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魏勤
  魏勤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魏勤 生平 :

2012年9月25日被捕,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11月1日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檢察院曾於2013年的2月7日和4月21日兩次退補偵查,閘北公安分局於5月21日重新移送到檢察院起訴。7月16日開庭,拒絕認罪。9月17日下午14:00在上海市閘北區法院開庭審理, 王扣瑪被判囚2年半, 魏勤被判囚2年3個月。

 王扣瑪的維權之路(視頻)http://www.woyaolian.info/archives/3672

馮正虎:關注 王扣瑪、 魏勤的冤案。 “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 ,習近平總書記的承諾能否兌現?中國的人民群眾將拭目以待。RT @caichu88 :  王扣瑪無罪——楊紹剛律師的辯護詞 http://canyu.org/n80761c6.aspx

 王扣瑪、 魏勤“尋釁滋事罪”案的一審判決書(多圖)

(參與2013年10月6日訊)上海維權人士 王扣瑪、 魏勤的“尋釁滋事罪”一案於9月17日下午14:00在上海市閘北區法院104法庭閉門審理。法官不顧事實與法律,當庭宣判: 王扣瑪二年半刑期,魏琴二年三個月刑期。 王扣瑪在黑監獄旁邊祭拜母親,魏琴參加 王扣瑪母親及陳小明的祭奠活動,沒有危害社會,應當無罪。 王扣瑪、魏琴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公佈 王扣瑪、魏琴“尋釁滋事罪”案的一審判決書,供公眾評判。

知名維權人士馮正虎早在《中國司法的現狀》一文揭露了製造冤假錯案的原理,並指出:“冤假錯案的判決書是絕對不可信的欺騙文書。你如果只看判決書,不瞭解事實與法律,不瞭解整個司法審判過程,還會被判決書的認定矇騙。法院認定的事實與當事人認定的事實是不同的,它是以證據支持的事實,那麼以虛假證據,還是以真實證據,以片面的證據,還是以完整的證據來構建一個案件事實,這是審判是否公正的關鍵。是否尊重法律,又是審判中的另一個關鍵。”(摘自http://www.fengzhenghu.net/?p=2001  )

 

2013年9月18日星期三

上海維權人士 王扣瑪、 魏勤被判刑(圖)

(維權網資訊員鄭毅報導)  上海維權人士 王扣瑪、 魏勤被當局指控的“尋釁滋事罪”案於9月17日(週二)下午14:00在上海市閘北區法院開庭審理。數百名維權人士和訪民到現場聲援,要求旁聽但被拒。一些民眾手持“冤”字,不滿政府作出無理控告。經過三個小時的審理, 王扣瑪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半, 魏勤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三個月。
 
據 魏勤的訴訟代理人尚寶軍律師介紹,控方在法庭上指認,2012年1月5日 王扣瑪母親死亡四周年之時, 王扣瑪和 魏勤當日故意聚眾在浴堂祭奠,令浴堂無法運作,屬尋釁滋事的行為。但尚寶軍和另一名代理律師楊紹剛反駁,指 王扣瑪的母親因被軟禁在浴堂期間死去,被告人到現場祭奠可以理解,即使對浴堂營業帶來影響,程度只屬輕微,根本不構成犯罪。尚律師說:“他們只是很安靜地在浴堂外拜祭,最多是有叫口號而已。本身這件事就不複雜,但因牽涉到週邊因素,就沒有辦法,這就是中國的國情,有時候不是靠事件本身來做出判決。”兩人的代理律師說, 王扣瑪和 魏勤在法庭上都堅決拒絕認罪,因此會考慮幫助他們提出上訴。
 
 
 
2013年9月15日星期日

關注上海維權人士 王扣瑪、 魏勤的審判(圖)

作者:方敏
 
 
 王扣瑪、 魏勤“尋釁滋事罪”一案將於9月17日(週二)下午14:00在上海市閘北區法院開庭審理。 王扣瑪、 魏勤是上海的知名維權人士,不屈壓迫,勇敢走上街頭,呼口號拉橫幅,捍衛法律,維護人權,抗議司法不作為、不公正,他們的行動深得民心,但得罪官府,必遭打壓報復。
 
 王扣瑪的母親當年被非法關押“黑監獄”(友放浴室)八十餘日,猝死於此地。2012年1月5日 王扣瑪母親冤死四周年,上午約9:30 王扣瑪與一些親朋好友在母親冤死之地祭拜,寄託哀思,呼喚人權。當天,在當地派出所所長指定的地方進行祭拜活動,員警拉警戒圈,維護秩序,保護並默認訪民朋友參加祭奠活動。
 
