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陳永洲
  陳永洲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陳永洲 生平 :

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是以涉嫌「損害企業商譽」的罪名,2013年10月19日被長沙市公安局拘留。
從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 陳永洲曾發表10篇有關中聯重科「利潤虛增」、「利益輸送」、「畸形行銷」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報導。 陳永洲被抓禍起中聯重科。
10月26日早晨,中國官方媒體央視報導了關於《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在看守所中自述有罪的採訪報導,整個報導長達9分鐘。 陳永洲面對鏡頭講述自己至少收受人民幣50萬元賄賂、撰寫並發表對「中聯重科」不利的新聞10多篇,且僅「1篇半」是親身採訪,其餘則是在他人所提供的文章上署名等情節。

 

視頻: 陳永洲看守所視頻曝光稱收錢發假新聞
 


 2013年10月28日

 陳永洲有關受賄的認罪遭到日本媒體的質疑(BBC}http://bbc.in/1azJR9Y 

廣東《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承認受賄報道中聯重科案、中國記協發文譴責、《新快報》刊登道歉聲明等案件峰迴路轉的進展,令日本各大傳媒連日刊登的相關報道力度比《新快報》刊登「請放人」、「再請放人」階段更突出。
幾乎所有報道中都提出了案件進展是否存在政治介入和圖謀政治收場的疑問,問號充斥著各大報的報道標題。
 
例如《讀賣新聞》週一(10月28日)的標題就是「『記者捏造』中國報紙投降……黨介入?仍很多迷」。
報道把案件從2012年9月《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報道中聯重科醜聞以來到目前的戲劇性發展羅列了詳細表格,指出:「記者被捕看來是警戒批評體制的中共政權介入的結果,案件經緯核心部分朦朧,中國網絡上噴出強行結案的不滿聲音。」
報道說:「 陳永洲被捕初期,很多中國傳媒站在批評公安當局的立場,中宣部10月24日向傳媒下達禁令,27日包括《新快報》在內一起刊登新華社的『記者捏造』的報道。」
報道引述未透露姓名的中國人權律師分析說,中宣部是因傳媒聲援、著名律師在網絡上發表要求放人的聲明等,擔心批評長沙警方的輿論上升,通過央視和新華社來大幅報道記者供認等謀求沉靜事態。
視中國報道與「食品安全」同類
 
《讀賣》也提出與其它各報同樣的質疑,指出 陳永洲接受誰的賄賂等關鍵不明,中國網民中不信的聲音高漲。
《朝日新聞》此前一天刊登記者發自廣州的報道也說:「賄賂者不明、虛假報道也止於一點,倒是整個案件失態明顯。」
《產經新聞》周日更以社論來顯示該報完全不信中國宣稱的案情發展,社論說中國傳媒大部分受控於政權,記者認罪和《新快報》道歉正反映了深知正面對抗行不通的危機感。
社論以《南方週末》改提倡法制的社論改為讚美中共的內容和中國政府對25萬記者實施「馬克思主義報道觀」進修來說明中國政權對傳媒的遏制,並指出受遏制的還不止傳媒,北大前教授夏業良和投資家 王功權等只要展示歐美價值觀的知識分子和企業家便有難。
社論批評「習近平政權遏制言論自由的程度已令人看不下去」,也批評「對中國這般行為,舉著人權外交旗幟的美國沉默寡言」。
社論指與中國的經濟和安全糾紛的根結是人權問題,呼籲重視中國人權,「包括日本在內的外部應對習政權遏制言論提升聲調」。
 

釋放良心記者 陳永洲捍衛記者權利呼籲書

全國記者朋友、律師朋友、公民朋友們:
   驚悉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因報導中聯重科的重大會計造假、財務問題近日遭長沙警方拘捕。長沙警方因一字之差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對陳永州採取強制措施。鑒於 陳永洲的相關報導威脅到中聯重科背後涉嫌的重大非法利益,長沙警方迅即抓捕記者的動作有濫用職權、包庇犯罪之嫌,呼籲有關責任方主動糾正錯誤立即釋放良心記者陳永州或根據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變更強制措施,不要再用震懾、恫嚇的手段對待良心記者以及民間正常的質疑聲音,呼籲有關檢察機關立即啟動偵查監督機制。
 
   同時呼籲全國新聞出版管理機關及地方各級新聞出版管理機關主動糾正過去一個時期以來外部強加的違法行政行為,積極給良心記者包括: 陳寶成、 劉虎、王克勤、胡亞柱、劉維安、長平、陳小瑛、溫雲超、仇子明、方玄昌、徐亮、袁瑛、黃剛林、王子球、陳周錫、陳海、杜衛東、鄧瑾 、方三文、關軍、胡賁、李暉、姜維平、 齊崇懷、南香紅、丁補之、高勤榮、連清川 、程益中、盧躍剛、笑蜀、唐士軍、莫之許、鄢烈山、郭力、何保勝、柴子文、左方、陳江、錢鋼、馬克 、李海鵬、林楚方、劉鑒強、 曹西弘、李紅平、李小鳴等記者恢復權利、保障執業權利、辦良心事。讓記者們能夠安心新聞事業有權利保障和執業尊嚴。我們這個社會需要更多堅持獨立、客觀立場敢於直面社會頑疾、為弱勢群體鼓與呼,不畏強權依法執業的良心記者!我們這個社會需要更多堅守良知追求真相與正義的良心記者!
 
