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張福英
  張福英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張福英 生平 :

2013年6月13日在遼寧撫順家中被抓,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的遼寧籍維權人士 趙振甲,於7月16日被變更罪名為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逮捕,8月7日由海澱分局移送海澱區檢察院。目前被羈押在海定區看守所。
 

 張福英被抓百日,梁律師終於會見

(2013/9/23)權利運動發佈:昨天(22日)上午,梁曉軍律師受委託到海澱區看守所會見了已經關押100天的遼寧維權人士 張福英,案件已經到了檢察院。據 張福英反映,當初被關押海澱區公安分局特訊室時,有5天5夜不讓睡覺,轉北京市公安局後又有5幾天連續不准睡覺,審訊的目標是:去沒去過 趙紫陽家?有沒有參與“要求公開官財”的活動?
 
據梁律師說, 張福英目前身體與精神狀尚可。梁律師還關照 張福英,關押期間雖然沒有被毆打等暴力逼供,但幾天幾夜不准睡覺也屬於酷刑,如有檢察人員來瞭解情況,應該及時、如實反映。
 
遼寧省撫順市維權人士 張福英因“6.4”前參加“公開官財”、“平反紫陽”等公民活動,在2013年6月13日老家遼寧遭北京、撫順、以及河南公安聯合抓捕關押超過百日。
 

秋涼了,各地在京訪友到看守所給 張福英送溫暖

(2013/9/24)權利運動發佈:
 
 
 
當梁律師會見已被囚禁看守所達百日的遼寧維權人士 張福英、尤其是其兩次受到連續幾天幾夜不准睡覺的資訊披露後,廣東省黎容好、胡北阮積忠、郭紅、四川韓玉萍、寧夏王文卿等訪友於昨天下午前往海定看守所,給 張福英送錢、送衣服。
 
從6月13日的夏日炎炎被抓捕,到如今百日後的秋意漸濃,黎容好、阮積忠等訪友首先想到的是,曾經遭截訪歹徒打成重傷的 張福英,其身體能不能在承受得了鐵窗內的秋寒?故為訪友送錢、送衣物是訪友間義不容辭的責任!但不知出了什麼事,大家排隊幾小時,卻一個人也沒有把衣物送進去,看守所員警不解釋,還有一些穿便服的人說是電腦故障,我們等到下班就離開。
 
遼寧撫順的 張福英是因其在“6.4”前,參加了“公開官財”、“平反紫陽”等在京訪民的集體活動。對公民覺醒感到極度恐懼的當局,想當然地認為 張福英(還有 趙振甲)是這一系列公民行動的主要發起人,遂實施血色恐怖。
 
黎容好電話:15510123831.

2013年9月24日星期二

遼寧維權人士 趙振甲涉嫌“聚眾擾亂”案移送海澱區檢察院(圖)

(維權網資訊員孫海濤報導)6月13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澱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的遼寧籍維權人士 趙振甲,於7月16日被變更罪名為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逮捕,8月7日由海澱分局移送海澱區檢察院。
 
海澱分局在起訴書中稱, 趙振甲系長期非常上訪人員,2013年5、6月間, 張福英、 趙振甲夥同他人在北京豐台區、東城區等地打著“為 趙紫陽平反”、“紀念六四”等橫幅拍照,後照片發到境外敵對網站,影響惡劣。 趙振甲和 張福英目前被羈押在海定區看守所。
 
 趙振甲因文革期間的冤獄而上訪歷經32年的寒暑。 趙振甲在上訪維權的過程中,開始關注其他上訪群體的個案,營救被關黑監獄的上訪人士,組織“訪民春節聯歡晚會”,參與去山東臨沂東師古聲援 陳光誠的活動。從2000-2013年期間, 趙振甲被3次勞教,在勞教所關押時間達到6年。數次被關進黑監獄,多次遭到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和酷刑。第三次勞教獲釋不久,又再次遭到北京警方的抓捕。
 
 趙振甲於今年6月再次失去自由後,引起了各地上訪維權人士的強烈震驚和憤慨。
 
 趙振甲被民間稱為追求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活化石。文革期間,他曾因寫評論性文章被以“反革命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同夥趙啟忠於1974年被執行槍決, 趙振甲後被改判死緩。文革結束後的1985年被宣告無罪。 趙振甲通過艱難的訴求,從瀋陽市中級法院獲取了當年同夥被執行槍決的照片、他因言獲罪的文章、判決書等歷史資料。
 
