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袁小華
  袁小華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袁小華 生平 :

2013年5月25日因參與《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在赤壁被傳喚帶走,當晚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被行政拘留,6月19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事拘留,7月17日正式逮捕,現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
 袁小華是湖南省沅江市人,曾在廣東某企業長期擔任管理人員。今年6月, 袁小華等7名廣東維權人士在湖北赤壁參與舉牌呼籲財產公示活動後失蹤。已確認被湖北咸寧赤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當局尚未按照法律規定向 袁小華親屬遞交刑事拘留手續。

 袁小華簡介

 袁小華,男,1972年12月6日生,湖南益陽人。1992年至1995年就學於益陽師專中文系。曾任教于沅江市楊閣老中學,後南下珠三角,從事企業中層管理。
2011年6月到廣州,通過網絡結識信仰民主的網友,參與發起公民飯局、公園聚會和街頭舉牌等。
主要活動有:
2011年10月至11月發起並主持廣州黃花崗公園聚會活動。
2011年12月18日於深圳東門步行街與林光路,尹宙,薑衛東,聶光等十餘人舉牌聲援烏坎,要求民主,反對貪官。
2012年3月、4月召集廣州網友分別于磨碟沙公園、海珠湖公園聚會。
2012年6月3日被廣州市公安局國保以涉嫌非法遊行集會示威為名予以刑事拘留,期間遭連續審問6天5夜。7月3日被取保釋放。
2013年1月6日獨自一人前往南方週末報社門口舉牌,要求新聞自由。
2013年4月5日,與 孫德勝、 袁奉初、陳劍雄、劉冰一起於廣州黃埔公園聲援 劉遠東,聲援北京四君子,聲援合肥 張林父女。
2013年4月11日,與劉輝、 楊林、陳劍雄、楊廷劍、劉冰等人在東莞常平分安分局門口舉牌聲援賈?,聶光。4月12日在大朗拘留所看望賈?聶光時被東莞警方抓走,隨後以煸動策劃非法集會遊行示威拘留。4月28日出所,隨後被東莞國保送至廣州黃埔派出所傳喚,29日放出後被當局強行驅離廣州,並查扣電腦。
2013年5月25日,廣州民主人士 黃文勳開展《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到達湖北赤壁市站,當日他在市政府門前廣場進行宣傳民主活動,引起當地民主人士 袁奉初、陳劍雄、李銀莉及湖南民主人士 袁小華前去關注支持。在活動即將結束時,幾人合影留念時遭數十位警察暴力控制,警察搶走5人的橫幅、手機、背包等物品。隨後5人被傳喚帶走,當晚五人即被以“非法集會”行政拘留15天。陳劍雄被羈押在湖北某縣拘留所,其他四人被羈押在赤壁市拘留所。
6月19日5人又被轉為刑事拘留,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據瞭解, 黃文勳、 袁小華、陳劍雄、李銀莉被刑事拘留的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其 袁奉初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
7月13日中午1點多,被關押的民主人士李銀莉和陳劍雄獲取保候審獲釋。本網瞭解,自從五君子被抓後,他們的家屬均未收到行政、刑事拘留通知書,(除了 袁奉初的家屬曾去索要到傳喚手續和行政拘留外)這次被取保候審他和李銀莉也都未收到取保通知書。

隋牧青律師:赤壁會見五君子紀行 

http://www.hrichina.org/hk/content/6811
2013-07-06
【五君子】隋律師與其他三位律師去湖北咸寧赤壁看守所看望今年5月被抓的5位維權人士。他們因在赤壁廣場展開了“踐行中國憲政夢”的旗幟而被行政拘留,後轉成刑事拘留。兩位律師分別會見了其中兩位維權人士——他們分別被以“顛覆”和“煽動顛覆”罪刑拘。 “五君子”在拘留所均遭警察和同號囚犯的毆打,其中一位還遭電擊酷刑。據悉目前“五君子”已被當局正式逮捕,罪名不確。
    6月19日下午四時許我和吳魁明律師及長沙盧京美、羅立志律師趕到湖北咸寧赤壁看守所,會見對像是今年5月以“非法集會”被抓的五君子: 袁奉初(袁兵)、 袁小華、 黃文勳、陳劍雄(陳進新)、李銀莉。五君子中除李銀莉外,過往都工作、生活於廣州、深圳( 黃文勳在深圳),與我和吳律師均相識。他們都是善良正直、追求民主憲政的維權人士,長期在廣州、深圳從事民主維權活動,過往雖屢遭打壓,鑒於廣東相對開明的政治氣氛,也並無大礙,完全沒想到此次他們竟折戟赤壁。
 
