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沈果冬
  沈果冬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沈果冬 生平 :

2013年6月22日深夜因營救黑監獄受害人被刑事拘留,8月6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批准逮捕。現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

 

營救無錫黑監獄受害者的 丁紅芬等多名維權人士被逮捕(圖)

2013年8月10日
(維權網信息員王冬見報道)8月6日,因營救黑監獄受害人而被刑事拘留的無錫維權人士 丁紅芬、 沈果冬、 殷錫金、 瞿峰盛等4人相繼被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執行逮捕。 丁紅芬被羈押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 沈果冬、 殷錫金、 瞿峰盛3人被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
 
6月22日深夜, 丁紅芬、 沈愛斌、 瞿峰盛以及無錫維權人士20余人到無錫市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將五位黑監獄受害人(82歲的周靜娟-許海鳳的婆婆)-、75歲的丁永金- 丁紅芬之父、72歲的丁國英- 丁紅芬的姑姑、丁紅祥- 丁紅芬表弟、楊劍豔-丁紅祥之妻)營救出來;並把7個黑監獄看守者交給接到報警而趕來的員警。
 
然而,次日淩晨2點許,突然來了一夥穿著“特勤”制服的人,將剛剛被營救出來的5人中3人再被抓走,只有周靜娟和丁國英被維權人士掩護下逃脫。
 
隨後,營救黑監獄的維權人士有近20人相繼被抓走或強迫失蹤失蹤,其中包括 丁紅芬及其丈夫沈果東、 瞿峰盛及其妻子楊劍豔、許海鳳、施高洪、華曉平、吳萍,鄭炳元、殷白妹,沈軍、王曉萍、殷白妹、丁紅祥( 丁紅芬親弟)、丁永金( 丁紅芬爸)等人。
 
黑監獄的危害性遠遠大於勞教制度,它不僅沒有時間限制,更是任何一名政府人員都可以任意設置黑監獄,隨意關押、軟禁上訪人員,有的可以冠以“法制學習班”,有的則沒有絲毫說法。無錫當局隨意關押上訪人員,抓捕營救黑監獄的維權人士,一度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極大憤慨。維權網曾就無錫當局如此公然大肆抓捕維權人士,庇護黑監獄,非法侵害公民基本人權的惡劣行徑表示強烈譴責和嚴正抗議!
 
“維權網”在聲明中強烈要求:一、立即釋放參與揭露黑監獄、營救被非法關押公民的所有維權人士和黑監獄受害人,追究打擊報復維權人士的部門及人員法律責任;二、採取實際措施清理和廢除江蘇省無錫市及全國各地的黑監獄和一切違憲違法、侵犯人權的場所,嚴格禁止一切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設施,依法追究設立黒監獄的相關部門及人員的違法侵權責任;三、切實開啟以維護人權和人的尊嚴、約束公權力為指向的憲政民主改革,使中國公民真正享有自由、平等、人權、公平、正義等普世價值,使中華民族早日邁進民有、民治、民享的文明發展之路。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6268.html
 

