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沈愛斌
  沈愛斌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沈愛斌 生平 :

2013年6月22日因成功解救被關押在黑監獄的訪民後,6月26日被公安從家裡帶走,7月3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刑事拘留,現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

中共黨員,公務員在職,善良、熱情,嚮往民主、法制、公平和正義,與無權、無勢、無名的弱者同行,願為中國所有有冤屈的百姓一道,為中國的民主法制和人權而努力奮鬥,為社會的公平正義而奮鬥,時刻準備著奉獻自己的生命。
 沈愛斌 @chinawx938858  

無錫維權公務員 沈愛斌:本人 沈愛斌,男,39歲,中共黨員,公務員在職。因公務員年度考核被違法評定為基本稱職,後又被領導在辦公室內毆打致腦出血,無錫公安機關違法包庇,故意將輕傷改為輕微傷,而上訪維權,先後四次被非法拘禁,共57天,關押地點為崇安區貝康包裝材料廠、錫山黨校、尚客優賓館,電話:18912369930。


2013年10月27日星期日

律師鄭建偉會見無錫維權公務員 沈愛斌

(維權網資訊員刀峰報導)本網近日獲悉:2013年10月25日上午,維權律師鄭建偉到江蘇省無錫市錢胡路567-1號的無錫第一看守所,會見了因破地方黑監獄而被囚禁與此的維權公務員 沈愛斌

據鄭建偉律師說,雖然 沈愛斌已經被囚已整四個月,精神狀態尚好,只是體重被減肥了16斤。當鄭建偉律師這次問及還有沒有受酷刑時? 沈愛斌表示以後再談。

據瞭解, 沈愛斌,中共黨員,原是無錫市濱湖區行政執法(即城管)隊的副隊長,因其本身的素質比較高,在長期的城管工作的過程中發現城管非法執法的現象普遍存在,其原因是城管總是按照上級的指示精神處理工作,造成許多的弱勢群體的權益受到侵害後,卻無法從體制內的司法程式中獲得補救。因而對一些社會現象進行了深刻的反思,進而產生嚮往民主、法制、公平和正義的思想。曾經一度想辭退這份城管的工作,另謀出路,但是由於家中女兒身患重病,每個月需要幾千元的醫療費支出,家庭的責任讓 沈愛斌留在城管的隊伍中,但是在城管執法行動中一直堅持依法、理性、和平的方式處理,並默默地幫助許多訪民的上訪活動,參與一些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事情。

2013年6月22日,無錫維權人士 丁紅芬、許海鳳、沈果東、 瞿峰盛人得知自己的親人進京上訪又被當局押回非法囚禁在錫山區安鎮錫東大道的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的消息後,於晚上22點時,在 沈愛斌、鄭炳元、吳平、以及山東維權人士倪文華等20餘人的陪同下,勇闖黑監獄,控制黑保安,成功將自己親人營救了出來,然後立即向無錫市公安局報警。

無錫市公安局接到報警後,先是安排安鎮派出所的一名員警和十幾名保安出警,穩住報警的民眾,然後再調集上百個黑保安,強制將 丁紅芬夫婦、 瞿峰盛夫婦、丁紅祥、丁永金、許海鳳等人綁架而去。而到6月26日,當局又對 沈愛斌、施高洪、吳平、華曉平等人秘密抓捕。

2013年7月3日, 沈愛斌被當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為由刑事拘留,後移交檢察院審查起訴,羈押在無錫第一看守所。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9889.html?spref=tw


江蘇無錫維權城管 沈愛斌被指“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圖)

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維權網資訊員刀峰報導)本網一直關注的江蘇省無錫市維權城管 沈愛斌現有了準確的消息:2013年7月3日23時, 沈愛斌被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指控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遭刑事拘留,現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
 
據瞭解, 沈愛斌,中共黨員,早年曾參過軍,2002年從部隊轉業到無錫市崇安區城管行政執法大隊成為有公務員編制的城管。
 
2003年起擔任崇安區城管行政執法大隊副大隊長,2005年10月到2007年12月31日,擔任崇安區城管局執法管理科科長。但是,在長期的城管工作中發現城管工作人員總是按照上級的指示精神處理工作而非法執法,並不是按照法制的精神去處理工作,經常傷害到一些弱勢群體的切身利益,因而產生嚮往民主、法制、公平和正義的思想,從而在城管的工作中與上級多次發生矛盾衝突,被當時的上級崇安大隊長時曉昇兩次在其辦公室內毆打,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沈愛斌就成為上訪維權者。
 
