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廣場活碑 > 六四事記 > > 9月 3日:翟明磊:英雄的頭——為盲人律師陳光誠一家苦況呼籲
9月 3日:翟明磊:英雄的頭——為盲人律師陳光誠一家苦況呼籲

翟明磊:英雄的頭——為盲人律師陳光誠一家苦況呼籲 :

2006年9月3日

 

翟明磊:英雄的頭——為盲人律師 陳光誠一家苦況呼籲

http://my1510.cn/article.php?id=857f2d5c0cf28031

 

夢.英雄的頭

 

我夢見

英雄的頭

從城崖上滾下

 

我夢見

清水從城角凹處流下

涓涓細流

水漸漸變黃

然後變紅

血一般

然而就是血

 

英雄的頭從萬丈高的城垛上滾下

我無力挽住它

看著它滾下去

去那深淵

那是英雄的頭

那是英雄的頭啊

我無力挽住它

看著它滾下去

去那深淵

 

在行刑時

我在城腳低徊

於是我聽到鈍鈍的一聲

清水開始從萬丈的城上流了下來

 

可是

什麼都洗不乾淨了

所有的人

連同那些安靜的聲音

2006年9月3日

 

盲人律師 陳光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良心的重負。

叫一聲“朋友”,太沉重。

這是我的一個夢,醒來後我寫成了詩歌。

那是2006年8月24日,光誠因揭露臨沂計劃生育暴行被汙以故意破壞財產和聚眾擾亂交通罪(天知道怎麼會給一個盲人想出這個罪名)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四個月,九天后我做的一個夢。

當年我雖然支持了他的行為。但在判刑後,雖然奔走了,但我沒有公開聲援,當時我是一個NGO的執行理事,怕牽連組織。這確是一個理由,但事後回想還有一半膽怯的成份。

一個盲人如何坐牢?我內心充滿擔憂,他的生命有沒有保障?我想這是我做這個夢的潛意識。

光誠是個什麼樣的人。

我只說三個細節。在上海我們組織了研討會,為臨沂暴力計生維權出謀劃策。正當我們雖然沉痛但是還頭頭是道地想辦法,出主意時。講到臨沂暴力計生株連九族,一人計生,全村受牽連,整個村為躲避抓人,全村躲到田地過夜,講到懷孕六個月的孩子被殺死,講到學習班的打手們摳著婦女的肋骨把她提起,講到女鎮長用高跟鞋根的尖子踹老漢的腿,血洞連連時,我們把這些惡行述說時,有些憤怒,但還是說得很溜,仿佛在說著維權的學術案例。

我一回頭看到,光誠已淚流滿面。那一瞬間,我感到自己心靈的麻木。

光誠是一個堅忍不拔的人,有一次朋友們請他參加一個培訓班,而此時他被八十多個守衛分班包圍著,一個盲人如何逃出來?晚上十點,他和夫人袁偉靜散步到村口,後面看守們緊緊跟著,光誠左手抓一把沙子,右手抓石子,扔過去,看守們就保持了一定距離,只見光誠與夫人在一根路燈下站定不動了。夫人在燈光下,光誠在暗處……過了一會兒,看守突然發現光誠不見了。這時光誠已翻下路邊的地溝和來接應的村民一起跑步進入農田。為逃避警犬,光誠脫下衣服頂在頭上,涉河前行,十幾分鐘後,兩個泥人洗淨身體,然後爬上岸,穿上衣服。避開封路的警車,跑到鄰村到了鄰縣再轉車前往培訓的城市。

光誠採取關鍵行動前,我和他有一場嚴肅的對話,我勸他不要這麼做,這樣會坐牢,會連累家人。他輕輕地搖頭:“我完全明白,他們威脅我不僅我要坐牢,我的妻子也會被報復,連我的孩子都會陷入危險,無人理睬,無法上學的境地。”但是他說他已無法忍受村民的苦況,他要去做,即使犧牲了自身的一切。

他果然去坐牢了,可以稱得上“義無反顧”。我對他說,“你去坐牢,好好休息,我們在外面勞作,你出來再加班補回來。”

四年來,我很慚愧,做了點事,但成績單很差。

在牢中,因為是盲人,他受盡了折磨,長年腹泄便血,得不到醫治,到最後嗓子嘶啞,說不出話來。

四年後,2010年9月9日,光誠走出牢房。

可是他發現他不過從一個小牢房進入一個更大的牢房,而且陪他坐牢的親人更多了。

 陳光誠出獄後,我至今未能和他通上電話,所有電話被遮罩了,難道這就是四年來我們的進步嗎?以前被看守,但朋友們能通上電話,現在因為遮罩技術的提高,電話也不通了。夫妻倆連買菜都被禁止。連兄弟姐妹都無法探視。生活極度困難,從十月份, 陳光誠的老母親都沒見過 陳光誠。100多農民與看守被雇來每天看守四個村口。外人無法進入。以前我去過 陳光誠家,家徒四壁,用的還是奶奶的柴木老家俱。他的家叫寒涼。而我現在的心更為寒涼。

與此驚人對比是,山東用在光誠身上的維穩費的數目,你猜猜,有多少?

