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晉美嘉措 Jigme Gyatso
  晉美嘉措 Jigme Gyatso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晉美嘉措 Jigme Gyatso 生平 :

晉美嘉措(Jigme Gyatso)是中國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拉卜楞寺的僧人。2011年8月20日被中國警方逮捕。2012年1月2日,以因從事「分裂活動」的罪名被正式起訴。
西藏僧人晉美嘉措,是甘南州夏河縣人,2006年曾到印度參加達賴喇嘛尊者傳授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2008年發生西藏抗暴運動后,遭到中共公安的拘捕和毒打。他被釋放后曾錄制了一槃披露中共軍警暴行的講話錄影帶,呼吁國際社會向中共施加壓力,改善西藏境內極其惡化的人權狀況。

 

2012年8月12日星期日

喇嘛久美哥哥的证言


去年被捕前的喇嘛久美

喇嘛久美哥哥的证言

口述:喇嘛久美的哥哥
记录及藏译英:安多藏人
英译中:更桑东智(@johnlee1021)

我去当地(合作)的公安局请求探望我的弟弟、喇嘛久美并给他送一些食品,终于获得批准。负责拘押喇嘛久美的警察的头头是个汉人,他们当时正在开会,他让我五天以后再来见他。五天之后,我带了喇嘛久美爱吃的家里做的食品又来到公安局。他们让我见了我的弟弟。这是2011年11月的一天,大概是4日。

三名警察带着我去一家宾馆与喇嘛久美见面。进了房间之后,我问了我弟弟的身体状况,他说他的健康状况不好。然后,喇嘛久美就问了那些警察一些问题: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是不是只是为了送食品?你们(指这些警察)有什么打算?等等。

一个警察回答说,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送吃的”。

喇嘛久美说:“那么把吃的放在这里,带我哥哥回去。”

那个警察说:“你应该和你哥哥聊聊。”

喇嘛久美说:“我没什么要说的。如果只是来送吃的,那么把吃的放下,带他回家。如果他是来看我的,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对一个私人探访进行录像、拍照?昨天,我说我的身体不好,你们带来个医生。整个的检查过程你们都在录像、拍照。可是,过后一片药也没有给我。”

喇嘛久美又说:“今天,我哥哥来看我,你们又故伎重演。你们是不是想把这些材料散布出去,然后说久美过得很舒适,身体被照顾得很好,还能和家人见面?我告诉你们,我不需要有人送吃的,不需要我哥哥来看我,也不要住在宾馆里。如果你们认为我是罪犯,那么就把我送上法庭接受审判。如果我犯了罪,那么我会欣然接受对我的判决,哪怕是死刑。如果我有权利得到我哥哥的探访,享受到家里的可口食品,还能住在宾馆里,那么你们也无需为我操心,解除对我的拘留就可以了。已经两个月零十五天了,你们没有得出任何对我的犯罪指控。我个人不想在你们的宾馆里多呆哪怕一分钟。你们已经从我的住处得到了所有的文件和电脑硬盘。你们了解我写过什么、读过什么。你们掌握了我所有的通讯记录。”

喇嘛久美的家人,于今年2月收到甘南州公安局正式下发的“逮捕通知书”,被定罪“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但上面签署的日期是2012年1月2日,并写明是于2012年元月1日15时由甘南州公安局执行逮捕。
 “你们说我四处走动,去见各式各样的人。这没错,但是没有人说过我不能这样。我去成都,去西宁,见了很多有见识的人,包括很多艺术家。我对他们说起过弘扬西藏的佛教、文化、语言和传统的重要性。可是问题在于,如果一个歌手在歌词中用到了类似像太阳(中国的官员相信‘太阳’一词指的是尊者达赖喇嘛)、月亮、星星、雪山、岗坚巴(雪域之子,指藏人)或是团结等词汇,你们就把他或她抓起来。你们的宪法里有什么规定禁止使用这些词吗?

