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努爾莫哈提•亞辛 Nurmemet YASIN
  努爾莫哈提•亞辛 Nurmemet YASIN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努爾莫哈提•亞辛 Nurmemet YASIN 生平 :

努爾莫哈提•亞辛,Nurmemet YASIN,筆名,歐爾開西,男,1974年3月6日出生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楚縣。
捕前系作家、詩人,維吾爾自由撰稿人。
2004年因在《喀什噶爾文學》雜誌上發表一篇題為《野鴿子》的小說,
2005年2 月2日以“煽動分裂國家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
入獄後家人一直未獲准會見,獄中狀況不詳。
現關押地址: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一監獄,烏魯木齊喀什東路58號,郵編:830000
預計出獄日期: 2014年11月28日。

 

最後我為獲得自由的死亡之機會,而感到欣慰。我的靈魂,開始在一種解脫之中熊熊燃燒著。天空是那麼的晴朗,周圍是那麼的肅靜,世界仍然是那麼的美麗。- 努爾莫哈提•亞辛


 

 

國際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要求公佈維吾爾作家亞辛獄中待遇資訊的緊急行動通報

2013年1月9日
 
緊急行動網路2013年1號
 
國際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再次呼籲要求有關被監禁的作家努爾莫哈提•亞辛獄中待遇的資訊,據未經證實和有爭議的報導 說,他於2010年在獄中去世。亞辛於2004 年11月被捕並因其作品《野鴿子》被以“煽動分裂罪”判處10年徒刑。筆會認為監禁亞辛違反中國憲法第35條和中國政府已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 公約》第19條,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他。
 
根據筆會的資訊,自2010年以來流傳的未經證實的關於努爾莫哈提•亞辛死於獄中的消息最近被一名家庭成員否認,她 聲稱曾於2012 年7月去烏魯木齊第一監獄探視亞辛,當時他健康狀況良好。她還說曾於2012年10月收到一封亞辛的來信,她認為信是真實的。在過去8年的大部分時間亞辛 被單獨囚禁並不准許家人探視,因此傳出他可能死亡的猜測。不過據報亞辛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已得到允許於2013年1月16日去監獄探視他。儘管外界一再要求 得到有關他的狀況的資訊,中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一直保持沉默。
 
努爾莫哈提•亞辛在喀什一家文學雜誌發表其作品《野鴿子》之後,於2004年11月29日在喀什被捕,當局也沒收了 他的個人電腦,其中存有一千六百多篇詩歌、評論、故事和一部未完成的小說。2005年2月在一次他不被容許請律師辯護的不公開審判後,亞辛被巴楚縣人民法 院以在作品中“煽動維吾爾分裂主義”罪名判處10年徒刑。喀什中級人民法院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亞辛於2005年5月19日被轉移到烏魯木齊第一監獄,並 一直關押在那裡。
 
 
2004 年11月亞辛于維文雙月刊《喀什噶爾文學》當年第5期上首次發表其短篇故事《野鴿子》,該故事以第一人稱形式,講述一隻年輕的鴿子——鴿王之子——在冒險 為其種群尋找新的家園時,被人類抓捕關進籠子裡,最後,他吞下有毒的草莓自殺而不願犧牲自由,如同其父數年前在相似情形下自殺。“這有毒的草莓在我身上, 變成自由的代言人。”這只無名鴿子最後對自己說,“最後我為獲得自由的死亡之機會,而感到欣慰。我的靈魂,開始在一種解脫之中熊熊燃燒著。”
 
亞辛的故事被廣泛傳播並被推薦為維吾爾自治區最大的維吾爾文學網站傑出文學獎,它也吸引了中國當局的注意,認為寓言是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的隱性批評。
 
努爾莫哈提•亞辛現年39 歲,是一位曾獲多項文學獎和多產的維語自由作家,近年來已出版多本文學著作和散文詩歌,包括詩集《初戀》、《內心痛哭》和《來吧,孩子們》,被維吾爾讀者視為是一個成熟的、有一定文學成就的作家。他已婚,育有兩個年幼的兒子。
 
《野鴿子》已由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主任多魯坤•闞白爾翻譯成英文和中文,並被自由亞洲電臺維語部播出。由英文編輯莎拉•傑克遜-韓編輯,並由盧塞塔•穆迪製作成英文網頁,以下是英文翻譯全文連接:
 
http://www.rfa.org/english/uyghur/2005/06/27/wild_pigeon/
 
http://www.rfa.org/english/uyghur/2005/06/27/wild_pigeon2/

請發出呼籲書:

 
——要求有關被監禁的作家努爾莫哈提•亞辛獄中待遇的資訊,據未經證實的報導他於2010年在獄中去世;
 
——再次要求依照中國憲法第35條和中國政府已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9條,立即無條件釋放亞辛。
 
呼籲書寄往:
 
