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孫含會
  孫含會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孫含會 生平 :

2013年4月17日凌晨被傳喚,,晚上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被刑事拘留,5月24日被正式逮捕。羈押於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孫含會,又名孫三民,人民大學碩士畢業,罪名是組織徵集公民簽名要求官員公佈財產,印刷傳單、註冊郵箱。家中有妻子和未成年的兒子。


 孫含會,西北政法大學法學學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碩士,曾做過律師,上市公司法律顧問,中國互聯網資訊中心辦公室主任,現為北龍中網公司行政法律總監,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員,貿仲功能變數名稱爭議解決專家,互聯網功能變數名稱管理方面法律專家。2012年底起,為推進官員財產公示,發出倡議書,推動公民聯名簽署《205名高官官員財產公示建議書》活動,關注推進阮雲華、張昆的官員財產公示中國行活動,徵集7000多人簽名,並在2013年3月二會期間寄送給全國人大以及國家領導人。2013年4月17日上午被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名傳喚,晚間被以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


財產公示十君子

2013年3月31日, 張寶成、 馬新立在北京西單展示條幅, 袁冬現場演講呼籲官員公示財產, 侯欣(女)在一旁記錄。大約十分鐘後四人被警方強行帶走,後以 “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4月14日, 王永紅在北京國貿附近拉條幅呼籲官員公示財產,15日晚被警方帶走,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17日晚和18 日,參與推動官員財產公示的 孫含會、 趙常青、 丁家喜被以“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


 孫含會妻:如果因此獲罪,我願與你同罪!

http://bbs.0531.com/thread-10186642-1-1.html
發表於 2013-4-25 
公民 孫含會: 孫含會,如果你27日還不能出來,我將於第二天五一節開始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門前靜坐等你!直到你出來!如果因此獲罪,我願與你同罪!含會妻 @劉麗彩 @遲夙生律師 @李方平律師 @天使向莉

(轉)記我的先生 孫含會被拘禁的前三日

http://bbs.tianya.cn/post-free-3244557-1.shtml
 
記錄人: 孫含會妻子 2013年4月20日淩晨
 
  前言:在2013年4月17日淩晨6:50我先生 孫含會因呼籲官員財產公示被以非法集會罪罪名帶走之後,每日發生了很多事情.在此記錄,目的:1.以記錄歷史與現實;2.獻給關心我們的朋友;3.讓我先生日後瞭解經過全程。
 
  序2013年4月16日 週二
 
  4月16日家父病危,白天和和晚上,家裡幾次電話催我回老家看望父親.
 
  近日工作很忙.我有非常重要的案子在近日開庭,該案是該類案件最有影響的案子之一.如果曝光,會占報紙頭條.
 
  **中院已通知近日(2*日)一審開庭要進行直播(此為**中院的口頭通知,不知是否直播,但是全程有人專門錄影是一定的)。**中院對此案非常重視,先在上週四,週五組織交換了兩天的證據,再要求把代理意見提前發到書記員郵箱裡,以備開庭直播用.並要求開庭時穿正裝。我準備用這幾天的時間好好準備一下。
 
  我母親的電話比較著急,說:如果你不回來,以後可別後悔就行。.
 
  我在晚上決定,放下手頭一切工作,先回家看望父親!
 
  2013年4月17日 週三
 
  淩晨六點,和往常一樣,匆忙早起,收拾完畢,送孩子上學.
 
  6:50分,我們一家三口走出家裡,來到房子前面停著的自家車前. 孫含會拉開車門,坐在駕駛座上,我和孩子坐在後排,車子引擎發動後,有十來個人從周圍出現,並圍過來,一人拿出公安工作證,在左側車窗前示意,要含會下車.含會把車子熄火,我們都下了車.
 
  公安說,因 孫含會涉嫌擾亂公共秩序,要傳喚,並出示了傳喚證書.我知道一定還是含會網上呼籲官員財產公示的事,我對他們說:能否晚點再讓含會過去,反正也就那麼點事.因為孩子要上學,而我父病危,我今天要坐火車回家,著急,也無法管孩子.
 
  我被拒絕了.
 
  因我心裡著急,怕開車出危險,也不想開車,所以最後要求他們把我和孩子送到學校.走之前,我要求把傳喚通知書帶走,含會給了我傳喚通知書,被國保拒絕,又給要走了.含會則被他們帶走.
 
  我問公安,何時能傳喚完畢?未答覆,或說不知道.
 
  因需要照看孩子,所以,我只有回到辦公室,等待含會的消息.
 
  上午有段時間,含會手機可以打通.含會說,在等市局的通知,看哪會讓走.我白天多次電話 孫含會,希望他能回來,而我晚上也能坐火車,但是一直不知道他何時能回.
 
  晚上7點,我把孩子接回家中.含會說傳喚延長了12小時.應該是到淩晨6點50回.
 
  晚上9點,孩子已脫衣服上床準備睡覺.家裡被公安敲門.說是含會讓給我送東西.我說,請退到樓道門之外,我出去拿.
 
  公安說:不行,要奉命搜查.
 
  我說:我的家,不可以.
 
  公安說:我們出示搜查通知.
 