 “你们说我们不能为尊者达赖喇嘛祈祷,但是没有藏人不信仰尊者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如果你们找出一个藏人不信仰达赖喇嘛尊者和班禅喇嘛,他一定和你们一样,是一个共产主义的盲目的追随者。你们这里有个警察也是藏人,还是一个办公室的负责人。不过,他是一个奴颜婢膝的党的走狗。他对西藏的宗教一无所知,也丝毫不了解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但同时,他还说我们大家都是藏人,我真应该听听他怎么讲。

 “如果你们还想让我对我的哥哥说些什么,那么我要告诉我哥哥的就是为我上诉。”喇嘛久美转过头对我说,“找一个好律师,控告这些警察。甘肃省上的警察来的时候,我已经清楚地表达了这些观点。我是一个受害者。但是你不必(像我一样)遭受这样的迫害。”

他又对那些警察说:“所有的民族和个人都对他们的文化传统保有骄傲和自豪,汉人也一样。如果有人不对他们自己的传统感到骄傲,那么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迷失了。我是一个深切尊崇西藏传统的人,同时下决心弘扬西藏文化。”

 “警察告诉我不能和海外的人接触,我就不和他们接触。警察说我不能和在北京的著名作家唯色和王力雄见面,我就不和他们见面。我听从了警察的命令,按照你们列出的名单,不让去的地方不去,不让见的人不见。但是没有人说我不能去成都和西宁。如果这是你们关押我的理由,那么我无话可说,到法庭上告我好了。为什么你们要在我身上花这么多钱?为什么花这么多钱让我住在宾馆里还要让四五个人每星期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地看着我?你们为什么在我身上浪费这些钱?难道这是一个共产党政府的正当行为吗?”

我在旁边听我弟弟说这些的时候,真是欲哭无泪。我若干次去公安局的时候,都向警察表明了自己的观点,问他们我弟弟究竟犯了什么罪。但他们从来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的弟弟是无辜的,我告诉警察立即将他释放。我说我会把这个案子告到县上、州上、省上甚至中央。你们不能无缘无故囚禁一个人长达七十多天。我弟弟已经被抓过四次了。每次都是无声无息地失踪了,然后又没有受到任何指控地放出来。

我们见面的时候,喇嘛久美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得很清楚。那些警察被他说得很恼火,他们让我把食品拿回去。几个人护送我离开了宾馆。

延伸阅读:

两位北京律师被当局拒绝介入喇嘛久美案 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8/blog-post_4.html
博赛:阿卡久美在哪里?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8/blog-post_6.html
“我们的英雄拉让久美你在哪里?”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8/blog-post_9374.html

 


2012年2月17日星期五

RFA:喇嘛久美在屢遭拘禁後受到正式起訴

喇嘛久美的被捕、被起诉,与他在2008年以视频方式向全世界公开作证、披露藏地被压迫真相有关。当时他在秘密摄制的视频中,一人面对镜头诉说长达20分钟,用真的面孔真的声音真的名字,对2008年3月以来的西藏事件提供了真实的证言,表达了身为普通藏人僧侣的希望。2008年9月,这个视频在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Kunleng播出后,在藏地引起很大反响。

稿件来源:RFA(自由亚洲电台)
原稿发布时间:2012-02-15
翻译:John Lee

西藏消息人士透露,一位在过去的6年里屡遭拘禁的西藏僧人最终受到正式起诉,罪名是从事“分裂活动”,案件将很快宣判。

久美嘉措(Jigme Gyatso)是中国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拉卜楞寺的僧人。他的哥哥说,他最近一次是在2011年8月20日被中国警方逮捕。

一位和喇嘛久美家庭很熟悉的西藏消息人士匿名透露说,“从那以后,他就被关押起来,关于他的下落没有任何消息。”

这位消息人士讲,“在2月初,他的哥哥索南才让(Sonam Tsering)收到了一份甘南州公安局发来的通知,上面签署的日期是(2012年)1月2日。通知告诉他久美嘉措已经因从事‘分裂活动’的罪名被正式起诉。”

