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4.26-5.12 遊行 > 4月 26日:「四二六」社論
4月 26日:「四二六」社論
上一資料下一資料

「四二六」社論 :

1989年4月26日

 

1989年4月26日  星期三   吳仁華

上午9時,北高聯在政法大學教學樓前的露天廣場舉行中外記者會,會場掛著“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和示威自由”的大標語。兩千多名學生,上百名中外記者與會。北高聯主席 周勇軍代表北高聯發言,提出三項要求:一、要求與李鵬等政府領導人對話,承認北高聯的合法性;二、要求公安部部長 王芳就四.二0事件中員警毆打學生一事公開道歉,並嚴懲兇手;三、要求新華社社長穆青因新華社對四.二二事件進行歪曲報導公開道歉。

上午,在北大、清華、人民大學、北師大等校都貼出了北高聯的通知,號召學生“參加27日上午8時舉行的首都高校學生聯合大遊行,會師在天安門廣場,自帶水、乾糧。”

當晚,北京各高校領導得知第二天學生要上街遊行,便動員黨團幹部去學生宿舍進行勸導。北大籌委會5名負責人曾表示“我們可以不組織同學遊行,但同學們執意要去,我們還得出面組織。”

政法大學領導與 周勇軍談到翌日淩晨3點, 周勇軍最終同意取消遊行,學校提供一輛車,將他取消第二天遊行的決定( 周勇軍寫的一張條子)通知北大、人大等校學生。

清華大學“和平請願委員會”在壓力之下曾於當晚宣佈解散,但深夜11點又傳出成立聯絡組的消息。

四二六社論發表後,學運組織者調整鬥爭策略。早晨,北高聯發出了改變策略的《新學聯一號令》,提出4月27日在擁護共產黨的旗幟下遊行,向全國人民表明,學生的7條要求不是動亂。

上午,北大貼出發自美國紐約由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策劃,于大海、江河、吳牟人、房志遠、李少民、胡平、陳軍、張欣、曹長青、 劉曉波等人聯名簽署的的《致中國大學生公開信》。

8時至10時,北大等校出現一些大字報,表達對四二六社論的不滿,有的大字報抨擊中共,呼籲學生繼續罷課、遊行。人民大學有學生掛出“你想知道我們在幹什麼?讓歷史告訴未來。”大橫幅。有大字報稱:“我們決不被唬住,決不向暴政低頭。”

北京市公安局發佈了有關遊行的通告說,悼念 胡耀邦的活動已經結束。為維護民主法制和社會安定,凡舉行遊行示威的,必須依照北京市關於遊行示威的暫行規定提出申請,未經許可的遊行都是非法的並一律加以禁止。

北京市公安局發佈的另一個通告說,為了維護社會安定和正常的交通秩序,嚴禁聚集街頭演講、募捐和散發傳單,違者將依法處罰。

李鵬《六四日記》稱:四•二六社論在昨晚廣播之後,形勢開始發生變化。各級領導和党團員振作起來了。北京市委下午開了萬人大會,江澤民在上海上午就開了會。北京市街頭和電線杆上的小字報已一掃而空。

李鵬《六四日記》稱:上海市委貫徹鄧小平講話很得力,市委書記江澤民親自處理世界經濟導報事件,親自找該報總編輯欽本立談話,汪道涵作為《世界經濟導報》的名譽理事長一同參加規勸欽本立。4月26日上海市委決定停止欽本立總編輯職務,向該報派駐領導小組加以整頓。

外地學生到上海高校串聯人明顯增多。復旦大學、上海財經大學、華東政法大學、上海師範大學等校都發現有來自北京高校的學生到校串聯。在復旦大學學生集會上,一自稱是北大籌委會成員,並亮出北京大學學生證的人,發表演講。

北京理工大學一學生以找女友為名到山東大學,隨身攜帶傳單51份,準備在山東大學學生中進行宣傳,被校保衛人員發現制止。

上午,武漢大學出現一份《通知》,稱:“晚七時在化北樓302室成立學運領導小組或武大學生自治會”。後經學校勸阻,當天沒有開會成立學生組織。另一份大字報呼籲立即成立公開的領導機構----武漢大學行動委員會。”

