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 9月 20日:18大前採訪異議人士(1)郭飛雄——被迫組建“抗毆打聯盟”
9月 20日:18大前採訪異議人士(1)郭飛雄——被迫組建“抗毆打聯盟”

18大前採訪異議人士(1)郭飛雄——被迫組建“抗毆打聯盟” :

2012年9月20日

博訊記者:李方
 
“茉莉花以來,這大概是維權界首次見到傳喚證”
    19日晚,筆者電話採訪了廣東著名維權人士 郭飛雄。 郭飛雄就自己目前的處境,做了一番說明。
    不到長城非好漢。8月2日, 郭飛雄去北京探訪友人,被國保強制帶回廣州, 郭飛雄次日堅持再赴北京,終於成功,總算有權利登上長城,留個近照,以免再次失蹤。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1)郭飞雄——被迫组建“抗殴打联盟”    
     “大概是近些天全國反日遊行此起彼伏的原因,當然更重要的,還在於——眾所周知的十八大即將召開,廣州國保表現異常緊張。他們擔心我們組織遊行示威,更擔心反日遊行失控,演變成反政府、要民主的遊行示威。就像八九年那種遊行,由紀念 胡耀邦演變成後來的情況,他們深知這些,所以擔心這些。因此,他們近日來異常壓制,許多人被軟禁、被毆打。” 郭飛雄說。
      郭飛雄16日因向劉正清律師還mp4遭國保非法拘禁12小時。同時,劉律師也被非法拘禁12小時。 郭飛雄說,非常令他憤慨的是,劉律師當時正要去接孩子,國寶的長時間拘禁相當缺乏人性,沒有大人接,孩子走丟了怎麼辦?而且,劉律師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國保也無任何理由,他們甚至都不向一位律師出具傳喚證,就拘禁了一位律師!
     “這才是讓我感到危險的地方。兩年多來,我所認識的維權人士,被喝茶,被傳喚,被軟禁,被拘禁,還沒有見到國保或警方出示傳喚證,出示員警證的。這是法治的巨大失敗,這才是一個社會的最大危險之處。因為,這就意味著,任何人可以隨意被抓去任何黑暗地方,任何一個公民可以隨意失蹤,而親有可能根本無從知道。” 郭飛雄說。
     所以, 郭飛雄堅持拒絕任何“喝茶”,國保或員警,要帶他走就必須出示證件。 郭飛雄堅持這一點,他認為,公務執法人員,必須依法行為,任何限制公民權利的行為,都必須要給公民一個理由,一個證件,一個證據,一個說法。“楊佳當年就是要一個說法,公民因為要一個說法,你不給,他甚至可以鬧出那麼大的局面來。所以你看,依據,證據,說法,依法行政,是多麼重要。而拋棄這些,又是多麼危險。” 郭飛雄說。
      郭飛雄說自己被拘禁可以,但一定要讓劉律師去接孩子。同時,他耐心勸說國保,一定要依法對待公民,給他依據!國寶無奈,軟磨硬纏之後,居然鮮有地開了國保作業的先河——給 郭飛雄出具一份“傳喚證”。這在國保的鎮壓史中,的確少見。通常他們是無證操作的。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1)郭飞雄——被迫组建“抗殴打联盟”
      郭飛雄堅持要來的“傳喚證” 
     但是,傳喚理由依然非常無厘頭——“擾亂公共秩序”。筆者問 郭飛雄這怎麼解釋, 郭飛雄笑言:“根本沒有的事,我給朋友還東西,擾亂什麼秩序?不過,這可以不和他們計較,他們能給個證件,讓我簽字畫押,自茉莉花運動以來,已經是少見的進步了。”
     “8月2日,我去北京,被強制帶回廣州。期間經歷了四個單位——北京市太平莊派出所、北京國保大隊、廣州國保大隊、天河區林和西路派出所,沒有一個單位出具傳喚證,或別的拘禁證書。我堅持要,國保的回答相當流氓——你愛告哪告去,我們就是這麼做的!”
 
