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 8月 22日:王慶華:得與失
8月 22日:王慶華:得與失

王慶華:得與失 :

2010年8月22日

 

北明電話採訪我,有個問題她好奇:為啥 譚作人入獄這等大事我不痛哭流涕而那麼樂觀堅強,是什麼造就了這般韌性。

這個問題還真把我問住了,我從未總結過。

有人想不通: 譚作人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折騰進監獄。(且不說眼裡不容沙子的人日子能不能心安理得地好好過)

這和北明問的是同一個問題。

我得好好想想。

CCTV一套每晚播新版《江姐》。我屬於崇拜的那一代。看著看著,突然覺得中央台犯病,現在同樣是強權時代播什麼江姐?江姐們為民主自由拋頭顱灑熱血建立的新中國已經六十歲了照樣圍追堵截和江姐信念相同的大批赤子。江姐們的血白流了!?

其實血永遠不會白流。每一滴血都會浸入心田,慢慢開出一朵小花,不在乎六十年還是六百年。失去的是短暫的生命,得到的卻是永遠的信念。

我想,這是得與失的互換。

隨著閱歷增加,經歷沉澱,得與失的辨證關係早已平衡和印證。

記得有一年夏天,我和作人帶兩個女兒去瓦屋山。那是一片還沒有遭到大破壞的風光無比美麗的原始森林。這種地方接待能力有限。我提議預先找熟人訂好旅館比較穩當,作人大而劃之說不用,隨便搞定。結果下午六點過到達,所有小旅店全部客滿,唯一一家像樣的賓館連旅遊團都滿足不了。

除了下山返回幾十公里遠的小鎮,還可以選擇當山大王。

我們站在那裡鬱悶,賓館工作人員過來說,如果剛上來那一車旅遊團的人執意下山不住了,你們願不願意睡大會議室?只是蚊子有點多。

會議室是個門都不用關的異常開放的環境,註定今晚這個覺會睡得有點懸。

爸爸提議,你們敢不敢上山看星星嘛?兩頭初生牛犢問:有老虎啊?!

點好蚊香,背上細軟,我們上後山了。開始還見修路工人的棚子裡透出燈光,50米後一拐彎,突然進入黑暗。作人說,什麼叫伸手不見五指,你們看自己的手在哪兒?有點恐怖了!“鬼來了!”小蒙壓制尖叫往前沖。猛然,我們發現天上地下、遠的樹林近的草叢都閃著星星。“螢火蟲!螢火蟲!”作人狂喜。生長在城市的娃娃哪見過如此壯觀的場面,螢火蟲只是書本上的概念。這下不怕鬼了,飛奔回工棚邊撿個空礦泉水瓶,把抓住的螢火蟲攤在手心中研究哪個部位在發光然後放進瓶裡。抓了十多二十只,又覺得它們可憐,倒出來,放了。爸爸很是得意:如果住進房間看電視,還能欣賞到這等奇觀?

我們坐在地下,終於有時間仰望天空。那是資格的大星星,感覺離我們很近,近得讓人有些敬畏。北斗七星清晰地掛在眼前,規範得像教科書。成都的天空塵埃太厚,使我們誤會它不生長星星。爸爸興奮地教導,只要找到北斗星,就能分清南北,就不會迷路。小蒙請教爸爸:如果在成都咋辦呢?

淩晨時分下山,路過一個水塘,傳來蛙叫,清脆似木琴。作人對我們幾個文盲肯定地說:是琴蛙!用手機把聲音錄了。

回房上床,意猶未盡。遠處麻將酣戰,我們倒是覺得今天賺了。

作人在牢裡為小女兒小蒙擔憂,覺得應該為她的將來策劃。我不懂需要策什麼劃?十多年的耳濡目染就是對她價值觀最好的奠定。

她在一封不願寄出的信中對爸爸說:“生活很平靜。在學校沒受表揚,但受的批評也比小學時少多了。我最近玩網遊魔獸世界,有專家教授認為此遊戲血腥暴力,會毒害青年,但我認為不然。我不光在遊戲裡學到不少東西,還認識了一些很好的朋友,重要的是我並未因此迷失自我,請勿擔心------最近發生一件事,一群 90後為了救人犧牲了自己。社會喜歡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先是高呼80後90後是毀掉的一代,5.12後看到八0、九0後的作為發現這一代沒被毀掉。 5.12漸漸地遠去,又開始指責80後90後,救人事件又醒悟——90後有救了!什麼時候可以成熟點?相信除非2012年世界毀滅,不然我們90後不會法力強大到真的把中國給毀了------”

顯然他們不如我們老練世故,不如我們患得患失。我希望我的兒女們能在複雜中體味坦蕩、脫俗和快樂。

小蒙吃完披薩,認真地說她好想到必勝客當服務員,那裡環境優雅客人文明還有輕音樂。

那種認真,與有一天要求我帶她到某個機構簽約捐獻所有器官完全沒有區別。

2009年3月9日家裡被盜得可疑,小蒙向路人借卡在電話亭向遠在深圳出差的我彙報:“我憑感覺家裡來戝了,所以退出來了。一是怕破壞現場,二是萬一裡面還藏有人殺我怎麼辦?”

2009 年3月28日面對大堆員警小蒙不能確定爸爸是去喝茶還是被抓,她拿起家裡座機謊稱問同學作業,被告知接打電話都不允許;然後與女員警拉家常捕捉到一句話 “才十五歲就------”——情況基本確定,她拿著手機,躲進小屋,狂打魔獸,鎮定自如:“來了一大堆員警要把爸爸帶走------”整個過程沒問一句 “怎麼辦”。

這些重大情形從未被策劃過。

90後的淡定我們自愧不如。

兒女們沒有享受優越的物質生活,卻在和平年代沒有硝煙的對抗中表現了優越。這種失去和得到永遠沒有計算的公式。

一如 譚作人失去的僅僅是自由,得到的欣慰卻是全方位的。

人生永遠有得有失,大到價值觀,小至偶然。你可能錯過了陽關道的便利,卻發現獨木橋上更絢麗的風景。

北明:我講清楚了嗎?

2010年8月22日於重慶


Tags : 王慶華 | 異見人士妻子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