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夏之蕾
  夏之蕾 相關圖片
其他六四死難者 :

夏之蕾 生平 :

編號 0178 姓名  夏之蕾 性別 女 遇難年齡 22
家庭所在地 不詳
生前單位、職業 南方某大學學生
遇難情況
6.4凌晨, 夏之蕾隨廣場學生外撤,行至東單時,夏踉蹌倒地,說了句“快﹗快找個地方息息。我好象中彈了。”她捂著胸脯,鮮血從她的指縫中湧出。幾位女同學脫下她的襯衣,發現左乳下中了一槍,血仍在往外湧。當時太亂了,如果及時送醫院,可能就不會有事了。但是,除了抬著已經昏迷的 夏之蕾無助地向前走,我們束手無策。幾分鐘後, 夏之蕾從昏迷中清醒過來,見我們都悲戚地看著她,她慘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凄楚的微笑:“同學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就這樣,她在離開了這個十分留戀的世界。
家庭情況 不詳
備注 待查。見20020606大參考,張明:《永遠的二十二歲:倒在長安街血泊中的女孩》(2002年5月25日)

178   夏之蕾,女,22歲,南方某大學學生。六四凌晨, 夏隨廣場學生外撤,行至東單時左乳下中了一槍昏迷。幾分鐘後慘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凄楚的微笑:“同學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就這樣離世。


張明:《永遠的二十二歲:倒在長安街血泊中的女孩》

 

寫下這個標題,我的心隱隱作痛。13年前,一位美麗的女孩倒在長安街的血泊中。她生命之鐘永遠靜止在22歲那一刻。13年來,我試圖忘記那痛苦的一幕。我甚至欺騙自己﹕那位美麗的女孩只是我臆想的人物,她從來沒有存在過。

但是,每當我面對她未老先衰的父親和因思女而哭瞎了一雙眼睛的母親,我又無法再欺騙自己,因為他們確實有一位美麗的女兒,她的名字叫 夏之蕾

 夏之蕾是我中學時的同學。我們在一起度過了許多美好時光。她後來考上了南方一所著名的大學。我們天南海北各處一方,但是仍然保持頻繁的書信往來,直到13年前那場席捲全國的運動爆發。

運動爆發後,我們都深深地捲入其中,並先後到了北京。我們曾在北京見過一面。5月28日,我離京回西安。回到西安後,我總是心神不定,到底擔心什麼,卻又不清楚。6月3日晚,我做了個可怕的夢﹕

不祥的惡夢

我被一陣狂風捲到半空,摔到一座十分荒涼的孤島上。血紅血紅的海水咆哮著捲向孤島。浪頭上千百條毒蛇的頭高高地昂起,吐出的黑氣彌滿了天空,遮住了太陽的光芒。我只覺得恐懼。我想逃離孤島,卻沒有一點力氣。

「阿明──,我──走──啦──!」我突然聽到半空中有個聲音淒婉地呼喚著。我艱難地抬起頭,只見雲霧中一面巨大的銅鏡半隱半現。鏡面上隱約可見一座秀麗的山峰,如一位美麗的仙子隱藏在輕紗般的雲霧裡。銅鏡下端鐫刻著隸體「寶光鏡」三個大字。一位身著潔白衣裙的仙女從鏡中飄然而下。我看清仙女正是我日夜思念的之蕾。

「之蕾──」我顧不上海浪的咆哮,也不管毒蛇噴出的毒霧阻撓,拼命向之蕾跑去。但她總如一方幻影,在我眼前飄呀飄,就是可望而不可及。

「之──蕾──」我大喊一聲,將自己從夢中驚醒,再也睡不著了,看看手錶,剛剛凌晨3點。半個小時後,有人從北京打來電話,說部隊剛剛進駐廣場,據說死了不少人。我的心「咯登」一下,拿出之蕾的照片。照片好像剛剛流過淚,濕漉漉的。

我本來想立即到北京探聽詳情。但當時的情況不允許我那樣做。我給她家和學校各發了封加急電報,也沒有回音。我在不安中度過了漫長的一週。6月12日,西安的大逮捕也開始了。我被列入逮捕名單。第2天,我帶著女友逃出了恐怖籠罩的城市。

