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哈達
  哈達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哈達 生平 :

 哈達 Hada ,男,1955年11月29日出生於內蒙古自治區科爾沁右翼前旗。
1983年獲內蒙古民族師範學院蒙古語言文學系學士,1989年獲內蒙古師範大學政治教育系哲學碩士。
書店店主,<南蒙之聲>主編,內蒙古人民出版社前編輯。
因發起成立\"蒙古文化救助會\"(後更名為\"南蒙民主聯盟\"),任主席,出版刊物<南蒙之聲> ,1996年12月6日以分裂國家,間諜罪名,被判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
關押於內蒙古第四監獄(赤峰市),獄中情況: 胃腸炎反復發作,肺炎越來越重,被獄方教唆的刑事犯多次毆打。
已於2010年12月9日出獄。但一直被軟禁,妻子辛娜亦失去聯絡。

 

 哈達之子敘述生活現狀

今年年初,內蒙古異議人士 哈達的兒子維勒斯同"中國人權組織"(HRIC)進行了電話訪談。 哈達在15年監禁結束後於2010年12月出獄,但仍沒有恢復自由。其間, 哈達的妻子和兒子也均遭關押。以下是維勒斯談話的節選。
 
Hada is an ethnic Mongol activist, who has campaigned for self-determination of the Inner Mongolia province of China. After organizing a demonstration and school strike among the teachers and students in the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Hohhot in Dec. 1995, Mr. Hada and other dozens of Mongols, including his wife Xinna and his brother Has, were arrested by the authorities. On Dec. 6, 1996, after a year of detention without trial, he was charged with the crimes of separatism and espionage for Mongolia and sentenced to 15 years in jail. Dec. 10 2010 should be his releaseday. --- 
Copyright: Boxun.com (genehmigt) 
EINGEREICHT VON: Juan Ju
 哈達(左)、兒子維勒斯、妻子新娜(時間不明)
 
直到今天,父親沒有看病的權利
連續17年的監禁和沒有自由的生活嚴重損害了 哈達的健康和精神。尤其是在他"獲釋"後,他的兩位親人都被當局抓走。
 哈達在押期間,不准讀報,不准接待來訪者,不能寫信,不能鍛煉身體。我們當時根本不知道,他需要些什麼東西。
 哈達獲釋初期,當局許諾說會給他就醫的權利,但直到今天,他仍沒有得到看病的權利。假如他一直可以看醫生的話,人們一定會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他們還不讓父親同家人會面。他們給父親的每日飯菜像豬食,還讓我們花錢給父親訂閱報紙。
一名姚姓看守跟我們無冤無仇,卻對父親特別殘酷,很顯然,這是上面發出的指示。我們感到,他們有兩個目的,一個是不能讓 哈達死在他們手上;二是逼迫他認罪。私下裡,這些人都很清楚,我父親不過是一名知識份子,因為不放棄理想而被判刑10年以上。現在,不僅家庭不能團圓,家庭成員也受到嚴密監視。他們到東北去騷擾父親的親戚,並對我們謊稱他並不想見我們。果真如此,也是他們造成的。我的叔父到呼和浩特來也沒讓他見父親。
父親精神有了問題
我母親去年總共才見了父親幾次面,而每次見面他們都吵個不停。父親受到的精神壓力太大了。我母親說,父親變的疑神疑鬼,精神有了問題。我去看他,他不跟我說一句話。我試著去安慰他,但他劈頭蓋臉地喝斥我。
2012年9月來,我們多次申請去看望他,終於當局同意了母親于2013年1月1日去探視。昨天(2013年1月4日),警方拿來一封母親于1月3日晚書寫的信,信中稱,父親體重明顯增加,神情呆滯,不願離開住處。探望他的第一天,他還顯得很高興,跟母親到室外活動了一會兒,還在外面吃了飯,喝點酒,睡的比平時少些。但到了第二天,他開始不再理睬她。
母親離職後,書店也不許經營
我母親原先在教育部門工作,因為父親的原因被迫離開了學校。後來,她開了一家旨在保護蒙古文化的書店,這也是為了在難以言狀的艱苦條件下將我培養成人。但最後,因為父親不肯認錯,不願接受8項條件,他們又把母親抓起來,說她"非法經營書店",價值數萬元的圖書、錄影以及其他物品都被沒收。他們先說,她的營業執照過期了,後來又說,是違規經營。總之,母親從監獄釋放回來後,便不能再經營書店了。
我們居住的社區也處於驚恐狀態。有8個攝像頭在監視著我們,他們監聽我們的電話,我們就像是他們手中的木偶。如果他們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些資訊,我們的電話便可以接通,但更多的時間電話是不通的,收不到任何電話。我們甚至不能跟祖母打電話。
我們需要生存,計畫賣掉些書換點錢。要買書的人竟然也被他們轟走,在離開書店後,這些人還會受到威脅。漸漸的,他們連我們的電話都不敢接了。
上次我母親從包頭探望外祖母回來,在社區的大門口迎面碰上許多人,當地員警分處的副處長沖她喊,"如果你再敢到包頭去,我們就停止發放你們的生活費"。從這以後,鄰居們都開始躲著她。
因為父親,我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
只因為我是 哈達的兒子,便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和我一塊長大的朋友,都不敢同我接觸,沒有人不懼怕共產黨。我父親2010年12月10日從監獄獲釋,母親于當年12月3日就被抓走。書店、雜貨鋪以及我們家,都被搜過並被翻了個底朝天。此外,他們還開始跟蹤我。父親釋放3天后,他們指責我非法擁有毒品,聲稱在我的房間裡找到了毒品,我極力反對並要求檢查毒品上的指紋。
後來,他們要求我在一份有6項保證的檔上簽字,他們說可以取消對我的刑事訴訟。假如我真的有毒品,他們怎麼會取消對我的訴訟而放我一馬?6點保證包括不再接受外媒採訪,不再網上公佈我們家的資訊,不再同某些人接觸等等。他們還借給我一台照相機學習拍攝。去年11月我接受了一個採訪後,他們便收回了這台照相機。
他們說,我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我想掙錢自己養活自己,便到了一家餐館當跑堂,但只過了20來天,老闆便對我說,員警來過,已同他談了4、5 次了。他們說,我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他們對我老闆說,假如我繼續在這裡幹活,他們就會勒令關掉這家店。我同女友外出,他們也會威脅她。與朋友去卡拉OK,警方也會因毒品的事找到我。他們想在我朋友面前造成一個既成事實:我這個人有問題,於是,朋友們都漸漸同我中斷了交往。他們還對我說,如果我不介入我父親的案子,我會生活得很好。如果我不再充當父親的炮灰,他們會幫我找一份工作,甚至找一個女朋友。
我們在押期間,他們還試圖讓我的叔父放心,告訴他我們是在自由的狀態,只是不便說話。他們說, 哈達的情況也是如此。不過,這些全是騙局。我父親一直都在被非法關押著。
來源:中國人權

