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 7月 5日:隋牧青律師:文昌人民不歡迎你們——廣州四律師海南文昌會見鄭酋午夫婦被逐紀實
7月 5日:隋牧青律師:文昌人民不歡迎你們——廣州四律師海南文昌會見鄭酋午夫婦被逐紀實

隋牧青律師:文昌人民不歡迎你們——廣州四律師海南文昌會見鄭酋午夫婦被逐紀實 :

2013年7月5日

 
 
六月25日淩晨,我們廣州四位律師隋牧青、吳魁明、劉正清、葛永喜飛抵海口,乘坐計程車于淩晨二時許抵達文昌入住一家已預定的賓館,準備上午會見以銷售偽劣商品罪被刑拘的 鄭酋午夫婦。 鄭酋午先生是一位政治訴求溫和的著名民運人士,早在1983年因組黨被判刑十四年,出獄後一直受海南當局嚴密監控。此次被刑拘,應系他在六四敏感期間,未聽從當地國寶的返鄉命令,仍在外謀求生計所致。其妻在文昌鄉下經營一家零售小店,先于鄭先生被捕,鄭先生則于6月4日在杭州被海南國寶抓捕。鄭先生夫婦雙雙被刑拘顯然系政治報復、打壓。
 
我們四位律師分住三層和四層的兩個房間,我與吳魁明律師住四樓,劉正清和葛永喜律師住三樓。入住不到五分鐘,吳魁明律師便接到劉正清律師電話說服務員接到當地派出所指令,要求我們退房。我們當然不會答應,也未理睬——公安局竟然能干預旅客住店,新鮮事!我們早預料到海南之行不會順利,因為之前吳魁明律師和劉世輝律師已經前來會見鄭先生被拒,但萬萬沒想到這次剛踏足文昌便被騷擾,想必是上次吳、劉兩位律師的到來讓文昌警方已對我們高度警惕。
 
又過了幾分鐘,樓下傳來巨大的撞擊聲,整棟樓宇都似感顫動,很多住客被吵醒,紛紛開門查看。我知道,這是警察前來叫門,劉葛兩位律師不肯開門,警察便野蠻撞門。我和吳律師迅速趕到三樓劉、葛兩位律師房間,只見三樓走廊很多旅客神色驚訝地在觀望,劉、葛兩位律師房間的外面站著四個制服警察和一黝黑膚色中不時泛起橫絲肉的矮胖中年便衣男子,不用多想,這便衣肯定是國寶。該便衣男正起勁的踹門,見此情形,我第一反應就是報警,但馬上意識到這念頭的荒誕——匪徒就是警察,匪警本是一體。
 
我和吳律師厲聲呵斥國寶住手,這時葛律師打開了房門,胖國寶立刻向葛律師撲去(事後才知,原來葛律師開門時用手機給這個匪警拍了照,國寶要搶其手機),我立刻攔住它,要求它出示工作證件、解釋來意及根據哪條法律可以強行侵入我們的房間。國寶拒不出示證件,先是聲稱我們的身份證有問題,不能入住賓館,在遭到我們批駁後大概自己都覺得這個謊言太沒技術含量,於是乾脆直接聲言:我們這裡不講法律,文昌人民不歡迎你們,你們要立刻離開文昌!
 
聽聞這番驚世駭俗的宣言,我們四位律師震驚莫名!紛紛斥責它:“你們不講法律,那你們講什麼?你們能代表文昌人民嗎?”國寶、警察無言以對。一番僵持,國寶始終拒不出示證件,我和劉正清律師在呵斥同時上前推他出去。旁邊制服警察見狀立刻前來護駕,形成互相推搡之勢。國寶惡狠狠威脅要把我抓起來,國寶的威脅讓我越發憤怒地回應:有種你抓一個試試看!國寶也許沒見過敢如此反抗它的人,氣哼哼地跑出去打電話呼召援兵。事後葛永喜律師告訴我,他注意到,那個國寶雖然凶蠻,大概因為做賊心虛,且遇到強烈抗爭,所以在外麵點煙時手一直顫抖,點火幾次才點著。
 
很快幾個增援警察趕到,其中一個便衣年輕人比較配合,自稱是當地派出所的,掏出工作證給我看,我要拿過來細看,他卻很快收好,死活不肯再給我看。估計還是做賊心虛,怕名字曝光.
 
