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李思華
  李思華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李思華 生平 :

2013年4月30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6月4日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被正式逮捕。6月20日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7月18日庭審。現關押於分宜縣看守所。
新余市渝水區法院出具的開庭通知書上指:被告人 劉萍、 魏忠平涉嫌「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被告人 李思華涉嫌「非法集會」一案,定於10月28日8點30分渝水區法院第三審判庭。
 李思華,男,1957年5月13日出生,現年56歲,江西省新餘市人,住新余市渝水區。原系黨校教師。2002年,其前妻公司收購新餘新亞新商城,後因虛報註冊資本罪、虛假出資罪、行賄罪於2003年6月10日被渝水區法院判刑8年。其認為系被構陷。2013年3月底剛剛刑滿釋放。
2013年4月28日, 魏忠平、 李思華因涉嫌與 劉萍等一起在 劉萍家樓下舉牌要求釋放“ 丁家喜”等因主張官員財產公開而被抓的公民,被新餘警方以涉嫌山巔罪立案,並被檢方以非法集會罪批捕。

新浪微博上的“ 李思華
https://freeweibo.com/weibo/%E6%9D%8E%E6%80%9D%E5%8D%8E
 

龐琨律師:關於 李思華涉嫌非法集會案審查起訴程式違法的法律意見書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7/blog-post_9392.html
 
江西省新餘市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
 
 李思華涉嫌非法集會罪案2013年6月20日由新余市分安局袁河分局移送貴院審查起訴,貴院於2013年7月3日向新余市渝水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本律師作為 李思華的辯護人,現就本案在貴院審查起訴階段違反刑事訴訟法及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的行為發表以下法律意見,希望貴院依法予以糾正:
 
辯護人于2013年6月24日收到新余市公安局袁河分局的案件移送通知,並於2013年6月27日到貴院閱卷和會見 李思華,閱卷期間辯護人向貴院索取了承辦檢察官的聯繫方式,並表示由於案卷證據較多會在閱卷和會見後會提交辯護意見。2013年7月3日,在辯護人還尚未提交辯護意見,貴院也沒有聽取辯護人任何辯護意見的情況下,新余市渝水區人民法院突然通知本案已由貴院移送該院,且該院已立案起訴。
 
辯護人認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三百六十四、第三百六十五、第三百七十三條之規定,案件在檢察院審查起訴案件過程中應當聽取辯護人的意見,並記錄在案,辯護人提出書面意見的應當附卷。貴院在該案起訴書《余望檢刑訴【2013】45號》第2頁稱:“本院受理後,於同月(6月)20日21日分別告知被告人有權委託辯護人,依法訊問了被告人,聽取了辯護人的意見,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事實上,貴院沒有任何人聽取過本辯護人的意見,辯護人也還沒有來得及提交辯護意見。
 
依照法律規定,檢察院聽取辯護人意見是審查起訴的法定程式,貴院在沒有聽取律師辯護意見的情況下快速將案件移送法院起訴,違反了法律的規定,駁奪了 李思華依法在審查起訴階段獲得辯護的權利。
 
程式正義是司法正義的根本保障,沒有程式正義的司法審理無疑將是毒樹之果。因此,辯護人認為貴院應當將案件撤回起訴,在認真聽取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後再決定是否提起公訴。
 
以上法律意見,現提交貴院,並交新餘市人民檢察院,江西省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提請監督貴院依法辦案。希望貴院能主動按照法定程式處理本案,將本案撤回起訴在聽取辯護律師意見後重新決定是否提起公訴。
 
此致
 
江西省新餘市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
 
辯護人:廣東德納律師事務所 龐琨
 
日期:2013年7月5日
 
本法律意見書抄送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人民法院
 
附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七十條 人民檢察院審查案件,應當訊問犯罪嫌疑人,聽取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的意見,並記錄在案。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提出書面意見的,應當附卷。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
 
第三百六十四條 人民檢察院審查案件,應當訊問犯罪嫌疑人,聽取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的意見,並製作筆錄附卷。
 
  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提出書面意見的,應當附卷。
 
第三百六十五條 直接聽取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的意見有困難的,可以通知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提出書面意見,在指定期限內未提出意見的,應當記錄在案。
 
第三百七十三條 訊問犯罪嫌疑人,詢問被害人、證人、鑒定人,聽取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的意見,應當由二名以上辦案人員進行。
 