     陳永州一案發生的背後有關方面到底意欲何為?是否存在濫用警力、公權私用維護非法利益的情勢我們也將拭目以待!
 
各位記者、律師及公民朋友們:請同意上述呼籲者在此聲明連署,希望多多轉發,謝謝!連署注明:姓名;地區;聯繫方式(電話或郵箱均可)。
 
連署郵箱:hpmz2013@gmail.com或2013hpmz@2013hpmz 
 
發 起 人: 
謝燕益  北京律師   13520232026
唐吉田  北京律師   13161302848
董前勇  北京律師   13366373454
李方平  北京律師   13901360413
劉衛國  山東律師   13518610665
蘭志學  北京律師   13001251152
張科科  湖北律師   18627193027 
江天勇  北京律師   13001010856
戈覺平  江蘇公民   18600161331
范標文  廣東律師   15889635216
趙永林  山東律師
郭蓮輝  江西律師
胡  佳  北京公民   13501091828
李和平  北京律師
葛文秀 廣東律師   18028627307
吳魁明  廣東律師   13006888128
李志勇  中國律師
王  藏  北京公民
劉金濱  山東律師
劉玨帆  北京公民  13241921257
歐彪峰  湖南公民   18607332626
王  宇  北京律師
汪  廖  浙江律師   13957720923
翁廣宗  上海律師
釋慧性  福建公民
劉嘉青  江西公民  18613036294
王荔蕻  北京公民
徐翊民  江蘇公民  13331727273
于  全  四川律師
李維國  廣東公民 13143303314
吳鎮琦  廣東律師  13751758588 
胡  誠  江蘇公民   18962332858
李美青  北京公民   13124734318 
李  豔  北京公民 
閆春鳳  吉林公民  15643359889
董奎紅  吉林公民
曹桂芹  吉林公民
單利華  江蘇公民  13615235498
徐文石  江蘇公民   13962320175
顧曉峰  江蘇公民   13801578556
陸國英  江蘇公民   15050442820
許  娟  江蘇公民  13915963449
眭建平 湖南公民  15874254809
陳建剛  中國律師
李國蓓  北京律師  13693166672
向  莉   北京公民 
馬  強   北京公民 
單雅娟   黑龍江公民
張  昆   中國公民 
邵振中   中國律師
田  園   中國律師 
徐義順   中國公民
劉南萍   中國公民
徐教文   中國公民
夏俊輝   中國公民
關智勇  廣東公民  18688867079
馬昕宇  西安公民 15229298958
張  超   山東公民
王  成  浙江律師
董志遠  河北律師
唐天昊  北京律師
石永勝  中國律師 
王雅軍  北京律師   18620888738
王全平  廣東律師
謝  陽  湖南律師 18673190911
江  翔  河南公民
周秀珍  河北公民
高  界   安徽公民
張志偉 海南公民
黃傑輝 中國公民 
何德普  北京公民 
廖路山  廣東公民 
史宗偉 河南公農 13663831386 
楊  林 湖南公民
尹正安  湖南公民 18901391151
趙東煒  北京律師 18001155507
王利泉 遼寧公民 15141915011
王林海  北京公民  13124702771
李長之  廣東公民
梁秀波  河南公民  18611035335
楊  崇  江西公民  18370123154
彭佩玉  中國公民 
劉裔柒  廣東公民  13827618636 
桂志春  安徽公民
王曉平  吉林公民 18643786888
練子雄  廣東公民 15820355948
周忠智  湖南公民  13187330889
楊雙軍  北京公民  13651005340
宋再民 北京公民  13718990863
 
現繼續徵集發起人與以上發起人共同發起本次連署活動,請大家多多轉發,謝謝!截至到2013年10月30日,連署郵箱:hpmz2013@gmail.com或2013hpmz@2013hpmz;@謝燕益律師-新浪微博
 

新快報頭版就記者 陳永洲被跨省刑拘發聲明 

 來源:新快報  發表時間:2013-10-23 
今日新快報頭版截圖
請放人——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
 
■新快報評論員
 
假如,你是個記者,寫了些批評某公司的報導。有一天,員警叔叔把你抓了。
 
請你不要激動。人家是有理由的——“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關你幾天、幾十天,查查總可以吧?
 
