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4.15-4.25 悼胡 > 4月 21日:學生罷課到通宵靜坐悼胡
4月 21日:學生罷課到通宵靜坐悼胡
上一資料下一資料

學生罷課到通宵靜坐悼胡 :

1989年4月21日

 

19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吳仁華

學生在新華門請願,當局覺得受了羞辱,《人民日報》刊登本報評論員文章《我們怎樣悼念耀邦同志》、新華社的評論《維護社會穩定是當前大局》以及新華社記者的報導《數百人圍聚新華門前製造事端》。很多北京高校學生認為,這些評論和報導不實事求是,難以令人服氣。

《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稱:有少數人以悼念為名進行把矛頭指向黨和政府的違法活動,甚至公然衝擊新華門,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誰若是利用悼念耀邦同志的活動對黨政機關進行沖、砸、搶、燒,他就將成為歷史的罪人。如果有人一意孤行,必將自食其果。

上午,政法大學校園內四處張貼著“實行罷課,抗議員警毆打學生暴行”標語。該校負責人說,3名學生于4月19日晚到天安門廣場參加悼念活動,晚11時30分許準備返校,在人民大會堂南側遇到大批武警,王志勇頭部遭軍用皮帶抽打暈倒,送醫救治,北醫三院出具證明:頭皮裂傷、輕度腦震盪、眼外傷。

政法大學學生昨夜貼出號召罷課通告:一、4月21日至22日罷課兩天,抗議警方非法行為;二、要求政府嚴懲兇手;三、警方必須在報上公開對這種行為道歉,如實報導傷案經過;四、第2、3條必須在4月23日晚5時前予以答覆,否則進一步採取行動。

上午,北大部分學生開始罷課,有學生在教學樓前和教室門口勸阻同學上課,一些教室黑板寫著“今日罷課”。三角地出現“實行罷課”、“抗議員警毆打學生的暴行”等標語。北大學生籌委會發了罷課通告。

12時許,政法大學學生在校內焚燒刊載新華社《維護社會穩定是當前大局》、《人民日報》評論文章的報紙,並摔砸瓶子。自下午1時始,政法大學一些學生到西直門附近散發敘述王志勇被打經過的傳單《天理何在?良心何在?公道何在?法律何在?》。

下午,天津的南開大學50名學生組成的“請願團”到達北大。

北師大出現署名“ 吾爾開希”的《通告》:1、廢除學生會、研究生會一切權力;2、參加北京高校臨時學生聯合會;3、自4月22日起,全校宣佈罷課,停止一切考試;4、今晚10點各高校在我校誓師,我校同學務必參加,並準備麵包、汽水慰問高校同學。

下午,北大出現陳鼓應(臺灣來的北大哲學系客座教授)等143名教授、學者簽名、致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的《教師緊急呼籲》,信中呼籲:堅持協商對話原則,恢復和發揚三寬(寬鬆、寬宏、寬厚)精神,不允許對學生施加暴力。

18時許,北大、人大等校貼出由包遵信、北島、蘇曉康等47名作家、學者簽名的《致黨中央、國務院、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信中說:學生在悼念活動中提出的要求是積極的建設性的,對於解決中國目前面臨的困境,收拾民心,共度難關,是一些根本性的良策。

北京市政府發佈通告,通告說,因為4月22日 胡耀邦追悼會在人民大會堂召開,當天清晨將對天安門廣場實行清場、管制,車輛、行人不能進入。其實,這是不讓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集會,參加 胡耀邦追悼會。北京各高校學生決定提早于21日晚進入天安門廣場,通宵等候翌日召開的 胡耀邦追悼會。

晚8時前後,北京近20所高校4萬余名學生舉著旗幟、標語、橫幅,呼喊“打倒官僚”、“打倒腐敗”等口號,先後走出校門。22時許,遊行隊伍在北師大稍作停留後,向天安門廣場行進。這是北京各高校學生第一次統一上街遊行。