  訊問犯罪嫌疑人,詢問證人、鑒定人、被害人,應當個別進行。
 
  詢問證人、被害人的地點按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二條的規定執行。

關於提請江西省人民檢察院監督新餘市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

依法糾正 李思華涉嫌非法集會案違法行為的法律意見書

江西省人民檢察院暨劉鐵流檢察長:
新余市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在審查起訴 李思華等人涉嫌非法集會案中存在不聽取辯護人辯護意見,剝奪嫌疑人依法獲得辯護的權利等重大的違法行為。作為 李思華的辯護人,本律師于2013年7月6日向新餘市檢察院提出控告,要求新餘檢察院依法糾正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的違法行為。2013年7月19日辯護人收到新余市檢察院的回復稱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及其工作人員在審查起訴 李思華等人涉嫌非法集會一案過程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
辯護人對新余市人民檢察院的答覆不服,現向貴院提出申訴,提請貴院依法糾紛新餘市人民檢察院和新餘市望城區人民檢察院的錯誤做法,以充分保障 李思華依法獲得《刑事訴訟法》保障的權利。
 辯護人認為,按照法律和檢察規則案件在檢察院審查起訴案件過程中應當聽取辯護人的意見,並記錄在案,辯護人提出書面意見的應當附卷。望城工礦區檢察院在該案起訴書《余望檢刑訴【2013】45號》第2頁稱:“本院受理後,於同月(6月)20日21日分別告知被告人有權委託辯護人,依法訊問了被告人,聽取了辯護人的意見,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事實上,該院沒有任何人聽取過本辯護人的意見,辯護人也還沒有來得及提交辯護意見。
 依照法律規定,望城工礦區檢察院聽取辯護人意見是審查起訴的法定程式,該院在沒有聽取律師辯護意見的情況下快速將案件移送法院起訴,違反了法律的規定,剝奪了 李思華依法在審查起訴階段獲得辯護的權利。因此,辯護人認為該院應當將案件撤回起訴,在認真聽取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後再決定是否提起公訴。
2013年7月19日新餘市人民檢察院的回復認為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依法告知了嫌疑人有權委託辯護人,保障了辯護人查閱、複製案卷的權利,亦將承辦檢察官的聯繫電話告知了辯護人,並且告知辯護人可以提交書面意見及郵寄位址,所以該院審查起訴過程符合《刑事訴訟法》的規定。”
辯護人認為:1、該回復完全回避了辯護人提出的《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規定的檢察機關應當聽取辯護人辯護意見的義務,回復認為保障了閱卷、告知了聯繫方式即完成了聽取辯護人辯護意見的義務是完全錯誤的。2、辯護人向望城工礦區檢察院索要聯繫電話和郵寄位址,後者的告知行為不能認為依法履行了《刑訴法》關於聽取辯護意見的要求。望城區工礦人民檢察院既沒有告知提交郵寄辯護意見的時限,也沒有提供必要的時間。而依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三百六十四、第三百六十五、第三百七十三條之規定,案件在檢察院審查起訴案件過程中是要首先要當面聽取,當面聽取困難的情況下再指定期限由辯護人提交,只有指定期限內辯護人不提交辯護意見,才能免除檢察院的法定責任。所以該院聽取辯護人意見的義務並沒有完成。
    因此,辯護人認為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的審查起訴程式是違法的,新餘市人民檢察院的控告回復是錯誤的,現依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五百七十五條向貴院提出申訴,希望貴院依法改正新餘檢察院的錯誤答覆,依法糾正新餘望城工礦區檢察院的違法行為,督促望城工礦區檢察院將案件撤回起訴,認真聽取辯護人辯護意見後再決定是否提起公訴。
 
此致
廣東德納律師事務所 龐琨律師
日期:2013年7月22日
 
附:
1、《關於 李思華涉嫌非法集會案審查起訴程式違法的法律意見書》
2、《新餘市人民檢察院關於控告望城工礦區人民檢察院在審查起訴案件中違法行為的答覆》
律師聯繫地址: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金田路金中環大廈4203
聯繫電話:13530112348
 

中共以政治重罪刑拘三維權人士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05/18/atext899723.html
 