    因為目前我們只有 袁奉初、 黃文勳二人的授權委託書,故先會見此二人。按照事先商定的分工,我會見 袁奉初,羅律師會見 黃文勳
    
    會見辦理很順利,很快我就見到了身穿黃色囚服的 袁奉初。 袁奉初向我講述了五君子被捕的經過:5月24日晚,周遊各省的 黃文勳由武漢余全紅女士陪同來到赤壁。因為是舊相識,故 袁小華從湖南家鄉趕來,會同正在赤壁家鄉的 袁奉初、陳劍雄及本地網友李銀莉女士一起接待第一次來到湖北的 黃文勳(黃是廣東人),當晚新老朋友相聚言談甚歡,第二天一早余全紅女士告辭返回武漢,五君子仍餘興未消,一起遊覽赤壁風光。漫步到赤壁廣場時, 黃文勳提議在廣場合影留念,並展開隨身攜帶的印有“光明中國行”及“廣東民主人士周遊華夏,踐行中國憲政夢”字樣的兩面旗幟,恰在此時,一群當地國寶約十幾人撲上來抓捕,這些人既不亮證件,也不說明身份和抓人理由,刹那間五君子還以為遭到了流氓襲擊。在強行帶五君子上車時, 黃文勳進行抵抗,撕爛了一個國寶衣服。因為這次肢體衝突,五君子遭致國寶的兇惡報復,均遭受不同程度毆打。警方並且示意拘留所同號囚犯對五人進行“幫助教育”,結果五君子又遭同號囚犯痛毆。而在當晚提訊中, 黃文勳被單獨提出,全身多處被電擊。 黃文勳疼痛難忍,淒厲嚎啕。“那是我長這麼大聽到的最淒慘叫聲”, 袁奉初說完,似乎仍心有餘悸,而會見 黃文勳的羅律師印證了 袁奉初所言完全屬實。
    
    五君子初始是以“非法集會”各被處以十五天行政拘留,由咸寧國寶將五人分散數地關押,6月8號,五君子被轉為刑拘,全部轉到赤壁看守所拘押。赤壁警方對 袁奉初宣佈的刑拘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罪”,起初我以為袁說錯了,反復追問後方確認。而 黃文勳的罪名卻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兩次拘留,咸寧當局均未向五君子本人及其家屬發出書面拘留通知。看來刑拘罪名只是咸寧當局方便羈押隨意而定,並未確定也未統一。
    
    回想起五君子被抓當天, 黃文勳還曾在派出所還給我打過一個電話,簡述了被抓經過,與 袁奉初的敘述基本一致。當時我還發了一條微博,樂觀地認為他們會很快獲釋,結果此後他們便似人間蒸發一般了無訊息。在我們來赤壁前,網上便盛傳五君子被刑拘且遭酷刑,如今會見,傳言果然被驗證成真,令人感概這個國家的傳言、謠言常常都是真相,而官方的闢謠則多為造假。
    
    按照 袁奉初提供的地址,出看守所後,我們三位律師(羅律師會見結束便趕赴另一地辦案)直奔陳劍雄家,獲得了其家人的授權委託。路上接到民生觀察網電話,我如實通報了案情。接著劉莎莎打來電話詢問情況,最後問可否將情況公諸網上,劉莎莎的最後一問提醒了我,我請她暫緩發佈,怕妨礙明天會見 袁小華、陳劍雄,但是已經晚了——民生觀察網發佈後,自由亞洲等媒體隨後也發佈了消息。
    
    第二天上午,我和盧律師陪同吳魁明律師前去會見陳劍雄( 袁小華的家人尚在趕往赤壁的路上),國寶已經趕到看守所下令不得會見,並稱律師昨天會見袁、黃二人是看守所失職所致。我們看到下發給看守所的通知上並無具體罪名,只注明五君子系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這樣一個總括罪名。
    
    既然無法會見,我們只好趕到赤壁公安局法制科申請會見,法制科以《刑訴法》37條3款規定為由拒絕律師會見。雖然該條款與危害國家安全罪是配套的惡法條款,我們也無力對抗。談到五君子及其家人至今未收到書面刑拘和行政拘留通知問題,法制科認為按照刑訴法83條規定,五君子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可不予通知。吳律師隨即質疑他們亂定罪名,以達到不通知家人、不讓外界知曉的目的。我則質疑:行政拘留你們依法應通知家人吧,為何其家人也未收到通知?對方無言以對。
    