中華人民共和國
 
北京市 郵編100032
 
國務院轉
 
國家主席胡錦濤閣下
 
請注意沒有中國有關當局的傳真號碼,獄中作家委員會建議您要求您所在國家的中國外交人員轉交您的呼籲。
 
您可能會發現寫信給您所在國的中國大使並要求其將您的呼籲轉交會更容易。大多數使館有責任向該國有關官員提交此類呼 籲。一封由您所在筆會知名人士簽署的信或請願書會使您的呼籲更有可能被轉交。同樣如果您的呼籲公開發表在本地報章並將其複製給中國大使,也可能會有更 大的影響。
 
部分中國使領館聯繫方式參見:http://www.embassiesabroad.com/embassies-of/China
 
**如果晚於2013年1月31日寄出呼籲書,請與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倫敦辦事處聯繫**
 
進一步消息,請聯繫國際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Cathy McCann,
地址: Brownlow House,50/51 High Holborn,London WC1V 6ER
電話:+ 44(0)2074050338  傳真:+ 44(0)2074050339
電郵:cathy.mccann@pen-internationalpen.org
 
(獨立中文筆會獄中作家委員會翻譯)

Writer's Death Reports Doubted  2013-01-02

A relative of a jailed Uyghur writer questions reports about his death, saying he was fine when she last saw him.
 
Sketch courtesy of Human Rights in China (HRIC).
A sketched portrait of Nurmuhemmet Yasin.
A close relative of jailed celebrated Uyghur writer Nurmuhemmet Yasin has questioned reports that he had died in prison in China’s Xinjiang region, saying he was in good health condition when she last met him.
 
Beijing-based legal scholar Teng Biao had said that he heard from friends of Nurmuhemmet Yasin that the writer had died of illness in Shaya prison in 2011, 
 
But Nurmuhemmet Yasin's relative said she visited him in jail in July last year and that she has an appointment to meet with him again later this month.
 
"He looked like he was in good spirits. When I started crying, he told me not to. I was very concerned about his health beforehand, but he tried to convince me that he is OK and healthy," the relative told RFA's Uyghur Service on Wednesday. 
 
"We pray everyday for his release from jail. We count each day he is there," she said. 
 
Villagers from the writer's town said they have not heard any news about his death. 
 
One of them told RFA that on Wednesday morning she met the writer's mother, who said Nurmuhemmet Yasin would be released within the next two years.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have not clarified the speculations about his death in the Shaya prison, where conditions are known to be harsh and where high profile Chinese dissident Gao Zhisheng, a human rights lawyer, is also being held. 
 
Nurmuhemmet Yasin's "friends told me this," Teng said about the speculations about his death. "I haven't had any direct contact with his family, so I can't be 100 percent sure."
 
"They said it was more than a year ago, and because he fell ill and the treatment at the jail was very poor, but I don't know the actual circumstances."
 
'Wild Pigeon'
 
Nurmuhemmet Yasin was arrested in 2004 after the publication of "Wild Pigeon" in a Kashgar literary journal, and was sentenced to 10 years imprisonment following what was termed as an unfair trial.
 
He was one of the few prisoners in China visited by the 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in 2005.
 
A prolific author and poet, Nurmuhemmet Yasin was an honorary member of the English, American, and Independent Chinese branches of PEN, an international writers group. He published three volumes of poetry: First Love, Crying from the Heart, and Come on, Children, and his writing is included in Uyghur-language school textbooks.
 
Nurmuhemmet Yasin's relative also said that she received a letter from him in October "and it seems like his health is looking good.
 
She said she knew his handwriting and that that in the letter belonged to him. 
 
The 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UAA), in a statement, called on Beijing to immediately release information on Nurmuhemmet Yasin.
 
“[Nurmuhemmet] Yasin committed no crime and should never have been imprisoned by China’s government. The sentencing of an innocent writer to ten years in prison for no other cause than his writing clearly highlights the lack of free expression or legal protection for Uyghurs in China," said UAA President Alim Seytoff. 
 
He said that the rumors and speculation surrounding Nurmuhemmet Yasin "demonstrate a critical lack of transparency in China’s legal system and especially in the treatment of Uyghur prisoners.”
 
"China should immediately inform the world of [Nurmuhemmet] Yasin’s condition and end the brutal practice of torture in its prison system."
 
Human rights group Amnesty International also called on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clarify the situation over Nurmuhemmet Yasin.
 
Kaiser Abdurusul, the Sweden-based head of the Uyghur chapter of the PEN International, said he hadn't heard any news about the writer since March 2009.
 
"The last time we heard news of Yasin was from his family back in March 2009. His family wrote to us to say that he didn't have long to live. We haven't been in contact with his family" following deadly ethnic clashes in Urumqi, Xinjiang's capital, in July 2009.
 
"Later we heard different things from different people; some said Yasin was fine, while others said he was already dead."
 
Ethnic tensions
 
Ethnic tensions run high in Xinjiang, where the mostly Muslim Uyghurs complain of policies favoring Han Chinese migration into their homeland and say they have long suffered ethnic discrimination and oppressive religious controls.
 
Exiled Uyghur leaders have warned that Uyghurs are rapidly becoming a minority in their own homeland and that those seeking meaningful autonomy are subjected to political control and persecution.
 
Ilham Tohti, a Uyghur professor at the Central Minorities University in Beijing, said restrictions in Xinjiang were tighter than those elsewhere in China.
 
