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 12月 28日:紀念碑: 一百多個逝去藏人的頭像 (Saida El Alloumi)
12月 28日:紀念碑: 一百多個逝去藏人的頭像 (Saida El Alloumi)

紀念碑: 一百多個逝去藏人的頭像 (Saida El Alloumi) :

2012年12月28日

 

紀念碑

我已經出離憤怒了。我將深味這非人間的濃黑的悲涼;
以我的最大哀痛顯示於非人間,
使它們快意於我的苦痛,就將這作為後死者的菲薄的祭品,
 
奉獻於逝者的靈前。
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澹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
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
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
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在這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
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
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
時間永是流駛,街市依舊太平,有限的幾個生命,
在中國是不算什麼的,
至多,不過供無惡意的閒人以飯後的談資,
或者給有惡意的閒人作“流言”的種子。
至於此外的深的意義,我總覺得很寥寥,
因為這實在不過是徒手的請願。
人類的血戰前行的歷史,正如煤的形成,
當時用大量的木材,結果卻只是一小塊,
但請願是不在其中的,更何況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當然不覺要擴大。
至少,也當浸漬了親族;師友,愛人的心,
縱使時光流駛,洗成緋紅,
也會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藹的舊影。
陶潛說過,“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
倘能如此,這也就夠了。

http://ilovetibetan.blogspot.co.uk/2012/12/talk-about-tibet.html

 

Talk about Tibet - Stamp (one)

 

那個清瘦的僧人死去的時候,
有人大叫:人肉燒烤,再來一個!
卻擋不住廣德菩薩從人們口頭凝固成像
矗立在廣場上。
 
那些捷克青年死去的時候,
黎明前的黑暗比以往更凝重,
20年後旭日才冉冉升起。
 
當濃煙升起的時候,
貧窮的菜販子像自由女神一樣舉起燃燒的火炬,
將自己付之一炬
將幸福的希望灑滿大地。
 
 
有一天,這些面孔將浮現在信封上,
明信片的背面,把親情傳遞。
 
How many times, people turned their head away.
How many times, they were so reluctant to google it,
 in case a photo pop up, ruin their appetite.
 
Is it possible to have anybody collect them,
put them into a beautiful little book and admire them?
 
I am talking about stamps, not a picture of a deceased
 frozen at the last moment of life in tremendous agony. 
Do you see them as the woman standing a few yards
 away from your guesthouse selling momo, 
the souvenier shop owner giving you brief history
of Thangka painting, 
the young monk who opens the prayer hall for you then
 wynellkly stands bihend donation box,
the lady carrying her children's backpacks walking
 her boys and girls to TCV school,
the man riding on the motobike giving you a 
lift without any hesitation?
 
you know what, I do.
 
for those who were as heroic as others without any photo,
a unique symbol is created for each one of them.
if I could, I would build a tower and have his/her name carved one it.
and I did, a tower lying on a piece of paper 
which is as tall as the Eiffel stands with my soul.
 
some comments on Weibo:
 
LEI眼看天下:為什麼要自焚?看人家是什麼訴求,
提倡什麼,主張什麼,或許有些如強拆,信訪無門……某些人氣不過才過激行為
 
一直奔跑的笨豬:死你也管,好,就算你管的對,連別人探視的權利都沒有,官員腦子水了吧 
 
老夫最牛逼:本來就吃低保的人再取消他們的低保,讓他們怎麼過活
 
回復@淡淡的俗:邊地不穩,這幫王八"功不可磨"。
特別是搞什麼"領袖像進寺院",強姦別人的精神信仰,也授人把柄。
 
新疆海棠迷:居然用取消最低生活保障的方式來施壓,簡直無恥!
 
回復@羊鵡鱗二世: 我也看不下去了,他們還逼迫僧伲們唱紅歌,
掛共D領袖像,監控手機,僧尼學習佛經參加法會都要事先申請,
嚴重干涉西藏的信仰自由,僧人們不能反抗,想死都不行,
死了還得給你潑糞。信仰自由不能只是嘴上說說。
 
創新的使命:我國只要是政府的官,智商都是負的,除了勾心鬥角,其他啥不會
 
叫我変態紳士:被自焚
 
大家好我是哲人:看到藏族同胞的處境不想再說什麼了。人至賤則無敵,真的
 
手機用戶3201936537:是大秦帝國的連坐制嗎?
 
北京大學法律援助協會LAA:整村地停止低保補助算什麼?連坐麼?
不但程式上超出一個自治州政府的職權範圍,由於同村人之間的囚徒困境心理,
效果也不會有針對性強的訴訟好。
 
 
淡淡的俗:回復@心事_如歌:從這條新聞看當地官員是多麼霸道混帳,
不檢討治理無方之過,反倒出臺連坐的蠢招。
這樣的蠢豬官員也只有天朝才能得勢,
急著向上方表決心,妄圖把杯具變成它們升官發財的良機。
邊地不穩都是這些王八造成的,還搞喊維穩。
 
廣州陳雲鵬:逼害的越大,反抗越大
 
@心事_如歌: 我暫時沒看到,我希望有人能去採訪並公正地報導出來。
不過現在的形勢看來夠嗆,
連去自焚著家裡看望一下都要被處罰,誰還敢放記者去採訪呢? 
 
回復@心事_如歌: 我沒有採訪自焚家庭,即使有記者真的去實地採訪了,
也肯定不會讓報導出來的。 我們只能聽到官方一個聲音,
不允許有其它的聲音,所以我相信自焚絕對不是宣傳這麼簡單。
 
回復@幻影_仙子:好的,要原話。
另外,也拜託你轉一下採訪自焚家庭的報導。
我尊重事實,願意多方瞭解資訊。
 
鹽阜小林子:赤匪禍國,紅妖害民。
 
回復@心事_如歌: 你聽誰說的是達賴讓自焚的? 
只是ZF新聞嗎?政府新聞當年還說畝產3萬斤呢,
去問問農民可信嗎?自焚到底怎麼回事,
希望你去問問那些自焚的家庭,那才是最真實的!不要只聽一面之詞!

 

 

 
 
 






























































 
 


































 

http://ilovetibetan.blogspot.co.uk/2012/12/talk-about-tibet-stamp-one.html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