    稍加留意,我才發現法制寇裡竟無一人穿著警服,除了一位便裝女警官接待我們,其他均為身著便裝的黑胖粗漢,我斷定他們都是國寶。這些傢伙歪七扭八地坐著,其中一人更是把大腿翹到椅子扶手上左右晃蕩,用濃重的方言惡聲惡氣地回應吳律師的抗議。這些傢伙面目可憎,與電影裡的土匪毫無二至,出演土匪無需化妝。這幾個人一定有毆打五君子和電擊 黃文勳的匪徒吧?想到帶我們來這裡的國寶是一位面目姣好的年輕女性,我內心油然而生憐惜: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與赤壁公安局法制科的交涉無果,我們只好離開去探望袁、陳家人。與袁、陳兩家人交談得知, 袁奉初和陳劍雄均有兩個未成年子女,二人家庭經濟均極困難。 袁奉初的太太是位淳樸的鄉下女子,談到近年 袁奉初多次參與民主維權活動,她淡淡地說從未怪罪 袁奉初,這次也是。李銀莉與其丈夫均為當地一家學校教師,目前暫時無法聯繫到其丈夫、孩子。 袁小華、 黃文勳則為單身,我們已經與其家人取得聯繫。武漢余全紅女士受五君子牽連,被武漢警方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目前已經獲釋。
    
    五君子被捕,起因竟是因為在公眾場所合影!由此觀之,湖北當局何其霸道,又何其脆弱!它們抓人並非以行為為尺度,而是以人為尺度,是對人而非對事——五君子皆為小有名氣的民主維權人士,長期致力於推動憲政民主進步的活動,正是它們的打擊、迫害物件。
    
    近段時期,中華大地公然反憲政、民主的歪風逆流甚囂塵上,咸寧當局大概難得一次抓到五君子這樣的“大魚”向主子邀功請賞,才上演了這樣一出無中生有、揮舞雞毛當令箭迫害民主維權人士的醜劇,這一幕醜劇終令咸寧赤壁如願以償惡名滿天下!
    
    6月20日下午,我們三位律師乘坐高鐵各自返回長沙、廣州。近日聽聞五君子已被咸寧赤壁當局正式逮捕,罪名不確。不久,我們將再次向赤壁進發。
    
    2013/7/6於廣州
    隋牧青律師電話:13711124956
    郵箱:suimuqing1@gmail.com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光明中國行”的 黃文勳、 袁奉初、 袁小華被逮捕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1397.html?spref=tw 
5月25日因在湖北赤壁宣傳民主理念合影留念被刑事拘留的五位民主人士 黃文勳、 袁奉初、 袁小華、陳劍雄、李銀莉,其中李銀莉和陳劍雄已於7月13日取保候審,而 黃文勳、 袁小華、 袁奉初則被正式逮捕。
本網資訊員通過 袁奉初(袁兵)的妻子何秀林瞭解到,7月17日上午 袁奉初的父親到赤壁市國保大隊詢問兒子的情況,國保回復已經正式逮捕了,並告知逮捕通知書已經下來兩三天要去相關部門領取,但是具體的逮捕時間沒有說。中午何秀林打電話給新店鎮派出所索要逮捕通知書,派出所回復還沒收到。
 
 袁小華哥哥也從朋友處獲知 袁小華被逮捕的消息,但是還沒有收到相關部門下達的通知書。不僅如此,包括 袁小華被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的通知書家屬都未曾收到。20天前, 袁小華的哥哥到赤壁國保大隊索要拘留手續,但是警方都以各種理由搪塞不給。
 
本網資訊員通過吳魁明律師核實瞭解,證實 黃文勳也被逮捕,而家屬始終未收到任何書面的法律通知。
 
5月25日,廣州民主人士 黃文勳開展《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到達湖北赤壁市站,當日他在市政府門前廣場進行宣傳民主活動,引起當地民主人士 袁奉初、陳劍雄、李銀莉及湖南民主人士 袁小華前去關注支持。在活動即將結束時,幾人合影留念時遭數十位警察暴力控制,警察搶走5人的橫幅、手機、背包等物品。隨後5人被傳喚帶走,當晚五人即被以“非法集會”行政拘留15天。陳劍雄被羈押在湖北某縣拘留所,其他四人被羈押在赤壁市拘留所。
 