中国政府经常用“分裂国家”的罪名来指控那些坚守自己民族文化或反抗中国统治西藏的藏人。在藏区最近发生了一系列的自焚和抗议事件,中国安全部队进行了血腥镇压并逮捕了大批藏人。

那位消息人士还说,公安部门的通知要求久美嘉措的家人在24小时之内作出答复,但是这份通知在一个月之后才送到。

他还说,久美嘉措的家人收到通知后,与公安部门取得联系并且被告知——已经对久美嘉措的案件作出判决,并且将很快宣判。

久美嘉措的家人还从公安部门获悉,在关押期间,久美嘉措一直在接受“治疗”。

屡遭监禁

中国当局第一次拘禁久美嘉措(他还有一个名字叫“久美果日”, Jigme Goril①)是在2006年,当时他刚从印度参加完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举办的一个法会返回拉卜楞。

警方对他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关押和讯问,然后释放了他,没有提出任何指控。

2008年,在遍布藏区的反对中国的抗议期间,他再遭逮捕并被关押了一年。在被关押期间,他遭到毒打,但是依然没有受到正式指控。

2010年,他被关押了六个月接受政治“再教育”,然后被释放,还是没有受到指控。

久美嘉措所在的拉卜楞寺,在2008年3月整个藏区举行抗议期间,也爆发了大规模的反对中国统治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之后,在2008年的4月份,中国政府组织境外新闻记者对这个寺院进行采访,僧人们使得这次政府控制的采访不欢而散。

这位消息人士说,“政府还禁止他同唯色见面。”唯色是一位住在北京的西藏作家和博客作者。

“最后,他在2011年8月被带走,至今音信皆无。”

“转换阵营”的警察

于此同时,一位流亡藏人援引来自境内的消息说,一位来自甘南州玛曲县的藏人交通警察被判处入狱4年半,罪名是他在2008年藏区抗议期间参与了反对中国政府的“叛乱”。

这位消息人士说,“他名叫喜饶(Sherab),是若尔盖人(Dzoge)②。”

“他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僧人,但是后来当了警察,工作了4年。”

2008年,玛曲的藏人起来反对中国统治的时候,喜饶“站到了藏人一边还袭击了中国警察。”

“他在2008年的5、6月间被关押,从那以后有一段时间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

消息人士说,甘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对喜饶做出了判决,他现在被关押在甘南州的临夏县③。

他说,宣判日期就在“最近”,但具体时间还不知道。

由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丹增旺杰(enzin Wangyal)和罗布(Lobe)报道。由卡玛多杰(Karma Dorjee)和多杰顿珠(Dorjee Damdul)担任藏英翻译。英文稿件由理查德•芬尼(Richard Finney)撰写。


译者注

① 这是其他僧人给久美嘉措起的外号,意思是“圆脑袋”。

② 若尔盖(dzoge)是安多藏区规模很大的一个藏人部落,所处的范围包括现在的四川阿坝的若尔盖县北部和甘肃省甘南州玛曲县南部黄河第一湾周边的大片草原。

③ 此处原稿有误,临夏县属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北部,2008年以后,很多被捕的甘南藏人都被关押在这个县的监狱。

Monk Charged After Repeated Detentions

Authorities decide on a Tibetan's case even before his family learns of the charges against him.
2012-02-15
 
 
 
tibet-jigme-gyatso-305.gif
An undated photo of Jigme Gyatso.
Photo courtesy of an RFA listener.
 

 


A Tibetan monk repeatedly detained by Chinese authorities for the last six years has finally been formally charged—with “splittist activities”—and will be sentenced soon, Tibetan sources say.

Jigme Gyatso , a monk at the Labrang monastery in the Kanlho (in Chinese, Gannan) prefecture of China’s Gansu province, was most recently picked up by Chinese police on Aug. 20, 2011, his brother reported at the time.