"There is a huge gulf between Xinjiang and the rest of China now. People in the rest of China wouldn't probably be criminally charged with going on Twitter or scaling the Great Firewall, but they would in Xinjiang." 
 
"Yasin's case probably wouldn't be regarded as such a big issue, and he probably wouldn't get locked up in jail for so long, much less allowed to die. I'm alive now, talking to you, but maybe if I died, no-one would report it."
 
Reported by Jilil Musha for RFA's Uyghur service and RFA's Mandarin and Cantonese services.Translated by Luisetta Mudie, Jilil Musha and Mamatjan Juma. Written in English by Parameswaran Ponnudurai and Luisetta Mudie.
 
http://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writer-01022013195012.html

 

 

維族作家亞森因言獲罪獄中離世

2013-01-01
一名維吾爾族年青作家因言獲罪被判刑十年,坐牢數年後在新疆一監獄病死,近日外界才獲證實其去世消息。(海藍報導)
維吾爾族作家努力默赫默德.亞森(Nurmemet Yasin),被證實前年在新疆沙雅監獄病死。
中國法律學者滕彪表示,他從亞森朋友得知,2011年他在沙雅監獄因病去世,那監獄的待遇不太好,具體詳情不清楚。滕彪又指, 高智晟也在同一間監獄服刑,那裡的待遇不會太好,他的家屬只見過一次面,他被轉到這間監獄服刑前,身體被折磨得很差,所以擔心他的情況。
滕彪:聽他的朋友說,跟他家人我也沒有直接聯繫,我不能百分之百確認,基本上差不多。說是已經有一年左右,說是生病死,但是監獄待遇也很差,具體情況我不知道。在瑞典的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張裕指,美國筆會曾在09年,收到努力默赫默德.亞森家屬消息,他在獄中寄給家人的信指,他已病重,但家屬沒法到監獄探望他,自此筆會亦與家屬失去聯繫。亞森是獨立筆會的名譽會員,09年獲美國筆會新英格蘭筆會頒發斯特斯自由寫作獎,他在1974年出生,死時約37歲。
他說:然後他們(筆會)跟家屬聯繫不上,亞森的家屬也是連看都不讓看,家屬連他是什麼病都不知道,他寫信沒提自己患什麼病。張裕又指,除了亞森外,作家力虹( 張建虹)也在監獄病重,獲准保外就醫後,沒多久去世,所以說明監獄狀況惡劣。目前仍有約四十名大陸作家坐牢。
維吾爾在線指,努力默赫默德.亞森2004年在喀什文學雜誌第五期,發表一篇散文式寓言《野鴿子》,同年11月29日被捕,其後被指控涉嫌分裂活動,2005年2月案件在巴楚縣法院審訊,其後被判刑十年。
Haz clic para ampliarHaz clic para ampliar

 

 

 


 

努力默赫默德.亞森:野鴿子

那不,我好像還在蔚藍色天空中飛翔。是在作夢呢,還是醒著,或兩者都不是,我自己也不太清楚。一陣陣清風颼颼的穿過我的翅膀。此時此刻,我是如此的精神煥發。我的全身煥發出無窮的力量。晨霞萬里,陽光明媚,普照著大千世界。啊,這是多麼美麗的景色!我,更加精神抖擻,翱翔於高空。我眼前的草莓園消失了。這世界變得如此的遼闊,宛如蔚藍色的地毯,清淅地展現在我的眼下。這是以前,我從來沒見到過的景色,也是我從來沒見到過的地方。然而,我對此地存滿了猶如對故鄉的厚愛。所有的地方都顯得那麼美麗。

突然,在我眼前呈現出,許多居民區和房屋。下面有許多微小東西在懦動。我感覺到,那是我母親常對我講起的人類。但是,對我來說,他們顯得並不危險。我想,也許是我母親衰老了。我簡直不敢想信,那些爬行在地面上的可憐生靈,會比飛翔在藍天中我們更強盛。也許理解這一點,我的大腦是不夠用的。反正我覺得人類並不是那麼可怕。我母親曾經對我說過:‘人類詭計多端,陰謀在肚,一不小心,他們就會使你成為人下之囚。’一閃念,我還真想見識一下人類的陰謀。為什麼,他們會把陰謀藏在肚子裏呢?我有一點想不通。我漸漸地下降,盤旋在居民區上空。現在所有的東西清晰的呈現在我的眼下。此地除了人之外,還有牛,羊,雞,反正還有許多我沒有見過的東西。一群鴿子正在空中飛翔。另外一部分正座落在犧息架上。我慢慢地落到了它們的旁邊。我落下來,是為了跟它們交談呢,還是為了休息,我自己也記不清了。那時候的感覺是非常的模糊。總的來說,我對它們的生活很感興趣。

“你從哪里來?”它們當中一個老鴿子問。我不能肯定它是這群鴿子的首領。因為它的職位,對我來說是無關緊要。反正,我不是這群鴿子的成員。所以,我絲毫感覺不到,它的職位對我的重要性。

我回答:“從草莓灘來。”