 

一位鄉鎮幹部透露,用在光誠身上的維穩總費用是五千萬,目前已用掉一千多萬。看守光誠的看守勞動力成本低下,根本用不了這麼多錢,這五千萬可能是從上到下大小官員利益均占了吧。

一度在光誠坐牢時,看守他妻子袁偉靜的情勢有鬆懈,不少看守被告知要下崗,他們就聯合起來鬧事。這樣專案經費下來後,看守的人更多了,解決的工作崗位也更多。也有朋友通過一些特殊的管道問詢,光誠出獄了,就是一個自由人,為何還象看守囚犯一樣看著他?山東省方面回答:“這是為了保護他,不過,我們覺得最好的保護他的辦法還是把他關回牢裡。”我從沒有聽過這麼流氓 的說話方式。

這樣穩維費用的劃拔方式導致,看守者盡力製造事件與麻煩,以保障維穩費用源源而來。而一旦加入維穩名單,從利益來說,這些部門只可能把這個名單不停地擴充,擴大自己的利益,這樣政府要維穩的物件無限量增加。這就是中國為什麼維穩費用越來越多,社會卻越來越不穩定的原因。

這一頭是富得冒油的五千萬維穩費。一頭是饑寒交迫的光誠全家。

我的內心極度不安。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

我一直在問自己內心,為何對光誠如此欠疚。因為光誠維權,確確實實不是為了任何的名與利,而是為大家,甚至為了那些看守他毆打他的人,為了那些向村民造謠說光誠的電腦就是向反華勢力發電報的電臺的公安人員,也是為了那些無良的幹部。他是一個有菩薩心腸的人。

我們真是個變態的社會,有的朋友坐牢了,圈子裡的人竟會有許多怪話,不是批評那些關他們進去的人,而是指責坐牢的人激進了,策略不對啊。其實包括光誠,胡佳, 譚作人,趙連海,他們有什麼錯,他們坐牢只是因為他們是這樣的人,如同葉芝所說:

 “誰要是面對大火與洪水,面對吹過星空的風抖顫,就讓長風,大火,和洪水把他埋葬,因為他不能屬於那孤獨雄偉的一群。”

在我們這樣一個不正常的國家中,他們確是屬於孤獨雄偉的一群人,他們視牢獄如客棧,他們視犧牲為責任,他們有著驚人的勇氣,這種勇氣來自悲憫。

而我又聽到了那些洗不乾淨的安靜的聲音。

我也曾找到過勇敢的人。

當年 陳光誠案開庭需要各種費用,急需。朋友們捐了錢,還是不夠,我向一個有錢的女孩子求助。她讓我感動。我們電話裡說好了下午來取錢。中午時,我接到她的電話:警察已來過了,知道你在籌款。她的口氣有點害怕。但是下午我去了她的辦公室,她仍然拿出那五千元錢。我一直記得她怯怯但堅決的眼神。那是一個內心交戰,良知獲勝的眼神。

我從內心感激她。

陳夫人在光誠入獄後沒有工作,我們想在北京安排一個工作給她,和一位NGO朋友談好了。幾天後接到了他的電話:“我考慮了兩個晚上,還是不行。請原諒我。”我們明白他的內疚與無奈。——為了組織的生存。

我們仍然感激他。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當然是高興的事,但這個獲獎並不能說明中國公民社會的水準,真正的水準我想體現這樣的事情上。

在東歐變革時,當波蘭工人領袖們被捕坐牢,教授們組成教授網路,成立支援受難家屬的委員會,發動全社會的捐款捐物,保證工人維權者家屬生活與安全。我覺得這樣的事情才是真正體現公民社會互望的價值。