2009年9月23日, 沈愛斌到北京上訪,不想身為公務員的城管卻被無錫市公安人員押回當地關黑監獄,直到同年的10月6日才獲放。自此, 沈愛斌就以維權公務員自居,並與當地許多訪民強拆受害戶聯繫,幫助他人維權,因而被無錫市公安局視為欲除之而為快的“釘子戶”。
 
本網資訊員徐闖在7月1日曾報導:“2013年6月22日,無錫市民 丁紅芬等20餘人,到無錫東郊商務賓館成功解救了被非法拘禁在此的訪民丁國英、丁永金(75歲)、周靜娟(82歲)、楊劍豔和丁紅祥後,將現場的犯罪嫌疑人交給警方。
 
但隨即, 丁紅芬夫婦、 瞿峰盛( 丁紅芬表弟)夫婦、丁紅祥( 丁紅芬親弟)、丁永金( 丁紅芬爸)和許海鳳7人在警方眼皮底下被綁架後失蹤至今,沒有任何消息。
 
據悉,被交給警方的非法拘禁的犯罪嫌疑人,如今已被警方釋放,而參與這次解救行動的 沈愛斌卻被當局刑事拘留。
 
據無錫訪民提供的消息稱:26日下午兩點,員警在 沈愛斌家門口將其抓捕,當時出示了一張沒罪名的“刑事拘留證”,隨即 沈愛斌被帶走,家裡的電腦也被一同帶走。”
 
2013年7月4日, 沈愛斌太太陸豔女士接到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一張刑事拘留通知書說:“我局於2013年7月3日23時將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 沈愛斌刑事拘留,現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
 
 沈愛斌太太陸豔女士手機:18921177730
 
圖: 沈愛斌的刑事拘留證  
 

【無錫黑監獄大揭秘】@鄭建偉律師  沈愛斌在被抄家以前,已經將當天的視頻資料全部拷貝給我,我也將拷貝給了可靠的朋友,陸續釋放給大家,讓大家看看 丁紅芬、許海鳳、 沈愛斌、吳平、施高洪、殷白妹、 殷錫金、鄭炳元等人的“聚眾擾亂犯罪”行為,揭露無錫黑監獄實秘密 視頻 http://t.cn/zQtOJtx
 

律師鄭建偉會見無錫 沈愛斌,指沈被“酷刑”逼供

2013年07月21日 
 
2013年7月19日,律師鄭建偉,成功地在無錫會見了因解救“黑監獄”關押者而被刑事拘留的人權捍衛者 沈愛斌
 
據鄭建偉律師說: 沈愛斌的精神狀況不錯。但他陳述遭遇了酷刑,酷刑之下他做了求生的選擇,刑訊者想要的,他都被迫配合承認,他不是浦志高,也不是江姐。他是一個很正常的人。
 
據鄭律師介紹,公安機關告訴 沈愛斌:你衝擊政府的法制教育學習班。當 沈愛斌向辦案人員要求查看證件的時候,辦案人拿來《人字梯》將 沈愛斌的一隻手銬在高處,一隻手銬在低處,然後用力的拉梯子, 沈愛斌的手劇痛,汗流如注,最後不得不按辦案單位的要求招供。鄭建偉律師說:“聽了 沈愛斌的介紹,我覺得自己象在重新看《南營洞1985》。打耳光、人字梯、老虎凳, 沈愛斌都領教了,而且他的腦海裡印下了4名刑訊者的臉譜。他現在都不知道這4名刑訊者的名字,但,不要緊,這些筆錄要和檢察官、法官、律師最終法庭上見面的。”
 
鄭建偉律師認為:  沈愛斌是為他人爭自由,而失去了自己的自由,他是一位人權捍衛者。
 
2013年7月3日23時, 沈愛斌被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指控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遭刑事拘留,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他是因6月22日與 丁紅芬等數十位訪民到無錫東郊商務賓館,成功解救被關押在此黑監獄的訪民後,於6月26日被無錫公安從家裡帶走,7月3日正式拘留的。
 
與 沈愛斌一樣被刑事拘留的還有 丁紅芬、鄭炳元、吳萍、 瞿峰盛,另外還有11人至今無下落。
 
來源:維權網
無錫 沈愛斌看守所內講述被刑訊逼供經過/視頻
 
2013年7月22日 
    無錫解救黑監獄被刑拘, 沈愛斌看守所裡控訴警方刑訊逼供,請大家轉起來,關注他就是關注你自己,今天他的遭遇,也許就是明天你的遭遇.
博訊首發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3/07/201307221608.shtml#.UhoUMBtmim4
 

鄭建偉律師微博發呼籲:停止酷刑!停止迫害!

2013年7月25日 
郑建伟律师微博发呼吁:停止酷刑!停止迫害!
 
