存手續,必須自行處理,這需要一筆數額不少的錢。那無異於雪上加霜。難啊!全家靠小李一人微簿的工資收入維持生活,女兒小小年紀還患有心臟病,日子已經過得非常艱難了。出於無奈,小李一個人作主,把丈夫的骨灰盒悄悄抱回到家裡,存放在壁櫃裡。

然而這一切,小李都瞞著婆婆。

婆婆並不知道兒子已經死了。劉鳳根遇難後,兒媳、孫女和鄰居、親友們都這樣告訴她:她的兒子沒有死,只是失蹤了,會回來的,否則怎麼見不到他的屍體呢?老人將信將疑,但沒有人告訴她事情的真相。於是她天天期盼著,盼望能有那麼一天,兒子突然回到她的跟前。

對這位老人來說,這種期盼也不是沒有根據的。老人出生于北方農村,當年她的丈夫參加八路軍打日本鬼子時,也曾從戰場上失蹤多年,人們都說他已經犧牲了。因為沒有人見過他丈夫的屍體,她硬是不相信他已經死了,苦苦等待了很多年。天遂人願。後來她丈夫居然奇跡般地出現在她的面前。老年人相信一切都是命中註定,而且相信凡事都有報應。她、她的老伴,還有她的兒子,一生都沒有做過壞事,而且都有一副俠義心腸。她相信為善的人總是會有善報的。現在她的丈夫善終了,又期盼著她的兒子能象她老伴那樣有一個好的結果,能回到自己的身邊。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期盼著,她相信自己的兒子沒有死,因為她沒有親眼見到兒子的屍體。這一盼,就是十多年。

她的親人,她周圍善良的人們,都不忍告訴她事情的真相。老人已是風燭殘年,經不起打擊了,就讓她帶著幻夢般的期盼了卻那殘酷的餘生吧。

2003年歲末,老人患重病住進了醫院,我和張先玲女士趕到看望她,但她已經昏迷不省人事,聽她兒媳說是靠呼吸機維繫著生命。未曾多久,這位堅強的北方農村女性真的帶著她夢幻般的期盼離開了人世,與這期盼一起帶走的,還有她那14年裡朝朝暮暮如影相隨般的人世間的殘酷。

在89年的那場劫難中,親人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並非只此一家。已經十五個年頭過去了,但奇跡並沒有出現,也不可能再出現。人們至今仍期盼著,只是因為人們不能沒有希望。(丁子霖執筆 20041220)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he%20truth%20and%20victims/Authentic%20records%20of%20visiting%20the%20victims/authentic_28.htm

意見 :     分享     
Tags : 六四亡靈 | 天安門母親 | | | |

1 2

[Top]  

 

tag
search
tag_div
西藏(116)    (100)    天安門母親(52)    六四良心(49)    劉曉波(41)    零八憲章(41)    劉霞(40)    煽動顛覆國家(40)    諾貝爾和平獎(40)    中國良心(39)    四川好人(38)    汶川地震(38)    六四亡靈(30)    三面紅旗(29)    大躍進(29)    反右(26)    公民運動(25)    法庭陳述(25)    四川地震(18)    貴州維權(17)    退黨聲明(17)    趙紫陽(13)    刺刀下(12)    照相機(12)    艾曉明(12)    記者(12)    六四(11)    木樨地(11)    歷史證詞(10)    辯護詞(9)    

div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