“Since then, he has been held without any word concerning his fate,” a Tibetan source close to the family told RFA, speaking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At the beginning of February, his brother Sonam Tsering received a notice dated Jan. 2 from the Kanlho Public Security Bureau [PSB] informing him that Jigme Gyatso had been formally charged with  ‘splittist activities,’” the source said.

“Splittism” is a charge often brought against Tibetans who assert their national culture and identity or who protest China’s rule in Tibetan regions, where a series of self-immolations and protests have recently led to a bloody crackdown by security forces and the arrest of scores of Tibetans.  

Jigme Gyatso’s family members were invited to respond to the notice within 24 hours, but the document arrived a month late, the source said.

He added that after receiving the notice, Jigme Gyatso’s family contacted the PSB office and were told that a decision had already been made regarding Jigme Gyatso’s sentence and that he would be sentenced “soon.”

They were also informed that Jigme Gyatso was receiving “medical treatment” while in custody, he said.

Repeated detentions

Chinese authorities first detained Jigme Gyatso, also called Jigme Goril, in 2006 following his return to Labrang after he attended a religious ceremony conducted in India by Tibet’s exiled spiritual leader the Dalai Lama.

He was released without charge after being held and questioned for a month.

In 2008, he was picked up during regionwide protests against Chinese rule and was held for a year. He was severely beaten in detention, but again was not formally charged.

In 2010, he was held for six months in a hotel for political “re-education” before he was once again released, again without charge.

Jigme Gyatso’s Labrang monastery was the scene of major demonstrations against Chinese rule during regionwide Tibetan protests in March 2008. Monks later disrupted a government-controlled tour of the monastery by foreign journalists in April 2008.

“He was also forbidden from meeting Woeser,” a Tibetan writer and blogger living in Beijing, the source said.

“Finally, he was taken away in August 2011 and nothing was heard of him until now.”

Policeman 'switched sides'

Meanwhile, a Tibetan traffic policeman from Machu county, also in Kanlho, was handed a four-and-a-half-year jail term for “rebelling”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uring regionwide protests in 2008, a Tibetan living in exile said, citing contacts in the region.

“His name is Sherab, and he is from the [district of] Dzoge,” the source said.

“He had been a monk for a while, but later joined the Chinese police force, where he served for four years.”

When Tibetans in Machu rose against Chinese rule in 2008, Sherab “went to the Tibetan side and attacked the Chinese police,” the source said.

“He was detained sometime in May or June of 2008, and since then nothing was heard about him for a while.”

Sherab was sentenced by the Kanlho People’s Intermediate Court and is now being held in Linxia, in the Kanlho prefecture, the source said.

The date of his sentencing, though “recent,” is not known, he said.

Reported by Tenzin Wangyal and Lobe for RFA’s Tibetan service. Translations by Karma Dorjee and Dorjee Damdul. Written in English by Richard Finney.


北京律師:西藏僧人被控“分裂國家”開審家人不知情

【西藏之聲8月4日報導】曾以親身體驗控訴中共軍警酷刑折磨被捕藏人狀況而多次遭到中共公安拘捕的西藏安多甘南州夏河縣拉卜楞寺僧人晉美嘉措(又寫久美嘉措),已經被指控“煽動分裂國家罪”開審,但其家人完全不知情。

北京北元律師事務所王雅軍律師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7月下旬,他與張凱律師受西藏僧人晉美嘉措家屬的委托代理案件,曾到甘南州合作巿辦理有關手續,當地法院指,該案6月下旬已經一審開庭,晉美嘉措衕意由指定律師辯護,家屬并不知情,所以開庭后才找律師。

王雅軍指出,晉美嘉措的案件由甘南州法院負責,但他被關押在蘭州,因此案件在蘭州法院開庭,他被指控“煽動分裂國家”罪,當時仍未宣判。據知,他的身體不佳,正在接受醫治。他說:(錄音)“我們去遞交手續的時候,他說已經有兩個律師,法律規定被告只能請兩個律師,所以我們沒法介入。他本人身體不太好,在蘭州安康醫院接受治療。”

