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侯欣
  侯欣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侯欣 生平 :

2013年3月31日在西單活動現場被抓,罪名是參加公民聚餐、組織抗日戰爭真相演講、在西單打橫幅要求官員公佈財產。關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4月10日因突發心肌梗死被取保候審,自費數萬元治病,兩次病危。
財產公示十君子
2013年3月31日,  張寶成、  馬新立在北京西單展示條幅,  袁冬現場演講呼籲官員公示財產, 侯欣(女)在一旁記錄。大約十分鐘後四人被警方強行帶走,後以 “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4月14日,  王永紅在北京國貿附近拉條幅呼籲官員公示財產,15日晚被警方帶走,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17日晚和18 日,參與推動官員財產公示的  孫含會、  趙常青、  丁家喜被以“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
 

顏伯鈞:剛給 侯欣愛人打電話得知 侯欣由於心臟病發作現在清河999急救中心治療,他愛人在那裡陪她,他愛人說現在醫院裡有很多員警看著她,包括當地派出所所長,公交總隊員警等等,他們要求其他人不能前往看視,當前的醫藥費用由警方支付,請大家關注
10:47 PM - 10 Apr 13
 

西單拉橫幅4公民之一 侯欣保外就醫

04.12.2013
葉兵
北京幾位公民在西單展示反貪腐橫幅( <a href='content.php?pid=2273' class='screenshot' rel='http://www.64wiki.com/viiv/uploads/th_13749265815254.jpg' title='丁家喜'><img src='images/phototag.png' align=absmiddle >丁家喜</a>推特圖片)
北京幾位公民在西單展示反貪腐橫幅( 丁家喜推特圖片)
 
在北京西單一廣場因拉反腐橫幅、敦促官員公示財産而被刑拘的四名中國公民之一 侯欣因突發心臟疾病獲准保外就醫。她表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承諾大力反腐肅貪,公民自發站出來推動官員公開財産配合他反腐沒有做錯,而是對當局是否真心反腐的試金石。
 
四名被以“非法集會”罪名刑拘的公民當中唯一的女性 侯欣在北京第一看守所裏被關押了10天后,4月10日晚上從北京市999急救中心由其家人和律師接回家。
 
3月31日下午, 袁冬、 張寶成、 馬新立和 侯欣等四人在西單文化廣場先後拉出幾條橫幅,上面寫著:“公民要求官員公開財産”,“貪官裸官不杜絕,中國夢只能是白日夢”。在員警到場幹預後,又有一條橫幅拉出,上面寫著:要求七常委率先公佈財産和國籍。十多名員警隨後將他們四人強行帶上警車,送進派出所,一些在場民眾對警方抓人提出抗議和質問。
 
*因病取保 加長刑拘*
 
 侯欣的代理律師丁錫奎星期五對美國之音表示, 侯欣本星期早些時候在看守所突發心臟疾病,四肢呈現浮腫,送醫急救,在兩度向辦案機關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提出取保就醫後獲准,罪名未變。
 
他説:“(醫院診斷為)心臟房顫,住院治療。我也提了個取保。一開始,他們沒批准。後來一看,在醫院嘛,怕出事嘛,因為牽涉心臟問題,怕出事,所以就給取保了。”
 
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五晚上通過電話聯繫上在北京家中休養的 侯欣。她表示,目前身體正在恢復中。她回憶説,兩天前她吃了獄醫開的一種藥片之後不久開始發病,送到公安醫院後由於病情嚴重而被拒收,然後立即轉送999急救中心搶救,治療過程中曾一度昏迷。
 
西單拉橫幅4公民之一 侯欣保外就醫
 侯欣表示,她在看守所期間沒有受到虐待,有過兩次提審,還有一次是辦案人員當面通知她延長拘留時間和延長拘留的理由。
 
她説:“就説是‘非法集會’,先説拘留三天,後來又是延長到三十天。延長三十天的理由是‘涉嫌團夥作案’。我説,你既然説我非法集會,集會是一個人不能集會的,一定是團夥集會。所以,你這一個理由根本就不能成立。然後,他(警方人員)説反正我通知到你了,就是到5月1號。我説,你通知到我了,那就行吧。通知到了,我也辦法,因為所有公權力在你掌握著。”
 
*交警辦案 國保退後*
 
今年2月以來,曾説自己“代表北京街頭民主派委託來講話”的 侯欣已經多次上街行使公民自由表達權利,數次受到國保人員緊逼盯人式的追查,但是她這次進看守所後出面辦案的單位不是國保部門,而是北京市公安局的公交分局,表面的調查重點沒有涉及呼籲官員公開財産方面的訴求,而是與非法集會和阻礙交通有關。
 