  我想, 孫含會並未違法,公安借公權力搜查,侵犯我的隱私權.所以不想開門.
 
  這時,公安在門外猛敲,一些公安到我家窗外也猛敲玻璃,再夾雜著大聲的喊話,雖未開門,但是也心驚.看我九歲多的孩子,也驚恐至極.
 
  這時, 孫含會的電話打進來,說公安讓他電話打給我,勸我開門. 孫含會說:“他們有手續,開門讓他們搜吧,無所謂的,我所有東西都是公開的,就是那點事,微博上也都能看到。所有東西都可以帶走查,不用擔心”。另外告訴我,他已被刑拘,罪名涉嫌非法集會。已讓公安把車鑰匙帶回給我。我對因為網上呼籲官員財產公示而被以非法集會罪名刑拘深感意外,並憤怒!我不想開門,讓我的權利再次被侵犯!
 
  這樣,在猛烈的敲門聲和公安大聲的喊話聲中僵持了半個多小時.
 
  含會再次打座機電話進來,我在客廳,孩子在臥室接的,我聽見,孩子哭了!並對爸爸說:爸爸,你什麼時候能回來啊??
 
  含會如果出差,通常和兒子說的就是:兒子,照顧好媽媽!
 
  而兒子平常也是事實上照顧我:關心我的想法與感受,是他從幾個月時就會做的事;給我夾菜,也是四五歲時就會這樣,這是他的行為方式。他一直會細膩的關心別人,體察別人的內心,並不露聲色的勸導,讓人時時感到溫暖。所以,兒子生活快樂,並且朋友很多。
 
  在我生命中重要的兩個男人,丈夫和兒子,通常一起對我說:看,你有兩個優秀男人照顧,多幸福啊!
 
  所以,孩子在我面前不哭! 在爸爸的電話打進來時,對著電話那頭的爸爸失聲痛哭!
 
  我只有在外邊聽,而不能進去.讓他和爸爸交流一下吧。哭哭也能緩解一下緊張情緒。而我還要處理是否開門的事.
 
  窗外已在喊:如果你不開門,妨礙執行公務,要負法律責任!
 
  我未接觸過刑事案子,並不瞭解相關細節及關鍵.我不能因為此,又被公權找藉口帶走.我要諮詢下相關律師.
 
  我記得含會剛才對我說,要聘請浦志強律師和梁小軍律師做他的律師,我因為對梁小軍律師名字沒記住,所以在網上問詢,誰有浦志強律師電話.
 
  這時不停的有朋友打電話進來,最後和梁小軍律師通了電話.在溝通過後,我決定開門.
 
  約9:50,我把家裡大門打開,讓公安和國保一行六七人進來,開始搜查.搜查令只讓看了一眼.經我要求,讓仔細看了一下,但是沒讓接觸,並拒絕給我.
 
  公安全程錄影,主要是對我錄影,即使我坐在沙發上,那個女公安的攝像頭也一直對我拍攝,有時是長時間近距離拍攝,這讓我不舒服.我說:請你拍攝搜查過程,而不要一直把攝像頭近距離對準我.在我說服無效時,我也拿出了照相機,說我也要照照入侵者.但是他們反照相能力很強,我照了他們幾十次,都沒能照到一個人的正臉,偶有幾張側面,因他們都能閃的快,胳膊擋的快,照的也很是模糊,不好辨認.
 
  我驚詫他們的反被照能力!我說:敬愛的人民警察,在你們光榮的執法過程中,拍下你們偉岸的照片,是多麼光彩的事啊!為什麼你們都不配合呢?
 
  他們可以溫和的和我說話,但是一見我舉相機,所有的臉就都不見了.
 
  他們搜查了櫃子,書桌,電腦,冰箱,櫥櫃,衛生間,臥室,陽臺.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兒子在我未打開大門讓公安進來之前,已在哭泣中入睡.公安要搜查他睡覺的臥室,我說:兒子哭了很久,剛睡著,能不開燈嗎?臥室裡僅是衣物、被褥和孩子的書桌.他們都同意了,並且拿著手機亮燈,躡手躡腳的進去搜查孩子書桌,床頭櫃,衣櫃,床下,臥室內衛生間櫥櫃,儘量沒有打擾孩子.在此感謝你們,雖在執行公務,但是在執法過程中的人性化,也讓人很溫暖.
 
  至11點45分,他們帶著搜查的電腦,光碟,書籍等物品離開.我未在清單上簽字,因為他們在書桌上拿出的三個光碟,是我從未見過的,我聲明不是我們家的東西.
 
  他們走後,我想,這次真不知道 孫含會什麼時候出來了,我怎麼去看望我病危的父親?
 
  2013年4月18日 週四
 
  在次日淩晨6點多,孩子醒來後,經過問詢孩子的意見,讓他選擇接下來幾天我安排的幾個方案,孩子接受了其中一種方案。後來我打通了朋友家的電話,先把孩子託付他們兩日,送孩子上學,放學,安排睡覺。(未完待續)
 

[Visit: 1830]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2 篇

<< 夏吾扎西 Shawo Tashi 袁奉初>>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