劉曉原:烈女救父未成,反被綁架拘捕

2013年08月09日
 
8月7日, 丁紅芬兒子收到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區分局逮捕 丁紅芬的通知書。通知書中稱, 丁紅芬因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已於6日被批准逮捕。
7月9日,我與李方平律師到無錫市第二看守所,分別申請會見 丁紅芬、許海鳳。沒想到,看守所提出要預約,將我們安排在7月11日會見。
在辦理手續過程中,看到本地律師來辦理會見,看守所都是立即予以安排。對此,我們向看守所提出質疑,員警說,刑事訴訟法中有四十八小時安排會見規定,他們的做法並不違法。我提出為何本地律師會見就不要安排,員警也不作任何解釋,後來,我們向值班副所長投訴,也是這種解釋;再找值班教導所反映,他開始說是會見室只有四個不夠用,所以要安排到十一日會見。
我們說是最早辦理會見手續,他不說話了。轉後強調四十八小時內安排不違法。我反駁他們,說這是選擇性執法。如要按四十八小時預約安排才能會見,就應對所有來會見律師一視同仁。後來,我去找駐所檢察室的檢察官反映。檢察官稱,如看守所安排會見超過四十八小時,他們才會接受我的投訴。檢察官問我是一個什麼案件,我說是一起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 丁紅芬等人是因為從賓館營救父親和訪民,反被街道雇請的保安公司人員帶走,十天后才被刑事拘留。檢察官反問我,前不久,中紀委官員不是說過不會截訪了嗎?我說,上面說是一套,下面做的是另一套。檢察官可能是對這起案件有興趣,從電腦中調取了看守所羈押涉嫌人的資訊。他說, 丁紅芬等人不是因為在6月23日打砸賓館被抓走的嗎?我說並不是打砸賓館鬧事而是救人,6月23日被保安帶走後,在7月3日又被公安機關刑拘。
離開駐所檢察室,我再回到看守所與警官交涉,直到中午下班了,也沒有結果。
下午,我們去了無錫市公安局法制處投訴,接待我們的警官還算是客氣,他說,會見的問題會幫助協調,至於反映 丁紅芬等人被非法關押問題,應當向檢察院控告。然後,我們去了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控告。在信訪接待室,穿著便裝的兩個年輕女子和一個中年男子出來接待,我們問他們的身份也不說,但保安告訴我們,他們確實是檢察官。因為家屬以前來控告過,中年男子就上樓去打電話,兩個年輕女子,與我們一起站著,也不給做記錄。隨後,中年男子出來了,他說,你們提到的會見問題,看守所已經安排在四十八小時內會見。控告非法關押的問題,你們必須要拿出證據。我們說,家屬提供了很多線索,檢察院應去偵查才是。這個中年男子態度很不好,無法,我們只得離開。
我再隨家屬到了無錫市公安局警務督查處投訴。警務督查是在無錫市人民政府辦公大樓內辦公。保安不讓我們進入大院,由他們打電話聯繫。兩個員警出來接受我們的投訴,員警也沒有讓我們進入大院,站在門衛外面接受我們投訴,時間不到十分鐘。
李方平律師在來無錫前,已買好9日晚從南京飛重慶機票,著急去重慶辦案。我也在事前買好10日從中午從南京飛深圳的機票。無法,我只好退了機票,李方平律師按時飛去重慶。
7月10日晚,鄭律師獲得資訊,說我11日會見出來後,可能會遭到社會上的人毆打。這樣的資訊,真讓我有點誠惶誠恐。但我想就是遭暗殺,也要按時去會見。蘇州和無錫的朋友聽說此事後,陪著我去了看守所。沒想到,會見順利,也沒有什麼騷擾。
 丁紅芬告訴我,她父親、弟弟等人,還有許海鳳八十二歲母親,在六月中旬去了北京上訪。隨即在北京被截訪。當時,弟弟給她打了電話,說被當地維穩人員給抓住了。
