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黃文勳
  黃文勳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黃文勳 生平 :

2013年5月25日因開展《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在赤壁被傳喚帶走,當晚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被行政拘留,6月19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事拘留,7月17日正式逮捕,現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
 黃文勳是廣東惠州博羅縣人,今年23歲。據 黃文勳中學老師介紹, 黃文勳上學期間曾被惠州教育局評為“道德模範”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黃文勳曾經邊打工邊在中山大學走讀,2011年開始參與廣州街頭民主抗議活動。

“不要恐懼”,“打倒共產黨”,“打倒獨裁專政”,“民主自由憲政人權平等萬歲”,“建立民主中國”,“我們才是國家的主人”

中華民族64年來蒙受的苦難,全都是中共和它建立的罪惡體制強加的。中共你別拿白色恐怖來嚇我,你的牢獄已困不住我的信仰,“不自由毋寧死”。

在被奴役當中的覺醒公民 
中國廣東
 

孫林(孑木): 黃文勳光明中國行 2013-05-19
http://youtu.be/vPMxeurHpK4

 黃文勳"90後",他一路行走,從惠州、新餘、南昌、溫州、杭州、昆山、蘇州、上海至­南京。全程共行走2200多公里。途中搭乘了私家車、貨車、客車、計程車、摩的、公交­車、電動車。其中有部分自願免費提供食物和住宿。在車上和人多處, 黃文勳給予講演和宣­傳民主思想。呼籲中國人勇敢站出來反對獨裁,反對壓迫"若真理與自由、正義與光明不能­實現,要我等棟樑之才有何用?"。這位網名叫"黃子"的年輕人,來南京後告訴孑木:"­在沿途接觸人們的交談中,幾乎都表示:理解中華民族64年所蒙受的苦難......。­人們渴望真正有尊嚴的活著,渴望真正有自己的選票,並能夠選舉自己所要選出的領袖。我­們不要恐懼,這底氣源於我們這些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 。這段視頻是網友2013年5月18日在南京中山陵用手機拍攝,並當日送到孑木家,同­時希望儘快播出!


2013年2月1日, 黃文勳在深圳中級法院外舉牌,聲援被以貪污罪判處14年6個月的前深圳羅湖公安分局民警 王登朝時,被警察帶到當地派出所,並遭到毆打。3月4日, 黃文勳和另外幾人在深圳市政府門前舉牌要求當局歸還此前他被抄走的電腦等私人財物,又被帶到派出所問詢和做筆錄。
被民間譽為“舉牌五君子”之一的 黃文勳3月10日下午在深圳市中心繁華地帶華強北再次舉牌,呼籲“不要恐懼”,“打倒共產黨”,“打倒獨裁專政”,“民主自由憲政人權平等萬歲”,“建立民主中國”,“我們才是國家的主人”。
在舉出標語牌並喊出這些口號後不久,準備走向深圳市委的 黃文勳就被華強北和福田分局的公安警察強行抬走,據信被關押在華強北派出所。
5月25日因在湖北赤壁宣傳民主理念合影留念被刑事拘留的五位民主人士 黃文勳、 袁奉初、 袁小華、陳劍雄、李銀莉,其中李銀莉和陳劍雄已於7月13日取保候審,而 黃文勳、 袁小華、 袁奉初則被正式逮捕。
5月25日,廣州民主人士 黃文勳開展《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到達湖北赤壁市站,當日他在市政府門前廣場進行宣傳民主活動,引起當地民主人士 袁奉初、陳劍雄、李銀莉及湖南民主人士 袁小華前去關注支持。在活動即將結束時,幾人合影留念時遭數十位警察暴力控制,警察搶走5人的橫幅、手機、背包等物品。隨後5人被傳喚帶走,當晚五人即被以“非法集會”行政拘留15天。陳劍雄被羈押在湖北某縣拘留所,其他四人被羈押在赤壁市拘留所。
6月19日5人又被轉為刑事拘留,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據瞭解, 黃文勳、 袁小華、陳劍雄、李銀莉被刑事拘留的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其 袁奉初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
7月13日中午1點多,被關押的民主人士李銀莉和陳劍雄獲取保候審獲釋。本網瞭解,自從五君子被抓後,他們的家屬均未收到行政、刑事拘留通知書,(除了 袁奉初的家屬曾去索要到傳喚手續和行政拘留外)這次被取保候審他和李銀莉也都未收到取保通知書。
 