 
附: 趙振甲、趙啟忠、王文國、劉興沛(已經於1979年去世)、于慶源5人文字獄史料(感謝志願者提供的珍貴史料):
 
1972年,趙啟忠、 趙振甲等開始撰寫《星火小論》、《時代曙光》等評判社會現象的文章, 趙振甲與王國文利用油印機將《星火小論》、《時代曙光》刻字成宣傳單子,單子內容主要是針對文化大革命和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政策及其走後門的不正之風的不滿。並在市內張貼、散發,並向外省、市機關投寄。後來包括 趙振甲、趙啟忠、王文國、劉興沛、于慶源在內的5名人士被以“反革命集團”罪遭到抓捕。
 
1974年,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第(74)刑字第10號判決書以“反革命罪集團”判處趙啟忠死刑(已經執行槍決)、 趙振甲死刑(緩期2年執行)、劉興沛無期徒刑(已經在監獄中死亡)、王文國20年、于慶源15年。判決之後,趙啟忠在1974年已經被執行槍決, 趙振甲、王文國等人一直對判決不服,並提出申訴。
 
1981年8月30日,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刑字第103號刑事判決書,撤銷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74)刑字第10號刑事判決書。瀋陽中院認為:趙啟忠被以“反革命罪”處決,屬於錯殺,應該判處有期徒刑,同案 趙振甲、王文國定反革命罪,但是應免於刑事處分。對於劉興沛、于慶源應該宣告無罪。
 
 趙振甲、王文國對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第(81)刑再字103號刑事判決書表示不服並提出上訴,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於1981年10月19日以(1981)刑2上字93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趙振甲不服又提出了申訴。經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1985年5月28日(1981)刑3監字第67號刑事裁定書撤銷省法院(1981)刑2上字93號刑事裁定,並指令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
 
1985年10月4日,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組成合議庭對該案進行重審,審判結果宣佈撤銷(81)刑再字103號刑事判決中對被告人趙啟忠、 趙振甲、王文國的定罪和刑罰部分;宣告趙啟忠、 趙振甲、王文國無罪;維持(81)刑再字103號中對劉興沛、于慶源的無罪判決部分,該案被正式平反。
 
 趙振甲在判處死刑緩期執行期間於1974-1981年被關進監獄8年,1976年“四人幫”被粉碎後, 趙振甲曾經從撫順監獄越獄,翻越高牆跑到北京申訴後被抓回監獄,差點被直接執行死刑。直到1978年, 趙振甲由死刑緩期2年執行被減刑至無期徒刑。1981年8月30日,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第(81)刑再字103號刑事判決宣佈“趙啟忠被以反革命罪處決,屬於錯殺,應該判處有期徒刑,同案 趙振甲、王文國定反革命罪,但是應免於刑事處分。” 趙振甲在1981年9月1日正式被釋放。
 
1981年9月1日, 趙振甲從瀋陽監獄獲釋,被轉交到撫順市運輸公司,接受“監督改正”。同時也從1981年開始, 趙振甲為當年被判處死刑已經被割喉槍決的趙啟忠、王文國、劉興沛、于慶源的反革命罪一案進行上訪。截至2013年8月30日,這32年期間, 趙振甲一直忙於為當年文化大革命中的“文字獄”所強加的“反革命罪”進行申冤,同時也期望為已經被殘酷執行死刑的好友趙啟忠討回公道。
 
這32年間,為了尋求司法公正,為了被執行死刑和在監獄中逝去的難友, 趙振甲從由一個當年的熱血少年(被抓捕時入獄時才24歲)變成了一個63歲的蒼瘦老頭。32年間,為了尋求司法公正, 趙振甲要過飯、撿過垃圾、到醫院裡去當護工護理病人、甚至靠倒賣掛號票維持生計。
 
 趙振甲家屬情況以及經濟情況:
 
