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4.26-5.12 遊行 > 5月 2日:「北京高校對話代表團」
5月 2日:「北京高校對話代表團」
上一資料下一資料

「北京高校對話代表團」 :

1989年5月2日

 

1989年5月2日星期二

上午8時,北大籌委會在學生自主建立的廣播站宣佈,為了確保學生自治會能得力地領導五四大遊行,籌委會監督委員會做了調整,熊焱、楊濤、常勁、封從德、 王丹統一領導五四期間一切活動。

14時許,北大籌委會秘書處發佈消息:中午接到美國加州16所大學中國留學生代表電話,已為北大籌委會募捐8477美元。芝加哥等地已成立中國大陸學生後援領導小組。李遠哲等著名學者發聲明支援學生正義要求。 劉賓雁等人抗議中共上海市委接管《世界經濟導報》。北京一些高校繼續出現大小字報。北京化工學院題為《從

對話中看出的幾點問題》的未署名大字報,提出“下次遊行不應打出擁護共產黨、社會主義的口號,要相信自己,相信人民,相信真理。”並指出“鄧小平這個人是中國當代的西太后”。

北大貼出未署名的大字報《學生運動向何發展》,稱:“中國所有的問題根源在於制度,即政治、經濟、法律的三位一體,而政治是統帥,為此,民主進程的突破口,首先是政治體制改革。”

北京航院貼出署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部分赴京同學”的《告北京高校同仁書》,稱:“請回顧86年中國科大慘痛失敗之原因,以防慘像再次發生!請儘快聯合全國各地高校,團結起來一起戰鬥”,“時間上不要被政府愚弄,拖過五四”。

北京知識界傳聞,蘇紹智、嚴家其、於光遠、 方勵之及其夫人李淑嫻等曾受到當局警告,不要與學運卷到一起。香港《明報》記者昨日採訪了嚴家其夫人高皋,她證實在4月26日,即學生大遊行前一天,一位中共中央統戰部負責人的確找過蘇紹智談話。

李洪林、嚴家其、于浩成等數十名知名知識份子連署《紀念五四、深化改革》倡議書:五四運動70年了,中國正處在一個歷史關頭。中共11屆3中全會開始的改革,使中國走上人民早已盼望的現代化道路。但是舊體制根深蒂固,改革阻力重重,這是當前一切問題的總根

源。倡議書說, 胡耀邦逝世觸發的學生示威,正是在這種形勢下發生的。它喚醒了中國,也震驚了世界。青年學生一片赤誠,要求民主,支持改革,反對專制,痛恨腐敗。這是極其可貴的愛國行動,是推動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強大動力,是五四精神在新時期的繼續。

14時30分,北京部分高校的70多名學生到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接待室,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和中共中央遞交了一份最後通牒式的請願書。就對話問題提出12條要求、四點聲明。

李鵬《六四日記》:下午, 趙紫陽在中南海邀請幾位民主黨派負責人談話。他們談到學潮、新聞立法、黨內腐敗、高幹子女經商等。關於世界經濟導報問題, 趙紫陽說:“最後雙方體面下臺,淡化處理。” 趙紫陽不支持上海市委整頓導報的消息很快就傳出去了。談話結束後 趙紫陽對閻明複說,四二六社論對學潮定性錯了,現在這個彎子很難轉,關鍵在說服小平同志。只要小平同志說一句,“當時吧情況看得重了一些”,就可以在黨內轉彎子。他要閻去找楊尚昆和他一起去見鄧小平。楊尚昆拒絕了。

上海部分高校逾8千名學生于下午1時上街遊行。華東師大逾4千名學生于下午1時走出校門遊行,于下午3時率先抵達人民廣場。遊行學生沿途散發《告上海市民書》。復旦大學、同濟大學的學生遊行隊伍一起行動,

隊伍前有兩面藍旗開道,復旦的藍旗上繡著“民主”兩個紅字,同濟的藍旗上繡著“自由”兩個紅字。遊行隊伍經過上海市區主要街道,沿途圍觀群眾很多。當天參見遊行的上海各高校學生約八千人,是 胡耀邦逝世以來上海學生遊行規模最大的一次。18時左右,學生開始向上海市政府聚集,要求與市政府領導對話。22時許,聚集在市政府大樓前的遊行隊伍陸續散開。

西安、蘭州等地許多高校,出現鼓動罷課、遊行的大字報、標語及宣傳品,提出了五四上街遊行的具體方案。

美國波士頓地區中國留學人員在麻省理工學院舉行“紀念五四,聲援國內學生運動”集會, 劉賓雁應邀到會講話。會上宣讀了事先準備好的“承認北高聯合法,恢復欽本立職務,處分上海市委負責人”等五點聲明,並為北京學生辦報募捐了近五千美元。


Tags : 絕食 | 天安門廣場 | 人民英雄紀念碑 | 學生 | 手拉手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