祭奠活動秩序井然,按部就班,展示四條抗議司法不公、維護人權的橫幅, 王扣瑪點上香燭,火花了錫箔、紙錢,站在母親遺像前,悲痛訴說世道不公,並祈禱母親的亡靈早日安息,悲憤之餘他振臂連聲高呼口號:“還我母親,還我人權,還我公道”。祭拜者哀悼逝者,並隨聲同呼。祭奠活動持續十多分鐘,於上午約9:45結束。
 
祭奠活動是在弄堂內舉行,這是一條寬4米長80米的弄堂,不准通行機動車,而且上午10:00之前去浴室洗澡的人很少。所以,祭奠活動不會擾亂社會秩序,更不是尋釁滋事。即使按檢察院起訴書查明的情況,也只不過是“弄堂內交通堵塞半小時左右,友放浴室當天上午無法正常營業。”這樣的不良後果是不好,但事出有因,而負面影響輕微,連治安管理處罰也夠不上。所以,2012年1月的事件過去八個多月,都沒有一個當事人受到治安處罰。
 
但是,當局要惡意報復陷害,處理這個事件的結局就不同了。時隔八個月二十天,2012年9月25日, 王扣瑪、 魏勤被刑事拘留,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後來又改變罪名,定性為尋釁滋事罪,讓 王扣瑪、 魏勤在牢中受苦九個多月還不夠,閘北公安咬住檢察不放,二次被退回補充偵查,用完偵查、檢察的所有程式時間,不得不於2013年6月20日移送法院,7月中旬召開庭前會議,9月17日將開庭審判。
 
 王扣瑪是有高危疾病的殘疾人,現被關押在上海市監獄總醫院。 魏勤被關押在上海市靜安區看守所。他們在監獄裡寧死不屈,拒不供認。
 
製造 王扣瑪第一個冤案的判決是上海市閘北區法院,這次 王扣瑪又落在他們的手中,閘北區法院的法官能公正審判嗎?我們將拭目以待。
 
 王扣瑪的訴訟代理人楊紹剛律師(上海紹剛律師事務所  電話:18918707793 )
 魏勤的訴訟代理人尚寶軍律師(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 電話:15801302883)
 
本案的公訴人王琳檢察員(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  電話:021-33034520 轉 )
本案的承辦法官(上海市閘北區法院  電話:021-36034666 轉刑庭陶法官 )
 
方敏
2013年9月15日
 

2013年9月13日星期五

上海維權人士 魏勤被羈押一年後將出庭受審

(維權網資訊員方子林報導)本網獲悉,上海維權人士 魏勤在被羈押一年後,將於本月17日下午2點在上海市閘北法院104法庭出庭受審,北京莫少平律師律師所的人權律師尚寶軍將出庭為 魏勤辯護。
 
2012年9月25日,上海維權人士 魏勤、 王扣瑪分別被警方帶走,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變更罪名以“尋釁滋事”罪逮捕,12月28日案件已經移送到檢察院,檢察院曾於2013年的2月7日和4月21日兩次退補偵查,閘北公安分局於5月21日重新移送到檢察院起訴。今年7月, 魏勤和 王扣瑪在被羈押近10個月後召開了庭前會議。
 
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對 魏勤和 王扣瑪的指控是,2012年1月5日, 王扣瑪以祭拜母親為由,糾集 魏勤等數十人在家中設靈堂、燒紙錢、喊口號。 魏勤手舉橫幅,跟喊口號;警方另外指控 魏勤,2012年7月1日, 魏勤和數十人參加陳小明的祭奠, 魏勤帶頭喊口號,其視頻、照片被上傳到互聯網上。
 
 魏勤被抓捕後,尚寶軍律師曾多次從北京前往上海會見, 魏勤在看守所內堅強樂觀,堅稱自己無罪。
 
 魏勤多年來積極參與維權活動,是零八憲章的首批簽署人之一。因此遭到數次行政拘留,上海世博會前夕被指“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而勞教一年三個月。上海及各地維權人士得知 魏勤遭到抓捕後,多次為其呼籲並捐款,抗議上海當局對維權人士的打壓,呼籲立即無罪釋放 魏勤等其他維權人士。
 

維權網: 上海維權人士抗議當局的迫害,要求釋放 魏勤、 王扣瑪(圖)