除了 劉曉波,我們還有更多默默無聞的良心債主啊。我們一刻都不應該忘記他們。

現在的統治者仍然逼著我們用沉默來沾胡佳, 陳光誠, 譚作人,趙連海的人血饅頭吃。

扔掉這些饅頭吧。

戰勝自己的恐懼。

中國的財富如果始終不能流向健康乾淨的公民社會,去指望一個北歐的正義獎項,中國的公民社會就只能贏得一片叫好,不可能獲得真正的血液。

有一位先哲說過“當一個人和不正義做鬥爭時,往往已設定了自己是善良的了。這樣會失去對自己內心更深層的反省。”我一直在想,我對良心債的要求是不是過份了。因為道德只能要求自己不能要求別人。我是不是一個道德感壓過應有分寸的人。

可是我思來想去,象教授網這樣的需求並不過份。讓我們對受難者家屬多一份幫助不過分,讓我們支付一點點良心債也並不過份。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庸人,沒有絲毫英雄氣息,許多折騰是來源於我最低的道德勇氣。我沒有艾未未的氣勢,冉雲飛的堅持, 譚作人的忘我,艾曉明的深情,馮正虎的智勇,我是群眾中的一員,而不是英雄,因此一個庸人更能體會民眾的內心。如果不是《民間》查封,我至今還會用怯弱為自己找藉口。現在,我只明白了一點。

我們再不能指望別人去做英雄,那些付出沉重代價的英雄們他們的勇氣足以喚醒我們沉睡的心靈,他們的犧牲太大,太重了,他們是替我們扛起我們應當扛起的重軛。我希望光誠們回歸正常的生活。我希望英雄們能休息一下,我不再希望他們加班加點,我們崇拜英雄是我們自私的表現是我們膽怯的明證。

我無法打通你的電話,光誠,我只能在這裡說一聲,“光誠,我們歡迎你回來,光誠你好好休養您虛弱的身體。象普通人一樣生活一段時間是我們最大的心願。”

我的夢是我內心的聲音,我深深明白這英雄的頭意味著什麼?

對待罪惡只有一個標準,在沒有還清良心債前,我們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我們都在罪中。

親愛的公民們,今天我終於能大聲喊出,“光誠,我的朋友”也希望每個公民能大聲說,“光誠,我們的朋友。”讓我們打破由恐懼製造的分隔與冷漠。

我呼籲朋友們,公民們,請伸出你們的手,盡你們的力,救助光誠一家。

以下是朋友們草擬的呼籲書。請讀者們盡可能傳播呼籲,懇求你們。

 

關於“自由光城” About Free Guangcheng

惦念你們全家  You are not forgotten

2010 年9月9日,盲人赤腳維權律師 陳光誠服刑滿4年3個月,被監獄直接送回家。全家也於當日被嚴密軟禁,看守者高達幾十人。地方當局隨後在東鄰及西鄰安裝手機遮罩儀,9月23日後手機電話完全無法接通。2010年11月11日, 陳光誠愛人袁偉靜10月27日向朋友發出的求助資訊才抵達。

目前光誠依舊腹瀉,便血6次,無法就醫。 陳光誠夫婦無法邁出家門,5歲的女兒失學在家,全家依靠78歲的母親在看守者跟蹤下外出獲取食物。而地方警察和看守暴徒隨時可闖進 陳光誠家,對 陳光誠發出生命威脅。9月20日地方警察和暴徒進入 陳光誠家6小時之久。

地方官員曾經不慎洩露看守 陳光誠的維穩資金一共5000萬元。為此他們不會放鬆對 陳光誠的軟禁,甚至揚言要把他再送回監獄。他們在全村散佈各種謠言和恐慌,試圖徹底孤立 陳光誠全家,斷絕他的外援。

面對如此無理無法的野蠻行徑,作為一名普通公民,我們能做什麼?

通過網路速遞一支鮮花,帶去問候;

通過網路速遞一個小玩具、一本兒童繪本,送給光誠也被軟禁的5歲小女兒克斯,帶去溫情;

郵寄一張美麗的明信片,向光城全家及看守者問好;

郵寄一張邀請卡,邀請光誠全家到你所在的城市遊玩;

耶誕節、元旦、春節、元宵節……郵寄一張節日卡給 陳光誠及看守者;

採訪一位有公共影響力的人(學者、官員、影視明星、活躍分子……),訪問其對 陳光誠現狀的看法,將錄音、照片、視頻等資料發送給我們。

無論你做的是哪一項,請不要忘了拍一張照片或做一份截圖,發到 guangchengweijing@gmail.com ,我們將全部資料上傳于營救 陳光誠的網站(網址:www.chenguangcheng.com)。推特:www.twitter.com/freeguangcheng

 

你可以寫:

光誠,我們沒有忘記你,你在黑暗中給我們帶來光明!