 丁紅芬曾經有過被截訪經歷,也曾多次從非法關押訪民的賓館救人。6月22日晚,她與幾個維權人士找到這家關押她父親和其他訪民的賓館,救出了包括她父親在內的六個訪民。隨即,她打電話給110報非法拘禁。不久,轄區派出所來了兩個員警和一個便衣。 丁紅芬要求員警把保安人員帶走。在交涉過程中,她說警方通知了街道辦事處。他們來了很多人,有的穿著印有“特勤”字樣衣服,把她和其他幾人銬在路邊。她說,這些人是某保安公司雇用的社會人員。而保安公司則是由街道辦事處雇請。當晚她被這些人員帶到和平商務賓館關押,當時他父親也關在旁邊房間裡。她由兩個年輕男子看守,第二天即6月23日,也沒有給她飯吃,房間裡也沒有睡覺的床。
6月24日至28日,她被轉移到另一家飯店裡非法關押。房間裡沒有床,也沒有空調,窗戶被釘死,每天仍由男人看守。在此期間,由於不配合,還被看守人員毆打。   
6月29日至7月1日,她被轉移至離家中不遠的一家賓館非法關押。7月1日淩晨時,還有自稱是員警的人給她做筆錄,這些人沒有穿警服,沒有出示證件,更沒有出具法律手續。由於她不配合,還把她帶到另一個房間,戴上手銬,銬在審訊椅子上。
我問她,賓館裡怎麼有審訊椅子?她說,是從派出所搬過來的。
7月2日,她被送到派出所做了筆錄,在派出所裡呆了一天。7月3日下午,派出所員警帶她到無錫市第四人民醫院做身體檢查。後把她帶到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向她宣佈刑拘決定,指控她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犯罪。下午三時,將她送進無錫市第二看守所。
6月22日晚,將丁經芬等人從賓館抓走後,家屬一直在四處尋找,還到市公安局、市檢察院控告,也去過江蘇省公安廳控告。此後,還有多人被抓走。有訪民稱,前後抓走的有二十人,據我瞭解的情況是有七人被刑拘。
 丁紅芬說,她是去營救自己的父親、弟弟還有其他訪民,以前曾多次向有關部門控告過非法關押訪民問題,但因引不起任何的重視,他們只得靠家屬們的力量去營救。
有法學專家認為,在公權力量不作為時,公民有權通過私力來救濟。
我在互聯網上看過一份無錫訪民被非法關押的名單,有姓名,有時間,有非法關押次數,還有聯繫電話,名單多達156人。
這些人絕大多數是因為房屋被強拆、土地被征而上訪。
據訪民稱,他們去北京上訪被抓回後,就會被當地送進“法制學習班”。名曰是學習班,其實是限制人身自由。不允許自由活動,也不允許回家,更不允許家人看望。有的人在這種學習班裡一關就是幾個月。
據說,以法制學習班來限制訪民自由,無錫市走在全國的前列。據傳,當年的他法制學習班的創造者,已經成了江蘇的副省級幹部。
訪民截訪回當地後,被非法關押,被拘留,被勞教,被精神病,被判刑,這方面的嚴重侵犯人權事件,我也聽說過不少。但我沒想到的是,一個地級城市會有如此之多的訪民遭非法關押。
在 丁紅芬案件中,讓我感到十分驚訝的是,這家類似于北京“安元鼎”的保安公司,為何至今還沒有得到查處?是沒有人控告嗎?肯定不是,因為 丁紅芬等人曾多次控告過,也在互聯網上曝光過。如此看來,這家保安公司似有保護傘。
7月1日, 丁紅芬還在被保安公司人員控制在賓館裡時,員警也進入這家賓館裡給她做審訊,從中就可看出保安公司背後有員警的身影。
北京“安元鼎”因為非法關押、毆打訪民被查處了,相關人員也被追究刑事責任。那麼,無錫的“安元鼎”還要得到何時才查處呢?
http://home.blshe.com/space.php?uid=3326&do=blog&id=125699
 