現在,我們新快報的記者 陳永洲,不幸成為了那個倒楣的傢伙。
 
我們很想抽自己兩耳光。
 
因為我們一直以為,只要負責任地去做報導,就不會有問題;萬一出現問題,我們登報更正,致歉;實在嚴重,對簿公堂,輸了官司,該怎麼賠就怎麼賠,該關門就關門,那也是活該。
 
但事實證明,我們太天真了。
 
 陳永洲在熬過三天三夜,終於見到律師時說,他可以熬個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說了。
 
欲哭無淚。
 
應該說,我們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保持了極大的克制——上週五上午,人被帶走了,我們沒有吭聲;上週六,我們沒有吭聲;星期天,我們沒有吭聲;星期一,我們沒有吭聲;昨天,我們還是沒有吭聲。
 
因為,我們總是想,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台底下的隱忍和努力能換回來一個活潑潑的同事,是值得的——請讀者諸君尤其是同行們原諒,我們這樣做,沒有顧及公義,沒有為革命而犧牲而獻身的勇氣,真的很懦弱,真的很自私,真的很可恥。
 
但是,我們不後悔。
 
因為員警叔叔雖然別著槍,很威武,中聯重科雖然給長沙交了很多稅,很強大,但畢竟都還是階級弟兄,有矛盾也是人民內部矛盾嘛。
 
如果上天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還是會說:員警叔叔,中聯大哥,求求你,放了 陳永洲吧!
 
如果上天只給我們一個說話的機會,我們會說:
 
我們認真核查過 陳永洲對中聯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評報導中,僅有的謬誤在於將“廣告費及招待費5.13億”錯寫成了“廣告費5.13億”。如果員警叔叔發現了敝報雖力盡而不能發掘之證據,敬請公示,我們一定脫帽致敬。因為我們仍然相信——至少會有那麼幾天吧——你們和我們一樣,對法律具有完整之尊重。
 
我們要謝謝長沙來的四個員警叔叔,是你們閉起一隻眼,昨天夜裡 陳永洲瑟瑟發抖的幼妻才能從自己家裡平安出走了。
 
我們還要謝謝你們,沒有動用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秘密武器,把你們認定的可疑分子、經濟中心主任一舉抓獲。順便說一句,他真的不在家裡,早幾天就不敢回家了。真的。
 
哦,還有高輝,敬愛的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我們幾個月前已經起訴你侵權了,希望你給點面子,應個訴啥的,我們不會突然把你拿下的——我們每年交的稅很少的,營業額也遠遠沒有幾百億。
 
你們的老鄉,湖南人曾國藩寫過一個對聯,“養活一團春意思,撐起二根窮骨頭”。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
 
華工法學院院長徐松林:“對於這種事件,我一直想說,也必須說,要嚴防地方保護主義,打擊報復記者。”
 
■新快報記者 曹晶晶 郭海燕
 
今年5月27日,《新快報》刊發了記者 陳永洲采寫的《中聯重科再遭舉報財務造假記者暗訪證實華中大區涉嫌虛假銷售》一文,報導了A、H股上市公司中聯重科去年在華中大區涉嫌銷售造假。
 
10月18日,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被長沙警方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跨省刑事拘留。
 
對此,數位著名法律專家和律師表示質疑,此舉是否涉及商業企業利用公權力打擊壓制輿論監督?目前,中國記協表示正密切關注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被長沙警方跨省刑拘一事,並已介入調查。本報正積極採取法律手段,全力維護記者的正當採訪權益。
 
 
 
長沙警方跨省帶走記者
 
一切來得毫無徵兆。據 陳永洲的妻子回憶,2013年10月17日上午,在報社正常工作的 陳永洲接到警方電話,稱要向他瞭解一些情況。
 
10月18日上午9時許, 陳永洲與妻子共同來到派出所。“剛進入詢問室沒幾分鐘,就進來幾位長沙市公安局的員警,簡單亮出證件以及一張A4紙樣的東西,稱陳涉嫌犯罪,要將其帶走。我問為什麼,但被迅速拉開至隔壁房間。”陳妻說,現場並未要 陳永洲簽字,也沒有讓她看清A4紙樣上的內容。
 
隨後 陳永洲被帶上一輛湘牌的賓士商務車,迅速離開廣州。
 
36個小時之後,10月19日晚9時許,陳妻接到一個湖南手機號撥來的電話,電話裡傳來 陳永洲的聲音,他告訴妻子,他是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被刑事拘留,當晚將被送往長沙市第一看守所,要求妻子請律師以及送些衣物。至此,陳妻就再也沒有見到 陳永洲
 