郑建伟律师微博发呼吁:停止酷刑!停止迫害!
 
郑建伟律师微博发呼吁:停止酷刑!停止迫害!
    
    無錫市人民檢察院:
    
    重慶康實律師事務所接受 沈愛斌親屬陸豔之委託,指派鄭建偉律師(執業證號:15001200310613687)為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 沈愛斌擔任辯護人,提供法律服務。2013年7月19日,鄭建偉律師依法至無錫市第一看守所會見 沈愛斌,並由 沈愛斌親自確認對鄭建偉律師的委託。
    
     通過會見,辯護律師瞭解到辦案人員對 沈愛斌存在以下嚴重違法行為:
    
     一、2013年6月26日,辦案人員拒絕向 沈愛斌出示執法身份證明,至今不知道4名具體辦案人員的真實姓名和警號。
    
     二、2013年6月26日,辦案人員對 沈愛斌家實施搜查的過程中,對扣押的物品,至今未依法向 沈愛斌出具扣押清單,抄走與案件無關的物品,至今未依法退還。
    
     三、2013年6月26日至2013年7月3日刑事拘留以前,辦案人員多次在非辦案場地採取打耳光、不讓睡覺、將其銬在“人字梯”上拉伸撐,以造成身體劇烈痛苦等方式實施酷刑折磨,逼迫其按照辦案人員的意思招供畫押。
    
     四、2013年7月3日以後,辦案人員利用提外訊的機會,再次以“人字梯”酷刑威脅 沈愛斌,逼迫其在早已準備好的筆錄上簽字。
    
     五、在看守所外對於 沈愛斌多次的訊問均無同步錄影資料,辦案人員拒絕 沈愛斌要求同步錄影的請求,僅在以酷刑成功威脅 沈愛斌以後,製作了錄影資料;但在 沈愛斌進入看守所,脫離了辦案人員暴力威脅的環境後,均未能取得讓辦案人員滿意的訊問錄影資料。
    
     辯護人調查掌握的2013年6月22日的視頻證據材料,可以證明當天晚上, 沈愛斌、 丁紅芬、許海鳳、 瞿峰盛、吳平等人是前去營救被非法拘禁在東郊商務賓館的上訪人員:丁永金( 丁紅芬的父親)、丁國英( 丁紅芬的姑姑)、丁紅祥( 丁紅芬的弟弟)、周靜娟(許海鳳的婆婆)、楊劍豔( 丁紅芬表弟 瞿峰盛的媳婦)。早在2013年3月期間, 丁紅芬等人就向無錫市政府申請公開法制教育學習班的政府資訊,但政府部門答覆,法制教育學習班屬於黨委政府的秘密。從 丁紅芬當天與看守人員的對話可以瞭解到:這個東郊商務賓館根本就是一個非法拘禁上訪人的黑監獄!
    
     辯護人認為: 沈愛斌、 丁紅芬等人的行為符合《刑事訴訟法》第八十二條關於公民扭送權的規定,是對正在發生的非法拘禁犯罪嫌疑人扭送的合法行為,請依法慎重審查批准逮捕 沈愛斌、 丁紅芬等公民。
    
    同時請求檢察機關調查立案調查對 沈愛斌實施酷刑迫害的4名辦案人員,並依法作出處理。
    
     
    辯護律師:鄭建偉
    2013年7月24日星期三 
    
    聯繫電話:13668066682
    
    辦公地址:重慶市渝中區青年路77號萬豪酒店國貿中心3層-U-5B
    
    郵遞區號:400000 [博訊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支援此文作者/記者(博訊 boxun.com)
http://boxun.com/news/gb/yuanqing/2013/07/201307251235.shtml#.UhoXBRtmim4
 

控告無錫市公安局濫用職權打擊上訪維權者

2013-07-20  
 
  @劉曉原律師:給最高人民檢察院公開舉報信:
  這些年來,無錫巿羈押訪民辦法制學習班問題非常嚴重,當地民眾向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控告,根本無法引起重視,更談不上立案查處。依照法律規定,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非法拘禁公民,由檢察機關負責查處。鑒於此,無錫巿人民檢察院已嚴重瀆職,懇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查處!
 