 
【新唐人2013年05月18日訊】中共當局最近以政治重罪集體打擊維權人士。江西新余市公民 劉萍、 魏忠平和 李思華,日前相繼被當地警方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 劉萍等五人是因為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以及聲援北京、廣東兩地被當局關押的人士而遭到警方拘押,其中兩人已被低調釋放。目前,三人集體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認為是中共維穩的罕見舉動,以及當局維穩升級的訊號。
 
 劉萍、和 魏忠平及 李思華三人被抓之前,曾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並要求釋放北京等地舉牌被抓的人士。
 
一名大陸錢姓網友對於中共刑拘 劉萍等三人,感到非常憤怒。他向《新唐人》表示,中共當局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網友錢先生:〝 魏忠平和 劉萍他們一開始是根據中國的法律競選人大代表,當時受到了很多的阻攔,然後, 劉萍和 魏忠平又幫助一些下崗的工人維權,包括一些新的鋼鐵廠的工人,為了老百姓的利益,去幫助大夥兒爭取自己的權益。〞
 
錢先生希望江西新餘當局儘快放人。
 
〝權利運動〞負責人胡軍:〝 劉萍當時還沒有要求七常委公佈財產,但北京那個是要求七常委公佈財產。她那是要求官員公佈財產。北京沒有直接定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江西定的話,我覺得,肯定是他們當地政府定這個罪名。這個案子就證明了中共財產來源非法,否則就應該放棄這個審理。〞
 
深圳律師龐琨是 李思華的辯護律師,5月16號,龐琨告訴《美國之音》,作為代理律師,他至今還無法獲知 李思華被刑拘的確切原因。他說,他當天向新余警方瞭解當事人的犯罪事實,但是遭到拒絕。
 
江蘇東南大學法學院教授張贊甯:〝那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律師可以會見,有權會見。所謂顛覆國家政權,只有用武裝才能顛覆, 劉萍只不過是要求一個公民的權利,要求有選舉權,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把她抓起來,這是毫無道理的。那說明現在當局還是維護獨裁統治。〞
 
南京律師張贊甯認為,按照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講法:要建設法制國家,實現憲政,但是現在的做法,卻跟習近平的講話背道而馳。
 
〝權利運動〞組織負責人胡軍則質疑,中共當局突然大規模抓人,並且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罪,到底是從哪裡出來的決定?
 
胡軍:〝到底是政法委保守勢力在做?還是……習近平要求反腐,反腐最重要的就是財產公示,那麼,他又不允許……相互矛盾!如果說硬要起訴這些人,因為財產公示就煽動了國家政權的話,那麼,中共高官的財產來源是否是合法的?如果他是非法的話,那麼只能說,這個案子就證明了習近平他本身就是一個腐敗份子。〞
 
杭州維權律師王成兩年前代理過 李思華的案子,在新余曾被國保毆打。王成向《美國之音》表示,公民要求官員公開他們的個人財產,這是中國憲法賦予他們的言論自由權利。當局因為公民要求官員公開財產,以重罪拘押公民,是嚴重違憲做法。
 
胡軍:〝中共這個政權被解體,被拋棄的話,並不是這幾個 劉萍這些人所能為的,真正解體它的,還是它的所作所為造成的整個體制的崩潰。其實很簡單,是 劉萍的作用大?還是王立軍跑美國領事館的作用大?還是薄熙來的作用大?〞
 
北京社會活動人士胡佳也指出,當局以政治重罪集體打擊維權人士,是維穩手段的升級,目地是藉著〝煽顛罪〞罪名,打擊公民行動組織化和街頭化。
 
 
 
 
 劉萍、 魏忠平、 李思華,均住江西新余, 龐琨律師稱其為“新餘三傑”,王成律師稱其為“財產公示五君子”(另兩人為鄒桂芹、李學梅)。
 
2006年, 劉萍、 魏忠平主動作為獨立參選人參與過人大代表選舉。
 
2011年,三人均在各自選區作為獨立參選人參加了人大代表選舉,因他們在當地多次幫助本廠職工或弱勢群體維權,有一定的影響,他們的參選,獲得許多人簽名支持。
 
 劉萍,女, 1964年12月2日出生,現年49歲,江蘇省常州市人,系新餘市新鋼集團公司材料部退養員工。住新余市渝水區。
 
2009年, 劉萍曾擺地攤賣東西,因其弟弟擺攤被打上訪過。
 
2010年, 劉萍因公司退養制度問題向新餘市勞動監察部門舉報新鋼集團公司違法,勞動監察部門不受理,進而到法院起訴,法院不受理,到北京上訪,被拘留,之後,新鋼集團退養制度進行了改革,工人們認為是 劉萍的行為推動廢除了新鋼集團退養制度,幫到了他們。之後,許多有勞動爭議糾紛的工人會來找 劉萍尋求維權。
2013年4月28日, 劉萍因在自家樓下與他人一起舉牌要求釋放“ 丁家喜”等因主張官員財產公開而被抓的公民,被新餘警方以涉嫌山巔罪立案,並被檢方以非法集會罪批捕。
 