被一些網友稱為“俠女”的 侯欣表示,一位姓張的警官和其他警官提審她時都不肯正面回答避免回答她提出的任何質問,包括公民自發反腐究竟有什麼罪的問題,卻反覆提到不該牽累她所摯愛的丈夫,讓家人非常擔憂等話語,試圖用親情來綁架她、勸説她放棄她所堅持的公民權利和憲政等主張,致使她在良心和感情之間的糾葛中備感傷痛,一度在提審警官面前傷心流淚,儘管她一直堅持自己的訴求合理合法。
 
她説:“他們説這種訴求不能説不合理,只不過(被抓公民的)所作所為不正確。我説,那你給我一個正確的表達方式。我説我沒有表達訴求的通道。因為你有一個遊行管理法的十條,跟憲法抵觸。憲法規定公民有遊行、靜坐、示威、罷工的權利。但是您這個跟憲法相矛盾的遊行集會管理十條,就規定必須去(申請)批准。可我聽説的,包括看到的,從來沒有批准過。我説,我不能無限期的等下去。所以,我們認為我們有權利用我們認為合理合法的手段,來表達我們的訴求。再有一個,我們是在文化廣場搞的活動,並不涉嫌阻礙交通。我説你們員警出現之前,一切秩序都是井然的,大家都是很支援我們的。直到你們員警出現,場面才失控的。”
 
*擴大偵查 結局難料*
 
 侯欣還披露,她星期五到關押與她同案被抓、家境比較困難的 袁冬、 張寶成和 馬新立的北京第三看守所,在他們三人的看守所賬戶存一些錢,表一點心意,使其被拘留生活不太窘困,同時想讓他們知道她目前的情況。她説,看守所人員辦理存款的時候告訴她, 袁冬他們在裏面的情況都好。
 
根據丁錫奎律師和 侯欣談話透露出的資訊,當局目前看來尚未以涉及政治或慣用的煽顛罪名處理此案,但是已經延長了對這四位公民拘留時間並在提審中顯然擴大了追問範圍。
 
北京西單文化廣場公民被捕事件引起了一些民間團體和社會輿論的高度關注。4月12日,設在中國境外的維權網發表聲明説, 袁冬、 侯欣、 張寶成、 馬新立四位富於社會責任感的公民上街拉橫幅要求官員公開財産,這是順應中國反腐敗嚴峻形勢的需要,也是響應中國新一屆中央領導一再公開聲稱要依靠人民嚴懲腐敗的精神,同時也是踐行《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集會等自由權利,行使公民的參與權、知情權、監督權和表達權。
 
聲明説,這四位公民的行為于法於理都是順民心、守法律、合政策的體現現代公民精神的義舉,是應該受到鼓勵與褒獎的行為。
 
維權網對公民行使言論、監督、集會等憲法權利而遭到北京公安機關肆意拘押的行徑表示強烈抗議,並敦促有關部門立即無條件釋放這四位被拘押的公民,要求當局順應民意,儘早頒布官員公開財産的法規,開啟以保護公民基本權利、實行民主、法治、憲政為主要目標的政治體制改革。
 
http://www.voafanti.com/gate/big5/m.voachinese.com/a/1640302.html
 

肖國珍:俠女 侯欣
2013年4月02日
來源:零八憲章博客
肖国珍:侠女 <a href='content.php?pid=2568' class='screenshot' rel='http://www.64wiki.com/viiv/uploads/th_13775897888354.jpg' title='侯欣'><img src='images/phototag.png' align=absmiddle >侯欣</a>
 左一為肖國珍,中間為 侯欣
 
