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李化平
  李化平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李化平 生平 :

2013年8月10日,被合肥警方刑事拘留,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刑事拘留,現羈押在合肥第一看守所。
 
 李化平(網名挪威森林),男,1966年生於湖南婁底。 1983年入成都理工大學。 87年回到湖南工作,九十年代中期開始創業,96年後定居上海。 2010年投身自由中國事業。 2012年參與新公民運動,倡導發起大陸中國的同城公民圈子,同城公民飯醉,信主。熱愛生活的背包客,獨立思考的批評者,記錄真相的觀察者,熱愛自由的新公民,憲政義工。2013年8月10日,被合肥警方刑事拘留,罪名居然是“聚眾擾亂公共秩序”。

從一開始,我只是一個相當沉寂的百姓。從圍觀開始,到公開的表達,都只是一個批評者,希望的是體制的慢慢改良。然,他們狂妄到這樣溫和的聲音也不允許存在,對普通人的表達,哪怕是轉發一張圖一首詩,也要進行恐嚇。因為對這樣恐嚇行為的不恥與憤怒,慢慢的,我一點點戰勝了恐懼,發現了這個制度的罪惡,發現了這個制度必須完全改變。

餘生要做的事,就是還原真相、傳播常識。近年來,一直選擇非暴力不合作,在中國大陸現有法律框架內公開表達活動。本人公開聲明: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選擇自殺。 -- 李化平


RFA:  李化平會見律師 2013.8.16 

上海維權人士、網路作家 李化平(網名挪威森林)被安徽合肥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拘,上海線民、 李化平朋友“獅子小銀”指, 李化平代表律師張雪忠,週五早上到合肥巿第一看守所申請會見,警方曾阻撓,但一小時後成功會見,律師透露 李化平狀態很好,他表現樂觀,但具體案情不方便說。

她說:他講到會見雖然有波折,還是比較順利,然後再一個,就是講到見到 李化平,他說 李化平的狀態非常好,他說非常坦然及榮幸,整個會見過程中,他顯得非常平和、幽默和樂觀。

她又指,今年初, 李化平因同城聚餐活動被上海警方高度關注、頻密傳喚,其後離開上海,最近全國有打壓公民活動及異見人士,這裡的線民都替他擔心。

張雪忠週五在微信指,“他今天一早到來到看守所,準備會見 李化平,工作人員查看資料後說,這案件會見要請示領導,請示後再轉告。他想告訴合肥警方,確保律師會見,是當事人辯護權的重要內容,如會見受阻撓,人們不知道你們抓 李化平,到底是為了懲治犯罪,還是迫害無辜。”

 李化平上週六(10日)在湖南長沙被該巿候家塘派出所抓捕,轉交合肥警方押返當地,刑拘證由合肥警方發出。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s-08162013094929.html


 挪威森林 李化平文集

http://blog.boxun.com/hero/lihuapingwenji/
 

“新公民運動”:形勢與任務

挪威森林 李化平

 
草於2013-08-02;修改於08-09
 
前言:
 
中共獨裁政權的崩潰是可以等得來的(當然,我們不會選擇等待,而是努力推牆);公民社會是等不來的,必須點點滴滴做起。
 
“公民 許志永事件”(40公民被刑拘)是一個拐點。聲援的過程,就是團隊成長、壯大的過程,道義的力量必須轉化成現實的力量。聲援 許志永等被刑拘公民與推動“新公民運動”必須合二為一,在此過程中發現、凝聚“有效的大多數”,為大陸中國憲政轉型做好準備。
 
反對派在公民平臺上聯合起來是一個明智的選擇。要改變中國,去組織化是肯定不行的,類組織化是一個必然的選擇。不斷湧現的公民團隊將改變中國。
 
一,
自3月31日北京四君子被刑拘至今,中共政府刑拘的公民已超過40人。仍在看守所的至少有:北京公民 袁冬、 張寶成、 馬新立、 孫含會、 齊月英、 李蔚、 王永紅、  趙常青、 丁家喜、 張向忠、 李剛、 李煥君、 宋澤、 許志永;江西公民 劉萍、 李思華、魏中平;江蘇公民顧義明;湖北公民 袁小華、 袁奉初、 黃文勳;廣州公民 劉遠東、 楊霆劍;海南公民 鄭酋午夫婦;上海公民鄭建明;山東公民 楊林;江蘇公民 周祿寶;安徽公民 張林;福建公民施根源。
 