 魏忠平,男,1963年2月11日出生,現年50歲,湖北省孝感市人,系新餘市新鋼集團公司新華金屬製品有限責任公司現職員工。住新余市渝水區。
 
2009年,因勞動爭議官司與 劉萍相識,並代理 劉萍起訴新餘市勞動監察部門行政違法,與李學梅等其他職工共同推動廢除了新鋼集團違法的退養制度。
 
 魏忠平曾就新鋼集團公司帶薪休假制度的違法性向新餘市勞動監察部門舉報,得到落實;
 
 魏忠平曾就新鋼集團新華公司的婚假產假制度到新鋼集團上訪和新余市計生部門舉報,得到落實。
 
 魏忠平曾就加班工資制度的不合理性與單位溝通,後該制度修改。
 
 魏忠平曾就新鋼公園北村修路的事情,因其施工方案的不合理性到新餘市信訪局信訪,後得到落實。
 
 魏忠平曾就仙女湖釣魚票價上漲的事情與他人一起上訪 ,後市政府組織聽證,票價降低。
 
 魏忠平多次進行信訪維權,故有附近的居民經常叫他一起去信訪。魏認為這是他們的共同利益,而且大家信任他,他就積極地去了。
 
 魏忠平說,我懂法律,敢站出來說話,好多人利益受損,不敢做聲,我覺得利益受損就要站出來,就要敢於維護。所以我願意帶頭,代表大家說話,我願意拿自己的身份證登記,做代表,我願意做主心骨,做發言人,願意為他們說話,與政府談。
 
 魏忠平說:我覺得我在追求法律賦予我的尊嚴,我可以摸著良心說我在為我們工人說話,為弱勢群體在說話,我覺得我做得都是維護公平正義的事情,我的圈子裡的人都是在維護法律的。
 
就2011年參加人大代表選舉問題, 魏忠平在回答參選原因時說:我認為人大代表有參政議政的權利,有罷免不作為官員的權利,在工廠可以參與分配制度的制定和監督。 魏忠平說,競選的目的是為了宣傳,讓更多的選民能夠瞭解憲法,選舉法賦予我們的權利。
 
 魏忠平認為,國家現在的狀態是公權力掌握在少數人手裡,現在的制度沒有按照我國憲法實施,不贊成現在的執政方式。從其切身體驗講起,其訴訟不被受理,自己被人打傷了(2012年被打斷三根肋骨)報警沒有人管,政府機關少數人說了算,不是依照法律來執政,不公開,不透明,不作為,不民主,使得其不信任政府。
 
 魏忠平說,其目標就是要實現依法治國,就是要實現憲政治國,讓中國更民主法治。
 魏忠平從看守所寄給律師的信中寫道:我雖然暫時失去了自由,不能與朋友和家人在一起,但是我不後悔,因為我心中有理想和信念。還有那麼多朋友在支持我。
 
 
 李思華,男,1957年5月13日出生,現年56歲,江西省新餘市人,住新余市渝水區。原系黨校教師。2002年,其前妻公司收購新餘新亞新商城,後因虛報註冊資本罪、虛假出資罪、行賄罪於2003年6月10日被渝水區法院判刑8年。其認為系被構陷。2013年3月底剛剛刑滿釋放。
 
2013年4月28日, 魏忠平、 李思華因涉嫌與 劉萍等一起在 劉萍家樓下舉牌要求釋放“ 丁家喜”等因主張官員財產公開而被抓的公民,被新餘警方以涉嫌山巔罪立案,並被檢方以非法集會罪批捕。
 