滕彪律師發起“強烈要求釋放 丁紅芬等公民、立即取締黑監獄的呼籲書”

8/21/2013 
對華援助協會 
 
 丁紅芬的拘留通知書
2013年8月19日,律師滕彪發起、33名律師連署簽名“強烈要求釋放 丁紅芬等公民、立即取締黑監獄的呼籲書 ”。
 
據悉,無錫訪民 丁紅芬等人多次因上訪被無錫關押在黑監獄,6月22日深夜, 丁紅芬等人營救被關黑監獄的訪民,而後在員警眼底被帶走,失蹤多日。
 
8月7日, 丁紅芬家屬收到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的逮捕通知書。 丁紅芬等人於8月6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執行逮捕,羈押在無錫市第一、二看守所。
 
其餘兩人的拘留通知書:
 
 

數十位維權律師連署聲明

作者:九州歡樂
2013-08-20 
 
數十位維權律師星期一發表連署聲明,要求釋放被關黑監獄的10多名無錫訪民、要求取締黑監獄並且嚴懲利用黑監獄打壓公民自由的犯罪者。
 
數十律師呼籲取締黑監獄
 
星期一滕彪、劉曉原、梁小軍、李方平等數十名維權律師發出連署聲明,要求當局釋放被關押在黑監獄中的無錫訪民 丁紅芬、許海鳳、 沈愛斌等十多人。據律師們調查瞭解,無錫黑監獄的場所達一百多家,包括黨校、軍事基地、普通中學、體育館、研究所、賓館、酒店、倉庫,還有廢棄的房屋等都有設立的黑監獄。訪民沈志華在被關押的357天中被轉換過11處地點。
 
維權律師滕彪:這個黑監獄現在愈演愈烈,並不是外界壓力不夠,而是整個體制性的原因。因為中國的司法制度包括新聞不自由以及非常非常多的冤案,只能通過上訪的途徑解決。這些上訪者在當局看來是給維穩造成壓力,以前有收容遣送制度將他們遣送回去,現在沒有這樣的制度就只能用黑監獄,把他們關起來。
記者:計畫用什麼樣的方式向當局提出呼籲呢?
滕彪:我們一般通過網路以及媒體來公佈,來讓大家有進一步討論。這次要求取締黑監獄的呼籲書是結合了具體的案件,就是無錫的 丁紅芬這些人,因為他們被刑事拘留,還有的被批准逮捕,所以我們也希望公眾關注這個案件。
 
這份聲明呼籲“中央政府立即取締無錫黑監獄,責令無錫當局立即釋放 丁紅芬、許海鳳、 沈愛斌等被關押者;立即取締全國範圍所有的黑監獄,釋放目前仍然被囚禁黑監獄的所有受害人!按照“非法拘禁罪”嚴懲利用黑監獄的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犯罪者,從而使黑監獄這種踐踏人權和法治的現象得到有效遏制。
 
訪民解救被禁錮者反遭刑拘
 
律師們聲明中提到的訪民 丁紅芬等人曾于月前連同20多人前往一處黑監獄撬開鐵門解救出了82歲的訪民周靜娟以及 丁紅芬的74歲的父親等五名被拘押者。他們向公安機關報警後當局人員對現場人員進行了控制,之後又將他們抓捕,其中7人的家屬收到刑事拘留通知書,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律師們認為 丁紅芬等人構不成擾亂社會秩序,只是擾亂了無錫黑監獄的秩序。他們是與非法拘禁犯罪現象作鬥爭,是值得表彰的正義行動,何罪之有。
 
福清紀委爆炸案中被冤枉關押12年的受害者吳昌龍的姐姐吳華英曾多次上訪而被關押在久敬莊等黑監獄。吳華英向本台表示:這個黑監獄的產生跟我們當下的司法制度是有關係的,一方面應該來說我也是深受黑監獄之害,我是很希望要取締,如果按照司法公正以及法律的話黑監獄是不應該存在的,一方面叫我們去上訪卻又製造了這樣的制度。對於上訪中央對地方有考核,有時候我們會聽到說什麼零上訪。
 
“黑監獄”這一形式的關押場所已經變成專門用來控制關押訪民的場所,變換的名目有許多,如學習班、收容遣送中心等。北京就有知名的黑監獄如久敬莊、馬家樓等,這裡常年關押的訪民來自全國各地,各地維穩辦再由此處將其接送回原籍。
 
不少人指出,關押黑監獄的行為比勞教更具隨意性,未經合法程式審判就能將人關押,受害者通常都無法獲得正常的司法救濟途徑。
http://jiuliyougancheng.blogchina.com/1590264.html
 