 


 哈達妻兒與外界通信再被切斷 

2012-12-05

刑滿出獄整兩年的內蒙古異議人士 哈達,目前繼續被當局關押,妻子新娜及兒子威勒斯半個月前接受媒體採訪後,再次與外界失去聯繫,記者多次致電,都無法接通。

中共十八大後,民眾希望習李“新政”能開創較以往相對寬鬆的環境,最近先後有多名高官因涉及貪腐下臺,獲得某種程度的肯定,但是地 方政府,對宗教界及異見人士及其家屬的控制,未見鬆動。

世界人權日前夕,被判刑15年的異議人士 哈達,2010年12月刑滿出獄至今,一直遭當局囚禁,失去自由已經十七年。他的妻子新娜因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丈夫現狀,被禁止探望,而兒子威勒斯也被無辜禁止探望父親。

中共十八大期間,當局再次封鎖新娜與外界的聯繫,二十天前當局一度恢復他家與外界的通訊,但記者本周連續多天致電新娜,電話顯示關機,新娜的母親接受本台查詢時說,應該被公安控制。

記者:新娜有消息嗎?

回答:沒有。

記者:我打他們家裡的電話沒人接,打手機是關機。

回答:哦,那就不知道了,公安局控制了。

記者:您最近一次跟她通話是什麼時候?

回答:有一星期多了。

記者:她在電話裡跟你怎麼講?

回答:她感冒了。

記者:有什麼困難嗎?

回答:困難不就是那點生活費嗎。生活費就是一個人給兩千,娘兒倆就這四千塊錢過,那就她二哥給吧,前幾天我老二來電話說她(新娜)生活上有點困難,想寄錢去,我是給不了她,我才一個月一千塊錢,我是沒工作,公家養我。

新娜家再次面臨困境

11月20日,威勒斯告訴記者,十八大期間,他們被軟禁在家,對外通訊被切斷,母親因為接受境外媒體採訪時講述父親 哈達精神出現異常,結果被禁止探視,後來連他本人也被禁止探望父親。