1989年12底,因女友在逃亡途中生病,我不得不護送她回西安。幾天後,之蕾的同學幾經周折找到我,帶給我之蕾去世的噩耗。

「阿明,我受 夏之蕾臨終之託,將幾件遺物轉交給你。幾個多月來我南下北上,找得你好苦,現在總算可以告慰她的在天之靈了。」

臨終?遺物?誰臨終?誰的遺物?我只覺得一股熱血沖上腦門,眼前變得昏暗起來。我抓住來人的肩膀,歇斯底里地吼道﹕

「你他媽的胡說什麼?」

「阿明,你冷靜點。」他掙脫我的手,「 夏之蕾已於6月4日凌晨為民主獻身了!」

「獻身了?之蕾獻身了?不!你他媽不要開這樣的玩笑!」我揮舞著拳頭,恨不得將全世界砸爛。

「阿明,不要這樣!你以為全世界只有你一個人為她痛苦嗎?」來人的喝斥使我冷靜下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不會因我的痛苦而改變。其實,當時之蕾已向我道別了,只是仙凡相隔,我不明白而已。之蕾真的走了﹕我少年時的朋友,那美麗、活潑的女孩,帶著她的微笑走了。她走了,屋子裡的溫暖也跟著她走了。我凍得渾身直哆嗦。我喉嚨間哽咽著什麼東西。我想痛痛快快地哭,卻哭不出來。我狠狠一拳砸在猙獰的牆上,鮮血汩汩地從傷口流了出來,但我不覺得疼。

「給我講講當時的情況,講講最後的之蕾。」我直怔怔地望著窗外,希望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夢而已。

子彈奪走 夏之蕾的生命

6月3日晚,當時的情況很混亂。我們已得知戒嚴部隊將強行進駐廣場,但誰也不會想到慘禍即將發生。大約10點左右吧,戒嚴部隊和北京市政府連續發佈緊接通告,警告學生立即撤出廣場,並揚言部隊將採取非常措施進駐廣場。說真的,當時我們都很緊張,也很害怕,但是沒有廣場指揮部的命令,誰也不敢亂動。聽說指揮部已派人同部隊談判了,情況可能不會太糟。 (64檔案/89)

半個多小時後,廣場的所有燈光突然全部熄滅。停電了?突然陷入一團漆黑中,雖然引起一陣騷動,但秩序並沒有大亂,各校的同學已聚集在一塊,隨時準備撤退。20來分鐘後,電燈重新亮了。我們被黑壓壓的、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包圍。密集的槍聲似鞭炮在四週炸響。

指揮部的高音喇叭成了啞吧。同學們互相挽著手臂,隨著混亂的人群往外撤退。當我們行至東單時,之蕾突然踉蹌著倒在地上。

「 夏之蕾,你怎麼啦!」我們七手八腳扶起她。

「快!快找個地方息息。我好像中彈了。」她捂著胸脯,鮮血從她的指縫中湧出,染紅的她潔白的衣襟。幾位女同學脫下她的襯衣,發現左乳下中了一槍,血仍在往外湧。見此情景,我們都嚇傻了。有幾個女同學甚至嚇哭了。當時太亂了,如果及時送醫院,可能就不會有事了。但是,除了抬著已經昏迷的 夏之蕾無助地向前走,我們束手無策。整個城市籠罩在火光中。槍聲比過年時燃放的鞭炮還密集。坦克和裝甲車在大街上轟隆隆地駛過。那陣勢我只在電影裡見過。傳來的消息說,廣場死了很多人,已血流成河。共和國鐵軍的武威,我算第一次真正領略了。

幾分鐘後, 夏之蕾從昏迷中清醒過來,見我們都悲戚地看著她,她慘白的臉上擠出一絲淒楚的微笑﹕

「同學們!不要這樣看著我。 夏之蕾本來就是夏天的花蕾嘛。我的花季結束了,大家不要悲傷嘛!」她說得很吃力。我們想制止她,但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清楚,上帝派來接她的天使正在門口等她,她的時間不多了。後來,她委託我將身邊的幾樣東西轉交給你。她說,如果留給家人的話,怕他們太傷心了,而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就這樣,她在我們壓抑而悲憤的哭聲中離開了這個十分留戀的世界。

只能相逢在另一個世界

13年來,我一直生活在半夢半醒之中。我不相信美麗的 夏之蕾已經離我而去。總有一天,我們會再次相逢。只是,相逢的地點是在另一個世界。(2002年5月25日)

--------------------------------------------------

張明小檔案

張明,男,四川成都人,原西北大學學生。

1989年西安學運會的主要組織者和領導者,後被判處10年徒刑。1998年9月出獄。

自由撰稿人。

通訊─電話: 028-7911298;BP: 028-96998-1818075;E-MAIL: aminghu@yahoo.com.cn

[Visit: 1434]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袁力倪世聯>>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