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白色恐怖 > 6月 6日:西方國家齊聲譴責
6月 6日:西方國家齊聲譴責
上一資料下一資料

西方國家齊聲譴責 :

1989年6月6日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6月6日 星期二

 吳仁華

雖然北高聯、工自聯、北京知識分子聯合會、北京各界聯席會議等組織消失了,但北京民眾自發的反抗仍未停止。西長安街上的路障尚未清除乾淨,因為還有民眾仍然持續不斷地設置新的路障。

凌晨,24集團軍守備第7旅奉命前往王府井大街附近某公司大院解救被民眾圍堵的230餘名戒嚴部隊官兵。該旅40名官兵組成精幹突擊隊,一路上躲冷槍、避磚石,直撲營救地點,迅速佔領了有利地形,驅散人群,救出了被圍困的官兵。

下午4時,北京軍區向第38集團軍傳達戒嚴部隊指揮部的緊急命令:立即派出一支精悍的隊伍趕赴北京通縣軍用機場武裝押運給養。該軍指揮部確定由第113師參謀長谷密山、師政治部主任趙鴻亮負責指揮第一次武裝押運任務。晚11時,谷密山、趙鴻亮率領由5輛裝甲車、5輛坦克、49輛解放車和600名官兵組成的車隊從天安門廣場出發。沿東長安街行至建國門外外交公寓附近,有民眾在北面高樓裡用衝鋒槍向車隊掃射,有兩個點射打在距離車隊幾米遠處。

凌晨零時30分,十多名民眾在王府井南口小花園內灌製十多個燃燒瓶,砸壞馬路兩側燈桿上的閘盒,使數十盞路燈熄滅,東單到王府井路段一片黑暗。這些民眾正要向經過的戒嚴部隊卡車投擲燃燒瓶時,被埋伏的警察抓獲。

凌晨2至3時,一群民眾攜帶汽油、酒瓶等來到北京朝陽區和平街北口公共汽車終點站,用8輛大客車堵住附近路口。戒嚴部隊得知情況後組織部隊趕赴現場,有28名民眾被捕。

在北京少數高校中仍有一些學生在活動。北大籌委會廣播站仍在廣播,播送了北高聯、北大籌委會聯合發出的《空校宣言》,呼籲“全國總罷工、總罷市、總罷課、總罷教!對法西斯政權最後一擊!”

9時半,李鵬、楊尚昆等召開戒嚴工作會議,決定:1、北京各區成立戒嚴分指揮部,與駐軍聯防。2、天安門軍隊疏散,動員北京市和國家機關接待。3、中央派代表到中央電視台指導工作。4、市區實行宵禁。5、全力打通全市交通線,保衛公共設施。

下午,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在中南海舉行記者會,稱“在解放軍的英勇奮戰下,暴亂者的陰謀沒有完全得逞,粉碎暴亂取得了初步的勝利。”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張工、北京市委秘書長袁本立、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丁維峻也出席了記者會,並回答了問題。在談到死傷人數時,袁木信口開河:“解放軍官兵受傷5千多人,地方上(包括為非作歹的暴徒、圍觀的不明真相的群眾)共傷2千多人;死亡情況,軍隊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統計數字是近300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包括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群眾。”

上海。昨夜今晨,市政府組織6500人清除路障120處,搶運了一大批糧食、副食品及生產急需物資。9所高校的許多學生繼續上街,有一些市民與學生一起又新設一大批路障,連同昨天留下的,全市共有145處。

上海。20時45分,北京開來的61次列車在光新路道口撞倒正在圍堵的民眾9人,死亡5人。到22時,現場已聚集3萬人,鐵路運輸中斷,7百名警察趕往現場。一些民眾毆打肇事火車司機,焚燒車廂,阻擾消防車和救護車,8節車廂被燒毀。

四川。凌晨,成都一些人燒毀位於鬧市區的人民電影院。下午,一些人在四川展覽館倉庫放火,哄搶成都天成金店,成都公安和武警嚴懲了一些“肇事者“,並當場抓捕一批“打砸搶分子“。

湖北。武漢10餘所高校約逾7千名學生上街遊行,有學生在鐵路上靜坐,造成京廣、武大(冶)線鐵路運輸一度中斷。有些學生到工廠呼籲罷工。武漢高自聯負責人頻繁開會,籌劃更大的行動,一些高校出現武漢高自聯有關北京屠殺的傳單。

黑龍江。哈爾濱22所高校中僅有一所交通專科學校仍在上課,其他基本未上課。一些學生上街設置路障,到主要路口演講,呼籲工人罷工。哈市公安局抓捕了以“市民聲援團“名義到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等校活動的33名民眾。

甘肅。蘭州大學等校3百餘名學生在蘭州火車站臥軌,造成火車停駛。有學生在黃河大橋上設置路障,斷絕交通。蘭州市區各主要路口均設置了路障,市內交通中斷。雲南。昆明一些高校逾5千名學生在東風廣場集會,抗議出動軍隊鎮壓北京學生。

西安一些學生到工廠區呼籲罷工,兩家大型企業停產,十幾家企業半停產。廣州的主要路口和橋樑被一些學生設置了路障。各高校盛傳高校要被軍管,80%學生離校回家。安徽合肥一些高校千餘名學生到合肥鋼鐵公司呼籲罷工。合肥街頭被學生設置了多處路障。

江蘇。南京一些高校學生在南京市幾個進出城的主要路口設置路障,包括南京長江大橋公路橋,造成市內交通中斷。南京大學、南京航空學院等校一些學生佔據校廣播站,轉播“美國之音“消息。