【新華社西安電】西安市公檢法部門正在查處4月23日動亂中的不法分子。據市公安局提供的情況,截止25日,公安部門已依法拘留不法分子68人,其中工人25人,無業人員15人,外地流入西安的人員18人,中學生10人。

北京高校校園內氣氛緊張,普遍認為翌日的學生遊行會遭到鎮壓,有學生留下遺書。我( 吳仁華)和劉蘇裡、楊冠三(體改所)、秦孟周(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白樺(人民大學)等人在陳小平宿舍,幾乎是通宵達旦地議論翌日的情況。

晚上北京社會經濟科學研究所所長陳子明來政法大學南平房青年教師宿舍,我和陳小平給他看了北高聯為翌日遊行擬定的口號(北高聯秘書長王志新提供),只記得陳子明將“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改成“擁護共產黨的正確領導”,我當時就樂了。

 

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社論

在悼念 胡耀邦同志逝世的活動中,廣大共產黨員,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幹部,解放軍和青年學生,以各種形式表達自己的哀思,並表示要化悲痛為力量,為實現四化、振興中華、貢獻力量。在悼念活動期間,也出現了一些不正常情況。極少數人借機會製造謠言,指名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蠱惑群眾衝擊黨中央、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新華門;甚至還有人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等反動口號,在西安,長沙發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搶、燒的嚴重事件。

考慮到廣大群眾的悲痛心情,對於青年學生感情激動時某些不妥當的言行,黨和政府採取了容忍和克制態度。在22日 胡耀邦同志追悼大會召開前,對於先期到達天安門廣場的一些學生並沒有按照慣例清場,而是要求他們遵守紀律,共同追悼 胡耀邦同志。由於大家的共同努力,保證了追悼大會在莊嚴肅穆的氣氛中順利進行。

但是,在追悼大會後,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繼續利用青年學生悼念 胡耀邦同志的心情,制造種種謠言,蠱惑人心,利用大小字報污蔑、謾罵、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公然違反憲法,鼓動反對共產黨的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在一部分高等學校中成立非法組織,向學生會「奪權」,有的甚至搶佔學校廣播室;在有的高等學校中鼓動學生罷課、教師罷教,甚至強行阻止同學上課;盜用工人組織的名義,散發反動傳單;並且四處串聯,企圖制造更大的事端。

這些事實表明,極少數人不是在進行悼念 胡耀邦同志的活動,不是為了在中國推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進程,也不是有些不滿發發牢騷。
他們打著展主的旗號破壞民主法制,其目的是要搞散人心,搞亂全國,破壞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這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
其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這是擺在全黨和全國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場嚴重的政治鬥爭。
如果對這場動亂姑息縱容,聽之任之,將會出現嚴重的混亂局面,全國人民,包括廣大青年學生所希望的改革開放,治理整頓,建設發展,控制物價,改善生活,反對腐敗現象,建設民主與法制,都將化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喪失殆盡,全民族振興中華的宏偉願望也難以實現。一個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國,將變為一個動亂不安的沒有前途的中國。

全黨和全國人民都要充分認識這場鬥爭的嚴重性,團緒起來,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堅決維護得來不易的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維護憲法,維護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決不允許成立任何非法組織;對以任何藉口侵犯合法學生組織權益的行為要堅決制止,對蓄意造謠進行誣陷者,要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禁止非法游行示威,禁止到工廠、農村,學校進行串聯;對於搞打、砸、搶、燒的人要依法制裁;要保護學生上課學習的正當權利。廣大同學真誠地希望消除腐敗,推進民主,這也是黨和政府的要求,這些要求只能在黨的領導下,加強治理整頓,積極推進改革,健全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來實現。

全黨同志,全國人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不堅決地制止這場動亂,將國無寧日。這場鬥爭事關改革開放和四化建設的成敗,事關國家民族的前途。中國共產黨各級組織、廣大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各民主黨派、愛國民主人士和全國人民要明辨是非,積極行動起來,為堅決、迅速地制止這場動亂而鬥爭!

 


Tags : 北高聯 | 撒銷遊行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