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維權網聲明:廢除黑監獄,釋放維權人士和受害公民

本網從可靠管道獲悉,江蘇省無錫市地方當局為了控制權利受到侵害的公民上訪,違法將大批公民囚禁于當地的一些招待所、山莊、黨校和閒置房等“黑監獄”中,製造了大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信訪權等等惡性事件,嚴重激化社會矛盾,導致當地民怨沸騰。日前,無錫市多名維權人士在報警後一同前往當地一處“黑監獄”營救被關押公民,結果遭到當地警方事後大肆抓捕,現已確認有5人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還有11人被警方抓走後至今家屬沒有得到任何法律文書。“維權網”就無錫當局如此公然大肆抓捕維權人士,庇護黑監獄,非法侵害公民基本人權的惡劣行徑表示強烈譴責和嚴正抗議!
 
7月5日,無錫市維權人士 丁紅芬家屬接到了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送達的濱公(東)拘通字【2013】499號《拘留通知書》,稱:“我局於7月3日將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 丁紅芬刑事拘留,現羈押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與 丁紅芬一樣,目前已經正式通知被刑拘的維權人士還有鄭炳元、 沈愛斌、吳萍、 瞿峰盛等,另有11人被警方抓走後,至今家屬尚未得到任何書面通知。
 
無錫當局此次大肆抓捕維權人士,起因是6月22日一批維權人士前往當地黑監獄營救被非法關押的上訪民眾之事。6月22日深夜23點50分左右,法律工作者倪文華和無錫維權人士 丁紅芬、 沈愛斌、 瞿峰盛等近30人一起到無錫市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撬開二道鐵門,打開樓層8個房門,將5位被關押于此的黑監獄受害人營救出來,同時將5個當時正值班的黑監獄看守交給接到報警趕來的員警。被營救出來的5位受害者分別是:82歲的周靜娟(許海鳳的婆婆)、75歲的丁永金( 丁紅芬之父)、72歲的丁國英( 丁紅芬的姑姑)、丁紅祥( 丁紅芬表弟)、楊劍豔(丁紅祥之妻)。當時,該黑監獄的一樓111號房間的房門沒有打開,裡面住著黑監獄的指揮者。參與衝擊黑監獄的維權人士要求來到現場的員警打開此門,查處黑監獄,但現場員警置之不理。
 
警方在調查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過程中,突然從附近的派出所等處調來50多個身份不明的人,對 丁紅芬、許海鳳等多人進行圍攻、堵截,並多次強行將他們綁架上車,但被在場的維權人士奪了回來。在場的維權人士不斷報警,卻不見員警增援。到次日淩晨一點多,現場突然來了50多名佩帶“特勤”標誌者,還有許多社會閒雜人員,共計有100多人,他們將 丁紅芬夫婦、 瞿峰盛夫婦、丁紅祥、丁永金和許海鳳綁等多人架上汽車帶走。6月26日,當日參與衝擊黑監獄的無錫維權人士吳平、 沈愛斌、施高洪、華曉平等人被無錫警方秘密抓捕;6月28日,沈軍、王曉萍等人也被秘密抓捕;7月1日下午,剛被營救出來的周靜娟、丁國英在北京被抓。至今,已確定被警方抓走的有 丁紅芬及其丈夫沈果東、 瞿峰盛及其妻子楊劍豔、許海鳳、施高洪、華曉平、吳萍、鄭炳元、殷白妹、沈軍、王曉萍、殷白妹、丁紅祥( 丁紅芬親弟)、丁永金( 丁紅芬爸),另有一位尚未核實姓名的維權人士于7月2日被警方從家裡帶走。
 