 趙振甲因為自從24歲被關進監獄,遭到政治迫害,這32年上訪尋求公正期間沒有組建家庭,今年63歲的 趙振甲,妹妹趙振榮年齡也較大,無穩定收入來源。 趙振甲上訪32年來,多次靠撿垃圾、做護工、倒賣醫院掛號票為生,無經濟來源和積蓄,進入看守所中更是無人照顧和打錢。加上 趙振甲在監獄裡被關押8年,在勞教所被關押的時間總長達到6年,在關押期間還多次遭到酷刑,身體狀況較差。 趙振甲可能再次面臨被判刑監禁的危險,急需社會各界重點關注。

 張福英被消失66天,急需人權律師提供法律援助

(2013/8/19)權利運動發佈:
遼寧省撫順市維權人士 張福英因“6.4”前參加“公開官財”、“平反紫陽”等公民活動,在2013年6月13日老家遼寧遭北京、撫順、以及河南公安聯合抓捕已66天。而在北京維權界,出現了 張福英已經被當局“永遠消失”的資訊。
 
經權利運動志願者對 張福英被“永遠消失”資訊的調查核實,證實該資訊出自北京公安海澱區分局的預審人員。
 
據江西維權人士彭中林反映,6月9日其與 趙振甲在485路公交車站台被秘密抓捕,先是送到北京公安刑警三隊,後又轉移到西城區看守所關押。同期遭到秘密抓捕以“尋釁滋事”拘押的還有趙廣軍、 鄧志波、劉修召、袁文華、關維雙、張繼新等幾十人,都是因為拉橫幅要求“公開官財”的各地維權人士,公安實行嚴刑逼供,要求說出誰是組織者。
 
彭中林說: 張福英是6月14日被送進海澱區看守所的,當時預審誘導我稱 張福英很配合,意思是 張福英交代了誰是組織者,但到25號又說 張福英變壞了,已經移交市公安局了,你們以後再也找不到他了。
 
北京公安為什麼會放出 張福英已被“永遠消失”的資訊?莫非 張福英在刑訊中已遭不測?如果 張福英沒有被“永遠消失”的話,北京公安為什麼至今既不放人又不給予家屬關押的法律手續?
 
在中國大陸地區,平民百姓被公安“永遠消失”已屬常態。為了徹底查明 張福英的被“永遠消失”是真是假, 張福英的家屬希望人權律師給予幫助。
 
張福利電話:13504236510。
此資訊由權利運動人權活動者緊急熱線項目編輯
http://rightscampaign.blogspot.hk/2013/08/66.html
 

北京近期抓人創10年之最,獲釋後很恐懼

[日期:2013-07-18] 來源:博訊  
北京抓捕許志勇(又 許志永)博士後,外界對習近平的看法正轉向負面。到目前,北京抓捕的人數仍是未知數,因為外界關注的都是相對出名的,很多相對不出名的,被抓的也不少。除了2011年茉莉花運動特殊時期外,這種現象過去10年還沒有過。
 
據博訊瞭解,外界忽視的被捕人士有: 趙振甲、 張福英(更多關於 張福英、李貴鎖、關維雙、 程玉蘭、劉修召、袁文華、、趙廣軍、朱萍萍,呂動力、 鄧志波
 
據未經核實的消息, 趙振甲、 張福英被批捕了。其他人37天內獲釋,都是取保候審。
 
這些獲釋後,基本處於“失蹤”狀態,不敢說話。 鄧志波、李貴鎖、趙廣軍獲釋後都瘦的不像樣。 鄧志波有肝硬化,被抓後沒有得到應有的藥物,37天只吃了16個小饅頭,已經腹積水。其他人獲釋後身體狀況不明。
 
有消息稱,來自上海的 程玉蘭被押回當地了,但沒有消息。
 
趙廣軍在西城時,提審7次,問的就是去園博會誰是組織者?誰撒的傳單?趙回答:不知道。從西城獲釋後,被豐台員警接走,在豐台問飯醉的事情。
http://canyu.org/n76985c12.aspx
 

遼寧撫順維權人士 張福英自6月13日失蹤至今(圖)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6/613.html
 
(維權網資訊員田靜民報導)遼寧省撫順市維權人士 張福英於6月13日下午5點,在北京居住地被遼寧和北京員警抓走,至今下落不明。警方在抓 張福英時沒有出示任何手續,現在家人、朋友都無法與他聯繫, 張福英失蹤已經7天。
 
