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劉錦華
  劉錦華 相關圖片

馮友祥的證詞──“六四”遇難者劉錦華的丈夫
其他六四死難者 :

劉錦華 生平 :

編號 0095 姓名  劉錦華 性別 女 遇難年齡 34
家庭所在地 北京市
生前單位、職業 白石橋總政政治部幹休三所職工
遇難情況
89.6.3.晚9點,與其夫(受傷,另有記錄)從八里莊去永定門外姑姑家給孩子取藥,至西單,遇戒嚴部隊,返回;11點左右至木樨地燕京飯店處,遇戒嚴部隊掃射,兩人躲入木樨地21樓邊的小胡同,士兵追入胡同射擊,劉上額中彈,立即死亡。
家庭情況 夫婦倆均中彈,夫,馮有祥,傷。有一子,馮毓嘉,當時7歲。姑,馮書蘭
地址 馮書蘭:崇文區永外安樂林4條7號
郵編 100075 電話 65112911(姑O)
備注 66157359(H)

 

095   劉錦華,女,34歲,北京白石橋總政政治部干休三所職工。6月3日晚與其夫從八里莊去永定門外姑姑家給孩子取藥,11點遇戒嚴部隊掃射,兩人躲入木樨地21樓邊的小胡同,士兵追入胡同射擊,劉上額中彈立即死亡。夫馮有祥受傷。子馮毓嘉。


口述历史(之七):六四遇难者刘锦华 - Testimon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CuUTn3h7P0

六四遇難者 劉錦華的丈夫 - 馮友样口述歷史錄像

Testimony by June 4th Vistim LiuJinghua's husband Feng Youyang
 

馮友祥的證詞──“六四”遇難者 劉錦華的丈夫

 劉錦華,女,一九五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出生;遇難時三十四歲,生前為中國

人民解放軍總政干休三所工作人員;八九六月三日晚,在燕京飯店西邊樓後遇難,腦部中彈;骨灰先存放在老山骨灰堂,後安葬於天津李齊莊公墓。

八九年六月三日晚,我與愛人錦華去我妹妹家取藥,因為當時我們的住所正

拆遷,在公主墳阜城路那兒暫時住,到我妹妹家需要進城。當時北京市區秩序很亂,在回家途中,我們走到禮士路聽到西邊有槍聲響,就無法再往前走了,只好躲到燕京飯店西邊樓後。我們想,我們並未參與運動,能有什麼事呢?沒有想到,當部隊行進到此地時,隨著槍聲,我倆都倒在血泊之中,我的大腿中了一槍,我愛人腦部中了一槍,一下就不省人事了。而後我大喊快來救人,接著我被送到了兒童醫院,我愛人送到哪裡,情況如何,當時我不知道。過了了一周,我轉入306醫院,方知我愛人已被群眾送到空軍總醫院的太平間,她死了。她的遺體是由她單位的所長找到的。八天後在八寶山火化,單位負責開了追悼會,我也帶傷去參加了。而後骨灰存放在老山骨灰堂三年;三年後,聽我岳母的意見,安葬在天津李齊莊公墓。

 “六四”事件發生後,我們的家庭就算完了,從那時起,我只好帶著我的孩

子過起孤獨的生活,至今沒有組成新的家庭。在這十年之中,許多困難擺在了我的面前。第一是工作,家中出了這麼大的事,尤其是涉及政治問題,我也就無法在單位幹下去了,因為我不能幹一件永遠也無法成功和能夠看到前途的事情,一氣之下,只好“下海”經商。這期間給我的親友們增添了不少麻煩,都是一些具體問題。最讓我頭痛的是,培養和教育孩子的問題。我不能把殘酷轉給下一代,我不能培養一個仇恨的心靈。但如何做呢?確實是件很艱難的事。十年了,我考慮了很多,我想,最終的解決應當是國家在“六四”事件上有個結論,方能解除我們難屬及全社會人民的憂慮。我在親人遇難十周年的時候,十分懷念我的愛人。我對於“六四”事件中同我愛人一起倒下的人深表哀悼;對於這些年來幫助過我的人們表示衷心感謝。

馮友祥  一九九九年二月十八日


丁子霖:禍不單行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我這裡說的是馮和他的妻子在“六四”大屠殺中的悲慘遭遇。妻子 劉錦華不幸遇難了,而馮則落下了終身殘疾。

1989年6月3日,馮夫婦倆為了給兒子治療眼疾,進城去找一位醫生諮詢。那天他們回家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當他們騎車路過木樨地燕京飯店附近時,正遇上戒嚴部隊從西向東挺進。當時滿大街都是人,已根本無法通行。從不遠處,可以聽到一陣陣槍聲,由遠而近,槍聲越來越大。不一會兒,戒嚴部隊的裝甲車和端著衝鋒槍的士兵就到了跟前。驚恐的民眾紛紛向四處疏散、躲避,馮夫婦也隨著人群躲到了兩棟居民樓之間的通道裡。