老鴿子:“我聽我的爺爺說過。我們的祖先也是從那裏來。可是,我聽說那個地方,離我們有幾個月的路程,平時,幾天的路程,我們都飛不到。也許你是迷路了吧。”

我對幾天路程,它們都飛不到的回答。感到非常的驚訝。我想可能它是衰老了。它說的“草莓灘”和我來的“草莓灘”是否是同一個地方,我作不出準確判斷。如果它的爺爺,是從我來的“草莓灘”而來,也就是說,我們很可能是源於一個群體的親戚。

“我不是迷了路而飛到了這裏,而是練飛行,飛到了此地。我可以連續好幾天,不吃任何東西飛行。”我回答。它非常驚奇的看了我一下。

“你可能是野鴿子。它們都這樣說。可是,我們沒有你們那樣鬥志。我們除了犧息架和鴿籠之外,什麼都不想。而且,我從來也沒離開過這個居民區。離開這裏,又能得到什麼呢?如果你想落,有犧息架,如果你想住,有鴿籠,什麼都是現成的,有必要吃苦嗎?在加上我拖兒帶女,要飛,又能飛到哪里去呢?並且,我主人待我方好。”老鴿子用嘴戳了戳羽毛。

“我聽說人類很可怕。還說如果人類把我們抓去,便會奴役我們的靈魂。那是真的嗎?”

“靈魂?”我旁邊的一隻小鴿子驚訝的說,“爺爺,什麼是靈魂?”我對它連‘靈魂’都不知道,而感到非常驚訝。這些鴿子是怎麼教育孩子的呢?沒有靈魂的生命,又有什麼用呢?沒有靈魂,使它們墮落到了何等的地步啊?為什麼,它們不懂這道理呢?雖然靈魂和自由是不能作為禮物的,也不能祈禱而得。但是,我深深地感覺到,對這些可憐的鴿子來說,一個靈魂自由的地方,是何等的重要。它們好像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靈魂’貳字。

老鴿子摸著那個小鴿子的頭,開始說:“什麼是靈魂我也不知道。我還是聽我爺爺講的。這是我第二次聽到。我爺爺也是從它太爺哪里聽到的。可能它太爺,也許是聽它祖爺講的。我爺爺常說‘我們失去靈魂已經有好長時間了。’也許這個鴿子所說的,可能就是,我們已經失去很長時間的那個靈魂。我們現在連靈魂的影子,都沒有了。”

老鴿子轉過來,面向著我。告訴我,孩子“你知道‘靈魂’是什麼東西嗎?”

我有一點不知所措。我擔心,回答不出我自己所提出的問題。

“不!我現在回答不了,但是我母親說,‘你具有你父親擁有的,勇敢精神,那精神每天都在不斷地成熟。’一旦成熟,我就一定會知道什麼是‘靈魂’。”

“呃,也就是說,你父親的精神是在你身上體現著。可是,不僅是父輩,就連整個兒鴿群的靈魂早已消失了。我母親從來也沒有給我們講過,關於靈魂的話題。我們從父輩那裏也沒得到任何啟示。如今我又忘了把這話講給孩子們。所以,我們可能早已跨入無靈魂時代。哎,如果我們能夠找到我們所失去的靈魂那該多好啊。”老鴿子澄清在喜悅之中。

“你們就是因為無靈魂,而一代又一代的成為人們的奴役。他們隨時會把你們變成他們的食物。他們把你們奴役到了,就是放了你們,你們也飛不到任何地方,只是飛翔在人類的領地上。你們為了不願丟掉小小鴿食,連你們的後代也斷送于人們的奴役之中。你們和我們一樣,需要一個領鴿。但是,從你們現狀來看,寄予你們太大的希望是不可能的。你們應該首先消除你們靈魂中的奴役。最重要地是搞清楚什麼是‘靈魂’。你為什麼不跟我一起去,問一問我母親呢?”我以同情的心理,對老鴿子說。我這樣說,是想讓老鴿子去領悟呢?還是想讓自己長知識,我確實是不太清楚。也許兩種心理,同時存在。

“我的一條腿已經跨向墳墓。我擁有如此安全的鴿籠。我又要到哪里去尋求‘靈魂‘呢?再說,我又不知道,什麼是靈魂。找到了它,又有何益。你看,沒有靈魂,不是什麼也沒發生嗎。在這鴿籠裏,可以平安的生活。再說,推崇沒有任何價值的靈魂是何等的艱難。”

我在沉思老鴿子的言談。它所說的,一聽起來,好像是對得,再聽起來,又好像是錯的。然而,跟沒有任何生活信念和靈魂的鴿子,高談靈魂,使我感到很羞愧。我想,對這個問題,應該去問我母親。

一群鴿子,落到了我們旁邊。然後在相互咕咕的交談。它們所說的一些詞句,我一點也沒有聽懂。也許它們是用自己的母語在交談。平時,我們那裏,偶爾也有一些這樣的外鄉鴿飛來。它們是誰?是那老鴿子的朋友呢,還是它的親戚,這我不知道。它們是要跟我交談呢,還是要相互聊天,我還是無從得知。

“你好!我的孩子。”老鴿子用嘴啄了一下兒一個小鴿子的羽毛,逗著說。

“不好,肚子餓了。為什麼母親現在不喂我了?”它提到了鴿食,好像是提到一個叫玉米的名稱。可能它說的是小米,也許是大麻。反正是我不知道的異稱。哎,人類所養的鴿子很奇怪。它們用各種各樣的名詞,來稱呼吃的東西,這使我很吃驚。

“你母親現在為了讓你的新弟妹來世,不得不在蓄存營養。你必須要等主人來撒鴿食,行嗎?”