被刑拘後取保候審(或已結案)的至少有:上海公民沈艷秋;北京公民 侯欣、杜斌、色色侯、吳宏飛;湖南公民黃勇華;湖北公民杜導斌、李銀莉、陳進新;遼寧公民張斌。
 
今年以來,被行政拘留的公民超過100人次。被喝茶騷擾的公民據不完全統計已超過1000人次。
 
二,
今年中共喉舌發表一系列反憲政文章,公開與憲政為敵,鼓吹一種反人類思潮;同時,當局選擇對最理性、最健康的公民力量集中鎮壓,關押公民 許志永的實質,就是對文明與良知公然宣戰。
 
“逆歷史潮流而動,既不出自理性,亦不出自情感,更不出自道德,乃一切邪惡勢力的本性,即走向毀滅的終極屬性,從這一點看,它們真的不過是一幕由上帝主導的正義力量得勝劇中的一個可憐配角,就像猶大一樣。 ”
 
現政權是什麼?一個透支信用幾十億倍的重度吸毒之癌癥患者。不管不顧了,活一天算一天。我個人評估,大陸中國現政權資源已經枯竭,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其快速崩潰。
 
三,
2012年開始,公民 許志永博士等社會精英發起“新公民運動”(“自由、公義、愛”──“新公民運動”的核心價值觀;“反對是為了建設” ──“新公民運動”鼓勵公民用溫和、理性的方式表達、行動;“公開化、合法化”──“新公民運動”鼓勵每一個人,在現有憲法框架內公開表達,合法行動。我們認為:每一個人的努力都不可缺少,每一個人都做一點點很重要。
 
一年多來,“新公民運動”主要做了三件事:推動教育公平,要求開放異地高考;從認同“公民”標識、“公民”身份開始──倡導“同城公民圈子”,展開“同城公民飯醉”,抱團戰勝恐懼;發起簽名聯署,要求“官員公示財產”,鼓勵公民站出來,將權力關進籠子。
 
四,
“新公民運動”是一場政治運動。終結獨裁專制,落實憲政體制,這個問題我們公民不跟任何人討價還價。
 
我們承認自己是一群理想主義者,我們同意:壞樹上結不出好果子。公民 許志永幾年前有一篇文章《政治是美好的》,核心意思就是:善的目標必須用善的方式去實現“….我極其厭惡沒有底線不擇手段的政治騙子和流氓,我一生的使命就是要改變這些。 ”
 
五,
“新公民運動”是一場社會運動。公民社會必須取代臣民社會;公權力必須與權貴經濟完全切割,取而代之的是法治前提下的市場經濟。一方面我們要不遺餘力的還原真相、傳播常識,改變民眾的思想觀念;一方面我們要服務社會,點點滴滴開始培養公民意識。
 
身體力行做公益,是我們服務社會的方式之一,是我們贏得民眾認可的重要方式。當局不遺餘力打壓“新公民運動”,目的就是要將我們邊緣化,如何有效避免被邊緣化是“新公民運動”需要認真面對的長期課題。
 
六,
“新公民運動”的起點是人。就是說,我們要從改變我們自己開始改變我們的國家。 “服務社會、擔當責任、放下自我、戰勝恐懼”,這是公民 許志永對自己的要求,這是公民 丁家喜、公民 李化平對自己的要求。
 
《我們新公民》是一群熱愛生活的人。 “新公民運動”鼓勵公民從容談定地面對困難;在改變這個制度的過程中,為這個國家培養元氣。
 
暴政永遠不會自動放過我們。暴政必然要求謊言作自己的盟友。 “我愛人類,為了愛,我願面對死亡。 ”作為一個新公民,我們清楚的知道,自己選擇的是一條崎嶇之路:我們不是第一批走上這條道路的人,我們是加入先行者的行列。 “新公民運動”鼓勵公民清除自己骨子裡的專制思維,學會微笑著推牆。
 
七,
每一個人,在這個制度下都被傷害,程度不同而已;在一個獨裁專制的國家裡,每一個人都不自由。所以,我們要改變的是這個制度。而我們努力的前提,一是從改變我們自己開始改變這個制度;二是我們所有的表達、抗爭是基於愛而非基於仇恨。
 
應該承認,仇恨也是一種力量。因為受到殘酷打壓,好多人心裡有仇恨。 “新公民運動”拒絕仇恨。我們一直在化解仇恨。我們相信推動中國社會健康轉型最好的力量是愛,唯有愛才能令我們有勇氣走得更遠。
 