“解放軍不會真向人開槍吧!”丈夫低聲問妻子。

“不會是真子彈吧,人民軍隊怎麼會殺老百姓呢!”妻子 劉錦華回答。

然而,妻子的話音未落,馮的左腿就被一顆子彈擊中了;而幾乎在他倒地的同一時間,他的妻子也倒下了。這是一陣密集的掃射,很多人倒在了槍彈之下。僥倖活著的人不顧自身的安危,紛紛搶上前去把死傷者往隱蔽地轉移,再送往附近的各個醫院。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場面啊!是一場戰爭嗎?卻又分明是“和平年代”!可當時的人們已顧不上這些了。

馮被民眾送到了北京市兒童醫院,他的左上腿被子彈打穿了。但他顧不得自己的傷勢,他最惦記的是妻子是死是活? 因為他是看著她倒下的。然而,他卻無處去打聽,只能躺著經受痛苦的煎熬。一天過去了,又一天過去了。終於,在幾天之後,他知道了妻子的下落,但她已經死了,永遠離他而去了。家人告訴他,他妻子的屍體是在空軍總院找到的。她左上額中彈,送往醫院時已經死亡。當他不得不相信愛妻已經遇難的消息,頓時五內俱焚、肝膽欲裂,幾乎喪失了活下去的勇氣。

那年劉才34歲,未來的路還長著呐,何況已經有了一個孩子!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樣頃刻之間被毀了;而他,從此踏上了痛苦而坎坷的人生旅程。

馮是一位魁梧的北方男子,性格開朗,為人寬厚。他原來在一家大公司下屬的海運公司工作,常駐天津塘沽港。他在那裡結識了一位活潑美麗的姑娘 劉錦華。兩個年輕人相戀三年,1980年終成眷屬。第二年劉幾經周折,調到了北京的基建工程兵總部工作,成了一名為部隊服務的職員。

馮家上有老母,下有兄弟、姐妹,而作為兒媳的 劉錦華,又深得婆婆和弟妹們的喜歡。她性格開朗,為人謙和,與馮家上下相處融洽,小日子過得和和美美。開轉年來,他們又得了一個兒子,更是錦上添花。馮在那兩年裡體驗到了為人夫、為人父的兩大喜悅。然而,僅僅是短短的九年時間,所有這一切卻都成了無法追回的夢幻泡影。

幾年後,我在朋友的幫助下找到了馮的妹妹。當時,馮已遠走他鄉謀生去了。他妹妹告訴我,馮自愛妻遇難後,心灰意冷,毅然辭去了原來的工作,又把孩子託付給了她,自己獨自一人離開了曾經給他帶來過幸福而如今僅剩下孤獨和哀傷的地方。從此,她妹妹就把失去了母愛的侄子當成了自己的孩子,挑起了撫養的擔子。

那天我找到她家時,她熱情地接待了我。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個勤勞能幹的女性。兩間小平房,雖然擁擠,卻收拾得整潔明亮。說起她嫂子,她仍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她呀,特別有親和力,死得實在太冤了。”她含著眼淚向我介紹她的嫂子 劉錦華。她說她哥哥能找到這樣的媳婦兒是他的福份。但她說起她侄子,心裡卻又是一陣心酸。這孩子命苦啊!他小時候不小心被針頭紮傷了眼睛,由於細菌感染,久未治癒。嫂子在世時,夫婦倆到處奔走求醫。那天正是因為去給兒子找醫生,結果把自己的命丟了。年紀輕輕,不等給兒子的眼睛治好,竟拋下自己的骨肉走了。

她告訴我,她代替她嫂子到處領著小侄子求醫,最後摘除眼球、裝上義眼,安排他了上學。然而,她又擔心,一個失去了母愛的孩子,隨著一天天長大,他心靈的創傷,能不能漸漸地彌合起來呢?

記得1999年春節期間,在我們為死去的親人舉行“六四”十周年祭奠儀式的時候,在大廳正面牆壁的黑色布幔上,懸掛著十八幅“六四”死難者的遺像,其中一幅是一位梳著披肩長髮的秀麗女子。她就是 劉錦華。常言道:“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一個堂堂男子漢,在妻子遺像前禁不住落下了眼淚,久久不忍離去。他,就是馮。可以想見,妻子死後留給他的傷痛是何等的刻骨銘心!

如今,馮已從悲痛中站起來了,他義無反顧地加入了我們這個“六四”受難者群體,為尋求正義,呼喚良知,正在盡他的一份力量。(張先玲執筆,丁子霖改定 20050315)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he%20truth%20and%20victims/Authentic%20records%20of%20visiting%20the%20victims/authentic_49.htm

[Visit: 1475]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2 篇

<< 劉燕生蕭波>>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