(維權網資訊員雷鳴報導)7月16日上午9時,上海維權人士 魏勤、 王扣瑪被“莫須有”的“尋釁滋事罪”在上海市共和新路3009號閘北區法院召開庭前會議。
 
上海68位民眾從上午8時起已陸續到達閘北區法院為 魏勤、 王扣瑪聲援呐喊要求旁聽,遭到法院拒之門外。
 
 魏勤、 王扣瑪在試開庭之前,2人的家屬都沒有收到法院的通知書。民眾只能從倆人的訴訟代理人處得到2人試開庭的消息。據瞭解,這種所謂“試開庭”,是法院今年(2013年)開始實行的一個‘新花樣’。
 
 魏勤、 王扣瑪從2012年10月31日被逮捕、2013年6月20日被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以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 “尋釁滋事罪”提起了公訴。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維權律師劉曉原說“尋釁滋事罪”早已成了一個口袋罪,不明不白的所謂“罪責”都可以往裡裝。
 
上海68位民眾強烈抗議當局濫用職權對 魏勤、 王扣瑪的迫害,抗議當局對整個維權界殺一儆百的嚴厲打壓。
 
約一小時後,在法院門外等候的民眾發現 魏勤被帶上一輛警車從法院側門開走了。大家立即高呼:“ 魏勤,冤枉”。
 
 魏勤離異後獨自帶著16歲兒子生活。2002年2月, 魏勤工齡已15年7個月,被工廠無故辭退,生活陷入困境。2002年9月她居住地上海東八塊動遷,2004年6月22日按政策規定要求回搬而被非法強拆,從此走上血淚上訪維權路。2008年她為在上海市閘北區殺死6個員警的北京青年楊佳聲援,被上海市公安局徐匯分局拘留15天,後來又被勞教一年零三個月。2012年9月25日, 魏勤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以“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為由刑事拘留, 魏勤靠在外借房借款生活,至今未得到補償安置。這十個月來 魏勤一直被關押在靜安區看守所,她意志堅強,堅稱自己無罪。 魏勤是零八憲章的首批簽署人之一。
 
 魏勤的訴訟代理人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人權律師尚寶軍自 魏勤被抓捕後,先後三次從北京前往上海看守所看望 魏勤, 魏勤表示自被關押後,沒有收到家人的信件,她非常擔心年邁母親的身體及兒子的生活。7月16日在尚寶軍律師的協調下, 魏勤終於與唯一的兒子見了面,也知道了一些家裡的情況:明年2月份租的房子到期,房東不敢再借房子給 魏勤(房東受有關部門人員威脅:“不准借房子給 魏勤”)和兒子住了。
 
 王扣瑪的母親是上海的拆遷受害人,2008年1月5日她被當局非法關押在設立在友放浴室的“黑監獄” 裡八十天迫害致死。他母親就是因為住房拆遷得不到補償安置而依法上訪維權,最後在上訪過程中死在街道強制關押的友放浴室裡。 王扣瑪之所以走上維權上訪的道路,就是為了要替母親伸張正義。
 
 王扣瑪在維權上訪的路上曾遭受冤獄。回到社會上後經有關權威醫院鑒定, 王扣瑪是一個喪失勞動能力的殘疾人。他另外患有嚴重的高血壓症。就是在監獄裡他就曾經因高血壓腦中風而病危搶救過,醫院多次因他的病情而開出病危通知書。如此一個年將六十的老病人,殘廢人,如今又將被投入監獄。
 
 魏勤、 王扣瑪都是為房屋財產被搶而上訪遭到迫害。民眾在法院門口正準備拉出橫幅:“上海民眾強烈要求當局立即釋放無罪公民 魏勤、 王扣瑪”、“ 魏勤、 王扣瑪無罪,必須立即釋放”的時候,突然,一個員警出來搶走了兩副橫幅,在場民眾都責備搶劫橫幅的員警。其他員警出來保護搶劫者進入法院關上大門。民眾拿出另一副橫幅:“尊重法律、捍衛人權、停止迫害”繼續在法院門口拉起,並高唱:“國際歌”,反復呼喊:“ 魏勤、 王扣瑪無罪, 魏勤、 王扣瑪冤枉”。 這時候,搶劫者沒有再搶走橫幅,其他員警也沒有出來阻止和騷擾,只是在法院裡聽民眾唱《國際歌》。最後民眾拍了集體照,自行解散回家。
 
