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 3月 23日:陳衛:被埋沒二十年的英雄--“六四”烈士蕭傑
3月 23日:陳衛:被埋沒二十年的英雄--“六四”烈士蕭傑

陳衛:被埋沒二十年的英雄--“六四”烈士蕭傑 :

2009年3月23日

 

早就跟朋友約好3月20日去看望“六四”死難烈士家屬,朋友18日就來到了成都,而我因為遂寧市船山區國保約我喝茶,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於19日晚上才和妻子一起來到成都。當天晚上我根據一個朋友的建議住在了城南邊的一個洗浴中心。這樣費用既低而且又可以在裡面吃飯睡覺,還有一個好處是不用查身份證。

20日早上8點半,還沒有人聯繫我,而我打出去的電話卻都被告訴是錯誤的,我感覺有些不對,於是我就給陳雲飛(去年在《成都晚報》登紀念“”六四“”廣告的人)打了電話,這次他接了電話,但他還在彭洲並且問我有什麼事,邀請我到彭州去玩。我很含糊的說有個朋友死了二十年,我想去看看他。陳雲飛當時就明白怎麼回事了。於是我們約好在五塊石碰面。

成都的交通確實麻煩,我和妻子來到五塊石的時候,陳雲飛已經在那裡等著。他看見我妻子跟著就說,你不該將妻子帶來,我們自己吃多少苦都可以,沒有必要讓女人也跟著勞累。我說沒關係,讓她多瞭解一下有好處,我們這樣的人妻子也是很堅強的。

在成都我們知道的“六四”死難烈士有三個,我和陳雲飛商討了一下先到誰的家裡去。由於人民大學的 蕭傑是剛和大家聯繫上,我決定今天先到 蕭傑家去看望他的家人,瞭解一下情況。陳雲飛已經從其它管道知道 蕭傑父親的電話號碼,就打了一個電話過去看他在不在家, 蕭傑的父親正好在家,並且說了詳細的住址。

當我們乘公車來到晉陽東路時,已經上午11點了,我發現這個地方距文強居住的地方不遠,就打電話讓他也到 蕭傑父母居住的翠堤春曉來。然後我們跟三輪車夫講了價,讓他們把我們帶到翠堤春曉,不過必須在中途賣鮮花的地方停下來等我們買一束花。在花店,陳雲飛跟我為六朵紅花還是四朵紅花爭執。我說應該是六朵白花四朵紅花,當初 蕭傑死時我們就是這樣做的,我的理解是,六朵白花代表六月白色恐怖,四朵白花代表四日血腥鎮壓和為了民主大業烈士們流血犧牲。於是我們就叫花店老闆給我們扎了一束六朵白色菊花和四朵紅色玫瑰的花。看著白色的菊花如我們當初追求民主的心靈一樣潔白無暇,紅色的玫瑰就象鮮血一樣鮮豔欲滴,想到“六四”大屠殺已經過去二十年了,可是我們的民主理想還遙遙無期,烈士們長眠地下依然沉冤未雪,我們的心裡不禁萬分沉重。

來到翠堤春曉8幢2單元,文強也差不多來了。我們按了門鈴,一個瘦瘦卻很精神的老人開門把我們迎了進去,他就是“六四”死難烈士 蕭傑的父親蕭宗友。因為陳雲飛之前跟他通了電話,他對我們到來沒有感到突然。我將鮮花遞給了這位偉大的父親,介紹了我們的身份,表示我們都是和 蕭傑一樣追求民主自由的, 蕭傑遇害已經二十年,我們來看望他的家人。由於之前沒有得到你們的消息我們來晚了。

蕭宗友老人說 蕭傑的墓地在將近溫江,今天去可能不行了。然後他給我們介紹了 蕭傑的生平。 蕭傑高中時就是一個學習非常優秀的學生,高考時有很多的選擇,但是他最後選擇了報考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他希望用自己的筆為百姓說話。他也是一個非常具有正義感的青年,八九民運前他在《中國企業報》實習,他到過很多地方去採訪考察,看到一些地方老百姓窮得幾個人穿一條褲子,而他在的人民大學高幹子弟卻揮金如土,他對這些不公正的現象極其反感,決心剷除這些社會不公正現象。他在學校極為活躍,經常組織大家探討社會問題,他還兩次將著名自由知識份子被鄧小平指責為資產階級自由化代表人物的 方勵之先生請到人民大學進行講座。

學潮開始時,由於 蕭傑正在實習,所以家裡認為他沒有時間參與。蕭宗友老人現在還後悔,“我們太大意了,沒有到北京去將他接回來。”據 蕭傑的同學介紹, 蕭傑在運動開始初期就積極參與了,而且引起了官方的注意,經常有人對他跟蹤。

說到 蕭傑遇害,至今還是一個謎。1989年6月5日下午2時, 蕭傑已經買了回成都的火車票,結果在南池子被子彈命中,中彈地方就在心臟邊。當時有一百多人急忙用板車將他送往公安醫院,到達醫院時間是下午2點55分。大家給醫生跪下求醫生救救這位學生,但是當醫生檢查時, 蕭傑已經永遠離開了他眷念不舍的人世,將自己的理想和追求留給了後來者。為什麼在6月5日,大屠殺第二天, 蕭傑才遇害,這讓人很費解。蕭宗友說, 蕭傑的同學都認為是定點暗殺。這可能已經成為一個無法解開的謎了。

蕭宗友處理完兒子的後事時,整理 蕭傑的遺物,發現 蕭傑有許多八九民運的照片、錄音和其它資料,可惜在班主任的勸說下都付之一炬了。他驚訝的發現,在遺物中有一封 蕭傑的遺書,這說明 蕭傑早已做好為民主事業獻身的準備。現在不幸終於發生, 蕭傑也用他的生命實現了自己的諾言。

在介紹時,老人幾次忍不住哭出聲來。在兒子去世後,他們也飽受打擊。北京國安局的人也專程到成都調查他們老兩口。他們也一直無法與其他受害者家屬聯繫。直到十天前,一個朋友到香港出差,買了一本丁子霖寫的“六四”死難者尋訪的書籍,在其中看到了 蕭傑的名字,這個朋友將書送給他們,他們才跟丁子霖聯繫上。

我告訴蕭宗友老人,我們和 蕭傑都是為了中國的民主而奮鬥, 蕭傑雖然為中國的民主事業犧牲了,但他不會白白的死去,我們一直沒有放棄我們包括 蕭傑的追求,相信我們一定會為 蕭傑和所有“六四”死難者討還公道。

蕭宗友老人相信歷史會給 蕭傑公正的評價,他說,不對“六四”公正評判,不實現民主,中國就永遠坐在火山口上。

在得知 蕭傑家人情況後,丁子霖曾匯來兩千元錢,蕭宗友老人就將錢寄回去,他希望能幫助那些更困難的死難者家屬。他認為丁子霖他們很堅強,他們的做法很有意義。

時間過得很快,我們也不便多勾起這位可敬老人的傷心事,我們相約將再來看望他們,就告辭了,而老人則拉著我們的手將我們送出樓外,目光依依不捨。

 

《維權網》首發2009年3月23日

(2011/08/12 發表)
 

下面是“六四”烈士肖杰生前照片:

1、二十年前肖杰在天安门广场意气风发追求民主自由

2、大学生肖杰是个很秀气的小伙子,已为民主事业捐躯近二十年了

3、肖杰与同学在天安门广场,他做出“V”手势,相信民主一定会胜利

 

4、陈卫(右)与陈云飞(左)看望肖杰父亲肖宗友(中)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