晉美嘉措兄長索南才讓表示,家屬沒收到當局通知可以聘請律師,也沒有收到審訊通知,所以上月才聘請律師,對此感到不公平。他們在2月收到公安局的起訴通知書,該文件是1月發出,但一個月后才收到。另外,他們不清楚久美嘉措在醫院接受治療,甚至在那里也不知道,暫時亦未知宣判結果。他說:(錄音)“沒有通知開庭,他們也沒有說要找律師,律師是我們自己找的。我們找到律師以后,他們說已經開庭完了,他們想告訴我們找律師,但是他們忘記了。”

西藏僧人晉美嘉措,是甘南州夏河縣人,2006年曾到印度參加達賴喇嘛尊者傳授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2008年發生西藏抗暴運動后,遭到中共公安的拘捕和毒打。他被釋放后曾錄制了一槃披露中共軍警暴行的講話錄影帶,呼吁國際社會向中共施加壓力,改善西藏境內極其惡化的人權狀況。

晉美嘉措在錄影帶中強調,“如果中國政府邀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就會自然實現和平與穩定,如果中國政府把藏人心目中的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拒之門外,六百萬藏人就根本無法與中共‘和平共存’。”


遭捕僧人久美嘉措曾要求哥哥為其上訴

【西藏之聲8月13日報導】現居北京的西藏知名女作家唯色在其博客上發布題為“喇嘛久美哥哥的證言”博文,透露西藏安多甘南州夏河縣拉卜楞寺僧人久美嘉措於去年11月份,在他的哥哥探望時,再次公開指責中共當局和軍警執法犯法的惡行,要求哥哥為自己上訴,控告司法不公等情況。 西藏僧人久美嘉措的哥哥索南才讓在證言中表示,2011年11月初,合作市公安局終於允許他探望自己的弟弟,帶給他一些食品。三名警察帶著他去一家賓館與久美嘉措見面,當時他問弟弟的身體狀況時,久美嘉措說他的健康狀況不好。然後,久美嘉措反問那些警察,為什麼把他帶到這裡來?是不是只是為了送食品?你們(指這些警察)有什麼打算等等。

久美嘉措說:“昨天,我說我的身體不好,你們帶來個醫生。整個的檢查過程你們都在錄像、拍照。可是,過後一片藥也沒有給我。今天,我哥哥來看我,你們又故伎重演。你們是不是想把這些材料散佈出去,然後說久美過得很舒適,身體被照顧得很好,還能和家人見面?如果你們認為我是罪犯,那麼就把我送上法庭接受審判。如果我犯了罪,那麼我會欣然接受對我的判決,哪怕是死刑。”

久美嘉措還強調,“他按照警察的命令,停止與海外人接觸、停止與北京的著名作家唯色和王力雄見面,但沒人說他不能去成都和西寧。如果這就是關押自己的理由,那麼他無話可說,到法庭上告好了。” 久美嘉措的哥哥索南才讓在證言中表示,久美嘉措希望找一個好的律師,為他上訴,控告那些警察。索南才讓說,“我在旁邊聽我弟弟說這些的時候,真是欲哭無淚。自己曾多次問公安人員久美嘉措究竟犯了什麼罪,但他們從來沒有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我的弟弟是無辜的,因此,他會把這個案子告到上級部門甚至中央。

索南才讓最後表示,“我們見面的時候,久美嘉措把自己的觀點表達得很清楚。那些警察被他說得很惱火,他們讓我把食品拿回去,幾個人護送我離開了賓館。 ”

此外,今年6月18日,以指控參與反抗政府示威活動為罪名遭捕的西藏安多瑪曲縣阿萬倉鄉藏人雪努班丹,已失踪下落不明。

本月10日,雪努班丹的一名家屬到瑪曲縣請求探監,但遭到拒絕。當時一名警官表示,將來不要再提出探監請求,凡是提出探監的人都有可能會受累等,因此,家屬非常擔心雪努班丹的處境。

 

[Visit: 1488]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夏俊峰格桑>>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