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4.26-5.12 遊行 > 4月 29日:袁木、何東昌等與高校學 生對話
4月 29日:袁木、何東昌等與高校學 生對話
上一資料下一資料

袁木、何東昌等與高校學 生對話 :

1989年4月29日

 

1989年4月29日星期六

當天,北京高校比全國其他地區的高校顯得相對平靜,大部分學校的學生仍在罷課,一些學生運動組織者更多地轉向研究下一步對策,更多的學生在養精蓄銳期待著“五四”的到來。

北京市教育部對全市40所高校的調查統計顯示,舞蹈、體育等10所文體院校學生繼續上課;廣播、旅遊等6所院校80%學生上課;北航等7所院校上課人數有所增加;北大、清華、人大、北師大等20多所院校大多數學生仍在罷課;政法大學基本沒有學生上課。

北京各校的大字報內容多以關於對話問題為主。北大貼出無署名、題為《對話基礎的7條建議》大字報,提出:1、必須公開承認學生自治會為合法組織;2、必須澄清四.二0新華門事實真相;3、必須公開全面報導四.二二天安門廣場學生請願活動;4、必須徹底否定四.二六社論;5、必須公開全面地報導四.二七學生遊行示威活動的全過程及目的;6、對話必須在平等基礎上進行,對話的時間、地點和雙方代表以及人數由雙方共同協商決定;7、對話必須公開進行,允許中外記者採訪報導。

14時30分,受國務院和李鵬委託,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和國家教委副主任何東昌、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兼秘書長袁立本、北京市副市長陸宇澄在共青團中央會議室與北京16所高校的45名學生進行官方所謂的對話。

出席與袁木“對話”的學生多由官方控制的全國學聯、北京市學聯聯繫通知,北高聯主席 吾爾開希聞訊趕到會場被禁止與會,並被明確告知,北高聯是非法組織。袁木等官員高坐在臺上,台下的每位學生只允許發言一次,並且必須以提問題的形式進行,不能自由發揮。

袁木主持的“對話”會剛開始,一些學生就對代表權問題提出質疑。北京航空航太大學的一名學生席間退場抗議。政法大學研究生項小吉在“對話”會上發言:對話應該是在國務院與首都全體高校的學生代表之間進行,而今天所到的學生不具有代表權,從所到學校看,只有16所,從所到的同學看,並沒有經過普選產生。今天只是一個接觸會議,而不是廣大學生所要求的對話。

下午,北高聯常委 王丹、主席 吾爾開希等在香格里拉飯店召開中外記者會, 王丹、 吾爾開希宣佈對袁木等人與學生的對話不予承認。 王丹說:“很遺憾,這不是對話,倒更像是一次記者會,由學生來充當記者提問題。”

晚上,中央電視臺播出了袁木等人與學生的“對話”錄影後,大學生普遍不滿,全國有上海、天津、武漢、蘭州、長春、瀋陽、杭州、長沙、重慶、成都、西安等

23個大中城市的學生上街或在校內進行遊行,抗議袁木等人的在“對話”會上的講話。

袁木原系新華社記者,以能說會道著稱。文革時因善於察言觀色而受寵於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1983年袁木差點因文革污點而打成“三種人”,在組織生活會上痛陳自己失足,流下“悔恨”眼淚。最後是李先念為他說話(袁木參加了《李先念文選》的編輯),才過了關。袁木一直在國務院辦公廳調研室領工資,因不受重用,總是感慨自己官運不濟。1988年李鵬就任國務院總理,袁木瞧准這一機會,說動了李鵬,由他充當國務院新聞發言人,但連國務院的許多人都不知道有這個發言人。1988年下半年,袁木又從李鵬那裡爭得了“國務院研究室”這塊牌子。1989年的學潮爆發,袁木作為一個政治投機分子又一次敏銳地發現了投機的機會。在李鵬的支持下,袁木義無反顧地充當起李鵬的代言人,以國務院發言人的身份“代表政府”與學生對話去了。

21時至21時30分,北大籌委會在校內召開中外記者新聞發佈會,宣佈籌委會已與全美學生聯合會建立聯繫,籌委會已開始辦報,暫定名《新聞導報》,準備聘請知名人士擔任主編;繼續爭取籌委會的合法性。

閻明複在統戰部舉行的五一聯歡會上介紹了中央政策,並透露多名知識份子曾及時地向中央反映了處理這次學潮的意見,包括不要激化矛盾的建議。中央十分重視,並已採納。他並特別指出,一些知識份子對中央的聯名建議,對中央的決策甚有參考作用。聯歡會後,閻明複、 李鐵映'> 李鐵映邀請若干名中青年學者座談,自晚7時至深夜12時,聆聽他們對當前局勢和如何處理學潮的意見。大家的意見是,只要誠意對話和著實解決現存的各項問題,即可把危機變成一次機會。

李鵬《六四日記》稱:上午,我和喬石、啟立同志商量,即將來到的五四青年節可能出現更大遊行,中央應採取什麼對策。為此北京市委提出,由黨和政府出面組織群眾大遊行,把主動權拿到手。胡啟立提出在天安門召開大規模群眾大會,動員廣大人民反對動亂。

李鵬《六四日記》稱:何東昌來我辦公室轉達彭真的意見:一、中央制止動亂方針是正確的;二、要承認27日大遊行學生占了上風,原因是提出反腐敗、反官倒口號,得到不少市民甚至機關幹部的支持;三、目前黨和政府要集中力量揭露壞人,讓廣大群眾認清動亂的真面目。

24時許,湖北省的武漢工業大學、華中師大、武漢工學院等校四千多學生上街遊行。途經武漢大學時進入校園,呼籲武大學生參與,後在武大校園的楓園、桂園集會,有人鼓動學生到工廠、農村去串聯,發動農民搞土地革命,發動工人取消企事業單位的黨委。

12時30分,吉林省的吉林大學逾兩千名學生不聽學校幹部、教師勸阻,上街遊行,口號與北京學生4月27日遊行口號基本相同,遊行隊伍在吉林省委門前停留了40分鐘,要求對話。經學校領導、教師勸導,傍晚學生返校。

晚,甘肅省的蘭州大學、蘭州醫學院等校三千余名學生聽了袁木與北京學生“對話”的廣播後,非常不滿袁木的發言,呼喊著“反對獨裁”、“要民主、要自由”的口號上街遊行。深夜,學生自行返回學校。

黑龍江省的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哈爾濱商學院出現北京寄來的宣傳品。其中一傳單稱: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到了我們用良知、理性與血肉去譜寫新歷史的時刻!倡議成立全國團結學聯籌委會,使這次運動有組織、有秩序、有理有節地持續下去。

湖南省長沙市一些高校發現有北京學生來串聯。一名北大學生在湖南醫科大學介紹北京學運情況,校保衛處當即制止。這名學生說,與他同車到達長沙的北京學生有37人,分住在湖南大學、中南工業大學、湖南師大等校。

19時,位於遼寧省瀋陽市的東北工學院兩千多名學生上街遊行,橫幅、口號是:開放黨禁報禁;恢復《世界經濟導報》總編欽本立職務;嚴懲官倒,清除腐敗;科學救國、民主強國;健全法制,廢除專制;

正確估價學生民主運動等等。經學校幹部、教師做工作,22時學生返校。


Tags : 絕食 | 天安門廣場 | 人民英雄紀念碑 | 學生 | 手拉手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