上海68位民眾用行動證實不懼強暴和打壓,大家呼籲海內外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正義人士都來關注 魏勤、 王扣瑪的冤案。呼籲當局為了社會的公平正義,立即無罪釋放 魏勤、 王扣瑪等被關押的維權人士,千萬不要再製造出冤上加冤的冤案。
 
 王扣瑪的訴訟代理人楊紹剛律師(上海紹剛律師事務所 電話:18918707793 )
 魏勤的訴訟代理人尚寶軍律師(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 電話:15801302883)
 
本案的公訴人王琳檢察員(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 電話:021-33034520 轉 )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3243.html
 

2013年7月22日星期一

上海維權人士 王扣瑪、 魏勤庭前會議上拒絕認罪

(維權網資訊員張法報導)本月16日上午,上海維權人士 王扣瑪、 魏勤“尋釁滋事罪”一案舉行庭前會議,在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裡, 王扣瑪、 魏勤拒絕承認自己犯罪。
 
爭議主要圍繞著 王扣瑪、 魏勤的行為是否擾亂了社會秩序,事實到何種程度,是否有必要給予刑事處罰,是何種處罰等。法官曾希望律師勸解當事人,能夠端正態度以換取從輕處罰,但遭到 王扣瑪、 魏勤的明確拒絕。
 
 王扣瑪的身體極度令人擔憂,他的血壓最高時高達240以上,處於高危的臨界點。 魏勤在代理律師尚寶軍的協調之下,得以與分別近十個月的兒子短暫相見。 王扣瑪、 魏勤感謝外界對他們的關注和支持。
 
2012年9月25日,上海維權人士 魏勤、 王扣瑪分別被警方帶走,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12月28日案件已經移送到檢察院,檢察院曾於2013年的2月7日和4月21日兩次退補偵查,閘北公安分局於5月21日重新移送到檢察院起訴。
維權網: 上海維權人士 王扣瑪、 魏勤庭前會議上拒絕認罪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1797.html?spref=tw
 

2013年7月14日星期日

維權人士 魏勤、 王扣瑪被羈押10個月後面臨審判(圖)

(維權網資訊員王冬見報道)2012年9月25日,上海維權人士 魏勤、 王扣瑪分別被警方帶走,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12月28日案件已經移送到檢察院,檢察院曾於2013年的2月7日和4月21日兩次退補偵查,閘北公安分局於5月21日重新移送到檢察院起訴。下周 魏勤的代理律師尚寶軍將前往上海開庭前會議, 魏勤和 王扣瑪在被羈押近10個月後將面臨審判。
 
 魏勤因上訪維權,多年來遭到數次行政拘留,上海世博會前夕被指“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而勞教一年三個月。
 
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對 魏勤和 王扣瑪的指控是,2012年1月5日, 王扣瑪以祭拜母親為由,糾集 魏勤等數十人在家中設靈堂、燒紙錢、喊口號。 魏勤手舉橫幅,跟喊口號;警方另外指控 魏勤,2012年7月1日, 魏勤和數十人參加陳小明的祭奠, 魏勤帶頭喊口號,其視頻、照片被上傳到互聯網上。
 
據瞭解,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指控,2012年1月5日, 魏勤與 王扣瑪等人以祭奠 王扣瑪的母親為由,在 王扣瑪的家中設靈堂、燒紙錢,並呼喊“還我人權,還我母親,還我公道”的口號,造成嚴重的社會影響。
 
本月律師在會見 魏勤時, 魏勤表示自被關押後,從未收到過家人的片言隻語,她非常擔心年邁母親的身體及兒子的生活,並希望能知道家人的現狀。 魏勤在看守所內堅強樂觀,堅稱自己無罪。
 
 魏勤多年來熱心關注其他上訪維權人士, 魏勤被抓捕後,上海及各地維權人士多次為其呼籲並捐款,抗議上海當局對維權人士的打壓,呼籲立即無罪釋放 魏勤等其他維權人士。
 
2002年2月, 魏勤工作多年被工廠無故辭退,生活陷入困境。2002年9月居住地又遭遇動遷(舉世關注的東八塊地段),2004年6月22日住房被非法強拆,從此走上充滿血淚的上訪之路。 魏勤不但自己依法維權,還為其他權益受到侵犯的人維權,並成為零八憲章的首批簽署人之一。因此遭到監控、行政拘留、勞教等迫害。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7/10_14.html?spref=tw
 