6月19日5人又被轉為刑事拘留,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據瞭解, 黃文勳、 袁小華、陳劍雄、李銀莉被刑事拘留的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其 袁奉初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
 
7月13日中午1點多,被關押的民主人士李銀莉和陳劍雄獲取保候審獲釋。本網瞭解,自從五君子被抓後,他們的家屬均未收到行政、刑事拘留通知書,(除了 袁奉初的家屬曾去索要到傳喚手續和行政拘留外)這次被取保候審他和李銀莉也都未收到取保通知書。
 
陳劍雄取保獲釋後國保警告他不准離開赤壁,不准會見朋友。出來時國保把他和李銀莉的手機破壞歸還,將手機卡扣押,李銀莉的電腦至今還被扣押。獲釋後陳劍雄多次去赤壁市國保大隊索要自己被行政、刑事及取保候審手續,而相關工作人員則態度蠻橫的回復:“不給,你要幹什麼?要告你就去”。
 
陳劍雄表示,自己和其他朋友宣傳民主紀念拍照,沒有觸犯任何法律,而當局對他們的蓄意打壓迫害,完全是踐踏法律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他希望外界繼續關注被逮捕的三君子,同時強烈譴責赤壁當局的違法行為,並呼籲有關部門無罪釋放羈押人士。
 

 袁奉初:立即釋放勇敢的公民、自由民主的先鋒 袁小華

發表於 4/19/2013 
     袁小華,我的金蘭兄弟,我親愛的大哥,廣州著名民主維權人士,原籍湖南益陽,現居廣州。2012年6月3日這個特殊的日子,他被廣州國保以涉嫌擾亂社會秩序而刑事拘留一月。四日前的2013年4月12日,他又被東莞常平公安分局以煽動、策劃非法集會抓捕並行政拘留15日。
    
    2012年,我與小華兄相識于互聯網,後來多次與小華兄網上視頻交流思想,探討促進政治改革之方略。小華兄談吐抑揚頓挫,手勢揮灑有力,頗有政治家的風範。
    
    2012年的3月份,我們約好見面,是小華兄在廣州火車站接的我。記得小華兄當時身穿白襯衫與黑西裝,腰杆筆直,輪廓分明的臉龐上配著一副近視眼睛,與我聊天時,小華兄清晰流利的表達與思維敏捷的頭腦,讓我更添加了對小華兄的敬意,真有見面勝過網聊之感慨,更有相見恨晚之心情。
    
    小華兄是個很熱心、很有正義感的人,我來廣州的這兩年不少得到過他的幫助,譬如給我幫忙租房、找工作、介紹圈內朋友我認識,事事到位,為此也影響了他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我多次向他表達歉意和不該,小華兄總是說,這是應該的,我們同仁之感情要勝過親情與友情,我們之間要友愛精誠、團結互助,方能攜手推動民主。小華兄的這番話讓我感慨萬千,為此後來我們結拜成了金蘭之交。
    
    小華兄不僅對我,而且對於外地來的朋友,總是如此熱心,他的行為舉止自然有一種無形的說服力。
    
    與小華兄接觸久了,才知道小華兄72年出身,湖南師範大學畢業。之前在高中教書,後來南下廣州工作,在數家企業從事過經理或主管職位。年薪高時達十萬,基於對自由民主的嚮往,多次在工作之余參加廣州公園聚會和街頭舉牌,他和郭春平等五六位朋友是廣州持續性的街頭活動主要發起人之一,為此數次遭廣州國保傳喚與驅逐出境,並因國保威脅廠家而丟掉工作。
    
     2011年烏坎事件發生時,小華兄曾前往聲援支持數日。2012年3.31五君子舉牌被刑拘後,他積極奔走營救。當時詩人徐琳也被刑拘關在番禺看守所, 袁小華在給 楊崇送錢時,偶遇一律師,得知此事,立即通過視窗送錢給徐琳,並將消息傳播出去。後來為徐琳所做的聲援和呼籲,小華兄和郭春平多有推動。但事後他並無言功,認為既然同道推動民主,理當患難相助。
    
    2012年4月30日的公園聚會,5月1日張聖雨大學城撒傳單事件,小華兄都被國保視為幕後推手,因此,國保對其恨之入骨。
    
    2012年6月3日,六四紀念日前一天,廣州國保突然對小華兄實施抓捕,罪名是涉嫌擾亂社會秩序。他被秘密關押一個月,遭受各種非人待遇。7月2日他被放出,取保一年。由於外界無人知曉,此事沒有得到基本的傳播。相比于五君子和張聖雨坐牢的轟轟烈烈,小華兄似乎被湮沒了。對此他總是一笑以置之,認為民主行動者重在做實事,而非炒作。
    
