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吳國鋒
  吳國鋒 相關圖片

吳定富、宋秀玲的證辭

丁子霖:刺刀下的冤魂
其他六四死難者 :

吳國鋒 生平 :

編號 0023 姓名  吳國鋒 性別 男 遇難年齡 21 家庭所在地 四川新津縣
生前單位、職業 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86級學生,89學運期間曾為校學生自治會籌委會成員
遇難情況
89.6.3.夜,攜相機騎自行車離校,遇難時後腦中彈,倒地後,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長的刀口,雙手手心留有明顯刀痕。當時由一老人送郵電醫院,吳向老人說完他所在的學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蔣培坤在尋找其子屍體時,於郵電醫院發現吳的死亡名單,受醫院委托將名單帶回學校,屍體火化後骨灰由其父母領回,現存放家裡。吳生前曾參加過天安門絕食行動,一連五個晝夜。
家庭情況 父,吳定富,98年55歲,原在街道企業工作,93年已病休,每月退休金120元。母,宋秀玲,52歲,務家。姐,已出嫁。有一弟,做小生意。爺爺,85歲;奶奶,81歲。
地址 四川成都市新津縣五津鎮正東街58號
郵編 611430電話 028-2510512 (H)
備註 聯繫 通過其姐吳曉蘭:四川成都市新津縣五津鎮正東街115號,T:028-2523636

023  吳國鋒,Wu Guofeng,男,遇難時21歲,四川新津縣人。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86級學生,89學運期間曾為校學生自治會籌委會成員。89.6.3.夜,攜像機騎自行車離校,後腦中彈,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倒地後,又被刺刀捅入腹部,有2寸長的刀口,雙手手心留有明顯刀痕。當時由一老人送郵電醫院,吳向老人說完他所在的學校就死了。6.4晨,人大教授蔣培坤在尋找其子屍體時,於郵電醫院發現吳的死亡名單,受醫院委託將名單帶回學校,屍體火化後骨灰由其父母領回,現存放家裡。吳生前曾參加過天安門絕食行動,一連五個晝夜。


口述歷史(之十):六四遇難者 吳國鋒Testimony


遇難者 吳國鋒的父母  吳定富、宋秀玲的證辭

 吳國鋒,男,出生於1968年7月3日,遇難時不滿21歲﹔生前為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管理系86級學生﹔89年6月4日淩晨遇難,遇難地點不詳,在北京郵電醫院找到屍體﹔現骨灰一直存放在四川家中。

我們遠在四川成都新津縣,89年6月8日上午10點,鎮政府派人通知我去談話,到了鎮政府,當官的告訴我;你兒子 吳國鋒在北京遇難了,詳情不知。當官的要我們到北京去料理後事,說由白副書記陪同一起去。我聽到這個消息後真是晴天霹靂,不知所措,由政府官員扶持,跌跌撞撞回了家。到家後我只有哭,國鋒母親問我為何要哭﹖在再三追問下,我祇得如實相告。國鋒媽媽當即大叫一聲,從凳子上昏倒在地,一直到傍晚才醒過來,以後就不吃不喝。

6月9日,我們從成都乘火車上北京,兩天一夜國鋒媽媽未沾一點飯食,只喝了一點水。到了北京,人民大學工業經濟系的一位姓張的副書記,是個女的,她到車站把我們接到學校招待所,要我們先休息,第二天談事情。

第二天,系主任和張副書記向我們通報了“六四”前學校和國鋒的情況,問我們有什麼要求﹖我們要求把國鋒的遺體運回四川。答覆說不行,中央命令就地火化。我們說,國鋒上有爺爺、奶奶,不能把遺體運回去,也要讓我們照幾張相片帶回去,好向老人家交代。他們答覆說,可以,但要嚴守秘密。6月13日,我們在西單郵電醫院為國鋒舉行了告別儀式,國鋒在北京的同學都到了,學校其他系的學生被勸阻沒有參加告別儀式。儀式結束後,我們將國鋒的遺體送到了八寶山公墓火化,當天下午取回了骨灰。

國鋒死得好慘啊﹗他後腦一槍,肩、肋骨、手臂都有槍傷,肚臍右下有7至8公分的刺刀創傷。可以斷定,當時他連中幾彈後還沒有死,後來又用刺刀把他捅死的,他的兩個手心裡還有很深的刺刀痕,他一定是去奪刺刀時劃傷的。我們見到他的遺體上半身血糊糊的,真是慘不忍睹。