維權人士 魏勤、 王扣瑪被羈押10個月後面臨審判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7/10_14.html
(維權網資訊員王冬見報道)2012年9月25日,上海維權人士 魏勤、 王扣瑪分別被警方帶走,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同年11月1日被以“尋釁滋事”罪逮捕,12月28日案件已經移送到檢察院,檢察院曾於2013年的2月7日和4月21日兩次退補偵查,閘北公安分局於5月21日重新移送到檢察院起訴。下周 魏勤的代理律師尚寶軍將前往上海開庭前會議, 魏勤和 王扣瑪在被羈押近10個月後將面臨審判。
 
 魏勤因上訪維權,多年來遭到數次行政拘留,上海世博會前夕被指“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而勞教一年三個月。
 
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對 魏勤和 王扣瑪的指控是,2012年1月5日, 王扣瑪以祭拜母親為由,糾集 魏勤等數十人在家中設靈堂、燒紙錢、喊口號。 魏勤手舉橫幅,跟喊口號;警方另外指控 魏勤,2012年7月1日, 魏勤和數十人參加陳小明的祭奠, 魏勤帶頭喊口號,其視頻、照片被上傳到互聯網上。
 
據瞭解,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指控,2012年1月5日, 魏勤與 王扣瑪等人以祭奠 王扣瑪的母親為由,在 王扣瑪的家中設靈堂、燒紙錢,並呼喊“還我人權,還我母親,還我公道”的口號,造成嚴重的社會影響。
 
本月律師在會見 魏勤時, 魏勤表示自被關押後,從未收到過家人的片言隻語,她非常擔心年邁母親的身體及兒子的生活,並希望能知道家人的現狀。 魏勤在看守所內堅強樂觀,堅稱自己無罪。
 
 魏勤多年來熱心關注其他上訪維權人士, 魏勤被抓捕後,上海及各地維權人士多次為其呼籲並捐款,抗議上海當局對維權人士的打壓,呼籲立即無罪釋放 魏勤等其他維權人士。
 
2002年2月, 魏勤工作多年被工廠無故辭退,生活陷入困境。2002年9月居住地又遭遇動遷(舉世關注的東八塊地段),2004年6月22日住房被非法強拆,從此走上充滿血淚的上訪之路。 魏勤不但自己依法維權,還為其他權益受到侵犯的人維權,並成為零八憲章的首批簽署人之一。因此遭到監控、行政拘留、勞教等迫害。
 

上海女子 魏勤喊「打倒共產黨」 被勞教

2012-02-18 
上海著名維權人士 魏勤女士。(知情者提供)
 
曾經在轟動中國社會的楊佳襲警案開庭那天,上海上千民眾在現場聲援楊佳,人們高呼:「楊佳萬歲!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現場民眾揮舞著「刀客不朽」的條幅,其中有一位女子幫忙舉著旗幟。在上海訪民段惠民被當局活活打死的三周年紀念日那天,現場民眾高喊「打倒共產黨」,這位女子也在其中。
這位弱女子因為跟著現場民眾高喊「打倒共產黨」,先後被拘留16天及被當局勞教一年三個月。她是上海著名維權人士 魏勤女士,今年46歲。她在投書中寫道:我的信仰是中國共產黨儘早滅亡。該詛咒的中國共產黨,一黨統治六十多年,人民的一切狀況下降,貪官當權,百姓遭殃。
 魏勤:我早就三退了
從自己上訪的慘痛經歷, 魏勤早就看透了共產黨已經沒用了,她說:「我早就退掉了,2004年,有人打電話進來,我就退了少先隊。」
她表示:「從動態網可以看到很多真相,這個黨必須要滅亡,肯定要走到這一步,什麼時候滅亡,我希望越快越好。」
2004年11月大紀元網站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引起社會反響,掀起退黨大潮。近日,大陸民眾退出中共的人數已經突破1億1千萬人。
上海「東八塊」拆遷 魏勤踏上上訪不歸路
 魏勤於1997年離異後獨自帶著兒子生活。2002年2月,因富餘勞動力而被工廠辭退(工齡15.7年),生活陷入困境。同年9月居住地被非法強遷,從此走上充滿血淚的上訪之路,常常被關押、軟禁。多年來,她靠在外借房借款生活,直至2008年10月才有低保補貼,但這微博收入顯然無法應付上海的高物價,生活相當窘困。
 