十八大前多人被軟禁、毆打
      郭飛雄告訴筆者,近日來,國內許多維權人士、異見人士遭遇壓制、毆打,恐嚇。“上海馮正虎,今天出門,臉被打傷。他長期被拘禁在家裡,門都不能出。江西獨立競選者 劉萍,今天也被重擊,國保打人有方法了,叫她沒有明顯外傷,但心臟劇跳。胡佳前幾天也被打,網上都有報導,他也沒法出門。”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1)郭飞雄——被迫组建“抗殴打联盟”
     2007年的 郭飛雄 
      郭飛雄說自己一出門就有尾巴,樓下通常有七八個人,24小時值班。這些人都熟了,但他不願爆出他們的姓名。“留些緩衝的餘地,我們維護公民權利,也包括這些國保的人權。我們任何時候都不可以報復,要有寬恕精神。其實,子王立軍事件、 陳光誠事件後,國寶們也怕,怕他們失業,怕以後被懲罰、報復。所以,我總是告訴朋友們,遭到國保們非法對待時,不必動怒,儘量記下他們的單位和姓名。”
     據悉,徐州著名異見人士郭少坤,目前也在被控制中,筆者看到他轉發的一封郵件中說:“現在是他們的敏感時期,已近瘋狂,請多保重!我連上訪也遭受到警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他還在告誡自己的朋友。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1)郭飞雄——被迫组建“抗殴打联盟”
     奧巴馬來了中國,或許也得被迫辦張證。(網友ps圖)
 
街頭運動人士突然無聲 
     筆者得悉,前段時間不斷上街舉牌的廣東街頭運動人士,最近突然變得鴉雀無聲。就此,筆者詢問 郭飛雄。 郭飛雄回答說:“這個問題我只能說,暫時不便交流。為了他們的安全,為了保住一些我們不想失去的。我不能說出來很多東西,希望你理解。”
     “我要告訴外界的是,廣東省、廣州市某些國保官員,對今年街頭舉牌人士下手非常重!比毆打還嚴重,超出你的想像。這非常令人憂慮,表現出一種非常危險的傾向。我不能講出事實,我不講出這些官員的名字,希望留有一些緩衝餘地,以便不致使他們遭受更大危險。在習慣性不講法度的維穩者面前,街頭運動人士處在很危險的境地中。我們會關注,但不能增加他們的危險。” 郭飛雄說。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1)郭飞雄——被迫组建“抗殴打联盟”
      郭飛雄當年維權被打照片
     為了在當局的“維穩保衛戰”中,避免更多維權、異見人士遭毆打、恐嚇、拘禁, 郭飛雄和朋友們,倡議組建“全國抗毆打聯盟”。但是,在瑟瑟寒風中,究竟有多少人能公開發聲,回應這個保衛人的最低權力——不被隨意毆打的呼籲呢?
      郭飛雄呼籲:“我希望國保、維穩者,你們的行為要回歸到法治的道路上來,做什麼事,我們首先都是人,要先做人,後做事,不可以把事情做太絕。我也要呼籲全國維權人士,依據法律維護自己的權力,大膽站出來,合法合理發聲。”
    18大前採訪異議人士(1) 郭飛雄——被迫組建“抗毆打聯盟”
      郭飛雄妻子張青和兒女,目前已逃亡美國
 
附—— 郭飛雄簡介
      郭飛雄,本名楊茂東,畢業于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經參與2005年廣東太石村維權和營救維權律師 高智晟等維權活動。 郭飛雄曾多次被警方關押、毆打,他也曾幾度絕食抗爭,最長達五十多天。 郭飛雄與其他十三位維權法律工作者一起入選香港《亞洲週刊》2005年“風雲人物”。
      郭飛雄於2006年9月被拘捕,此案曾因證據不足兩度“退查”。 郭飛雄在看守所會見律師時陳述,在被秘密押送瀋陽期間,遭到包括電警棍電擊生殖器的酷刑逼供,因不堪侮辱與酷刑,曾撞向玻璃自殺未遂。
     2007年11月, 郭飛雄因五年出版的揭露瀋陽官場腐敗的雜誌《瀋陽政壇地震》,而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罰款四萬元人民幣。
 郭飛雄法庭辯護指出,此一指控沒有任何書證和物證,僅憑數十人口供,沒有法理依據。對 郭飛雄的判決屬於典型的政治報復。而審訊175次中95%時間詢問的是太石村罷官、維權、接力絕食等內容,使用各種中世紀式的刑訊逼供手段嚴重違法,不可接受。
在獄中, 郭飛雄被以“公安部特大案件罪犯”名義單獨關押,多次遭受毒打,又曾頻於死亡邊緣。曾一次絕食75天。5年期滿後於2011年9月出獄。
18大前采访异议人士(1)郭飞雄——被迫组建“抗殴打联盟”
     家人被株連,妻兒逃離中國。
     因為 郭飛雄參加維權活動和被判刑,家人也先後受到株連。先是他的妻子張青失去工作,後來兒子被當局阻攔不能入小學失學一年,女兒入初中受到控制,家中銀行帳戶被凍結,法院強行提走家中的存款,每個存摺上僅僅留下十元左右餘額。2009年初, 郭飛雄的妻子張青攜兒女逃離中國,4月到達美國。同年11月獲得美國政治庇護。
 
 
孫林(孑木)——南周門前的- 郭飛雄(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PVHIUe5Kt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pcRjeExyE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