八,
“新公民運動”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組織,而是一個開放的平臺。 “新公民運動”有自己的路線圖,但是不反對其他人按自己的路線圖努力;“新公民運動”沒有門第意識,對事不對人是我們的原則;“新公民運動”面向每一個人,“新公民運動”不是小圈子,幫助他人成功是我們的共識。
 
“新公民運動”為每一個良心犯呼籲,“公民守望工程”一視同仁的為每一個良心犯送飯,提供力所能及的法律與人道救助。
 
九,
“風險可控化”:風險評估包括兩個層面。一是我們要降低每一個參與“新公民運動”的公民個人的風險,從而有效地鼓勵更多普通人參與。二是我們要努力告訴每一個人,無論是執掌權柄的當政者,還是毛左分子,中國如果不從現在開始培養公民意識、建立公民社會,等待我們的將是一場血流成海的暴力革命。我們倡導的“新公民運動”,就是希望大陸中國的民主轉型代價最小,成本最低。
 
十,
獨裁專製到底憑什麼奴役民眾。暴力?謊言?我的答案是“恐懼”。暴力、謊言只是製造“恐懼”的工具。戰勝了“恐懼”,我們就消解了專制政權。
 
我們可以親自見證:恐懼會將人打造得非常猥瑣,恐懼會消滅人性。這就是中共不斷製造敵人的原因:通過製造敵人製造恐懼,通過製造恐懼奴役民眾。
 
十一,
我們不只是要坐而論道,我們更要身體力行。請朋友們轉發簽名郵箱,請朋友們簽名:保衛 許志永。倡導網友們在自己的頭像上,名片上,貼上“公民”標記,這不只是對正在受難的 許志永、 丁家喜們的支持,同樣表明我們願意堂堂正正做公民。
 
希望教育志願者繼續推動教育公平。
 
呼籲各地公民以小組方式繼續認領良心犯,保證良心犯家人有尊嚴的正常生活。希望企業家支持新公民運動,參與為良心犯送飯的“公民守望工程”,為良心犯捐助法律援助費用。
 
現階段,不建議敏感公民參加規模較大的同城公民飯醉。不敏感的公民繼續低調飯醉,每個月的最後一個週六,這個時間必須堅持。
 
希望新的團隊自發站出來,繼續展開“官員財產公示”簽名。
 
美麗島事件改變了臺灣的政治格局。我個人相信,公民 許志永事件是一個拐點,大陸中國公民在聲援公民 許志永、 丁家喜等人的抗爭過程中,會不斷湧現出優秀的公民團隊,這些團隊將改變中國。
 
 
[簡歷]
 
 李化平(網名挪威森林),男,1966年生於湖南婁底。 1983年入成都理工大學。 87年回到湖南工作,九十年代中期開始創業,96年後定居上海。 2010年投身自由中國事業。 2012年參與新公民運動,倡導發起大陸中國的同城公民圈子,同城公民飯醉,信主。熱愛生活的背包客,獨立思考的批評者,記錄真相的觀察者,熱愛自由的新公民,憲政義工。本文完成時,作者正在自己的祖國流亡。
 
http://www.canyu.org/n78368c12.aspx

江淳:“中國傻子” 李化平及其同仁

——抗議當局拘捕 李化平先生

 
1
 
2013年8月10日,上海公益維權人士 李化平先生被合肥警方刑事拘留,罪名居然是“聚眾擾亂公共秩序”。在我看來,正是當局製造了一個沒有法治公正的社會,才導致民眾無處伸冤,被迫層層上訪,甚至鋌而走險。就是在這個“亂世”, 李化平先生站出來,維護社會公正,為受害民眾講話,為他們維權,由此當局將他視為“敵對勢力”,並將他拘捕。一個為社會、他人四處奔走的公益維權者,居然被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當成“罪犯”逮捕,可見當今“盛世”之下的“黑亂”。
 
我呼籲社會各界關注 李化平先生,並敦促當局立即釋放 李化平、 許志永、 丁家喜等諸多“良心犯”!
 
2
 
據說 李化平先生被刑拘是因為參與安徽蚌埠 張林的女兒張安妮合肥退學維權事件。我不知道 李化平到底違反哪條國法了,此前,李先生曾發起一次“守望工程”募捐活動,以救濟在獄中的良心犯及其經濟困難的家屬並提供法律援助。數年來,李先生堅持公益維權,因此多次被警方騷擾、驅逐直至抓捕。這樣一個好人,遭至國家如此“待遇”,令人匪夷所思、怒髮衝冠!
 