多年來,無錫地方當局為了控制當地被強拆戶、失地農民、司法冤民、下崗職工、複轉軍人等等權利被侵害者的上訪,而廣設非法囚禁公民的黑監獄。今年3月,倪文華先生和無錫市的維權人士就曾一起把李梅芳從設在無錫市錫山黨校的黑監獄中營救出來。但無錫地方當局不思悔改,照舊肆意設置黑監獄,大量製造訪民和維權人士強迫失蹤和任意羈押事件,連八旬老人和3歲兒童也不放過。弄得當地人心惶惶,民怨沸騰。當然,無錫黑監獄只是中國遍地黑監獄的一個縮影。長期以來,全國各地政法機關在“維穩”的旗號下,大肆揮霍納稅人的稅錢,廣設黑監獄,任意剝奪上訪公民和維權人士的人身自由,有的長達數年之久。由於黑監獄完全超越法律之外,沒有任何監督機制,裡面的看守人員對關押者肆意污辱、毆打、搶劫等等嚴重傷害公民身心的事件經常發生,甚至還發生強姦、傷害致人死亡等等特大惡性事件。
 
無錫地方當局廣設黑監獄及大肆抓捕衝擊黑監獄、營救被關押者的維權人士的惡劣行徑,嚴重違反《世界人權宣言》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第九條“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也違反《人權捍衛者宣言》第1條“人人有權單獨地和與他人一起在國家和國際各級促進、爭取保護和實現人權和基本自由”;第2條“1.每個國家負有首要責任和義務保護、促進和實現一切人權和基本自由,除其他外,應採取可能必要的步驟,在社會、經濟、政治以及其他領域創造一切必要條件,建立必要的法律保障,以確保在其管轄下的所有人能單獨地和與他人一起在實際享受所有這些權利與自由”;第12條“1.人人有權單獨地和與他人一起參加反對侵犯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和平活動。2.國家應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主管當局保護每一個人,無論單獨地或與他人一起,不因其合法行使本宣言中所指權利而遭受任何暴力、威脅、報復、事實上或法律上的惡意歧視、壓力或任何其他任意行為的侵犯”;還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第三十七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第四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 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 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並且與中國政府一再宣示的“依法治國”、“構建法制社會”的政策相背離。
 
“維權網”強烈要求:
 
一、立即釋放參與揭露黑監獄、營救被非法關押公民的所有維權人士和黑監獄受害人,追究打擊報復維權人士的部門及人員法律責任;
 
二、採取實際措施清理和廢除江蘇省無錫市及全國各地的黑監獄和一切違憲違法、侵犯人權的場所,嚴格禁止一切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設施,依法追究設立黒監獄的相關部門及人員的違法侵權責任;
 
三、切實開啟以維護人權和人的尊嚴、約束公權力為指向的憲政民主改革,使中國公民真正享有自由、平等、人權、公平、正義等普世價值,使中華民族早日邁進民有、民治、民享的文明發展之路。
 
維權網
2013年7月6日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6574.html
 

無錫維權人士闖黑監獄解救受害者反被刑拘

7月11號,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在經過重重阻力後,終於在無錫市看守所見到了當事人 丁紅芬。 丁紅芬向其講述了自己被綁架的經過,以及在被非法關入黑監獄的十天裡所承受的殘酷虐待。
 丁紅芬告訴劉曉原律師,2013年6月22號晚, 丁紅芬與 沈果冬、 沈愛斌、許海鳳、 瞿峰盛等二十多人來到無錫市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將82歲的周靜娟(許海鳳的婆婆)、75歲的丁永金( 丁紅芬之父)、72歲的丁國英( 丁紅芬的姑姑)、丁紅祥( 丁紅芬表弟)、楊劍艷(丁紅祥之妻)成功營救出來,並把七個黑監獄看守人員交給當地警方。但沒想到的是,無錫公安趕到後,反而聯合黑保安將 丁紅芬等人綁架,並先後投入三個黑賓館中非法關押,還有黑保安24小時貼身限制人身自由。劉曉原律師說:
 