“不,我不能等。我自己去野外尋食吃。”

“好了,我的乖孩子,聽我的話。如果你去那裏是很危險的,壞人會把你抓去吃了。不要去,行嗎?”

小鴿子噘著嘴平靜下來。看來,這個鴿群的鴿子們,好像還是很聽這個老鴿子的話。這些鴿子跟那些把它們抓去而吃的人類生活在一起,我對此一點也想不通。也許我把‘吃’這個詞,理解錯了。可能這詞和‘好好照顧’有類似詞意。如果這是一個外來借詞,我很可能把詞義曲解了。但是,我想這是每個鴿子必須所知的重要詞語。我母親常常囑咐我‘小心被人抓去吃了。’然而,現在這個詞,在這裏好像是改變了詞意。如果它們擔心被人吃掉的話,它們是決不會還和人類住在一起。而會依靠翅膀,飛向它們所想望的地方。可能它們連自己長有翅膀都忘了吧。也許它們還是不願意離開已經住慣了的鴿籠。

“那麼,我們的主人好嗎?”小鴿子開始向老鴿子提問。

“當然好”

“可是,它們也和別人一樣,把我們隨便抓了就吃。”

“這可不一樣。他們把我們放在鴿籠裏養,抓我們吃是應該的。對此,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鴿子都不能反對。”

我終於明白了‘吃’的詞意和我們那裏的用法是一樣的,我剛才的猜測簡直是多餘。

“可是,主人撒的鴿食都被大鴿子吃了,沒我的份,我吃什麼呢?我日益消瘦,我簡直無法生存。”

“你也會這樣慢慢地長大。從大鴿子那裏學會怎麼吃食。決不會,把能吃的東西給別人。我們生存的環境就這樣,我的孩子。”

“但是,爺爺─“

“行了孩子,不要多說了。鴿子們應該學會滿足。不要爭執多餘的東西,知道了吧。”

“你把它的自由,限制的太厲害了。”我打斷他們的話。“你應該給它更大的空間。應該讓它隨意而自由的生活。”

我雖然不願打斷老鴿子的話。但我未能保持自己的沉默。以我之見,這種不平等的環境,會把鴿子之間的友情導向毀滅。

“哎,你是不懂我們的形勢。讓主人生氣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當中的一個欲越他所規定的範圍而消失,他會將我們全部關進鴿籠裏;連續幾個月不會讓我們出去。那時候,我們將會把這小小的犧息架也會失去。”

‘鴿籠’到底是什麼東西,對此我顯得那樣的無知。鴿子們非常害怕關進鴿籠裏,同時又害怕失去它。最難以使我理解的就是那些生活在人們當中的鴿子。我把這種想法好像是告訴了我的爺爺。但是,我給爺爺講了呢,還是沒有講,現在我已記不清了。因為,我沒得到一句反對,或肯定回答。

我說:“你們這些大鴿子與弱者爭食吃,並且壓制它們的反抗,又努力為此辨解,好像這樣做是對的;這種環境,又怎能夠適合鴿兒們的健康成長和生存呢?你們墮落到了如此愚昧無知的程度,卑鄙無恥到了和人類一樣地步。”

“你不要侮辱人類。沒有他們,就便沒有我們的今天。把你的反動宣傳拿到別處講去。”老鴿子憤怒地說。我對老鴿子對我的好心,如此的生氣而感到非解。也許,它沒有聽懂我的意圖,可能需要進一步的解釋。

“你們沒有責任感。眼看著把自己的後代推進火堆裏…”我想繼續把我的話描述的更生動一些。但是,一瞬間,隨著‘當’一聲巨響,我的腿鎮痛起來。我雖然拼命得拍打翅膀欲飛,可是翅膀懸空了。鴿子們‘轟’的一聲飛起。然後,在我的周圍盤旋。

“哈,哈,哈,自由之士,你最終會被關進鴿籠裏。讓我瞧瞧,你還會再說大話嗎。”

我感到,已經掉進了鴿套。我突然間明白了,原來老鴿子拉我談話是為了騙著我,好讓它的主人把我套住。我的內心充滿了無限的悲痛。危險並沒有來自人類,而來自為了很小的利益而受騙的同類們。它們配合人類把我捉住,使我非解,並使我非常的痛心。我心裏,頓時起了閃電般的念頭,不能落入人的手裏。只要我掙斷我的雙腿,我又會得到自由。所以我用盡全力向兩面撲打。

“孩子,站起來,你怎麼了?”我睜開眼睛,母親在眼前看著我。感謝上帝,我還活著,我摸了摸雙腿,完好無損。

母親說:“你在做惡夢。”“我做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夢。”我擁抱著母親,把夢中所見都告訴了她。