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的一萬多名職工、長春紡織廠的五千多名職工騎自行車或步行進入市區與學生隊伍匯合,遊行隊伍匯集在吉林省委門前的新發廣場時,人數超過十萬人。(一汽領頭遊行的唐元雋判刑20年、李維13年、冷萬寶8年)

瀋陽。清晨,17000多名學生上街遊行,通往工業區的主要路口全部被學生堵住,一半以上工人不能按時上班。下午,三萬多名學生、市民聚集在市政府廣場,為北京死難烈士舉行追悼會。瀋陽飛機製造公司等企業四千多名職工參加集會遊行。

呼和浩特。三千多名學生上街遊行,四百多名工人舉着“工人自治會”大旗參加遊行。內蒙古大學、內蒙古師大有三分之一學生離校。銀川。五千多名學生、教師上街遊行,在南門廣場悼念北京死難烈士,並宣布實行空校行動,無限期罷課。十餘萬市民圍觀。

濟南。一萬多名學生走上街頭,其中四千多名學生在街頭四十多處演講;市區主要路口,用公共汽車、隔離墩設置路障一百多處,交通部分癱瘓;一些高校開始“空校”,約三千多名學生離校。晚十時,設置路障的百餘名市民與歷下區公安發生衝突。晚11時,一些民眾衝擊歷下區公安分局,砸毀了公安分局的牌子,搗毀了分局的服務部、分局一層辦公室的玻璃,燒毀一輛上海牌小轎車。公安分局當場抓捕55人,其中沒有學生。

南昌。約二千多名學生響應“空校行動”離校。有一千多名工人和市民舉着“南昌團結工會”的橫幅在省市總工會門口示威抗議。福州。一千餘名學生繼續上街遊行。為響應“空校行動”,有一千多名學生離校返鄉。

深圳。三千多名中學生在深圳大劇院廣場集會,抗議北京屠殺,集會後,抬着花圈在市區主要街道遊行,圍觀者有兩萬人。海南。海口市一千五百多名學生和青年教師上街遊行,於凌晨在海口公園舉行追悼會,並向“解放海南人民英雄紀念碑”敬獻花圈。

貴陽。一萬餘名學生、市民繼續聚集在人民廣場進行示威活動,市區交通基本癱瘓,幾乎所有的公共汽車都被寫上了“絞死李鵬”、“償還血債”等標語,街道到處都有張貼的大小字報。

美國參議院以一百票贊同,0票反對通過一項要求總統對中國政府實行國際制裁問題的決議。內容包括:一、呼籲美國進出口銀行和海外私人投資公司回顧給同中國的貿易提供資金的問題;二、強烈要求美國負責放寬辦理向中國銷售的出口許可證手續的機構“在做決定時考慮中國目前的局勢”;三、強烈要求美國之音電台立即增加華語節目。

歐洲共同體12個成員國發表公報,“強烈地譴責對和平的示威者採取的造成大批人員死亡的武力鎮壓”,“對中國發生的悲慘事件極為震驚”,呼籲“中國當局停止對北京和全國的沒有武裝的老百姓使用武力,立即着手尋求目前衝突的和平解決辦法”。

法國總理米歇爾•羅卡爾宣布,“我們準備從現在起凍結我們與中國的各級關係”。“凍結與中國的各級關係的做法涉及到政治關係,並立即生效”。“在共和國總統、總理及政府官員與中國領導人之間將不再有任何的聯繫”。

日本銀行協會聯合會會長宮琦宣布:“日本銀行已經凍結了給中國的兩筆貸款,數額為一點四五億美元。”

比利時取消了預定當天兩名國務部長與中國經貿部部長鄭拓彬的部長級會談。

晚上,西班牙外交大臣費爾南德斯宣布,“西班牙政府已決定凍結與中國的高層接觸。”

晚上,荷蘭外交部宣布:“荷蘭已決定中斷與中國的高層接觸”,“不再進行任何新的會談”。

下午,新西蘭總理朗伊宣布:“內閣已決定請外交部長馬歇爾召見中國駐新西蘭大使倪正建,告訴他新西蘭政府對北京的流血事件感到憎惡”,“政府還將指示新西蘭駐中國大使向中國政府轉達新西蘭政府的立場”,“取消警察部長定於20日對中國的訪問”。

蘇聯人民代表大會通過《關於中國事件聲明》:“不管情緒有時是多麼激烈,重要的是要耐心地尋找由社會團結目標所確定的相應的政治解決辦法”,“中國目前發生的事件是該國的內政。其他方面施加壓力的任何嘗試都是不合適的。這種嘗試只會激化情緒,而無論如何也不會促進局勢的安定”,“我們衷心希望有好的中國人民能夠盡快翻過自己歷史上這悲慘的一頁”

南斯拉夫共產黨聯盟中央主席團發表聲明:“對中國國內最新事態的發展極為憂慮,並對所發生的悲慘事件和無辜的人員犧牲表示遺憾。這種事態發展本身孕育着民主進程被制止和中國共產黨所進行的經濟和政治改革被停止的危險。”“希望中國共產黨通過政治努力和在社會上進行公開對話消除上述危險,並同所有民主的進步力量一起保證經濟改革和社會改革繼續進行下去。”

波蘭政府發言人發表聲明:“波蘭社會和當局以深切關注的心情得悉在北京發生的悲劇性事件。我們對死傷者的家屬表示最真摯的慰問。”“在北京發生的事情是與我們友好相處的人民的重大戲劇性事件。我們相信,中國人將跟過去一樣不訴諸武力,而通過政治手段解決當前的衝突。我們相信,理智和現實主義將佔上風,中國的改革進程和它的國際地位將不遭到削弱。”

(2011/06/06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6/wurenhua/6_1.shtml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