禍起監督上市公司
 
今年5月27日,《新快報》刊發了《中聯重科再遭舉報財務造假記者暗訪證實華中大區涉嫌虛假銷售》一文,報導了A、H股上市公司中聯重科(000157.SZ、01157.HK)去年在華中大區涉嫌銷售造假。
 
此次報導中,記者經實地暗訪調查,發現中聯重科的一線銷售與舉報材料多處吻合,該公司在去年前三季向湖南祺潤、武漢翼達、江西鼎盛為主的客戶產生數量巨大的混凝土機械銷售訂單,旋即於去年四季度出現大規模的退貨訂單。這一異常行為,恰與中聯重科去年業績前三季度亮麗、第四季度驟變暗合。新快報此後報導還指出,在中聯重科去年前三季度業績、一線銷售訂單皆極為景氣下,該公司管理層的直接、間接控股公司長沙合盛、長沙一方卻在二級市場上“瘋狂”套現近8億元。
 
這些報導包括上市公司公開資料及記者實地暗訪中所保留的錄音、照片等。
 
新快報起訴中聯重科高管
 
7月10日、11日,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高輝在其實名認證的新浪微博連續發佈以“輿霸與打手”、“打手!陰謀,黑手,輿霸!”為題的微博,中傷《新快報》及記者 陳永洲,並將 陳永洲的記者證及身份資訊在網路上公開。在未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高輝將《新快報》相關報導描述為虛假報導。
 
新快報隨後發表《嚴正聲明》,要求高輝立即停止侵權行為,刪除上述微博侵權言論,並在微博及相關媒體中賠禮道歉,消除影響。但高輝置若罔聞。
 
由於遭到一系列的公開侵權,《新快報》、 陳永洲本人決定對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及高輝提起訴訟,並在2013年8月7日在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立案。
 
在提起訴訟的前後,《新快報》一直保持媒體應有的客觀和理性,之所以連帶中聯重科公司,也是基於高輝作為公司董事長助理和管理學院院長的身份,中聯重科作為上市公司,對於其所發表的有損媒體聲譽和報導記者人格的侵權言論,並沒有阻止,表明高輝的行為是職務行為,中聯重科理應對高輝的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
 
至此,就新聞報導引發的訴訟本已進入正常的司法程式,等待法院審理和判決。
 
不料,僅兩個多月後就發生了上文中令人震驚的一幕。
 
原來,中聯重科一面向廣州法院提出管轄權異議,一面向長沙市公安局報案,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於2013年9月16日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對 陳永洲予以立案,並在2013年10月15日發出網上追逃,而 陳永洲一直蒙在鼓裡,處於正常工作狀態。
 
10月20日, 陳永洲妻子委託的律師趕赴長沙,次日上午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會見了 陳永洲,瞭解案件審理的有關情況。
 
21日上午,長沙市警方來到新快報,要求搜查 陳永洲的辦公室。
 
媒體人紛紛聲援:記者還有安全感嗎?
 
因為采寫負面報導而突然失去自由, 陳永洲的遭遇讓記者同行們紛紛表示齒冷。知名媒體人西門不暗昨日在微博上寫道:“支援新快報在記者被刑拘後的反應。記者做報導,要面臨刑拘的危險,這個社會還會好嗎?”暨大新聞傳播學院院長、教授范以錦也在微博上發出質疑:“報導是失實還是沒有失實?警方向報導方新快報調查了嗎?即便失實就能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刑拘嗎?每年因各種原因失實的報導不少,要抓多少人啊!記者還有安全感嗎?”
 
【聲音】
 
@石扉客:新快報 陳永洲案我是真看不懂,既是報導而非發帖,那麼是職務行為,報導有問題,中聯重科可訴之法院,幹警方何事?倘若當地政府想借此整肅網路之風潮而為本地企業保駕護航,恐難塞天下人悠悠之口。
 
@衛莊:報導是記者的職業,在職業範圍內做事被刑拘是什麼節奏?
 
@游國華:記者個人如因職務行為發表報導而非其他行為“損害了企業商譽”被抓治罪,簡直匪夷所思……刑法越界摸了民法的屁股。
 
@樸抱一:陳作為記者報導(除個人微博之類),是職務行為。如果報導侵犯商譽,訴訟的主體應該是《新快報》,而非陳姓記者。長沙警方連這點法律問題都搞不懂麼?
 
@王天定:那些報導是在供職媒體發表,應該是職務行為。這種事情直接抓人,真是有點過分了。
 
@蘇小和:支持。奉勸那些自以為有權有錢的人們,凡事要守住基本的秩序,不可妄為。生活總有一種均衡的秩序,你在這個地方作惡,且勝利,報應會在另外一個地方等候你。
 
“報導是失實還是沒有失實?警方向報導方新快報調查了嗎?即便失實就能以“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刑拘嗎?每年因各種原因失實的報導不少,要抓多少人啊!記者還有安全感嗎?”
 