“孩子,你夢見了我們後代的命運。人類在逐漸地擠進,我們所生存的空間。想把我們從自古以來就生存的領土上趕出去。他們想奪取我們的領土。讓我們的後代變質。想讓我們變的,連自己的同類都不認得的低能愚兒。也許在不遠的將來,這裏會蓋起高樓大廈,和許多工廠。那時,不需要的工業產品摻雜著濃濃的工業黑煙,將會把我們這美麗環境污染。遺留在城市的河流中,不會流著像現在這樣的清甜泔水,而會流著污水。人類的侵略是非常可怕的。我的孩子,你現在還是不會擦覺。現在這樣一個純淨的環境,我們的後代是見不到的。它們一出世會覺得這世界原來就是這樣。無可奈何地會落進人們的虎鉗。人們在日益地排擠我們。而且已離我們很近了。現在,我們不去另找出路是不行了。如果我們自己不拯救自己;任何人是拯救不了我們的。走,我們出去,現在是講述你父親事蹟的時間已到。”

母親帶著我,走了出去。我們的周圍,完全被野花綠草覆蓋著,沒有任何的路,也沒有足跡,是一望無際的廣闊草原。這裏是河邊的一塊懸崖。在這裏幾千隻鴿子壘窩繁殖後代。在懸崖下面流過的清清河水,給我們演奏著親切的搖籃曲。在我看來,這是世界上最美麗,又是最安全的領土。如果沒有人類,我們將永遠生活在這個幸福的地方。哎,人類,你們簡直是…

“這就是你的領土。這也是你的先輩生活的地方。你爺爺和父親更加美化了這塊土地。它們曾是這群鴿子的首領。所以我們在鴿群當中的威信很高。我們肩上的責任也很重。希望你能夠成為,父親般的勇敢之士。我每天早起,帶你到幾百里之外,訓練飛行。教你的翅膀練的更強,肌肉更硬,有智多謀,隨時警覺。你現在的體質已經成熟。你更需要在智慧上的成熟。隨時惕防人類。不要想,人們只是在地上行走,是不會傷害我們的。他們用槍,可以把你從幾千米的高空打下。你知道父親是怎麼逝世的嗎?”

“不,您曾說不是時候,而沒有告訴我。”

“現在是時候了。前幾天,我看到幾個人在這裏窺探。也就是說,他們的眼睛盯上了我們。所以在他們到來之前,我們應該找到更加安全的地方。你父親也正是在這些人手中喪生的。”

“母親,請告訴我,父親是怎麼樣落入他們手中的呢?”我母親在沉思。我想,她是在傷心。

“那天,你父親是領著一群鴿子為我們去尋食。平時,鴿子們常常選擇又安全,又有許多食物的地方去打食。因為你父親是領鴿,這重任很自然落到了它的肩上。你父親那一出去,幾天沒有回來。我是那樣的為它擔心。平時,如果需要到半天多的地方去,我們就會挪窩。你父親到遠處去尋食,是不可能的。我的心察覺到,它可能是遇到了意外。那時候,你和你的第妹剛剛出卵。所以我不能夠丟下你們,去尋找你的父親。過了幾個月,跟你父親同去的一個鴿子回來了。那時我覺得我的判斷是正確的。我得知你父親落到了人們所設下的鴿套。後來它生存的朋友們一個個都回來了。但是,你父親那一出去,就沒有再回來。”

我在想母親會哭出來。然而從母親的眼裏閃爍著勇敢的光芒。

“我父親為什麼沒有能夠回來呢?”我著急的問。

“你父親是鴿王,應具有王族的精神。如果它不能夠保護自己,怎麼能夠保護鴿群呢?一個王,落入別人的奴役之下,又怎麼能夠再回來成為領鴿。它唯一的出路,是絕不屈服於他人的奴役。人們把你的父親抓住,關進鴿籠之後,根據我們野鴿子皇家家族的風俗,它咬斷了舌頭。它認為在鴿籠裏多關一秒鐘都是不合適的。鴿籠被它的鮮血染紅了。你父親沒有吃喝人們所賜給的水和食物,生存了整整一個星期。最後,你父親在他們的手中英勇地犧牲了。這是真正的自由精神,我的孩子。希望你也和父親一樣,永遠成為自由的保衛者。”

“媽媽,我父親為什麼不和別的鴿子一樣,找機會逃回來呢?”