國鋒於1986年7月以每門課程平均90分以上的成績考入中國人民大學,遇難時差一個月才滿21歲。他本來是我們全家的希望!國鋒遇難給我們全家帶來了極大災難;爺爺奶奶想念孫子變成了半瘋狀態,常年生病,生活不能自理﹔父親經不起這麼大的打擊,肢體麻木,不能走路,失去了工作能力,每月只靠100多元病退的生活費度日﹔母親因得知兒子遇難後跌倒在地,頭部留下嚴重創傷,落下腦痛後遺症,一想起兒子就頭痛,一見到國鋒的同學就哭,引起視力嚴重下降,也已失去勞動能力。

吳定富、宋秀玲

1999年1月24日

來源:中國人權 http://www.hrichina.org/hk/content/4186


吳定富、宋秀玲:悲痛的二十年 

2009年是我的愛子慘死二十年的紀念日,也是父母親難忘的二十年。

我的兒子叫 吳國鋒,生於1968年7月3日,生前是中國人民大學工經系三年級的學生,于“89,6,4”遇害:當地鎮政府告知我們“你兒子是暴徒已死于北京”,我立即回答:我兒子是成都市“三好”學生,根本不是“暴徒”是愛國學生。他們要求和我一起到北京處理後事,但臨行前卻推脫去不了!我和老伴于89年6月9日晚到達了使我們最悲痛的地方——北京。

89年6月11日我們在西單郵電醫院見到了我兒子的遺體,我兒子渾身是血,尤其頭部基本上是被血漿裹住了,臉部全是血,眼睛睜著,真是死不瞑目。再往下看:在肚臍下7-8公分處有5公分左右一道傷口,顯然是刺刀刺的,兩手緊握,手心已被利刃割開,肩上、腰上有子彈擊中的痕跡,腦後有彈孔,血就是從這四個傷口流出來的,真是慘不忍睹,使我和老伴當時就昏了過去。老師和同學在醫院舉行告別儀式。

6月18日我們捧著兒子的骨灰回到了家鄉,四川省成都市新津縣五津鎮正東街,設了靈堂,親友、同學、朋友、路人一一來悼念,由母校已退休的老教師給國鋒送來了一副挽聯:愛國求學不幸身亡??橫批:慟其不壽

三天后由於看悼念的人太多,鎮政府書記出面了,要求將靈堂撤了,我不同意,經協商由街面轉到家裡擺設,但仍然是很多人來悼念和看望我們。

縣上派了人來要我們將國鋒的骨灰盒安埋了,我堅決不同意,來人只得作罷。但市面上謠言很多,反革命暴亂分子等等,但是我堅信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同時我也在尋求北京的丁子霖老師的幫助,因為我在收音機聽丁子霖的事情,但又苦於無門找到尊敬的丁子霖老師,因為只有她能帶領我們難屬向當局討說法。

1996年的一天,郵遞員送來了一封信,名字不對,地址也不對,但送信人說估計就是你了,真是鬼使神差,我拆開一看,真是盼了幾年的事今天盼來了。就這樣與丁老師聯繫上了。知道了難屬群體,並參加了難屬群體,知道了很多很多事情,而且由以前憂傷、痛苦變得腰硬了。

國鋒的爺爺奶奶因思念長孫國鋒由硬朗的身體變得十分虛弱,一天不如一天,氣死了,兩位老人終年九十歲、八十六歲。弟弟國賓與國鋒兄弟情深,因勞累過度患了尿毒癥,在難屬群體及國外友人的幫助下,多活了半年,於2001年7月去世了,留下了一女兒叫吳佳慧,現年九歲,讀小學4年級,由於家庭困難,做爺爺奶奶只能盡最大努力來供養她。

國賓的老婆已組家庭,已無來往,她個人能力有限,小孫女的一切費用均由我和老伴承擔。

以上是我們的悲痛的二十年。

吳定富

宋秀玲

2008年9月25日

《 天安門母親網站》首發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iananmenmother/20%20years/m090404001.htm

[Visit: 1514]
Tags : 六四亡靈 | 天安門母親 | | | |

相關文章: 共 7 篇

<< 李淑珍李萌>>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