——暨大新聞傳播學院院長、教授范以錦
 
“損害商業信譽罪的入罪門檻很高,不是隨隨便便的就可以扣上這個罪名。警方必須有充分的證據證明記者是在故意捏造事實。記者對事件的報導,就算失實了,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響,那也應該是名譽侵權的民事糾紛。”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
 
“損害商業信譽的行為與正常的輿論監督的主觀界限就是媒體在報導中有沒有故意捏造並散佈虛偽事實。新快報記者拿到舉報材料後,到實地調查、取證,核實的行為能證明其沒有捏造的事實,定不了這個罪。”
 
——全國知名律師斯偉江
 
【專家說法】
 
何兵:“這事過了!警方有亂抓人的嫌疑”
 
損害商業信譽的行為與正常的輿論監督如何區分? 陳永洲的報導真的觸犯了法律嗎?記者採訪了全國知名律師斯偉江。
 
他指出,損害商業信譽罪,是指捏造並散佈虛假事實,損害他人的商業信譽,給他人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行為。此罪的主觀構成要件表現為直接故意,即有並且以損害他人的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為目的,因此,間接故意與過失不構成本罪。
 
由此可知,損害商業信譽的行為與正常的輿論監督的主觀界限就是媒體在報導中有沒有故意捏造並散佈虛假事實。斯偉江指出新快報記者拿到舉報材料後,到實地調查、取證,核實的行為能證明其沒有捏造的事實,定不了這個罪。
 
拿媒體的報導與股價掛鉤毫無證據
 
北京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刑事部主任丁一元律師進一步指出:成立本罪還需要一個客觀構成要件,即媒體的報導要給他人造成重大損失。中聯重科指《新快報》的報導下挫了其股價,但其股價真是因為《新快報》的報導而下跌的嗎?實際上,股價的漲跌會受到許許多多因素的影響,非常複雜,它不僅是個動態的市場,也是一個預期的市場。因此,拿媒體的報導與股價複雜的變化直接掛鉤,也是毫無根據的。因此, 陳永洲無論從主觀上,還是客觀上都不構成損害商業信譽罪。
 
就算失實,那也該是名譽侵權的民事糾紛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更直言:“這事過了!警方有亂抓人的嫌疑。”在他看來,明顯地,蓄意、主觀故意捏造事實是構成損害商業信譽罪的主觀要件。“這個入罪是要很高門檻的,不是隨隨便便的就可以扣上這個罪名。警方必須有充分的證據證明記者是在捏造事實,故意使之造成重大損失。”何兵認為記者對事件的報導,就算失實了,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響,那也應該是名譽侵權的民事糾紛。
 
“要嚴防地方保護主義,打擊報復記者”
 
“損害商業信譽罪,多是發生在惡性競爭對手身上。記者顯然不是企業的競爭對手,這時候警方要抓人是要謹慎的。”中國法學會刑法學研究會理事、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徐松林直言不諱地說。
 
“這個罪名不是說客觀上行為給你造成經濟損失,就算構成了。那麼多媒體對企業有批評性報導、負面報導,給公司造成影響,那就要媒體負責,那還要不要監督了?”
 
他指出,如果隨便抓人,最後發現這是錯案,公安機關是一定要負責的。而企業如果有誣告、陷害的行為,也是要負刑事責任的。
 
“對於這種事件,我一直想說,也必須說,要嚴防地方保護主義,打擊報復記者。”徐松林最後強調。
 
丁一元律師也認為:商業機構利用公權力來壓制輿論監督不應當視為個案的問題,而是體現政府對待社會輿論的態度。
 
股價跌漲與報導無必然關係
 
■新快報記者 朱安倩
 
關於損害商業信譽罪的一個重要要點,就是構成重大損失。
 
那麼中聯重科因為《新快報》的報導受到了什麼重大損失呢?是股價嗎?
 
國內A股的二級市場,不僅是一個動態的市場,也是一個體現預期的市場。
 
股價的漲跌會受到許許多多因素的影響,非常複雜。
 
比如,基本面是一個方面,但即使是基本面對股價的影響,市場也歷來有“利空出盡變利好”、“利好”兌現後股價有時反而會下跌的情況。
 
再比如,技術面也是一個重要方面,包括流通盤的大小,絕對股價的高低,股性的活躍,一個階段的熱點板塊,也就是資金趨向。
 
回到中聯重科的股價問題上,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幾點:
 
1 媒體的報導就一定會引起股價下跌,然後就引申到損害商業信譽罪嗎?可以對比的是,今年1月8日,香港明報刊登“匿名信指中聯重科誇大盈利”的報導,1月7日的收盤價是9.19元,但1月9日複牌後的一個月間,股價卻最高超過了10元。
 
2 反之,2013年2月26日,中聯重科公佈擬實施股權激勵,通常來說,股權激勵屬於市場利好,當天股價為9.09元,但自2月27日開始,股價就成為今年年內的高點,一路下跌。利好不漲,這又如何解釋?
 