 
縱觀 魏忠平們的所作所為,其依照《勞動法》、《行政訴訟法》、《信訪條例》、《憲法》、《選舉法》的規定維護自己的權利,維護公眾基本利益,是在履行和落實憲法和法律賦予其的基本權利,不但沒有超越法律規定,還促進了廣大職工權利依法得到改善,糾正了違法行為,他們為憲法和法律的正確實施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他們不是權錢社會的奴才,他們是真正的,站直了的人。相反,那些唯權、唯上、唯錢者,依靠納稅人的錢生活的公務人員,對社會進步的貢獻卻與之無法相比。在 魏忠平們面前,他們應感到羞愧,而不應認為自己佔有法律和道德的高地而可以視他們為囚犯。
 
但 魏忠平們,這些努力用自己微薄之力推動國家和社會進步的,敢於擔當的人卻被當作罪犯抓捕了,我們只能痛心和遺憾這個社會掌控國家機器的一些個體正在急劇地墮落。
 
但更可怕的是,他們不知道他們正在扼殺的力量,正是這個國家和社會的良心,也是在為他們的家人和後代能安全地、有尊嚴地生存而戰鬥的人。相反,他們可能還在為自己能夠對這些人施以制裁獲得獎賞而努力和竊喜。
 
不知道他們還能否醒來,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能夠醒來。希望這個轉變不會太久。
 
 魏忠平們依據憲法第41條之規定,批評政府部門的不作為,不民主,不透明,要求釋放“ 丁家喜”們,是為了監督和促進政府改進工作,更好地履行為人民服務的職責,促進依法行政,促進依法治國。政府應善意地理解他們的立場和表達,並檢討自身的政策和工作,而不應對此予以壓制。
 
懷疑和辯論才能推動社會進步,如果社會只有一種聲音,一個尺規,那麼這個社會就愚昧不前。如果政府聽不得不同聲音,聽不得批評,政府就會越來越遠離民眾,貫徹群眾路線就是假話。
 
如果一邊說要聽得進尖銳的批評,一邊卻收拾那些說真話批評他們和試圖批評他們的人,這與當年聲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反過來卻“引蛇出洞 ”,對敢於直言的人進行迫害打擊又有何不同呢?如果地方當局一定要打擊 魏忠平們,那無疑是在與習近平主席“要容得下尖銳批評”的主張唱反調。
 
 
他們共同舉牌表達對北京警方抓捕要求財產公開人士的不滿,並要求釋放他們,這是憲法第35條賦予的言論自由表達權。因為他們集體舉牌表達意見和不滿而抓捕他們,反憲法,反人道,反社會,反歷史潮流。
 
從檢方文革般文風的起訴書可以看出,他們的思維,顯得陳舊和離奇,與時代格格不入,與世界潮流格格不入。所以,這是一場困難的交流。
 
 “ 劉萍由上訪專業戶變成獨立競選人,這是一個偉大的進步。這個意義,只有當年小崗村分田可以媲美。那個是爭經濟權利,這個是爭政治權力。不知道當世有沒有鄧小平,出來肯定並支持 劉萍的這一舉動,這或許會引起改革開放後三十年的更大輝煌,而這個輝煌,可以幫助中國永遠走出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歷史怪圈”。( 張之儉新浪微博 )
 
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今年在江西新余給官員們講課時曾經說: 劉萍是你們逼出來的英雄。
 
 劉萍和 魏忠平們的行為昭示著公民權利意識在覺醒,並且開始主動以有效的符合法律的方式維權,這是巨大的進步。
 
這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而是一件對時代有影響的案件,所以,尊敬的檢察官們,希望你們尊重事實,尊重歷史,尊重那些試圖用自己的力量一點一點推動國家和社會進步的人們,尊重憲法和法律,從歷史的角度來審視本案,或許,才能找到處理本案的最好方式。
 
    
如果檢方不糾正錯誤繼續將其入罪起訴,將可能犯下歷史性錯誤,被永久地釘在恥辱柱上。
 
再次聲明: 魏忠平們的行為沒有任何違法之處,不符合非法集會罪的犯罪構成。
 
如果 魏忠平們有罪,他們的罪名也應該是 “維護憲法罪”。
 
如果他們有罪,那些對他們施以制裁的人都涉嫌破壞憲法和法律實施罪,反人類罪,反社會罪。
 
劉金濱 
2013年7月28日

 

[Visit: 2066]
Tags : 六四良心 | 人道援救 | 良心犯 | | |

相關文章: 共 7 篇

<< 吳虹飛李剛>>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