  致無錫全體訪民:面對腐敗濫權的無錫市委市政府我們要抱成一團,互相學習,取長補短,齊心協力,要有“人人為我,我為人人”、“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和“團結就是力量”的思想,堅定信心,明確目標,不揪出貪官污吏,不剷除無錫的“黑拆遷”、“黑監獄”和“黑司法”,誓不甘休。
  請教法學專家: 丁紅芬等人進入關押訪民的賓館,捉拿看守訪民的保安,立即撥打110報警,反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這個指控是否能成立?無錫非法關押訪民的問題比全國其他地方更為嚴重,家屬在控告無門情形下,是否有權組織人員去營救,即以私力來救濟?@徐昕 @周永坤微博 。附:家屬控告狀。
  @鄭建偉律師:  沈愛斌是為他人討公道而失去自由,是一位人權捍衛者!他要求查看辦案人證件,卻被《人字梯》刑訊逼供用力拉,劇痛汗流如注[淚]http://t.cn/zHDKvej還有@ 丁紅芬三世:夫妻及娘家多人@無錫 瞿峰盛:夫妻、許海鳳、(刑事拘留證上無罪名)、吳平、王曉萍、沈軍、施高、殷白妹、施高洪等[話筒]
  @鄭建偉律師 無錫市第一看守所的預約電話[0510-82220208]確實有用,我在2013年7月18日上午就打電話預約,下午又打電話再次確認,同時保留預約電話錄音證據,效果不錯。也感謝@劉曉原律師:此前的抗爭。 
  [微發佈]今天會見很順利, 沈愛斌的精神狀況不錯。但他陳述遭遇了酷刑,酷刑之下他做了求生的選擇,刑訊者想要的,他都被迫配合承認,他不是浦志高,也不是江姐。他是一個很正常的人。推薦大家看看韓國影片《南營洞口》。真正的酷刑高手是不需要特製酷刑工具,飛花摘葉皆可傷人-牙籤生殖器。
  當 沈愛斌向辦案人員要求查看證件的時候,辦案人拿來《人字梯》將 沈愛斌的一隻手銬在高處,一隻手銬在低處,然後用力的拉梯子, 沈愛斌的手劇痛,汗流如注,這種酷刑是從《馬三家》裡學來的? 
  公安機關告訴 沈愛斌:你衝擊政府的法制教育學習班,哎喲,好大的罪名!位於錫山區的東郊商務賓館什麼時候成了政府的法制教育學習班?法制教育學習班不准人回家?不准和家裡人通話?戴黑頭套到法制教育學習班學習?法制教育學習班100元/天聘請看守保護學院的人身安全? 
  在偵查階段,約見檢察官是非常必要的,因為在批准逮捕環節,檢察官的很重要的,要及時的和檢察官投訴,讓冤案不至於形成,因此,我建議 沈愛斌按鈴。我已經建議 沈愛斌回舍房去按鈴,要求約見駐所檢察官,向檢察官投訴自己在看守所外所遭受的酷刑,以及在酷刑下的口供,因為現在提外訊已經完畢,相對是安全的。 
  《重證據,輕口供》,這一法律原則根本不被低能力的員警所認可,低能的員警崇尚的是拳頭裡面出證據,但是在 沈愛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件中, 丁紅芬、許海鳳等人在現場錄製了大量的視頻證據,這些視頻證據真實的記錄了現場,遠遠比拳頭打出來的口供更能說明事實。 
  打耳光、人字梯、老虎凳, 沈愛斌都領教了,而且他的腦海裡印下了4名刑訊者的臉譜。他現在都不知道這4名刑訊者的名字,但,不要緊,這些筆錄要和檢察官、法官、律師最終的法庭上見面的。他們的名字和人一定會合一的。 沈愛斌向我描述酷刑的刑具的外觀,我聽了,告訴他,那就是做裝修用的[人字梯]。這個酷刑是發生在看守所之外的。 沈愛斌講述看守所裡是文明的。
   沈愛斌至今未收到依法應當送達的物品扣押清單,沈的家屬也沒有收到。
  我建議他利用這個難得的閒置時間學習《刑事訴訟法》及司法解釋。 
  無錫 丁紅芬救父未成反被綁架黑監獄九天: 丁紅芬的父親從北京被無錫政府截訪回來後,與其他訪民(還有丁的弟弟)共五人被限制在一家賓館。6月22日,她與家屬去營救,還報了110,派出所出了警,但她也被保安公司雇用人員帶走,先後關押在三家賓館。7月1日,有自稱是員警的人進入賓館做筆錄,7月2日被帶到派出所,7月3日被公安刑拘。 丁紅芬因為維權,多次被關黑監獄。最長一次關了四個多月。 
  上午會見到了 丁紅芬,這次沒有被刁難。 丁紅芬她6月22日晚在賓館營救被非法關押的訪民,報警後,反被保安公司雇請的人員(有的有犯罪前科)強行帶走,先後關押在三家賓館,期間,還遭到暴力。直到7月2日帶到派出所,7月3日下午被刑拘送到無錫市第二看守所9日,我與李方平律師到無錫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 丁紅芬、許海鳳,看守所以48小時內作安排不讓及時會見。但當地律師來會見都立即安排。鑒於公權力的強大,在控訴無果之下,我退掉機票苦等48小時。因李方平律師有事已離開,11日我一人去會見,@鄭建偉律師 提醒說有風險,但我以為就是陷阱也得去跳。
 