3 從今年6月25日開始,滬指單邊上漲,從1849點漲至9月末2174點,並在9月9日突破了年線。而截至昨日,整個工程機械板塊的4家主要公司,全部還都在半年線之下,並未與指數同步,走勢如出一轍。這就是常說的股市系統性風險——整個板塊景氣度出現了問題。
 
4 從業績角度,5月2日,中聯重科發佈一季報,第一季度淨利潤同比下降多達71.67%,8月29日公佈半年報,上半年淨利潤同比下降48.31%,這才是前期持續下跌的主因。但看似“利空”的半年報公佈後的2周內,股價卻上漲超過了20%。這就是利空出盡後的反彈,股市中比比皆是。
 
所以,拿媒體的正面或負面報導與股價複雜多變的變化直接掛鉤,從而量化出什麼損失,是毫無邏輯的。即使9月10日,中聯重科公告完成對義大利CIFA公司的100%控股,次日股價大漲7.58%,當天有兩家機構買入5000多萬元,但同樣有兩家機構選擇了賣出5000多萬元,這就是股市中的仁者見仁。
 

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為什麼被拘 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寫了哪些批評報導[圖]

作者:www.banzhu.net.cn  來源:新浪網-整理  發佈時間:2013-10-23 
 
  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是以涉嫌損害企業商譽的罪名被長沙市公安局拘留。從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 陳永洲曾發表10篇有關中聯重科“利潤虛增”、“利益輸送”、“畸形行銷”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報導。 陳永洲被抓禍起中聯重科。
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所寫的關於中聯重科的文章:
  2012年9月26日 獨家調查 中聯重科大施財技 半年利潤"虛增"逾7億
  2012年9月27日 子公司成立未滿月即遭"打折"甩賣 中聯重科被指利益輸送
  2012年10月12日 中聯重科資產圖譜裡的陰謀與陽謀
  2013年1月7日 向文波微博影射中聯重科"私有化"?
  2013年1月22日 中聯重科頻攬公關高手 "畸形行銷"戰火燒至工程機械行業
  2013年3月29日 獨家調查:中聯重科再爆財務造假 CIFA詭異業績或為利益輸送
  2013年5月16日 一年5.13億廣告費 中聯重科持續畸形行銷
  2013年5月27日 年報季報連續變臉 驗證銷售涉嫌造假1
  2013年5月29日 澄清?中聯重科印證舉報材料屬實 核實?大客戶銷售資料與年報矛盾
  2013年6月1日 中聯重科股東去年減持現蹊蹺。
  2013年7月,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高輝在微博中連續發佈以“輿霸與打手”等為題的微博內容,直指新快報及記者 陳永洲,並將 陳永洲的記者證及身份資訊在網路上公開。高輝稱: 陳永洲"先後10篇負面文章"抹黑中聯重科,致其股價大幅下降。
網友評論
  深層挖掘:現在的員警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偏要管,是否也存在利益輸出呢!
  wyswy: 不能這麼說,如果是你的親人同事被抓,相信你不會這麼不屑與冷靜了!
  北漂的大飛:我國社會如此混亂就是執法者從中作梗,官匪勾結,沒想到記者也不能說真話了,哎!
  淡泊人生_36620:這樣正義直言的報社已經很稀少了,真相是永遠瞞不過人民的眼睛的,希望很快查明真相,讓這名很棒的記者不受污蔑~ 
  x_x___麗寶寶:該事件成功撥動公眾對於機關權利的敏感神經 
  衣架與Bass都沉默:長沙警方跨省抓人有兩大錯誤:一是越位元抓人,人家記者報導企業,關你警方屁事?有問題到法院解決;二是不清楚主體責任在報社,抓記者根本搞錯了物件。無法無天啊!
  嫣然使者V5:現在有些記者也好,律師也罷,拋棄了職業的道德底線和操守,他們僅有的只會利用他們的“文采及博識”來追求泯滅良知的利益。看到這則新聞,作為一個常人都看得出--這個記者報導得太有步驟了,貌似事先準備好了的一樣,如果沒有利益的因素或認為夠能耐的話,我建議他可以去小日本搞情報回來報效祖國。
  智者見智2011:又不是社會治安問題,員警管得著嗎?
  外地人在旅途:居然跨省。哇。嚇尿了。
http://www.banzhu.net.cn/sucai/201310232787.html
 

