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白色恐怖 > 6月 8日:方勵之、李淑嫻夫婦出走美國大使館
6月 8日:方勵之、李淑嫻夫婦出走美國大使館
上一資料下一資料

方勵之、李淑嫻夫婦出走美國大使館 :

1989年6月8日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6月8日 星期四

 吳仁華

北京市政府、戒嚴部隊指揮部聯合發出第9、10、11號《通告》。第9號《通告》規定:“一、任何人不得在道路上設置各種障礙。二、任何人不得攔截、破壞各種車輛。三、任何人不得破壞各種交通設施。四、任何人不得圍攻、阻擾公安幹警維護交通秩序執行公務。五、凡違反上述規定者,所有執勤人員有權當場進行處置。”

第10號《通告》宣布:“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是未經依法登記的非法組織,必須立即解散。高自聯的頭頭、工自聯的頭頭是在首都煽動和組織這次反革命暴亂的重要分子。自本通告發布之日起,以上兩種人必須到所在地區的公安機關自首,爭取寬大處理。對拒不投案自首者,將依法緝拿歸案,從嚴懲處。”

第11號《通告》:“為了嚴厲打擊反革命暴亂分子,廣泛發動和依靠群眾揭發檢舉反革命分子的犯罪活動,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指揮部決定,在市、區設立舉報電話。全市每個公民都有權利、有義務,隨時通過舉報電話或直接向公安機關檢舉揭發暴亂分子。”

中國外交部就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給予 方勵之“保護”一事,提出嚴重抗議。 方勵之、李淑嫻夫婦於6月5日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林培瑞陪同下進入美國駐中國大使館。

北京一些部、委所屬院校除畢業班學生和部分研究生外,其他學生基本上離校回家。鑑於這種情況,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校發出公告:提前放假,畢業分配工作照常進行。

北京多數高校逐步平靜下來,只有為數不多的學生仍在進行抗議活動。北京大學學生自治會籌委會廣播站仍時斷時續地進行廣播。

戒嚴部隊在北京市官方的配合下,與公安、環衛等部門的人員一起清除長安街上的路障,打掃垃圾,長安街的許多路段行人和自行車已經可以通行。

荷槍實彈的戒嚴部隊官兵開始在北京一些交通要道執勤,全副武裝軍人開始步行巡邏。凡遇民眾責罵,軍人即鳴槍警告。北京民眾對軍人的敵意並未消失,戒嚴部隊內部規定,不要吃喝民眾送的飲料食物,因為有人下毒。

上午10時,李鵬和王震去人民大會堂看望戒嚴部隊,同時登上樓頂了解東西長安街今天交通開發的實況。李鵬認為“暴徒大勢已去,反撲已不可能,北京已不會發生大的反覆了。”

下午,李鵬通過鄧小平辦公室,把三天以來的情況和目前採取的措施都詳細報告了鄧小平。

6月8日,逃亡中的 柴玲在武漢錄製了有關天安門廣場清場情況的錄音,武漢大學博士生蔡崇國在“黃雀行動”的幫助下偷渡將錄音帶帶到香港,香港無線電視於6月10日播出,在海外引起轟動。

朱鎔基發表電視講話,說上海不會實行戒嚴,希望市民配合恢復秩序。他還說:“在北京發生的事情是歷史,歷史是沒有任何人能夠隱瞞的,事實真相終將大白。”

美聯社、法新社消息:中國各省政府加緊控制當地局勢,示威者在各大城市阻塞交通要道及鐵路樞紐的努力已遭挫敗。上海、成都、武漢、南京、哈爾濱、西安、廣州和長沙示威者過去兩天所設置的路障大都已被清除,但火車運行仍被打亂,無法恢復正點行駛。

全國各地局勢趨向平緩,少數地區仍有餘波,但程度已大為減輕。上海只有上海師大、上海海運學院、上海機械學院等校少數學生繼續設置路障。上海交大學生自治會負責人向學校表示不再搞設置路障的活動。上海鐵道學院學生自治會負責人在消除路障中幫助維持秩序。

復旦大學、上海師大、同濟大學等校一些學生在校內設靈堂,悼念北京的死難學生和民眾。復旦大學有學生在校門口降半旗。復旦大學上午有幾百名學生衝擊學校印刷廠,要求印製《行動綱領》,下午部分學生佔領印刷廠膠印車間,印刷工人不敢幫助印刷,全部離廠。

上海機械學院學生自治會組織三四百人參加的沙龍,討論行動方案。多數人傾向速戰速決,採取過激行為,如燒汽車,衝擊江澤民住宅。

四川重慶市內交通受阻,重慶大學等校一些學生上街設置路障。

福建福州市個別高校的一些學生搞“選狗打狗”運動,針對積極配合官方工作的學生幹部。

安徽合肥市部分高校仍有少數學生上街設置路障。

湖南。長沙一些高校學生和社會各界人士逾萬人在火車站廣場開了一個悼念北京死難學生和市民的追悼會,許多人發言抨擊北京屠殺。有人講,中央電視台播放的《暴亂真相》和袁木講話全是假的。

湖北大學200名學生打着“湖大敢死隊”橫幅到武昌車輛廠大門前靜坐,阻攔工人上班。武漢鋼鐵學院百餘名學生在任家路鐵路道口擋車,在鐵軌上靜坐,武大(冶)鐵路中斷4小時。武漢高自聯在武漢大學開會,討論了籌建地下電台和轉移印刷設備問題。

江蘇。南京一些高校400餘名學生堵塞長江大橋及中央門等處的鐵路、公路交通。經官方工作,下午學生全部撤回。

山東。青島海洋學院有百餘名學生上午上街攔車,堵塞交通。

美國國務卿貝克說,“中國的權力鬥爭正在進行,局勢極不明朗,以致無法斷定誰在執掌政府的權力”,並“呼籲所有在中國的美國普通公民盡快離開那個國家”。紐約市長郭德華宣布終止與北京的姐妹城市的關係,並建議“市政委員會命名紐約市第42街和第12大街的交叉路口為‘天安門廣場’”。

日本通產省宣布把從中國提供出口匯單保險的“一般國家”劃為“特殊國家”,這樣,每宗貨物均需要取得批准方能出口;

南斯拉夫外交部長佈迪米•隆查爾在議會發表講話,“積極發動的經濟開發與它帶來的後果之間的衝突已經開始影響(中國)社會政治趨勢,它們沒有受到所有人同等程度的珍視。”“無論哪種發展思想在中國佔上風,那裡的事態發展不可避免地會影響總的國際關係”,“這個國家正面臨着艱難的日子”。

越南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聲明,西方電台報導越南政府支持中國政府的行動“純屬捏造”。“這是中國的內政。發生這場流血事件是令人遺憾的。我們希望中國的局勢正常。”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說:“我們無意干涉他們的內政,但是,我們對造成許多人死亡,尤其是造成許多青年死亡的戰鬥表示遺憾。”“我希望中國能不再流血而迅速解決自己的問題。”

印度尼西亞政治和安全事務部長蘇多莫說:“儘管最近北京發生了政治動亂,印度尼西亞和中國關於關係正常化的會談將繼續下去”,“最近發生的事件不會影響這個進程。外交關係的正常化只是個時間問題”。這是第一個印度尼西亞官方評論。

韓國全國經濟聯合會表示:“中國局勢惡化不僅會使中韓交流後退,而且也會對朝鮮半島形勢的穩定產生影響。”

(2011/06/08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6/wurenhua/8_1.shtml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