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南化通
  南化通 相關圖片

她找回了做人的尊嚴(丁子霖尋訪「六四」死難者南化通家屬)
其他六四死難者 :

南化通 生平 :

071  南化通,男,31歲,北京市住宅壁板廠司機。6月4日淩晨5點左右,離家去長安街。家屬兩天后在協和醫院認出死者照片,找到遺體。子彈從左肩胛骨下射入,胸腔被炸爛。妻徐寶艷,有一女,87年生。

編號 0071 姓名   南化通 性別 男 遇難年齡 31 家庭所在地 北京市

生前單位、職業 北京市住宅壁板廠司機

遇難情況

89.6.4.凌晨5點左右,離家去長安街,就此再沒有回家。家屬兩天後在協和醫院認出死者照片,找到遺體;子彈從左後肩胛骨下射入,胸腔被炸爛

家庭情況 妻,徐寶艷,北京長安商場鞋帽櫃女皮鞋組當售貨員(現已被辭退);有一女,87年生。

地址 北京市豐台區晨光小區角門西里1號樓8門303號

郵編 100077 電話 87253576 (H)


她找回了做人的尊嚴(丁子霖尋訪「六四」死難者 南化通家屬)

她來自農村,父親退休後進城頂替老爺子當了一個商場的售貨員; 丈夫生前是北京市住宅板壁廠的司機,小倆口有一個一歲多的女兒,家境雖談不上富足,卻也安穩、和美。

可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1989年6月4日淩晨5點左右,她的丈夫 南化通離家去長安街後就再也沒有回家。家人找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卻不見蹤影。兩天後,家人在協和醫院認出了死者的照片,並找到了遺體。原來他已經不在人世了。從屍體上發現,子彈是從左後肩胛骨射入,胸腔已被炸得稀爛。南遇難時31歲,剛過而立之年,留下了妻子和女兒。而她,就是死者 南化通的遺孀。

這位遺孀的線索是 江棋生向我提供的,第一次與她聯繫也是我委託江去的。江回來告訴我:這位遺孀就住在王府井百貨大樓旁邊小夾弄裏一間破舊簡陋的小屋裏,日子看上去過得很緊巴。當時,我們已啟動了對「六四」難屬及傷殘者的人道援助,像她這樣的情況,是需要儘快給予幫助的。因為她不僅要管自己,還要撫養一個不到5歲的女兒。

送捐款的事我再次委託給了江。為了解除對方的疑慮,我還讓江帶去了我自製的名片。

一切似乎都很順利。不久江給我送來了那位遺孀親自簽收的捐款收據。可沒有料想到,沒幾天江便遭到了西城區公安局政保科的傳喚,說是這位遺孀舉報了江和我兩人,還說她把我們送去的捐款上交給了所在商場的有關部門。再後來,我又聽說,這位遺孀因為表現好,商場破例給了她一筆相當於我們所送捐款數額的生活補助,而且還給她換了一個較為輕鬆的工作崗位。

這件事想起來著實令人懊喪,俗話說「好心沒有好報」。怎麼竟有這樣不識好歹的!而她作為一個「六四」死難者的妻子,難道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麼死的嗎?可後來一想,說不定她這樣做也有她的苦衷,比如說她怕這件事讓領導知道了會懲罰她,或者因此而丟了工作。既然如此,我們也就只好由著她去了。

這件事又過去了好幾年,我也不願再向別人提起。可是有一天,我家裏突然來了一位中年婦女,看上去似乎傷了腿腳,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她一進門就高聲說:「丁老師,我找您來啦!可找得我好苦啊!」我沒有同她見過面,自然認不出她是誰。她不等我回過神來,又大聲說:「我是XBY 啊!」我這才想起來,原來是她啊!

於是請她坐下,聽她慢慢訴說。

原來,她在哪個商場的「好景」不長。大概領導從那件事上看出她好欺侮。是啊,哪有丈夫被無緣無故打死了還能那樣忍氣吞聲,不僅不哭不鬧反而把幫助她的人給舉報了。常言道:柿子撿軟的捏。於是,她被商場藉故解雇了。她這次來找我,就是要告訴我這件事。她說為這事她打過官司,但打輸了。人家說下崗的人多了去了,並非她一個。還能說什麼呢?但日子總得過下去啊!何況還有一個需要她撫養的小女孩。

既然硬著頭皮來找我,我又怎麼能再把她推出門去呢。關於對「六四」難屬的人道救助,我們早就立過規矩,那就是不問身份地位,不問政治態度,不附加任何條件。她,一個「六四」難屬,還撫養著丈夫留下的一個遺孤,她有絕對的權利接受來自捐款人的那一份人道關懷。

這次她還告訴我:母女倆因為生活無著,又無他路,便靠著擺地攤賣些針織類衣物度日。因為辦不起營業執照,只好到處「打遊擊」,城管人員來了,卷起衣物就跑。有時被抓住了,衣物遭沒收,還得托人去說情。有時東西要不回來,只好自認倒楣。

我聽著她的訴說,腦海裏像過電影似的:假如她丈夫沒有被打死,假如她沒有被解雇,假如……,她還能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嗎?

話既然說到這裏了,我還是忍不住問她:「那年你向領導舉報是怎麼回事啊?你知道嗎? 後來江老師被公安收容審查了45天,這中間就有給你送款那件事……。」

她頓時臉頰脹得通紅,到嘴邊的話又憋了回去,最後終於說出了這樣兩句話:「我真沒有想到會這樣!」「我對不住他!」

人都是有弱點的。愚昧、怯懦、對強權的恐懼和屈從等等,尤其是當一個人處於弱勢的時候。我怎麼還能責備她呢!

這以後的一個春節,我與我先生一起去她家看望過她母女倆,那時她們已從王府井地區搬到城南去住了,大概是原來的小破房被拆遷了。新搬進的住房在一棟老舊的單元樓裏,屋裏空空蕩蕩的,沒有一件像樣的家俱。她已經不再擺地攤叫賣衣物,而改為走街串巷叫賣盆花去了。她告訴我,她不分寒暑,每天一清早都要蹬著平板三輪去豐台花市批發一些賣得好的盆花,辛苦是辛苦點,但有了小車,也就能比較容易躲過城管人員的巡查了。

聽她的訴說,我一陣陣的心酸,她已被逼得無路可走了。我突然發現她變得蒼老了,皮膚灑得又糙又黑,看模樣遠遠超過了她的實際年齡。那天她見到我們很高興,特地把女兒叫到我們跟前,告訴我們,女兒已經上初中三年級了。她感謝海外留學生給了她女兒一份助學金,幫她解決了困難。

一年後,她告訴我,女兒考上了市里的一所著名的重點高中。她說,本來是可以報考一所收費低的學校的,但女兒一定要報考她心目中的那所重點學校。為了女兒的前途,她答應了。她說自己再苦再累,也要讓女兒把書念下去。現在,說話又兩年過去了,再過一年,小女孩就要成為一名大學生了。

從第一次同她接觸到這些年,中間有好幾個年頭我沒有同她聯繫過,更沒有想到要向她去徵集公開信的簽名,這倒不是擔心她再去舉報我們,而是她日子過得實在不容易,免得她再次受到傷害。然而,這幾年她毅然回到了我們這個群體,她的名字又在我們的連署名單上出現了。

原載於 天安門母親網頁: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he%20truth%20and%20victims/Authentic%20records%20of%20visiting%20the%20victims/authentic_48.htm

[Visit: 1516]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1 篇

<< 林濤韋武民>>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