“你父親不願意讓它的孩子成為奴隸。他們抓住你父親,想讓你父親與別的鴿子相配傳代。但是,你父親決不會讓它的後裔生存在帶有恥辱性的生活環境中。那是它的良心所不能接受的。你夢見的那些鴿子正是那些把自己的後裔變成奴隸,而討得一生的鴿子之後代。孩子,它們的靈魂受到了奴役,至今仍生活在人們的手中。死亡會比這種苟活著好幾千倍。你是那個勇敢鴿子之子;永遠不要忘記那種精神。”

母親的話,久久地震撼著我的靈魂。我作為勇敢鴿子之子,而感到無限的欣慰。頓時,我感覺到一種非常自豪而幸福的精神從我的內心升起。我心裏存滿了力量和自豪。我以心中所有的愛緊緊地擁抱著我母親。

“去吧,孩子,我把你獻給了祖國和鴿群。不要讓群鴿無首。最近以來,人們用各種方法把我們抓去。你去為我們尋找更加安全的地方,再見,我的孩子。”

我的翅膀被母親的眼淚能濕了。我明白了,我的夢,就是出征的暗示。我在暗思,我是決不會落入人們所設下的套索。我飛的很遠。開始,我是沿著河流而飛。後來,我飛入一個居民區。這不是我夢中所見的居民區。也並不像,我夢見的那麼可怕。即便是這樣,我還是小心翼翼,在高高地飛翔。我的翅膀有著足夠的力量。我耳邊響起的,不是人們的喧嚷,而是颼颼颳風聲。在飛行中,我是不能遠離自己的目標。如果飛的太遠,將會影響我們的遷移。說實話,我是不太同意母親的遷移計畫。我們的領地是坐落在非常高的懸崖峭壁上。這裏不要說是人,就連飛禽也難落。我們在這裏代代相傳,安居樂業,如今預想變遷。我想,人類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強盛。這不,我現在正在人們的領空上飛行。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危險。也許我母親變的過分敏感。

天色漸漸的變黑,周圍的一切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飛了一整天,有一點兒累。我並沒有想落在有人的地方。黑夜裏為了不迷失方向,不休息是不行的。我已洞擦了西邊,北邊,及南邊。在這土地上,還沒有遇到,我們可以生存的一個好地方。也許我飛的有點兒太高。我心想,明天去東邊,飛抵一點。夜色,星星在我的上空閃爍。我心想,在這存滿美麗的世界上,如此恐懼的活著,是多麼的愚蠢。我漸漸地下降,落到了一棵樹上。明天,我將在什麼樣的風景中驚醒,是未知的。我過分的警惕,飛的太高,我還沒有遇到,一個使我滿意的地方。所以,明天我想改變方法,飛抵一些。

一個優美的聲音,把我從甜蜜的睡夢中驚醒。因為疲勞,我睡的那麼的甜蜜。一群鴿子在我的周圍飛翔。從它們的翅膀下傳來了動聽的聲音。我非常吃驚,那些鴿子和我長的一模一樣。一瞧,它們和我所夢見的鴿子也有點相似;再一瞧,又不太像。昨天飛了一整天,沒有吃東西,我的肚子非常餓。我想問一問他們,這裏是否有一個安全尋食的地方。他們突然改變了方向,開始朝著居民區之外的方向飛去。我也尾隨著他們。

“你們到哪里去?”我問一個落伍的鴿子。

“到磨房去”

“你們到那裏幹嗎?”

“去尋鴿食”

“去尋你們所吃的東西嗎?”

它好像是遇到一個怪物似的狠狠地盯了一眼。

“原來你是野鴿子呀?”

“是的,我是從草莓灘來。”

我尾隨著鴿子們飛到了磨房。這裏還真有許多被覆蓋著的小麥,味道還真甜。我心想,這個地方還可以。連人的影子都見不到。我看到別的鴿子們安然無忌的模樣。我也開始放心大膽地填起我的肚子。外邊的世界,決不是像我母親所說的那樣存滿了危險。我放心地向我面前,一顆大粒麥子伸出脖子。突然,兇猛而來的一股力量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像箭一般突起,想把我的身軀躲向一邊;可是,未知的一股力量,以同樣的速度把我墜下來。我向四處撲打。鴿子們‘哄’的一聲起飛。最後我無力的倒下來。這和我夢見的那個景象,非常像似。我心想,是否是落到了人們的手中呢?可是,在這近處看不見任何人。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突然兩個人出現在我旁邊。哎,我是落到了人們的手中,我自言自語。然後,他們把套在我脖子上的夾子放鬆。

“是野鴿子…”其中一個年輕一點的說。

“抓緊,不要讓它飛了,把它的翅膀綁上。”他們一塊把我的翅膀綁上,然後抓著我的脖子,開始查看我的眼睛。

“喂,好品種,真是好福氣。”長者把我拿到手裏,看了又看。“這鴿子對我們絲毫沒有用,放了它吧。看,它已經把舌頭咬斷了。遇到這種鴿子,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把它放了。一般來說,只有領鴿才這樣。”

“至少讓它卵一窩。”

“它是不會吃食,也不會喝水的,一直到死去,將與你對抗。”

年輕人說:“不能眼看著就把它放了?”

“隨你的便,不過多久,你會相信我的話。我也曾經抓住過這樣的鴿子。最初,我是捨不得把它放了。過了一個禮拜,它便死去了。”

“我一定會把它馴服。”他自信地說。

我心想,我決不會被你馴服,想辦法一定會逃回去。我對沒有牢記母親的話落到此地,而感到非常的羞愧。我從他手中掙力解脫出來,起飛,但是沒有飛多遠,猶如一塊石頭,‘撲通’一聲掉下來。

“鬼東西,還好我把它的翅膀綁了,否則也不知,它會飛向哪里?”