2013年7月18日星期四

“光明中國行”的 黃文勳、 袁奉初、 袁小華被逮捕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1397.html?spref=tw 
5月25日因在湖北赤壁宣傳民主理念合影留念被刑事拘留的五位民主人士 黃文勳、 袁奉初、 袁小華、陳劍雄、李銀莉,其中李銀莉和陳劍雄已於7月13日取保候審,而 黃文勳、 袁小華、 袁奉初則被正式逮捕。
本網資訊員通過 袁奉初(袁兵)的妻子何秀林瞭解到,7月17日上午 袁奉初的父親到赤壁市國保大隊詢問兒子的情況,國保回復已經正式逮捕了,並告知逮捕通知書已經下來兩三天要去相關部門領取,但是具體的逮捕時間沒有說。中午何秀林打電話給新店鎮派出所索要逮捕通知書,派出所回復還沒收到。
 
 袁小華哥哥也從朋友處獲知 袁小華被逮捕的消息,但是還沒有收到相關部門下達的通知書。不僅如此,包括 袁小華被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的通知書家屬都未曾收到。20天前, 袁小華的哥哥到赤壁國保大隊索要拘留手續,但是警方都以各種理由搪塞不給。
 
本網資訊員通過吳魁明律師核實瞭解,證實 黃文勳也被逮捕,而家屬始終未收到任何書面的法律通知。
 
5月25日,廣州民主人士 黃文勳開展《周遊華夏踐行光明中國夢》活動到達湖北赤壁市站,當日他在市政府門前廣場進行宣傳民主活動,引起當地民主人士 袁奉初、陳劍雄、李銀莉及湖南民主人士 袁小華前去關注支持。在活動即將結束時,幾人合影留念時遭數十位警察暴力控制,警察搶走5人的橫幅、手機、背包等物品。隨後5人被傳喚帶走,當晚五人即被以“非法集會”行政拘留15天。陳劍雄被羈押在湖北某縣拘留所,其他四人被羈押在赤壁市拘留所。
 
6月19日5人又被轉為刑事拘留,羈押在赤壁市看守所。據瞭解, 黃文勳、 袁小華、陳劍雄、李銀莉被刑事拘留的罪名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其 袁奉初的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
 
7月13日中午1點多,被關押的民主人士李銀莉和陳劍雄獲取保候審獲釋。本網瞭解,自從五君子被抓後,他們的家屬均未收到行政、刑事拘留通知書,(除了 袁奉初的家屬曾去索要到傳喚手續和行政拘留外)這次被取保候審他和李銀莉也都未收到取保通知書。
 
陳劍雄取保獲釋後國保警告他不准離開赤壁,不准會見朋友。出來時國保把他和李銀莉的手機破壞歸還,將手機卡扣押,李銀莉的電腦至今還被扣押。獲釋後陳劍雄多次去赤壁市國保大隊索要自己被行政、刑事及取保候審手續,而相關工作人員則態度蠻橫的回復:“不給,你要幹什麼?要告你就去”。
 
陳劍雄表示,自己和其他朋友宣傳民主紀念拍照,沒有觸犯任何法律,而當局對他們的蓄意打壓迫害,完全是踐踏法律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他希望外界繼續關注被逮捕的三君子,同時強烈譴責赤壁當局的違法行為,並呼籲有關部門無罪釋放羈押人士。
 

隋牧青律師:赤壁會見五君子紀行 

http://www.hrichina.org/hk/content/6811
隋牧青
2013-07-06
【五君子】隋律師與其他三位律師去湖北咸寧赤壁看守所看望今年5月被抓的5位維權人士。他們因在赤壁廣場展開了“踐行中國憲政夢”的旗幟而被行政拘留,後轉成刑事拘留。兩位律師分別會見了其中兩位維權人士——他們分別被以“顛覆”和“煽動顛覆”罪刑拘。 “五君子”在拘留所均遭警察和同號囚犯的毆打,其中一位還遭電擊酷刑。據悉目前“五君子”已被當局正式逮捕,罪名不確。
    6月19日下午四時許我和吳魁明律師及長沙盧京美、羅立志律師趕到湖北咸寧赤壁看守所,會見對像是今年5月以“非法集會”被抓的五君子: 袁奉初(袁兵)、 袁小華、 黃文勳、陳劍雄(陳進新)、李銀莉。五君子中除李銀莉外,過往都工作、生活於廣州、深圳( 黃文勳在深圳),與我和吳律師均相識。他們都是善良正直、追求民主憲政的維權人士,長期在廣州、深圳從事民主維權活動,過往雖屢遭打壓,鑒於廣東相對開明的政治氣氛,也並無大礙,完全沒想到此次他們竟折戟赤壁。
 