光誠,請堅持,請等待,我們一直為你們全家的自由努力!

抗議非法拘禁,釋放 陳光誠及全家!

愛 陳光誠!愛袁偉靜!愛陳克斯!

……

是的,有可能你的卡片和鮮花都落到看守者手裡,但請不要在卡片上寫負面資訊。仇恨只能帶來更深的仇恨,當看守者被鮮花和問候淹沒,也許他們能重新看待自己的工作,也許能善待 陳光誠,哪怕只有一點點,也能給軟禁中的 陳光誠和袁偉靜及5歲的女兒和78歲的母親一點點方便。

 

 陳光誠的郵寄地址是: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雙堠鎮的東師古村 陳光誠、袁偉靜、陳克斯收,郵編:276312

 

You are not forgotten

As of September 9, 2010, blind self-taught rights lawyer Chen Guangcheng had served in full his sentence of 4 years 3 months and was transported from the prison directly to his home in Shandong province; Chen and his family were placed under strict house arrest and remain under constant guard by several dozen people. Following this, local authorities installed cell phone jamming equipment in the houses on either side of Chen’s home, leaving the family unreachable by telephone since September 23. A text message sent on October 27 by Chen’s wife, Yuan Weijing, seeking help from a family friend, only arrived on November 11.

Upon his release, Chen Guangcheng was found to be suffering from diarrhea; since having worsened to the point that he has now passed blood on at least six occasions, authorities continue to refuse to allow Chen to seek medical treatment. The couple are barred from even stepping outside the door of their home, their 5-year-old daughter continues to miss school, and the entire family is left to depend on Chen’s 78-year-old mother who is only allowed out to buy groceries under constant physical surveillance. At the same time, local police and thugs stationed outside the Chen family home who continue to storm into Chen Guangcheng’s home at will and without any prior warning, have made threats against Chen’s life. On September 20, for example, police and hired thugs rushed into Chen’s home, only choosing to leave six hours later.

Local officials once let slip that the current costs of ‘maintaining stability’ outside the Chen home have already amounted to more than 7.5 million USD, using this figure to justify the need for continued house arrest, and even to threaten to take Chen back to prison. In an attempt to isolate Chen and his family, and to cut them off from outside assistance, agents have even gone so far to spread rumors and horrific lies about the family throughout the village.

In the face of such senseless and barbaric behavior, what can we, as ordinary citizens, do to make a difference?

1. Purchase flowers online to be delivered by courier, along with your message for the family;

2. Purchase toys or children’s books online to be delivered by courier to Chen’s 5-year-old daughter, along with a greeting;

3. Mail artwork on a postcard to the Chen family and their captors;

4. Mail a greeting card, invite Chen Guangcheng and his family to come visit you in your city;

5. To mark holidays such as Christmas, New Year’s Eve or Spring Festival, mail a holiday card to the Chen family and their captors;

6. Find opportunities to ask politicians, academics or other prominent individuals to inquire into Chen and his family’s situation, to visit them if possible, or even provide some audio, video or a photograph which we would then display on the Free Guangcheng website.

Regardless of which option best suits you, please do not forget to take a photograph or photocopy your contribution, and send it to <guangchengweijing@gmail.com>, as we will display all incoming efforts to the [Free Chen Guangcheng] website: http://www.chenguangcheng.com/.Twitter: www.twitter.com/freeguangcheng

Ideas include:

•”Guangcheng, you have not been forgotten. As long as you remain in the dark, we will continue to bring you light!”

•”Guangcheng, stay strong and hopeful. We have never stopped fighting for you and your family’s freedom!”

•”Stop illegal house arrest, Release Chen Guangcheng and his family!”

•”Chen Guangcheng, Yuan Weijing, Chen Kesi: We love and pray for you!”

It’s true, as some worry, that your cards and flowers may only end up in the hands of the Chen family’s captors, so please refrain from including any disparaging remarks. Hate only begets greater hate, and over time, as we leave Chen’s captors buried beneath an outpour of flowers and support, there might come a day when these men begin to see their work in a different light, and maybe, even if just a little, things will slowly get better for this family locked away under house arrest: Chen Guangcheng and his wife Yuan Weijing, their 5-year-old daughter, and Chen’s 78-year-old mother.

 

Mail address: Chen Guangcheng, Dongshigu Village, Shuanghou Town, Yinan County, Linyi City, Shangdong Province 276312, PRC. China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