【錄音】「她是7月3號被刑事拘留,說她『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實際情況是, 丁紅芬的父親和其它幾個訪民在北京上訪被抓回來關在一家賓館,他們( 丁紅芬等)找到了以後,組織了些維權人士去把他救出來。他們把那些看管訪民的人員抓起來了,打了110報警,說這些人是『非法拘禁』。後來轄區派出所的來了,他們並沒有把那些據說是保安公司僱用的人員抓起來,反而把 丁紅芬等人銬起來了。他們在羈押期間遭到了看管人員的暴力;看管她的都是些男人,也監視她睡覺啊、上洗手間。」
 
無錫訪民鄭瑞新告訴記者,習近平上臺後,他們的人權狀況並沒有些許好轉。現在無錫當局綁架維權人士的力度似乎更甚,搞的人心惶惶。
 
【錄音】「一共關進去好多人,總共有十五、六個人吧。恐嚇、騙都是有的,他說你什麼什麼,你跟他對抗啊、不服氣啊,他就不給你吃飽。進去以後,人還沒有到,那個床就給你拆掉了,叫你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有時候躺那地上也不允許,就是叫你24小時坐在凳子(小圓凳)上,我就坐了三天。」
 
對於無錫公安的行為,劉曉原律師指出, 丁紅芬等人營救黑監獄中的受害人是理應得到鼓勵的正當行為,而真正擾亂社會秩序的,恰恰是那些執法犯法、以權亂法的公職人員。
 
【錄音】「據這些上訪的訪民反映,無錫這些年來對上訪人員,特別是去北京上訪的,抓回來以後很多被以辦『法制學習班』為名,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不允許回家。警方是知道這樣的事情的,那麼警方不把涉嫌非法拘禁的、保安公司雇請的人員抓起來,反而把他們抓起來,我可以說這完全是枉法了。」
 
據悉,7月3日與 丁紅芬一同被濱湖區公安分局非法刑拘的維權人士包括:丁永金、 沈愛斌、沈軍、殷白妹、 沈果冬、黃涵清等16人,其中有7人已經被刑拘。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傅明 愛欣採訪報道。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71815

2013年4月23日星期二

針對無錫黑監獄覆議申請,省政府覆議決定無的放矢(圖)

(維權網資訊員張甯寧報導)4月10日,江蘇省政府向無錫公民 丁紅芬送達行政覆議決定書稱:“本機關認為:《政府資訊公開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二款規定,行政機關不能當場答覆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予以答覆;如需延長答覆期限的,應當經政府資訊公開工作機構負責人同意,並告知申請人,延長答覆的期限最長不得超過15個工作。被申請人2012年12月17日收到申請人的政府資訊公開申請,於2013年1月6日作出答覆,符合上述規定。”不難看出,江蘇省政府的行政覆議決定,錯誤明顯:
 
首先,省政府無的放矢。 丁紅芬並沒有說市政府政府的答覆超過法定期限。而省政府認為市政府的答覆沒有超過法定期限,實屬無的放矢。
 
其次,省政府轉移了爭議焦點。本案的爭議焦點是, 丁紅芬要求市政府公開的法制教育學習班(黑監獄)的有關資訊。對於法制教育學習班的資訊是否屬於政府資訊是本案的爭議焦點。市政府認為,該學習班的資訊,不屬於政府資訊,不予公開。而 丁紅芬認為,該學習班與其有切身利害關係,且是政府組織的,屬於政府資訊,應當予以公開。有關學習班的資訊,究竟是否屬於政府資訊,省政府要麼予以肯定;要麼予以法定。但省政府轉移爭議焦點,“王顧左右而言他”,純屬詭辯。堂堂省政府不敢面對黑監獄的爭議焦點,其公信力何在?
 