    因為目前我們只有 袁奉初、 黃文勳二人的授權委託書,故先會見此二人。按照事先商定的分工,我會見 袁奉初,羅律師會見 黃文勳
    
    會見辦理很順利,很快我就見到了身穿黃色囚服的 袁奉初。 袁奉初向我講述了五君子被捕的經過:5月24日晚,周遊各省的 黃文勳由武漢余全紅女士陪同來到赤壁。因為是舊相識,故 袁小華從湖南家鄉趕來,會同正在赤壁家鄉的 袁奉初、陳劍雄及本地網友李銀莉女士一起接待第一次來到湖北的 黃文勳(黃是廣東人),當晚新老朋友相聚言談甚歡,第二天一早余全紅女士告辭返回武漢,五君子仍餘興未消,一起遊覽赤壁風光。漫步到赤壁廣場時, 黃文勳提議在廣場合影留念,並展開隨身攜帶的印有“光明中國行”及“廣東民主人士周遊華夏,踐行中國憲政夢”字樣的兩面旗幟,恰在此時,一群當地國寶約十幾人撲上來抓捕,這些人既不亮證件,也不說明身份和抓人理由,刹那間五君子還以為遭到了流氓襲擊。在強行帶五君子上車時, 黃文勳進行抵抗,撕爛了一個國寶衣服。因為這次肢體衝突,五君子遭致國寶的兇惡報復,均遭受不同程度毆打。警方並且示意拘留所同號囚犯對五人進行“幫助教育”,結果五君子又遭同號囚犯痛毆。而在當晚提訊中, 黃文勳被單獨提出,全身多處被電擊。 黃文勳疼痛難忍,淒厲嚎啕。“那是我長這麼大聽到的最淒慘叫聲”, 袁奉初說完,似乎仍心有餘悸,而會見 黃文勳的羅律師印證了 袁奉初所言完全屬實。
    
    五君子初始是以“非法集會”各被處以十五天行政拘留,由咸寧國寶將五人分散數地關押,6月8號,五君子被轉為刑拘,全部轉到赤壁看守所拘押。赤壁警方對 袁奉初宣佈的刑拘罪名是“顛覆國家政權罪”,起初我以為袁說錯了,反復追問後方確認。而 黃文勳的罪名卻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兩次拘留,咸寧當局均未向五君子本人及其家屬發出書面拘留通知。看來刑拘罪名只是咸寧當局方便羈押隨意而定,並未確定也未統一。
    
    回想起五君子被抓當天, 黃文勳還曾在派出所還給我打過一個電話,簡述了被抓經過,與 袁奉初的敘述基本一致。當時我還發了一條微博,樂觀地認為他們會很快獲釋,結果此後他們便似人間蒸發一般了無訊息。在我們來赤壁前,網上便盛傳五君子被刑拘且遭酷刑,如今會見,傳言果然被驗證成真,令人感概這個國家的傳言、謠言常常都是真相,而官方的闢謠則多為造假。
    
    按照 袁奉初提供的地址,出看守所後,我們三位律師(羅律師會見結束便趕赴另一地辦案)直奔陳劍雄家,獲得了其家人的授權委託。路上接到民生觀察網電話,我如實通報了案情。接著劉莎莎打來電話詢問情況,最後問可否將情況公諸網上,劉莎莎的最後一問提醒了我,我請她暫緩發佈,怕妨礙明天會見 袁小華、陳劍雄,但是已經晚了——民生觀察網發佈後,自由亞洲等媒體隨後也發佈了消息。
    
    第二天上午,我和盧律師陪同吳魁明律師前去會見陳劍雄( 袁小華的家人尚在趕往赤壁的路上),國寶已經趕到看守所下令不得會見,並稱律師昨天會見袁、黃二人是看守所失職所致。我們看到下發給看守所的通知上並無具體罪名,只注明五君子系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這樣一個總括罪名。
    
    既然無法會見,我們只好趕到赤壁公安局法制科申請會見,法制科以《刑訴法》37條3款規定為由拒絕律師會見。雖然該條款與危害國家安全罪是配套的惡法條款,我們也無力對抗。談到五君子及其家人至今未收到書面刑拘和行政拘留通知問題,法制科認為按照刑訴法83條規定,五君子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可不予通知。吳律師隨即質疑他們亂定罪名,以達到不通知家人、不讓外界知曉的目的。我則質疑:行政拘留你們依法應通知家人吧,為何其家人也未收到通知?對方無言以對。
    