    取保一年的小華兄,為了保住在廣州的居住權,不得已稍稍低調。但是,關鍵時刻,他總是站出來。南周事件中,元月6日小華兄到現場舉牌,充當了接力舉牌的第二棒,作用是很大的,我和野渡老師做了第三棒,現場人氣漸漸聚集,但我們都知道小華兄的貢獻對整個氣氛的營造有多大。可能很多朋友對此了無所知,在此我就不一一贅述。
    
    今年2.23抗核爆10人被行政拘留,激起了小華的憤怒。尤其是 劉遠東被逮捕之後,他決意站了出來,見壞就上,這是一種何等的英雄情懷!
    
    4月11日,小華兄和陳劍雄等在東莞常平公安分局門前舉牌尋找賈榀,並聲援 劉遠東和北京西單四勇士。4月12日,其他網友各自回去,小華兄與陳劍雄到大朗鎮東莞拘留所探望賈榀,沒有想到,他們兩人卻被東莞常平公安分局當場非法抓捕並拘留!
    
    東莞警方踐踏法律,打擊民主維權人士,冒天下之大不韙,其凶頑、囂張,由此可見一斑!
    
    依照自然法,天賦人權,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作為公民的 袁小華,只不過在行使自己的公民權利,只不過在秉著良心做一點公平正義之事,然而僅僅就這點事卻觸及了當朝權貴者們的底線,而被拘留15日,天理何在?正義何在?頑固派們,你們欲與普天下自由民主浪潮對抗,這是在自取滅亡,你們還能囂張多久?
    
    東莞警方的官員們,你們的倒行逆施,理當受到自由界的道義譴責,也必定會遭到歷史的嚴懲!
    
    我在此鄭重提醒廣東當局、提醒東莞警方,不要與天下人為敵,不要一條路走到黑,審時度勢,才是你們理性的選擇!
    
    立即釋放勇敢的公民、自由民主的先鋒 袁小華
http://bbs.wolfax.com/t-28358-1-1.html
 

湖北警方刑事拘留廣東維權人士 袁小華

[ 時間:2013-06-19 13:32:36 | 作者:義工蒲飛 | 來源:六四天網 ]
【天網廣東訊2013-06-19】今天下午,知情人致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廣東維權人士 袁小華被赤壁警方刑事拘留。
 
據悉,原籍湖南的廣東維權人士 袁小華已確認被湖北黃石赤壁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當局尚未按照法律規定向 袁小華親屬遞交刑事拘留手續。
 
 袁小華是湖南省沅江市人,曾在廣東某企業長期擔任管理人員。今年6月, 袁小華等7名廣東維權人士在湖北赤壁參與舉牌呼籲財產公示活動後失蹤。
 
知情人唐荊陵 13265508377
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6-id-13688-page-1.htm

郭春平:溫和民主維權人士 袁小華印象小記(圖)

免翻牆 直連本站: http://tiny.cc/meyarw 授權“維權網”發佈
 
 袁小華再次被拘留了,這是 袁小華的“二進宮”,為民主而第二次被關押。
 
4月15日下午,吳魁明律師和劉正清律師 經過據理力爭,終於在東莞 拘留所(東莞大朗鎮)見到了已經被行政拘留三天的 袁小華。據說拘留理由是:煽動、策劃非法集會、遊行示威,行政拘留時間是15天。
 
4月11日下午, 袁小華和 楊林、劉輝、陳劍雄、 楊霆劍、呂良宇等民主人士在東莞常平公安分局門前舉牌,抗議譴責東莞國保違反憲法,濫捕東莞舉牌勇士賈榀和聶光,賈榀和聶光二人因在東莞、廣州火車站舉牌拉橫幅聲援 劉遠東、北京西單四勇士而失蹤。 袁小華他們同時也現場舉牌聲援 劉遠東和北京四勇士。第二天,即4月12日下午, 袁小華與陳劍雄再接再厲,來到東莞拘留所(大朗鎮)探望賈榀與聶光,未成想自己卻身陷牢獄。
 
相比2012年6.4前被捕之後被失蹤一個月, 袁小華這次是比較幸運的,律師與網友根據線索,找到了他的下落。
 
2012年6.4前一天, 袁小華與兩個網友在廣州天河一家餐館聚餐,卻被廣州國保當場抓捕。隨後其他兩個網友第二天被放出, 袁小華卻失去消息近一個月,眾人尋他無果,甚至開玩笑說他是不是退出江湖了?
 