他把我裝進了袋狀物內,不知帶向何處。把我的翅膀綁的更緊,然後把我關進了鐵籠裏。鐵籠裏的幾個鴿子,一起擠向一個角落。

“看來,你是餓極了,不然,你是不會為了一顆麥粒,而在我的套夾裏掙扎。”說著,他向鐵籠裏撒了一把鴿食,並放了水。鴿子們一擁而上,吃起食來。這時我的憤恨達到了極點。如果可能,我就想,一頭撞死在鐵籠裏。然而,由於我的翅膀被綁的太緊,我一動也不能動。我勉強地抬起頭,看著頂頭的陽光。呵,離開家,還不到一天,我就落到了人們的手裏。唉,如果我母親見到這狀況,會怎麼想呢?我筋疲力盡地躺在地上。

我夢見了母親。她站在那蔚藍色的天空招喚著我。突然,我父親也出現在她旁邊。父親的身軀是如此魁梧,使我肅然起敬。它們好像是在叫我。只少,我好像是聽到了它們的呼喚。我朝著它們飛去。我越飛,它們離我越遠。我停飛,它們也停下。不斷地飛行,使我口乾舌燥。‘媽媽,水,’我叫喊著,醒過來,那個人正在我面前說話。

“這個鴿子真固執,已經五天沒有吃任何東西。”

“我不是說過,喂它沒有用嗎?”說話的是,那天那個長者。

“如果它繼續這樣下會死去。不如把它,給我的孩子熬湯。”

“這能熬多少湯,也許你現在吃了它,會生病的。最好把它放了。眼看著,讓這麼好種的鴿子死去,真可惜。”

“當然,如果你把它放了,對我們也沒有任何好處。”

“反正,現在也沒有好處。”

“一開始就應該把它熬成湯。”

他整了整我向下垂吊著的翅膀,然後把我放下。尉藍色的空中,陽光照射著強烈的光芒。我凝聚著全身的力量,想朝著藍天飛去。可是,鴿籠的鐵絲網仍然阻擋著我的道路。幾天以來,我已經感到,不可能用自己的軀體撞開鐵籠。這時,我凝聚了一點力量,身體有點兒回復,便試著向鐵籠撲去。我想撞開鐵網,鐵籠是製作的如此堅實。可以說,這工藝凝聚著人類最高的知慧結晶。從裏面,可以看到外面所有的自由。

可是獲得自由,是絕對不可能。

鴿籠裏面的空氣和外面的空氣一樣,只是生活的形式不一樣。製作鐵籠的人們,簡直是鐵面黑心。我這小小生靈,為自由不懈而戰的勇氣絲毫也不能使他們感動。雖然他們非常清楚,我對他們一點用處也沒有,他們卻想奴役我的靈魂。他們想通過折磨一無所有的小小生命,而達到他們的目的。最卑鄙的是,他們把我逼到了,想死都死不了的地步。我從內心深處悲慘地呐喊:哎,自由的兇手,無情的人類,或讓我去死,或給我自由!

突然,我聞到了熟悉的氣味兒。我的軀體隨時振奮起來,“媽媽…”我在興奮之餘抬起了頭。母親的眼神裏閃耀著緊張的光芒。它用一種悲憤地心理,望著我被拔掉的羽毛,垂下的嘴巴,以及柔的像爛氊子似的翅膀。

“母親,請願涼,我未能夠承擔你寄予的希望。我是決不配作你的兒子。”我像一個罪犯底低下了頭。我羞愧而又懊悔地祈求到,為什麼沒有在母親趕到之前,而死去呢。

“不,你做了,你能做到的一切。現在你應該把它結速。”

“可是母親,我變成了囚犯。我微弱無力到了,想死都死不了的地步。”

“這一切是顯而易見。我來,是為了讓你得到自由。”

“我現在並不想得到自由。我現在這個情況,是決不配做你的孩子。”

“我會給你帶來自由。你亦然是我勇敢的孩子。你決不該像奴隸一樣生存,而應該勇敢的死去。”她說著,把腹中的鴿食拿出來。“這是有毒的草莓,你吃了,便會從他們的奴役中解脫出來。而又可以保護我們群體的威信。你必須牢記,自由永遠是不可能祈求而得。為自由,必須要付出代價。過來,把你的嘴靠近一些。”

我最後一次盯著母親堅定的目光。她是那麼地放心,又是那麼地勇敢。我把殘存而又下垂的嘴巴向她伸去,這是我最有力的武器,它已變為自由之敵--鐵網的犧牲品。我的嘴是在啄著這無情之網時,殘缺成這樣。這有毒的草莓在我身上,變成自由的代言人。最後我為獲得自由的死亡之機會,而感到欣慰。我的靈魂,開始在一種解脫之中熊熊燃燒著。天空是那麼的晴朗,周圍是那麼的肅靜,世界仍然是那麼的美麗。聚集在角落裏的一群鴿子,在驚訝的看著我。

西元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寫于巴楚

 

 
 
 
[Visit: 1592]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3 篇

<< 沈愛斌李碧雲 >>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