  俗話說: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但是,無錫方面不顧人倫將許海鳳73,84的媽媽,婆婆送黑監獄進行所謂法制教育,長達數月,政府維穩底線何在?交涉中…… 我和劉曉原律師到無錫市公安局反映律師會見受阻,以及許海鳳, 丁紅芬被所外非法羈押等事宜。此外還希望警方立即解救已被關在黑監獄數月之久的的許海鳳73歲的媽媽,82歲的婆婆。無錫許海鳳, 丁紅芬為何羈押10後才送無錫第二看守所?現在律師會見又被刁難,我和劉曉原律師非常擔心她們遭到酷刑。 
  向@平安江蘇 舉報:今天上午,我與李方平律師到無錫巿第二看守所辦理會見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的 丁紅芬、許海鳳。看守所說要48小時內安排會見。我問為何不能立即安排會見,警號023152員警說刑事訴訟法有規定。我質問他,為何無錫的律師來會見不用預約,他不回答。這個員警態度還非常地惡劣。
  接無錫維權人士王先生來電,昨天上午十時被警方刑事傳喚,今天上午十時被釋放。警方指控他叫人去參加 丁紅芬組織的營救被非法關押在賓館的訪民行動,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警方還指控他為家屬聯繫外地律師代理案件。幫助家屬聯繫律師也涉罪?——王振華是無錫一名醫師, 沈愛斌、 丁紅芬、許海鳳等人因營救訪民與保安發生衝突被抓走後,他幫助家屬聯繫了律師。
  9日上午,他被警方帶走傳喚,10日上午被釋放。中午十二時許,他再次被警方帶走。據無錫線民說,他的被抓與聯繫律師有很大關係。@南方都市報 @財經網 @平安江蘇因為幫助家屬聯繫律師,無錫王醫師兩次遭到警方傳喚。他沒想到的是幫助找律師會惹麻煩,我也沒想到的是自己的介入會給他帶來麻煩。王醫師說,他寫過保證不再與我聯繫。我說完全能理解。在此,請無錫警方不要再找他的麻煩。我早就認識 丁紅芬 ,沒有王醫師的聯繫,我仍有辦法接受委託,提供法律幫助。
  我原以為,當天就能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會見到 丁紅芬,所以提前訂好了第二天中午去深圳的機票。沒想到,被他們以會見要預約為由打亂了計畫。無奈,我只好退掉機票,在江蘇苦等48個小時。據我瞭解,只要不是維穩案件,看守所都會及時安排會見。明天(11號)是預約會見日,他們還會玩花招嗎?@平安江蘇:
  下午,我們去了無錫市公安局警務督查處投訴。督查處的辦公地在巿政府大樓內。大院外的保安打了電話進去,讓我們在外面等。過了一會,兩個員警出來了,也不領我們進去,就站在保安的太陽傘底下現場辦公。
  下午,去了無錫市公安局法制處投訴會見問題,接待我們的警官方態度還可以,表示會協調處理。他說至於 丁紅芬等人6月23日被抓走,7月3日才被刑事拘留,這十天期間的違法問題,應向檢察院控告。隨即,我們到了無錫巿人民檢察院,讓我沒想到的是檢察官態度比公安更加惡劣,對我們的控告也不做任何記錄。 
  無錫市第二看守所政委答覆說:只有四個律師會見室,所以安排不來開。真的嗎?1,我們最早到,第二撥律師15分鐘才過來;2,我發現有10個會見室;3,一個上午只有5批律師前來會見,4個會見室也夠呀?4,其他律師為何不要等兩天? 
  無錫市看守所高效嗎?無二看在顯著位置標榜“高效型”警務,但是安排外地律師會見卻要律師住兩天。問看守所袁偉警官為何要等兩天,他居然好意思說我有這個權利。問本地律師為何隨來隨見,他又說不相干
  【無錫怪像:外地律師會見先住兩天】無錫是不是財政要崩盤了?居然我們外地律師到無錫市第二看守所辦理會見一個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需要先住上兩天,才能安排會見。本地律師卻暢行無阻,隨到隨見。
 
http://bbs.tianya.cn/post-law-578835-1.shtml
 
 
 

 

 

[Visit: 1771]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宋萬軍努爾莫哈提•亞辛 Nurmemet YASIN>>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