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被拘 曾發文批中聯重科

2013年10月22日
  
新快報頭版就記者被跨省刑拘事件發聲明,要求警方釋放 陳永洲。(網絡截圖)
繼《新快報》記者 劉虎被北京警方抓捕後,該報另一名記者 陳永洲被湖南長沙警方抓捕。知情人士稱, 陳永洲被抓禍起中聯重科。
長沙市公安局週二(22日)晚間通過官方微博證實, 陳永洲因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已於10月19日被長沙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審查中。
相關內容
中國當局「誹謗罪」批捕 劉虎引網友議論
律師:網上揭貪官記者 劉虎不應涉刑
律師:網絡「傳謠」非涉嫌「尋釁滋事」
相關新聞話題
互聯網, 媒體, 中國, 貪汙腐敗, 犯罪, 法律, 金融財經, 中共
據報, 陳永洲從去年9月26日至今年6月1日間,共發表了10篇有關中聯重科「虛報利潤」、「利益輸送」、「畸形營銷」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的報道,並向向香港聯交所、香港證監會及中國證監會實名舉報中聯重科涉案。
《新快報》通過微博回應稱,將採取法律手段,全力維護記者的正當採訪權益,希望當局能及時回應,真正做到依法、透明辦案。
中國記者因報道而被刑拘的事件並非首次發生,今年8月,《新快報》另一名記者 劉虎也因實名舉報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被北京警方以誹謗罪刑事拘留。
《新快報》由廣州羊城晚報報業集團主辦,1998年創刊,是廣東三家主要都市報之一。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3/10/131022_china_reporter_arrest.shtml
 

衡陽公安以敲詐勒索抓捕5名記者 長沙公安刑拘新快報記者

2013-10-22
m1022-hcp
圖片: 《新快報》記者因報導一國營企業的經濟問題而被刑拘。圖為該報2003年10月23日的頭版。 (新浪微博)
 
湖南衡陽公安以涉嫌敲詐勒索抓捕5名記者,與此同時,廣東《新快報》記者因為發表文章揭露湖南長沙一家國營企業的經濟問題被長沙公安以“損害企業名譽”名義刑拘。
 
新華網報導說,“全媒體記者” 格祺偉近年來到處收集所謂負面資訊,造謠惑眾,以此相要脅,非法斂財。近日,在全國公安機關集中打擊網路有組織製造傳播謠言等違法犯罪專項行動中,湖南省衡陽市公安機關破獲 格祺偉涉嫌敲詐勒索尋釁滋事犯罪團夥案件。
 
 格祺偉,本名周波,1984年出生, 2004年大學畢業後,曾在多家網路媒體和報社實習或臨時工作,後以自由撰稿人身份獲取稿費為生活來源,自稱全媒體記者、自由撰稿人,活躍於網路,在騰訊、新浪等網站實名開設微博,通過參與炒作一系列網路敏感熱點事件積聚人氣,粉絲超過70萬。
 
浙江杭州的自由撰稿人昝愛宗說,記者有權對企業進行輿論監督:
 
“但是如果記者要脅別人,以此敲詐勒索,這就觸犯了刑法,中國現在確實有記者打著輿論監督的幌子來要錢,不過他揭露的這些企業確實有各種問題,企業就出錢收買記者。”
 
湖南警方表示,總部設在北京的《現代消費導報》的副社長張恒瑞等其他5人與 格祺偉是同一個犯罪團夥的成員。該團夥涉嫌網路敲詐案件31起,涉案金額達三百多萬元。
 
昝愛宗說,有些記者得到企業的負面資訊後,如果記者本人不想接受企業的賄賂,企業就會收買報社的負責人:
 
“這樣報社和企業同流合污欺騙公眾,有時候是企業主動賄賂記者,在這一骯髒的交易中,記者和企業雙方都有責任。”
 
與此同時,人民網報導說,湖南省長沙市公安局今日在其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新快報》記者 陳永洲因涉嫌損害商業信譽罪,已於10月19日被長沙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審查中。從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 陳永洲曾發表10篇有關中聯重科“利潤虛增”、“利益輸送”、“畸形行銷”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報導。
 
昝愛宗對此表示,如果 陳永洲涉嫌損害中聯重科的企業名譽,應該由這家企業把記者告上法庭:
 
“ 陳永洲的案子顯示了長沙的地方保護主義傾向,中聯重科是當地的重要企業,地方上有很多人脈關係,因此地 方政府就動用公權力,對記者進行刑拘,這是濫用公權力的做法。”
 
北京的律師李敦勇說, 陳永洲的案子本來應該由企業提出訴訟,但是在全國公安機關打擊網路謠言違法犯罪專項行動中,中國原有的法律被擱置一邊:
 