我代表北京街頭民主派委託來講話”, 侯欣說,“從二月份起,我們共上街十二次,其中四次成功八次失敗。有人說,你不用上街,我們男人上。我說不是所有男人都是男人,當中國男人上街時,我就退出。偌大中國,豈是無人?是的,我想對官員們說,亮媳婦不如亮財產!騙了我們六十四年,現在,我連你的標點符號也不信了!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始,為民主做炮灰,乃我三生有幸!我們離亡國已經不遠了!我現在保證,我一周上一次街!我的想法很簡單:讓長輩前人,死而瞑目;讓子孫後代,生活在自由幸福之中!”
     侯欣進去了。沒有理由感到意外。
    意外的是,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我又一次低估了人民民主專政的威力。
    往事並不如煙。一幕幕場景,再現。
    記得與 侯欣的第一次見面,是在2012年12月8日,金太一品軒,康國雄老師約我過去的。鮑彤、姚監複、陶世龍、盛禹九、楊天石、胡甫成等民主老人都在,各有高見。
     侯欣講話,一鳴驚人,言語鏗鏘情懷激越、擲地但聞金石之聲:“和平,和平,和平已經不復存在了!二十三年前,在廣場,我的同學死在我的身邊,從那時起,就喪失了一切和平!你說要政改,請你給我路線圖!你一百年不動搖,我傻啊!狼總是要吃羊的,獨裁者就認大炮!讓一個撒旦統治到死?坐而論道,清談誤國,在這裡能哭死董卓?我不主張暴力,但人民不能放棄暴力!槍桿子不具有方向性價值,同時槍桿子具有普世效用價值,在普世價值指引下射出的子彈就是正義的子彈。不公開財產,官員就是盜賊!要麼公開,要麼滾蛋!行動就是一切!”言者酣暢淋漓,聞者熱血沸騰。
    我“演講”的主題是:若修憲,首先就要廢除四項基本原則。
    話畢, 侯欣來到我身邊,促膝而談,握手言歡——以後每次見面(不超過五次吧)——都是如此。我們相見恨晚。
    
    兩會期間,諸友被軟禁,其中自有 侯欣。多日未見,我們彼此想念。她接到我電話,終於趕來。她告訴我她是如何逃出來的:裝作要買菜,到超市購得兩根白菜後,回頭看“尾巴”仍在,於是繼續裝作要去大市場,一轉身將白菜扔到垃圾桶裡,拔腿就逃,才得以見我。她興高采烈,講了最近的一個上街的故事:諸友一起舉牌要求官員公佈財產,有友A攝像,被數寶寶圍追堵截,A為保住珍貴的照片,奪路而逃。其間跑進超市,混進人群,急中生智,將攝像機放入存包櫃,記住密碼,撕碎密碼條,泰然自若地走出,被寶寶逮住,寶寶苦無證據,只好放人。
    
    最後一次見面,是在昨天。我們一起聚餐。中餐。老時間,老地方。追思肖默先生,共談國是。同室聚餐的,除了前面提到的前輩,還有杜光、郭道暉、胡竟成、曹思源、高瑜、李偉東等諸位老師。
    “我代表北京街頭民主派委託來講話”, 侯欣說,“從二月份起,我們共上街十二次,其中四次成功八次失敗。有人說,你不用上街,我們男人上。我說不是所有男人都是男人,當中國男人上街時,我就退出。偌大中國,豈是無人?是的,我想對官員們說,亮媳婦不如亮財產!騙了我們六十四年,現在,我連你的標點符號也不信了!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始,為民主做炮灰,乃我三生有幸!我們離亡國已經不遠了!我現在保證,我一周上一次街!我的想法很簡單:讓長輩前人,死而瞑目;讓子孫後代,生活在自由幸福之中!”
    她的話,能點燃南極的冰——這是我的第一感覺。
    同時,她不乏理性地說:“各位老師,我們需要什麼?我們需要三樣東西:你們的道義支援、理論指導、網路呼籲!”
    
    聚會結束時,我已找不到她。後來我推斷,不到一個小時,她又“上街”了,她和 袁冬(13691261484)、 張寶成(13717977833)、 馬新立(13671026723)等三位勇士,到西單展示“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橫幅,反對腐敗,被警方帶走,其中 張寶成和 袁冬在西單西大街派出所, 侯欣和 馬新立在二龍路派出所。
    朋友們不斷地打電話進來。最早的消息是行政拘留三日。
    
    下午,楊子立先生與諸友在二龍路派出所圍觀,向我打電話諮詢。與子立見面,我說:“今晚我要寫 侯欣。”正當此時, 袁冬夫人朱雅春女士打我電話,告訴我,她已與警方確認,也已與 袁冬通話,他們四人被關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袁冬已被刑拘,其他三人不詳。最後一個電話,手機顯示是21點。
    
    我必須立即寫下來,哪怕這篇文字,以我一貫的嚴格要求,是不完整的,我也必須在今晚發出去。
    是的, 侯欣,以她的行動,實踐了她的承諾。
    是的。
    偌大中國,豈是無人?
    中華兒女,今安在?我堂堂中華,竟然需要一個弱女子來擔當牢獄?
    是的。
    我們需要三樣東西:你們的道義支援、理論指導、網路呼籲!    
    
    最新證實:四勇士均已被刑拘,包括 侯欣
    
    肖國珍律師 2013年4月2日
 
 
[Visit: 2240]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1 篇

<< 恰多 Chakdor洛桑丹增 Lobsang Tenzin>>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