無錫 丁紅芬不服江蘇省政府荒唐的行政覆議決定,將向無錫中級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3865.html

拒迁户 沈果冬刑满出狱受到英雄式欢迎(视像)

被判入狱10个月的江苏省拆迁户 沈果冬周一刑满出狱,由离开看守所至回家途中,受到200支持者英雄式的欢迎,沿途吸引逾千民众围观。警方为阻挠欢迎活动,派出挂假车牌的车辆沿途跟踪监视,又无理没收群众的相机,导致发生零星冲突事件。另外,广西北海市维权村民的案件,原定周二早上开庭,但法院临时宣布延期,令家属和律师非常不满,认为当局是存心拖延审讯。(文宇晴报道)
2011-01-11
wx_shenguodong_firecracker305.jpg
 沈果冬出狱回家,民众放花炮迎接,他和妻子手持大“冤”字,在家门前拍照。(丁红芬 提供)
Photo: RFA
 
去年3月以“妨害公务”罪被判入狱10个月的无锡市被强拆户 沈果冬,周一刑满出狱。妻子丁红芬在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丈夫回家后心情仍未平复,一直喊冤枉,加上婆婆起诉截访人员非法拘禁的案件亦在周二开审,丈夫的心情更是难过,因而不时都需要安慰对方。



丁红芬说,她特意买来一束玫瑰花送给刚出狱的丈夫,以表达自己的心意。她说︰“心情还是感觉到很冤枉,还在那个阴影当中,心里一直挺难过。昨天他出来了, 我就买了一束玫瑰花送给他。看到很多人已经在那里了,然后我就把我的玫瑰花送给大家,让大家分享我们 沈果冬走出冤狱的那种快乐的感受。”

wx_shenguodong305.jpg
刚出狱的 沈果冬见到妻子和支持他的民众,热泪盈眶。(丁红芬 提供)


除了丁红芬终于能与丈夫团聚外,约200拆迁户周一组织十多辆车前往看守所迎接 沈果冬,其中一名拆迁户徐慧君向记者表示,他们非常高兴 沈果冬出狱,除了在他家挂上标语外,也放了多枚鞭炮,现场约千人围观。可是一直在附近监视的城管突然上前,把丁红芬手中正在拍摄的数码相机抢走。他们报警后虽然取回相机,可是里面拍下的片段和相片已被删除。

wx_shenguodong_police305.jpg
城管企图用长梯把标语撕走,却遭到民众包围阻止。(丁红芬 提供)


徐慧君说,不仅如此,当局还派两两辆挂上假车牌的车辆,一路跟著 沈果冬回家的车队。她说︰“他们那一辆使用假牌车的是拿一个纸贴的,对我们是全程跟踪拍摄的。”

wx_shenguodong_fakeplate305.jpg
当局刻意用纸张造假车牌瞒天过海一路跟踪 沈果冬的车队从看守所回家。(丁红芬 提供)



wx_shenguodong_mother305.jpg
 沈果冬的母亲拿出大字报为儿子喊冤。(丁红芬 提供)


另外,因阻止当局强拆家园,与媳妇一同被控“妨害公务罪” 罪的广西北海市白虎头村村民何显福,原定案件在周二早上开审,可是在开庭前,代表律师才收到通知,称因两会关系要把审讯延至20日。

何显福的代表律师谢燕益表示,法院的做法根本是不依程序,如果要延期,必须提早通知,何显福的家属在周一傍晚才接到电话,表示会改期,他却没有收到。于是他与何显福的家属找法院理论,可是法官和庭长却以牵强的理由坚持要延期。

谢律师说,当局滥用权力阻止开庭,是在玩弄法律精神。他说︰“不能排除他们滥用司法权利这种恶劣的行为,我想这不外乎是一个目的。也是增加当事人的成本,然后让律师车马劳动,来折腾你。北海当局的法律意识成问题的,就是在手中玩弄法律。”

约60名村民原打算入庭旁听或在庭外声援,可是得知改期后感到非常愤怒,认为当局是存心阻挠。

本台致电银海区法院了解,接线的员工叫记者拨打负责的部门刑庭,可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Visit: 1373]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李向陽李旺陽>>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