警察增援後,我們被正式限制人身自由——不得離開房間,等待上頭指示。經過一段時間爭吵、推搡,我和劉律師均頗感疲乏,畢竟我們都不年輕了——最年輕的葛律師也近四十歲了。我和劉律師都坐下休息,而吳、葛兩位律師則開始像老師教導學生一樣對警察們進行法制教育。
 
又過了一段時間,房間內湧進大批身著特警標誌、頭戴鋼盔的防爆警察(約8——10名),這陣勢讓我再次大吃一驚。雖然聽聞、見識過不少警察惡行,但是動用特警對付手無寸鐵的律師,還是第一次見識。心中頓時悲憤莫名:這個國家治安之差舉世聞名,很多犯罪現場,難得見到警察。而為了阻止律師依法會見當事人,竟然能夠動用如此眾多民警、特警,我們納稅人真是養了一群匪徒作踐自己!
 
這次為首國寶換了人,態度緩和很多,告訴我們必須離開文昌,否則特警侍候,並且表示他們是奉海南省公安廳之命驅逐我們。事已至此,我們無力抗爭,只好屈辱地接受被逐。在被強令刪除了一些手機拍錄的照片、視頻後,我們在十幾名警察押送下,坐上返回海口的計程車。
 
淩晨五時許,我們到達海口。找了家賓館睡了幾個小時,上午10點多我們趕到海南省公安廳督察處投訴、交涉。歷數了文昌警方四宗罪:1、非法侵入律師住處。2、非法限制律師人身自由。3、非法驅逐律師出境。4、前述違法行為的目的皆為阻止律師依法會見 鄭酋午夫婦,以達到當局指定辯護人配合當局審判的罪惡目的。我們的要求是:1、儘快安排我們四位 律師律師無條件會見 鄭酋午夫婦。2、追究此次非法驅逐律師惡行的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3、賠償我們此次海南之行的全部經濟損失。
 
在海南公安廳投訴期間,我意外地接到一個手機打來的電話,聲稱是海口某派出所警察,要求調查我的身份資訊情況。我告訴他少來這套伎倆,我正在海南省公安廳投訴。那人聽了倒似輕出一口氣地掛掉電話。我們分析,這個電話應該是文昌警方打來,目的在探查我們今日是否有重返文昌之意。
 
返回賓館的路上,我和的士司機(一位海南土著)聊起海南的風土人情,司機告訴我,最壞的海南人在萬寧(著名的小學校長姦淫幼女案發生地),萬寧某些人善於鑽營升官,而且慣於拉幫結派,在海口官場勢力很大。聞言我開始有點明白一個職位不高的強姦犯為什麼有那麼大能量了——這個國家的惡勢力總是很容易凝結成一股強大的力量。而談到文昌,司機認為文昌人相對淳樸,黑惡根源應在海口。
 
惡制度下,作惡才易於生存;要出人頭地,就要敢於做大惡。海南,自古被視為化外蠻夷之地,如今的海南以動用特警驅逐律師這一驚世之舉為蠻夷名號做了注釋!
 
經過一番商議,我們決定放棄重返文昌。當晚,我們四人乘機返回廣州。
 
後記:在此文即將發出之際,接到 鄭酋午先生女兒電話告知鄭先生夫婦已被已被正式逮捕,並被轉移關押於海口附近的臨高縣看守所。
 
2013/7/5 于廣州
 
隋牧青律師電話:13711124956
 
郵箱:suimuqing1@gmail.com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4081.html?spref=tw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