據瞭解, 張福英於2008年11月到北京旅遊。11月13日晚7點左右,在北京市陶然橋南巡特警大隊門口等人時,被趕來尋找河南省上訪人員的5個河南截訪人員錯認,上來抓住 張福英,不問青紅皂白就是一頓暴打。打手們使用棍棒等兇器,對著 張福英的要害部位大打出手,致使 張福英當場失血休克。當兇手們發覺打錯人的時候就揚長而去。事後 張福英檢查鑒定,頭皮外傷、頭部受損嚴重、腹部閉合性損傷、腸系膜破裂。鑒定結論是重傷害,屬十級傷殘。
 
 張福英住院治療34天,全部醫療費用自己承擔。之後到北京市公安機關報案,直到今天案件沒得到任何解決。
 
 張福英平時善於幫助他人。曾在2011年11月12日參加44人探訪團,前去山東臨沂探訪 陳光誠,是2012年春晚的組織者和參與者。五年來,在維權路上 張福英歷盡艱辛,因參加各項維權活動,於2012年初和18大期間兩次被刑事拘留。
 
 張福英被警方抓走後的這幾天,儘管他的親友設法打聽他的下落,但一無所獲。親友們極為擔憂 張福英的人身安全,希望社會各界給予關注。
 

維權網: 遼寧維權人士趙廣軍等多人仍被羈押或強迫失蹤中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6300.html?spref=tw 
6月9日被刑拘的彭忠林、袁文華、關維雙(刑拘罪名尚不清楚)37天刑期已滿獲“取保候審”後恢復自由,而同一天被抓的 趙振甲尚沒有獲釋的消息。
 
6月13日被抓的 張福英在遼寧撫順家中被抓仍不知羈押何處。家人和朋友找遍了北京、遼寧的各個看守所仍沒有 張福英的下落。 張福英失蹤至今。
 
6月25日在北京西城看守所被羈押37天, 鄧志波等近30名各地維權人士獲取保候審後,遼寧維權人士趙廣軍、陝西維權人士呂動力等人,又隨即被豐台警方刑事拘留,關押在豐台看守所,目前2人的詳細情況不明。
 
 趙振甲因主辦2012年訪民春晚被勞教一年半,於2013年5月21日勞教期滿釋放。6月9日再次被抓捕。 張福英於2008年11月到北京旅遊。11月13日晚7點左右,在北京市陶然橋南巡特警大隊門口等人時,被趕來尋找河南省上訪人員的5個河南截訪人員錯認,上來抓住 張福英,不問青紅皂白就是一頓暴打。打手們使用棍棒等兇器,對著 張福英的要害部位大打出手,致使 張福英當場失血休克。當兇手們發覺打錯人的時候就揚長而去。事後 張福英檢查鑒定,頭皮外傷、頭部受損嚴重、腹部閉合性損傷、腸系膜破裂。鑒定結論是重傷害,屬四級傷殘。 張福英因此走上維權之路,多次被刑事拘留和強迫失蹤。

2013-06-19

“公開官財”讓當局不爽,關維雙、 張福英已證實落入虎口

( 張福英在北京)

(2013/6/19)權利運動發佈:

隨著“6.4”前趙廣軍、 鄧志波、余愛華、 程玉蘭等維權人士在北京要求中共官員公開財產被抓捕,以及“6.4”後 趙振甲、劉修召等維權人士再被密捕,緊接著關維雙、 張福英神秘失蹤,北京已經完全進入了白色恐怖狀態。

經聶麗娜等訪友的多方打聽,才知道關維雙在老“反革命家” 趙振甲被密捕後的第二天晚上,由北京公安配合來自于遼寧撫順的公安從暫住地抓走;而 張福英則是在6月12日由遼寧撫順公安帶領北京公安,殺到其家中實施抓捕的,同時對其家中實施“掘地三尺”般的抄家,嚇的家人在驚恐萬狀中幾天不敢向外界披露真相。

公民要求“公開官財”的行動可能真的突破了當局的能夠容忍底線,但當局拒不“公開官財”、並打壓民眾的行為卻一直在挑戰著現代政治文明的底線!在這正邪兩條底線上,不知“習、李新政”會守哪一條呢?

聶麗娜電話:13274136961。

此資訊由權利運動人權活動者緊急熱線項目編輯

 

[Visit: 1412]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許萬平陳衛>>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