沿途數以萬計群眾不時向學生鼓掌,學生情緒高漲,呼喊:“人民萬歲!”“理解萬歲!”“我們幹什麼?我們去講真話!”還有群眾自發地將開水、杯子放在路邊,供學生喝水。

學生遊行隊伍組織嚴密,一般是5至7人一排,手挽手行進。有的學校隊伍的週邊由學生手拉著手圍

起來,防止外人進入。22日零時40分,前面的學生隊伍已走進天安門廣場,到1時30分,學生隊伍全部進入廣場。

24時許,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和圍觀群眾多達20萬,有的報導估計為40萬。各校派出代表緊急協商,統一行動,維護秩序。

白天我( 吳仁華)和陳小平、劉蘇裡等人為政法大學隊伍準備好橫幅、大看板。橫幅均用新購買的白布製成,分三米長、五米長兩種規格,由書法不錯的青年教師鄔明安統一書寫。製作兩塊大看板的木頭由劉蘇裡捐助,一是 胡耀邦遺像,青年女教師張麗英所畫,一為中國憲法第34、35條條文,有關言論、出版、遊行自由的,青年教師劉斌書寫。

傍晚,我與劉蘇裡陳小平一直在宿舍等待學生隊伍出發。臨近晚8時,政治系學生甄頌育急匆匆跑來,要求我們去帶隊,說隊伍混亂,沒有人能夠指揮。我與劉蘇裡、陳小平臨時分工,我在前列帶糾察隊開路,陳小平在隊尾壓陣,蘇裡居間聯絡。當晚政法大學隊伍的橫幅統一美觀、隊伍齊整,又有兩塊四人抬的大看板助陣,十分引人注目,沿途頗受圍觀群眾歡迎,也得到各校學生好評。

當晚我個人特殊的經歷是,一位年僅20的青年女教師一直在隊伍外跟隨,不時讓她的學生給隊伍前

列的我送進口香煙,抵達天安門廣場時,我的幾個口袋都裝了煙。《情義無價》一書作者劉丹紅與另外倆姑娘像花蝴蝶似地在隊伍前飛舞,趕都趕不走。

深夜,王軍濤(中共當局六四後指其為黑手,重判有期徒刑13年)、張倫(後擔任首都各界聯席會議糾察總長)到天安門廣場政法大學隊伍中找我,他剛從延安回來。我與北大校友張倫是首次見面,他擔任陳子明王軍濤的北京社會科學經濟研究所社會學研究室主任。

下午,中共中央總書記 趙紫陽在看了國家教委、北京市、公安部、安全部、新華社等部門的報告後,打電話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家教委主任 李鐵映'> 李鐵映,建議國家教委應及時與各地教育部門和有關高校溝通,各地各高校一定要採取有力措施,疏導為主,避免激化矛盾。

下午, 趙紫陽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啟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芮杏文商量關於新聞報導的問題, 趙紫陽說:新聞輿論要多宣傳一些正面的東西,肯定學生愛國熱情的同時,指出社會安定對改革開放的重要性,防止激化社會矛盾。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總理李鵬在看到安全部“關於部分高校已出現一些非法組織的報告”後,在原件上批示:“鐵映同志,此事應密切引起注意,立即通告有關高校,依法予以制止。”

李鵬《六四日記》記載:今晚7時, 趙紫陽召開常委會,討論中央對耀邦同志的悼詞。中央的悼詞對耀邦同志的一生給予很高的評價,但是根據小平同志意見,沒有給予耀邦同志“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的稱號。晚上8 時,5萬學生以參加耀邦追悼會為名,提前湧入天安門廣場,使原來定的明天追悼會時要採取的交通管制措施無法實施。晚上,我一直在中南海辦公室裡,觀察天安門的動態。喬石同志在現場直接指揮,天安門廣場的清場無法進行。


Tags : 罷課 | 毆打學生 | 悼胡 | 憲法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