 李化平,上海人,祖籍湖南,66年生,曾經是企業家;他是一個質樸、滿懷愛心的基督徒,一個堅定的人權捍衛者,多年為民眾的疾苦與冤情奔波於大陸各地……為名乎?為利乎?
 
在此說一件 李化平先生的小事。今年4月12日,合肥翠竹園社區小廣場, 李化平為安妮返校維權已經絕食24小時,他滿腮白須、一臉憔悴;就是在這種狀況下,他仍然一個人——僅僅是他一個人——默默地撿拾廣場的垃圾,放進垃圾箱,而大批民眾都是垃圾製造者。那天他蹊蹺地撿到了10元錢,站在那裡許久,等人來認領。讀者諸君:請你用良知判斷, 李化平這樣一個人,怎麼會是一個“擾亂公共秩序”的罪犯?!
 
據不完全統計:半年多來大陸已近200位異議人士、公益維權與上訪者等被拘捕。筆者實在難以想像,像學者 許志永、工人 劉萍、律師 丁家喜、記者杜斌、市民 李化平等等,在怎樣的國度才會被當做“罪犯”?!
 
3
 
中國在一百年前,憲政問題就弄清楚了,且初步建立了憲政國家,但後來走了歷史的彎路。“憲政”至今還遭到官方媒體圍攻,當局確是逆歷史而動。抹黑“憲政”,說到底是執政者欲保護其權力與利益,所謂“維穩”就是維護他們的統治。
 
在全球聯網時代,用謊言愚民的把戲失靈了,極權暴力掠奪自然與民眾的“中國模式”還能持續多久?一個言論不自由、司法不獨立、民權被遏制、官權膨脹的國度是不可能持久的。東歐與蘇聯的歷史證明: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民眾嚮往自由民主的權利!赫魯雪夫、勃列日涅夫撥亂反正不徹底,改革止步不前,特權階層貪腐無法遏制,最終導致蘇聯的滅亡。清末的歷史也證明:統治階層若不真心落實憲政,僅僅維護自身的集團利益,必將被歷史淘汰!
 
為政者如果不顧民眾死活,也要為子孫後代積德著想,始作俑者其無後乎?一切皆有因果,歷史會記下你們的所作所為,鷹犬幫兇也必將受到詛咒與懲罰。我們敦促當局立即釋放大陸所有良心犯,難道中國還不如小小的鄰邦緬甸嗎?蔡定劍遺言:“不搞維權,就會有人拿起武器!”
 
4
 
歷史沒有旁觀者,中國之所以落後正是因為利己的“聰明人”太多,努力踐行憲政的“傻子”太少!多數人在為自己及子女謀取名位,只有少數人在為民族自由、民主而戰。可幸的是,中國有 李化平、 許志永、 丁家喜這樣的一批“傻子”,他們放棄名利與舒適的生活,不惜被迫害、坐牢,長期不懈地為中國的自由、人權、憲政奮鬥,為撬動中國的車輪,不屈不撓,他們是中華民族的良心和脊樑!
 
世界在你我手中,每個人都是推動歷史車輪的馬前卒。沒有法治與制度保障,誰也不能免於被剝奪被迫害的恐懼。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別指望皇恩浩蕩,帶來一個和諧盛世。沒有統治者會自動放棄手中的特權,憲政必須靠每個公民的覺醒與不懈的抗爭。
 
筆者曾因“轉發微博”、紀念林昭、聯名簽署聲援 許志永博士等被國保多次登門警告。誠然,社會進步總要有人為之付出犧牲,但即使殺掉所有的公雞,天一樣會亮。假如不能建成自由、民主、人權的中國,譚嗣同、秋瑾、鄒容、宋教仁和林昭等千萬民主先驅將死不瞑目!一個知識份子與公民面對強權與奴役,默不作聲、悶聲發財,不僅是個人的恥辱,更是歷史的罪人!民眾一旦戰勝恐懼與奴性,就將堅不可摧!
 
2012年8月11日
 
(《中國人權雙週刊》第111期   2013年8月9日—8月22日)
 
《中國人權雙週刊》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9764
 
 

 

[Visit: 1514]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10 篇

<< 色額道李文習>>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