“損害個人或者企業名譽過去應該由受害個人或者企業提出訴訟,如果受害者不提出訴訟,公檢法部門不能對記者提出公訴,現在打擊網路謠言專項行動,中國最高法院提出可以直接由司法部門提起公訴,這是公權力無限擴張的一個體現。”
 
李敦勇律師說,政府打擊網路謠言的專項行動受到很多法學界人士的質疑:
 
“最高法院對打擊網路謠言的法律解釋迎合了政府的需要。”
 
李敦勇律師擔心中國政府將打擊網路謠言的行動擴大化,民眾的言論自由空間被壓縮:
 
“政府的導向就是要封住老百姓的口,中國有句古話,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李敦勇律師說,中國要有效地打擊網路違法犯罪行為,應該根據網路特點,進一步完善相關法律法規,而不是依靠一陣風式的專項行動。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高山的採訪報導。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10222013131659.html
 

報導企業負面消息 陸續有記者被捕

2013-10-22
《新快報》再有記者因報導犯官非,涉嫌損害企業商譽上週五被跨省刑拘。至於已遭到逮捕的獨立記者 格祺偉,其被控“敲詐勒索罪”的案件中,再有5人被正式逮捕。(文宇晴報導)
 
繼《新快報》記者 劉虎“涉嫌誹謗罪”被批捕後,同是《新快報》的另一名記者 陳永洲,上週五在廣州被湖南省長沙市公安局的員警帶走,隨後被控“涉嫌損害企業商譽罪”刑拘。
 
本台致電《新快報》新聞報料熱線查詢,但接線的人員建議記者直接向總編室瞭解。
 
他說︰“我這邊不太清楚,你致電去總編室去問吧,他們會比較清楚一點。”
 
不過總編室的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隨後記者撥打長沙市公安局的電話,但接線的員警沒有透露任何詳情。
 
她說︰“不是我們這邊負責,我們只負責經濟犯罪案件,那種案件肯定不是我們負責的。你可以到市局的網站上面看一下,應該有對外(宣傳部)的電話。”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和網上消息, 陳永洲從去年9月開始,曾連續發表十篇有關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報導,當中涉及“利潤虛增”、“利益輸送”、“畸形行銷”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內容。今年7月,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高輝,在微博中連續發文,直指 陳永洲的負面文章抹黑中聯重科,致其股價大幅下降。
 
隨後《新快報》作出澄清,也發聲明表示控告中聯重科和高輝。在民事起訴狀中稱,高輝在未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蓄意將新快報相關報導描述為虛假報導,企圖混淆視聽,嚴重損害了該報聲譽,並侵犯了報導記者的合法權益。要求法院判決被告賠償《新快報社》損失1元、賠償記者 陳永洲精神損失費10萬元並賠禮道歉。
 
有知情者認為, 陳永洲被捕是與報導中聯重科的事情有關。但由於長沙市公安局宣傳部人士對媒體稱會統一對外發佈消息。目前未清楚 陳永洲被捕的有關細節。
 
至於被批准逮捕的獨立記者 格祺偉,其被控“敲詐勒索罪”的案件中,再有5人被逮捕。
 
 格祺偉的代表律師王興表示, 格祺偉在9月底被逮捕後,檢察機關有約2個月時間進行偵查。至於再有5人涉案被逮捕,他相信應該在本月初左右被捕的,但由於目前律師仍然被拒查閱有關案件的文件,因而他無法瞭解更多詳情。
 
他說︰“目前批捕的是敲詐勒索,拘留的時候是尋釁滋事,但最後是幾個罪名,我現在也不敢確定。現在還是偵察階段,目前律師只能作會見,瞭解也瞭解不到進一步的消息,因為看不到案卷和證據。而 格祺偉他本人,如果案件涉及很多人的話,他只是瞭解一小部份,也不能瞭解全面資訊,所以只能等到檢察院有新消息再說。”
 
湖南警方週一公佈, 格祺偉借助網路和部分媒體,以曝光、進行負面炒作等進行勒索敲詐,或者在報導見諸媒體後索取財物以作為刪除報導的代價。總部設在北京的《現代消費導報》的副社長張恒瑞等5人,與 格祺偉是同一個犯罪團夥的成員。該團夥涉嫌網路敲詐,涉案金額達330餘萬元。
 
湖南省衡陽市當局在8月底,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 格祺偉,9月底被批准逮捕,但罪名改為“敲詐勒索”。網友懷疑 格祺偉被捕,與他曾實名舉報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任重慶市委常委、萬州區委書記期間,在處理國企改制事宜上涉嫌瀆職的事情有關。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reporter-10222013095743.html
 
[Visit: 1207]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3 篇

<< 陳天石陳平福>>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