    稍加留意,我才發現法制寇裡竟無一人穿著警服,除了一位便裝女警官接待我們,其他均為身著便裝的黑胖粗漢,我斷定他們都是國寶。這些傢伙歪七扭八地坐著,其中一人更是把大腿翹到椅子扶手上左右晃蕩,用濃重的方言惡聲惡氣地回應吳律師的抗議。這些傢伙面目可憎,與電影裡的土匪毫無二至,出演土匪無需化妝。這幾個人一定有毆打五君子和電擊 黃文勳的匪徒吧?想到帶我們來這裡的國寶是一位面目姣好的年輕女性,我內心油然而生憐惜: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與赤壁公安局法制科的交涉無果,我們只好離開去探望袁、陳家人。與袁、陳兩家人交談得知, 袁奉初和陳劍雄均有兩個未成年子女,二人家庭經濟均極困難。 袁奉初的太太是位淳樸的鄉下女子,談到近年 袁奉初多次參與民主維權活動,她淡淡地說從未怪罪 袁奉初,這次也是。李銀莉與其丈夫均為當地一家學校教師,目前暫時無法聯繫到其丈夫、孩子。 袁小華、 黃文勳則為單身,我們已經與其家人取得聯繫。武漢余全紅女士受五君子牽連,被武漢警方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目前已經獲釋。
    
    五君子被捕,起因竟是因為在公眾場所合影!由此觀之,湖北當局何其霸道,又何其脆弱!它們抓人並非以行為為尺度,而是以人為尺度,是對人而非對事——五君子皆為小有名氣的民主維權人士,長期致力於推動憲政民主進步的活動,正是它們的打擊、迫害物件。
    
    近段時期,中華大地公然反憲政、民主的歪風逆流甚囂塵上,咸寧當局大概難得一次抓到五君子這樣的“大魚”向主子邀功請賞,才上演了這樣一出無中生有、揮舞雞毛當令箭迫害民主維權人士的醜劇,這一幕醜劇終令咸寧赤壁如願以償惡名滿天下!
    
    6月20日下午,我們三位律師乘坐高鐵各自返回長沙、廣州。近日聽聞五君子已被咸寧赤壁當局正式逮捕,罪名不確。不久,我們將再次向赤壁進發。
    
    2013/7/6於廣州
    隋牧青律師電話:13711124956
    郵箱:suimuqing1@gmail.com

赤壁五君子兩人釋放 三人或將正式批捕

對華援助協會  2013年7月13日
 
 袁奉初, 孫德勝等4月17日在廣州舉牌。
7月13日,已被關押50天的陳劍雄、李銀莉於中午被取保候審, 袁小華、 袁奉初、 黃文勳依然關在赤壁看守所。據陳劍雄推測,如果15號還不放人, 袁小華、 袁奉初、 黃文勳將很可能被正式批捕。
 
2013年5月以“非法集會”被抓的五君子: 袁奉初(袁兵)、 袁小華、 黃文勳、陳劍雄(陳進新)、李銀莉等是追求民主憲政的維權人士,除李銀莉外,其餘四人長期在廣州、深圳從事民主維權活動,曾屢遭當局打壓。
 
5 月24日晚,周遊各省的 黃文勳到達赤壁, 袁小華、 袁奉初、陳劍雄及赤壁當地網友李銀莉一起接待第一次來到湖北的 黃文勳,當晚相聚言談甚歡。第二天,五人一 起遊覽赤壁風光。到赤壁廣場時, 黃文勳提議在廣場合影留念,並展開隨身攜帶的印有“光明中國行”及“廣東民主人士周遊華夏,踐行中國憲政夢”字樣的兩面旗 幟,遭到一群當地國寶約十幾人撲上來抓捕。
 
五君子初始是以“非法集會”各被處以十五天行政拘留,由咸寧國寶將五人分散數地關押,6月8號,五君子被轉為刑拘,全部轉到赤壁看守所拘押。在拘押期間,五人遭受酷刑。
http://www.chinaaid.net/2013/07/blog-post_1670.html

 

[Visit: 2040]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7 篇

<< 張寶成菊尼拉姆(九里拉姆)Chunyi-Lhamo >>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