直至7月初,他被放出後才得知,廣州國保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對其刑事拘留一個月,並取保候審。據他講,在看守所內,他被連續審訊,曾經六天五夜不讓他睡覺。這是一種變相酷刑。
 
從那時到現在,小華仍然堅韌地守護著民主信念,並躬身力行。
 
2011年夏天,我在廣州初識 袁小華,印象裡,他的QQ名字是:行者。並且似不願透露自己的名字。“我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廣交同道朋友,並讓大家認識彙聚在一起,所以,要保持低調”——當時他這樣為自己解釋。那段時間,他已先後碾轉深圳、東莞、廣州工作。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他常掉書袋,如是說。在他的出租屋裡,三尺寒室雖然簡陋,卻時常賓朋滿坐。朋友們就著粗茶淡飯,暢談社會與時事。在廣泛結交朋友的同時,他還和五六位元民主信仰者積極組織廣州民間人士的公園聚會。
 
2011年10月份,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他召集大家在廣州黃花崗公園聚會,並倡議,以後每個月的最後一個周日,大家在黃花崗公園聚會。從此以後,廣州每個月末的公園聚會成了民主人權活動的一道風景線。雖然此公園聚會屢遭當局打壓並更換過地點,但廣州民間由網路到現實的聚會由此更加活躍,許多網友因此互相認識,廣州民間力量得到發展壯大。
 
不說空話,不張揚,溫和率直,做力所能及的事,是 袁小華給我的印象。在廣東的街頭民主活動中,時不時會顯現他的身影,或背後默默的支持。
 
2011年12月,世界媒體的目光聚集在廣東烏坎村民維權 事件上。在深圳東門繁華的步行街, 袁小華組織網友舉行聲援烏坎的活動。他與彭子元、林光路、聶光、尹宙等網友舉牌、發傳單,聲援烏坎人民維權,還幾次與朋友到烏坎村,為村民提供精神與道義上的支援。他是勇於行動的。
 
2012年4月間,他和朋友一起,積極奔走,為2012.3.31舉牌五君子之一 楊崇與因寫詩而被捕入獄的徐琳提供救助。在營救被抓的民主人士中,新民運和老民運 匯合了。
 
民間反對力量壯大一分,獨裁勢力就減弱一分。作為五六位主要活躍人士之一,小華積極召集網友聚餐,公園聚會,街頭舉牌,廣交友,多聯絡,彙聚民間力量,于廣州公民社會頗有貢獻。也許正是這些,為他在2012年6.4前被抓捕埋下了伏筆。
 
取保出來後,為避免被遣送回湖南老家,小華稍稍低調了些。但遭遇大事,他仍果斷出擊。今年元月初,南周事件爆發。 袁小華在元月六日到現場獨自舉牌聲援南周,據說被廣州國保當場帶走。
 
這次 劉遠東被抓,小華又堅決地站了出來,他的勇敢與堅韌,的確令人敬佩。
 
中學教師出身的小華口才縱橫,還寫的一手漂亮的毛筆字。在今年廣州民主人士幾次舉牌活動中, 如2月16日廣州民主人士 孫德勝、徐琳、 袁奉初、成秋波等人上街反對朝鮮核子試驗,4月9日劉冰、 孫德勝、 袁奉初、陳劍雄等人在黃埔公園舉牌聲援 劉遠東、北京西單四勇士、張安妮等,牌子上剛勁有力的毛筆字,都是 袁小華的手筆。2月份抗核爆牌子上的毛筆字,曾引發新浪微博上的網友不斷叫好。這在電腦字體流行的時代,確實較為難得。
 
去年12月, 袁小華的工作又一次被國保破壞,氣憤難忍的他寫了篇文章 《停止對民主、維權人士、良心犯的打壓迫害!》,文章中有一句“民主是所有人的護身符”令人記憶猶新!整篇文章言語之中,苦口婆心。如今,餘音未了,但呼籲之人卻再次身陷桎梏!
 
廣州街頭英才輩出,夫豈偶然哉?他們,可能是一代人崛起的預演。頑固拒絕“民主護身符”的僵化獨裁勢力,你們的打壓有用嗎?
http://www.3tui.net/2013/04/blog-post_8097.html
[Visit: 1868]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4 篇

<< 胡耀邦馬少方>>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