 魏勤被強遷的地塊是上海靜安區「東八塊」,跟轟動一時的上海首富周正毅案有關。因周正毅以不合法手段獲得「東八塊」,涉及大量問題貸款,官商勾結,該地塊2159戶居民不滿賠償而狀告周正毅。
據悉,周正毅是由原中共副總理的黃菊(原上海市長、市委書記)培養的「企業精英」人物,此案涉及黃菊、陳良宇等上海高官。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之弟也是周的生意合夥人。多年來,「東八塊」居民不斷上訪,與中共政府的抗爭一直沒有停止過。
2007年11月, 魏勤在臨時住處接受香港媒體採訪,談上海首富周正毅如何在陳良宇包庇下,於2002年5月28日,以土地出讓金40億取得上海靜安區「東八塊」17萬平方米黃金地段的土地。在其接受採訪後第二天再次被當局關押在嘉定外岡君臨大酒店8個多小時。
 魏勤說:「我在人前很開朗,但在背後,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淚。我過的日子很苦,由於單親,因為上訪三頭兩天被關,當局就用親情、經濟來折磨你。但這條路我一定要走下去,我的宗旨就是堅持、堅持、再堅持,加油、加油,再加油。」
她表示,從上訪的經歷過程中,她慢慢看透了這個社會,從一個追求平安的人走到強拆上訪戶。她看到訪民的苦難,看到訪民被毆打,當局對上訪家屬的報復……真的很慘痛,當局想盡一切辦法迫害百姓。
上海市民高喊:打倒共產黨
2008年10月13日,多次遭到公安毆打的 魏勤和上海市民及來自全國各地的百姓,站在法院外聲援楊佳。當天,約一千多人聚集在上海市高等法院門前,高呼:「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持續良久,場面壯觀。現場「打倒共產黨」視頻在網路上曝光後,引發中共高層震怒,下令上海市公安局全面追究當天相關人員。
當天,北京一位民眾舉著『刀客不朽』的旗子,因風太大,旗子飄動看不清這四個字, 魏勤過去幫忙舉橫幅,讓字看得更清楚些。2008年10月16日,她被當地派出所傳喚,最後當局以「擾亂公共秩序罪」,對她刑事拘留15天。
 魏勤說:「當時很多人都喊打倒共產黨,非常壯觀,我們穿著『你不給我說法,我就給你說法』的衣服去聲援,當天很多人被抓,我其實是被拘留了16天。」
她曾表示,「楊佳是在這個體制下,受了冤屈,被逼走上了這條路,是這個政府逼出來的,這個社會有責任,我們也跟楊佳一樣,上訪得不到解決,他的遭遇也是我們的遭遇,我很同情他,很欣賞他的反抗精神,所以我去聲援他。」
 
左為 魏勤女士。(網路圖片)
喊「打倒共產黨」 魏勤遭勞教
上海訪民段惠民被警方暴打致死已經5年,每年他的祭日,上海訪民都自發地到他家悼念。
2010年1月2日是段惠民3周年的紀念日,數百訪民自發前往段家參加悼念活動。警方如臨大敵,在他家後門口停滿警車,有大批便衣員警混入人群,監視冤民活動,還有一些則分佈在他家附近的各個路口。
當天,段惠民的母親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她數度在電話裡哭泣及憤怒的在電話裡高喊:「打倒共產黨」。許多訪民對段惠民被警方暴打致死和對他們一家目前家破人亡的悲慘遭遇非常的氣憤和同情。當時,在悼念活動中有人領頭高喊「打倒共產黨」,「打倒中國共產黨」。
因去參加悼念活動,跟眾人一起高喊「打倒共產黨」,在上海世博會前, 魏勤被當局勞教一年三個月,2010年5月20日,她被送往上海勞動教養管理所。
她說:「當時不只是我一個人喊,所有的人都喊打倒共產黨,段惠民的媽媽也在喊。當局以這個來判我,就是要讓我閉口,不讓我接受媒體採訪,少談『東八塊』的黑幕。在牢裡,我主要是身體上和精神上的折磨,當局以關押一個上訪人,來嚇唬其他上訪人為目的。」
 
上海訪民聲援 魏勤。(知情者提供)

(知情者提供)

(知情者提供)

 


(知情者提供)

(知情者提供)

 


(知情者提供)

(知情者提供)
現場民眾高呼:「打倒法西斯」「打倒共產黨」「楊佳萬歲」
 
http://tw.aboluowang.com/news/2012/0218/236427.html
 
 
 
[Visit: 1429]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瞿峰盛譚作人>>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