他說,目前他們全家處於孤獨無援的境地,作為 哈達的親人,向國際社會反映現狀,屬迫不得已,就在威勒斯接受記者採訪不久,記者再次致電他,但都無法接通。

被蒙古族人稱為民族英雄的 哈達,1989年在呼和浩特市創辦蒙古學書店,努力恢復弘揚蒙古民族的文化。後與朋友成立“內蒙古民主聯盟”並擔任主席,他主張內蒙古高度自治,1996年被判刑15年,2010年12月10日刑滿後被繼續關押。至下週一整兩年。


 哈達出現精神問題 妻子籲釋放其夫

http://biweekly.hrichina.org/article/2948

 哈達出現精神問題 妻子籲釋放其夫

蒙族著名維權人士 哈達的妻子新娜日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丈夫因被長期監禁精神嚴重抑鬱,呼籲當局將其儘快釋放。 哈達的辯護律師批評當局打著“剝奪政治權利“的幌子非法關押 哈達是踐踏法律的行為。

(德國之聲中文網)因"間諜罪"和"分裂國家罪"被判有期徒刑15年的內蒙古著名維權人士 哈達在2010年12月服刑期滿後,仍然遭到當局非法關押。 哈達的妻子新娜10月在接受非政府組織"中國人權"訪問時表示,由於長期遭到非人道對待, 哈達的精神出現問題,有自閉傾向,思維遲鈍,她要求司法機關釋放 哈達

據"中國人權"報導,新娜在9月最後一次被允許看望 哈達時發現他嚴重抑鬱,伙食和生活條件也相當惡劣。當時 哈達被關押在呼和浩特市的白塔機場旁的"金葉科技生態園",外部由便衣武警看管,內部看管人員由60到70人的內蒙古公安廳國保隊組成。在家屬的要求下,看守人員請了精神大夫在關押地點為 哈達看診,醫師建議讓 哈達到精神專科就醫,但遭到看管者拒絕。

 哈達家人生活情況惡劣

新娜的兄長、 哈達的一審辯護律師丁柱對德國之聲表示, 哈達被關押的地點並不固定,大部分的時間在呼和浩特,今年夏季則被關押在赤峰市附近;新娜目前被禁止接受媒體採訪,她和家人正在貧困線上掙扎,生活狀況不佳,而且遭到嚴密的監視:

 哈達原本應該在2010年12月服刑期滿獲釋

"新娜原來開了一間書店,現在書店也被查封了,書籍還有一些光碟都被扣押了。她沒有任何收入,據說公安部門也給一些維持生活的費用,但是新娜患有心臟病,身體狀況不好,但是在有關部門的極力阻撓下無法進行治療。經濟生活狀況僅僅是能維持溫飽,溫飽都到不了。看病的話吃不了飯,要吃飯就看不了病。"

丁柱表示,新娜及其兒子曾寫信向上級反應,結果遭到"令人髮指"的迫害。在 哈達2010年刑滿前幾日,當局以"非法經營"的罪名將新娜拘留,直到今年4月才被釋放。其子威勒斯在披露新娜被帶走的消息後遭指控"非法持有毒品罪",遭關押近一年。

新娜在接受"中國人權"採訪時表示,現在最大的願望是希望 哈達能夠獲得釋放,以免他的精神徹底崩潰。她在9月26日致信內蒙古政法委主任,要求儘快釋放 哈達,提議作為過渡先讓 哈達前往農村或牧區,由家人照顧看護,因為目前唯有親情才能減輕 哈達內心的痛苦。新娜並要求立即停止迫害 哈達及其家人,否則將採取"魚死網破"的極端措施。

多次反應 毫無結果

身為 哈達辯護律師的丁柱稱,他們仍希望通過正常法律途徑向公安機關和政法部門反應,新娜持有充足的書面材料,但是至今向上級的反應均無結果:

"司法部的某些人明明知道他刑滿了必須釋放,但是他們打出很離奇的幌子,他在有期徒刑15年服刑期滿後還有4年的剝奪政治權利。他們混淆這個界限,說剝奪權利了還可以再看押,實際上剝奪權力只是剝奪選舉結社等政治權利,並不是繼續關押。這是踐踏法律。因為是他們自己製造非法關押 哈達,如果要他們自己來糾正錯誤,這是不可能的。這些人無視法律,膽大妄為。想叫這些製造錯誤的人糾正錯誤,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丁柱表示,他的下一步是寄希望於中共的十八大召開後能夠有政治體制的改革和更寬鬆的政治環境,並希望在法律的框架內解決問題,根據情況在下月正式上書國家的政法負責人。

[Visit: 1500]
Tags : 西藏 | | | | |

相關文章: 共 9 篇

<< 范舜輝秋達 Choedar>>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